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54章 她故意的
    皇宫。

    皇甫羡早朝还没有回来,今笙闲来无事便出了宸宫,薄叶跟在旁边,还有顾燕京为她安排的禁军四面保护。

    她一路行至重华宫,站在了外面看着。

    重华宫内,皇甫羡与太后因为要搬离这里一事起了争执,这当然也不是第一次了,太后是不想搬离这的,所以一直拖着,拖到了第三天,皇甫羡下了朝直接过来找她了。

    “既然你不愿意住在曲太后那边,那就住在曲太后西边的长秋宫里,丝毫不比这里差。”

    萧太后忍下心里的怒意:“若是有一天那妖女让你要我的命,你是不是也会给了她?”

    “笙儿不会这么做,您不为难她就不错了。”

    “太后,您请吧,朕亲自送您过去。”

    萧太后气得甩了袖,他这哪是请她过去,他分明是强逼着她挪地呢。

    萧太后气冲冲的走了出来,远远的,便看见今笙站在重华宫外,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萧太后径直走向顾今笙,就见她跟前身后有禁军相随,忽然就明白了什么。

    “笙儿。”皇甫羡也朝她匆匆迎了去。

    “你怎么来了。”

    她弯腰行了一礼:“皇上,我出来走走,不知不觉就走到这儿了。”瞧了一眼几乎想要吃了她的太后,她故意问:“太后这是怎么了?”看来是与自己儿子发生了不愉快了吧。

    “没事,我送太后去长秋宫。”

    “那我可以进去看看么?”

    “你去吧。”

    今笙福身,走了。

    萧太后转身看了过去,几十年来的宫中生活,本来早就练就了一身的铜墙铁壁,面对曲太后的各种为难,她也可以逆来顺受,笑脸相迎,现在面对顾今笙,却很难不气。

    与曲太后争的是个男人,后宫女人都在争的一个男人。

    与顾今笙争的,却是她的儿子,她独生的儿子。

    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的儿子也会专宠一个女人到如此地步,连她这个生母都可以不听了。

    他的皇位,可是她给予的。

    ~

    不久之后,皇上为宠一个女人,赶出自己生母出重华宫的事情,应该会很快在文武百官中传开的吧。

    这是要给他树立一个不孝之名。

    顾今笙走在重华宫里,这里的每一块砖,不久之后都会被拆了。

    前一世,他与顾云溪使她名声败尽。

    这一世,是要风水轮流转了。

    有三爷这样的助力,她知道一切都会不一样,虽然并不知道三爷的计划是什么,莫名的就猜出了几分。

    在重华宫走了一圈,等回宸宫的时候便遇着了回来的皇甫羡。

    “笙儿。”安抚好了太后,他显得轻松多了,似乎心情不错。

    今笙福身,听他说:“明天开始,就动工建重楼阁。”

    “谢皇上。”

    “等重楼阁建好了,你就嫁给我。”到那个时间,苏阁老也该成亲了,会有自己的妻子,时间久了,大家也早就淡忘记了她是苏阁老的未婚妻一事了,再迎娶她,也不会让人文武百官太反感。

    那最快也得一年才能建成吧!

    两人一边轻声说话一边往宸宫里走,今笙估算了一下,答他:“我若嫁给你,你还能立我为后不成。”

    “你自然是朕的皇后。”

    “那你准备立多少妃嫔呢。”

    “朕不设立后宫,免得旁人烦你,以后这宫里就你一个女主人,你想什么便是什么”

    “信你才怪。”前一世对她不屑的皇甫羡,这一世却对她各种甜言蜜语,她听了心里暗觉好笑。

    皇甫羡伸手拽住她的手臂:“笙儿,你若不信,朕用一生的时间证明给你看,朕对你的心,苍天可鉴。”

    “好啊,我就看你着你证明。”她甩开他的手,扭身走了,步伐轻盈,瞧起来心情不错。

    她的一颦一笑,不论是喜是怒,是忧是愁,都让他觉得赏心悦目。

    他自然知道她不会信,也知道她心里,一时半会也许不会真的放下苏长离那个人,但时间会证明,他的真心。

    时间也会让她忘记,苏长离那个人。

    和他在一起,他会把世上最好的都给她。

    ~

    国安候府。

    顾东来真没想到,一段时间不见,他竟是拿不住江小树。

    瞧她长得水灵灵,丝绸缎子一穿,整一个小贵妇的气势,怎曾想到这小贵妇竟打得一手好架,他这么一个粗壮的少年,硬是近不了她的身,在她连环般的拳打脚踢下,他自己节节败下阵来,哀哟直叫。

    很丢脸,很没面子的一场架。

    顾东来又羞又恼直吼:“江小树,你还是不是个女人。”

    她怎么就不是女人了,不过这个不需要和他解释。

    江小树只是搓了搓自己的手,和他说:“五少爷,得罪了。”

    “拜托您以后看见我不要喊我。”

    “我就喊你怎么了,江小树江小树江小树。”

    “……”江小树拨腿就走,本想出去呢,这会也不去了,她怕这无赖一路又跟着她缠磨,让人看了去,她还要不要活了。

    江小树转身回去,顾东来从地上爬起来,虽是被打得齿牙咧嘴,但这会他更来劲了,这么辣的江小树,更得劲,他扯着嗓子直喊:“江小树,我看你往哪里躲。”

    “五少爷。”匆匆赶来的秋蝉一把拽住了他。

    “五少爷,江小树现在可是大少爷的人了。”

    “他的人又怎么了?”

    “那不过是个婢女,您要是喜欢,府里的婢女什么样的没有。”

    “婢女怎么了,你不也是婢女么,少看不起江小树,我就要她怎么了。”顾东来一把推开秋蝉。

    “江小树。”他揉着腰追了过去,疼死他勒。

    江小树匆匆跑了回去,她真是怕了这混帐东西了,吩咐下去:“如意翠花,你们快叫护卫过来,拦着五少爷,别让他进来了。”

    翠花如意忙去办这事,不多一会,五少爷也就跑了过来了,看看门口站着的五六个看家护院的粗壮汉子,他冷笑一声,扯着嗓子便喊:“江小树,我就是喜欢你怎么了。”

    “……”

    江小树坐在客堂里捂着耳朵不想听,这五少爷太不像个样子了,他这是想害死她不成啊?

    如意和翠花这时匆匆跑了进来喊她:“江姨娘,不得了,这五少爷在外面直喊呢。”而且直接喊着喜欢江小树,这可了不得了。

    他嗓门那么大,江小树能听不见么。

    她气得肚子疼,拿五少爷也是没有办法的,直嚷:“我管他勒,我身正不怕影子歪。”遇着了这么个五少爷,真是倒了血霉了。

    又气呼呼的跑了出去,五少爷就站在她院外不停的喊:江小树,我就是喜欢你。

    他就是故意要闹得全府上下的人都知道啊!

    他姐姐顾云溪被处死了,连个全尸都没有,直接让野狗给吃了。

    虽然不是顾燕京干的,但这事和顾今笙脱不了关系啊!

    顾今笙是顾燕京的同胞妹妹,他不能拿顾今笙怎么样,也不能把顾燕京怎么样,对收拾一下顾燕京的江姨娘,还是有办法的。

    ~

    现在的国安候府上,也没有什么当家的,就两位姨娘在府上,一位是带着七少爷的杜姨娘,一位是江小树这位姨娘了,就连孟田现在都不在府上了,国安候府发生这样的事情之后,她跟着受了牵连,内心也是受到不小的惊吓的,从狱中被释放后,便先回了老家待着了。

    五少爷回来后就把国安候府闹得人仰马翻的,他闹到现在,全府的人都知道了,闲来无事,都偷偷的跑了过来,就连柳嬷嬷和奶娘边那边的人也都跑过来看个究竟了。

    弄得全府上下的人都知道,还有脸活么。

    江小树能不气么。

    她操起棍子就冲了出来,指着顾东来骂:“你这个赖皮狗,自己不要脸也就罢了,还想害得我和你一块丢人现眼么,你在这儿大吼小叫败坏我名声,让大家都以为我和你有什么关系似的,如此不良居心,你就该遭天打雷劈的。”

    这顾东来也不过是一个姨娘所生,在府里什么地位她当然也是清楚的,正因为清楚,所以也不怕他了,他如此无耻,她还顾及什么,索性破口大骂,操起棍子就打了过去。

    两个人先前已经过了招数,可那也就是拳天脚踢,伤不到人。

    她现在忽然打了棍子打过来,顾东来还是有些发怵的,连连躲避,可还是被她的棍子打在了身上。

    他虽是一位粗壮的少年了,却愣是打不过江小树。

    一位不受家族重视的五少爷,回到府里便是胡作非为,一位是大少爷宠爱的江姨娘,府里上下处处关系打点得好好的,奴仆们心里多半也是向着江小树的。

    乍见这两人打了起来,大家默默后退,也不阻止,也不帮忙。

    顾东来被打痛了,一边躲一边直骂:“哎,你这个凶婆子,还真打啊……”

    “你给我滚,再敢这么和我说话,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你给小爷我等着,爷早晚废了你。”顾东来被打得很没面子,刚才还没什么人知道,这一会被打的事情全府的奴仆都看见了,但竟没有一个上前拉架或者帮他忙的。

    顾东来莫名的也就知道了自己在府里的处境,是如此的不讨喜。

    这场闹剧最终以顾东来的退让结束了,他被打得骂骂咧咧的跑了。

    他是真打不过江小树,留下来和她打架,她这下手没轻没重的,他还不得真给打死了,真没想到这婆娘这么的凶悍,怎么一转眼就打不过她了?

    犹记得,她刚来府上的时候还是个小不点,怎么这才一眨眼,就长得连他都打不过了。

    顾东来心里又急又气,连江小树都打不过,以后还怎么治得了她?

    以往他想着,身边有个群奴才围着转悠挺好的,他何必吃那苦去学什么武,有什么事奴才上,现在身边一个奴才也没有,有什么事他自个上,才发现连江小树都收拾不了。

    这个发现对顾东来说算是一种重创。

    他匆匆的返了回去,回到的住处,忍着身上的疼,坐在了客堂里。

    他已经很久不在府上了,屋里平日是空着的,又没人打扫,四周还都是灰尘,现在他也只有秋蝉一个婢女侍候着,没人给他安排婢女,秋蝉一个人也没功夫到处收拾打扫。

    秋蝉跟着他一块进了客堂,问他:“五少爷,您有没有受伤?要不叫大夫给您瞧瞧?”

    “别烦我。”顾东来吼了她一声,自个坐了下来,沉着脸不说话。

    过了一会,和她说:“这个府里是容不下我了,我要走了。”

    秋蝉慌了:“五少爷,您要去哪?您走了,奴婢怎么办啊?”

    顾东来瞧她一眼,这秋蝉是跟着顾云溪侍候的,平时也没干过什么重活,模样也是俊俏的。

    他眸色一动,说:“你当然是跟着我走了。”身上也没有什么钱,把她带走,还能卖个好价钱。

    顾东来当天就带着秋蝉这个婢女离家出走了,由于在屋里也实在找不着什么值钱的东西,他实在又需要钱,出了府直接就把秋蝉带到万花楼去了,和万花楼里的妈妈谈好了价钱,直接拿着银子走了。

    直到此时,秋蝉才知道自己被五少爷给卖了。

    可怜她哭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被卖到这种地方,女人这一生还有活路么。

    ~

    至此,五少爷又离开了国安候府,寻不着其下落。

    这事之后,重华宫被拆,重建,为了尽早建成重楼阁,皇上是下了令,一年之内必须完工,为此,接受任务的少府不得不派出大量的人来做工。

    皇宫。

    即使是午后,也能感觉到天起了凉意,毕竟已经进入了冬季。

    看皇甫羡躺在榻上睡着了,顾今笙慢慢的走了出去。

    院里的花已凋零,惟有寒梅依旧傲立。

    近些日来,越加的少见三爷了,偶尔出来看看,即使是远远的看一眼,也难遇着他。

    她站在那里望了一会,便又抬步离去。

    薄叶一声不响的跟在她身边,她出行之时,有禁军身后保护。

    今笙抬步往御花园里逛了去,忽就听见有人在喊。

    “来呀,来抓我呀。”女子娇俏的声音。

    今笙抬步走了过去,拨开挡了自己的花丛看了看,那是一位英俊的少年。

    上次,远远的看见他来找皇甫羡,两个人立刻去了御书房了,过了好久才出来。

    ~

    皇甫澜,众皇子中他排行第三,十七岁,他的生母戚妃曾受宠一时,戚妃的父亲是位侍郎,仅此于尚书之下。

    这三皇子她并不熟悉,但前一世也是听说过的,只因此人名声实大太过狼藉。

    此人贪图玩乐,十分荒唐,尤其对女人,有传言说宫里的宫女基本上都跟过他了。尽管如此,皇甫羡却对他十分的纵容,不论是前一世还是今生,对他都是不闻不问,一切随他。

    这其中的关系,就不难推敲了。

    他现在午后闲来没事,便和宫女在这御花园玩起了捉迷藏了。

    他双眼被一块黑布蒙着,四下并看不见人,只是凭着声音去抓人,抓到谁就亲谁一口。

    今笙和薄叶低言几句,薄叶转身离去。

    今笙便慢慢走了过来,有宫女看见她,但并不知道她是谁。

    她平日里除了宸宫,哪也不去,自然也没什么人认识她,虽然大家都听闻过一位叫顾今笙的女子被皇上抢了过来,但真正见过顾今笙的却无几人。

    皇甫澜不认识她,他身边的宫女也是不认得她的。

    “哎哟,抓到你了。”他一把就抱住了跟前的人,眼睛上的布都还没有拿下,就要亲上来。

    顾今笙伸手挡了他亲过来的嘴,问他:“你是谁呀?”

    竟然问他是谁,他大抵也是觉察到自己抱错人了,皇甫澜便扯了眼睛上的布,看了看她,真的是妖精入世啊,怎么会有这么美艳的女子?

    一身的大红锦袍加身,这等耀眼的颜色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够驾驭得了的,很多人穿上去会显得非常恶俗,但穿在她的身上,就是那么的美,美得遥不可及。

    “美人,你从哪里来?”他没有立刻放开她的腰身,依旧抱在怀里,这腰真细啊,软得像没有骨头似的,不盈一握。

    这简直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美人,刚好掉在了他的怀里,顿时让人心猿意马,全身都酥了起来。

    今笙瞧他一双桃花眼,天生就是一副招女人的风流样。

    “放手。”她轻声说句,声音轻盈,又透着入骨的妩媚。

    分明就是,清而不妖,纯而自媚,他立时更喜欢得不得了,哪肯放她,手而握她的腰而紧了些:“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我才放了你。”

    顾今笙瞧他一眼,他就像找到了自己的猎物一般,眸中闪着兴奋的光芒。

    “重楼。”她轻轻吐出这两个字来。

    “重楼。”他低喃一句记住了他的名字,只觉得女子叫这样的名字,好特别,和她讲:“来,我带你去个地方。”也不管她愿意不愿意,拉着她便往回走了,回头对那些宫女喊:“你们都回去了,今天不玩了。”

    “你要带我去哪儿?”顾今笙挣了一下,他的手劲还不小,没挣开。

    “去了你就知道了。”他话语带着高兴,拉着她飞快的往回跑。

    “我不想去,我想回去了。”在假山处她使劲挣扎了一下,停了下来。

    “重楼,你是哪家的小姐?跟谁入宫来玩的?”四下无人,他随即把她摁在了假山上,姿势甚是暧昧。

    他以为她是什么府上的小姐,跟着什么人进宫玩来了,便闯到了这御花园了。

    “顾家的……”

    顾家的,他没往深的想。

    “我娶你可好?”

    “我们才刚见一面……”

    “从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已经深深的爱上你了。”他伸手摸她的脸,皮肤嫩得可以挤出水来,又像上好的羊脂玉一般,让人爱不释手。

    “你这话说得真顺溜。”

    “我说的是真的,如有虚假,天打五雷轰。”

    “……”

    “我还没有娶妻,你嫁给我,我去和皇上说,让他给我封个王封个地,我让你做我正王妃,跟着我,让你天天吃香的喝辣的,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女人这一生,最爱的不就是这个么。

    顾今笙眸色微动,他还真以为只要他说出这些,是个女人都会动心呢。

    “你先放开我。”她轻声说,挣扎了一下。

    “你答应了嫁我,我就放开你。”

    她并不恼,轻声和他讲:“我若不答应嫁你,你就不放开我?你这不是土匪么?”

    “我是真的喜欢你。”他的手还握在她的腰上,她的腰真细真软,声音也轻柔得像水一样,每一句话都像挠在人的心上,痒痒的。

    “你们在干什么?”一声冷厉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就见皇甫羡已黑着脸过来了。

    他才刚睡一会而已,醒来就发现她不在了,一问宫女说她出去了,再出来问说她到御花园了。

    到了御花园又听说她让自己的三弟给抓到这边来了,他自然是知道自己的三弟是什么德性的,立刻便找了过来。

    果然,他真是不让他失望呢。

    皇甫澜看了看他,忽然就意识到什么,再看了看顾今笙,这该不是皇上从苏阁老手里抢走的那个女子吧?

    等等,她刚说她是顾家的姑娘……

    ~

    顾今笙已经一把推开了他,来到皇甫羡跟前解释:“皇上,我不认识他。”

    皇甫羡解释一句:“这是三皇弟。”又对那人解释:“我未来的皇后。”

    皇甫澜已经猜到了,忍下心里的失望,淡淡的回了句:“看来是我误会了,臣弟还道是寻常大臣家的女子来宫里玩呢。”

    他真的一眼就看中了她的美色。

    什么样的女人他没见过,不论是宫里还是宫外,他见过太多漂亮的女子,但像眼前这样美得遥不可及的女子,纯而自媚,艳而不俗的女子,却是极少。

    还有她这份胆识,被他拉到这隐秘处来,她不惊也不怕,不喊也不叫,遇事沉静得不像个女子,难怪令君臣之间为她相争。

    “回去了。”皇甫羡没说什么,拽了今笙的手腕带她走。

    今笙没言声,便跟着他一块走了,只是忽然回头那一眼,令皇甫澜心中一酥。

    这个妖女,她一定是故意的……

    她回头那一眼,忽然就朝他挤了眼,本来明亮得像颗明珠似的大眼睛忽然做了个挤眼的动作,竟分外的娇俏,让人全身都酥了起来。

    妖女……她在故意勾引他。

    他愣愣的看着她被带走的身影,忽然也明白了一件事情。

    这妖女恐怕不喜欢他的羡皇帝吧!只是被形势所迫。

    莫名的,觉得高兴,好像她不喜欢皇帝,他的机会便来了一样。

    抬手,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刚才有摸过她的脸,她的腰。

    他还想摸,还想看她娇——喘。

    心中的意念产生,竟控制不住的激动。

    ~

    同时,皇甫羡也在对顾今笙普及教育。

    “三弟那个人向来喜好女色,这宫里宫外的女人,没几个不是她的,你以后看见他,绕着点走。”

    今笙莞尔:“他再喜欢女色,还敢对我做什么不成。”

    “你听我没错,他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

    这么怕,把他赶出宫不得了。

    这话,她当然不会自己说,她会让皇甫羡自己说出来的。

    “知道了,我下次会注意的。”

    “下次再出来,喊上我。”

    “你刚睡着,我不想打扰你,这些天你常熬夜批奏折,白天再不多休息一会,你身子骨会吃不消的。”白天他要花时间陪她玩,她有时候要作画,有时候要写字,有时候要散步,有时候又想看看歌舞,就得安排人在宫里为她凑乐表演,他批奏折的时间只能放到晚上了,每晚都到半夜才睡,睡不一会又被叫起来上朝了,这么折腾了二个来月,她劝他午后休息一下,他躺在那真就睡着了。

    ~

    两个人慢慢走了回去,行至那正在重建的重楼阁时,他指给她看说:“以这进度,不出一年,应该就可以得建好的,重楼阁建好之日,就是我娶你之时。”

    今笙望去,地的根基已经立好了,就这进度来看,确实可以很快建立。

    ------题外话------

    哎,看起书城给我的评分,好伤心(⊙o⊙)啊!

    我想要点亮五颗星(⊙o⊙)啊!

    我瞧留言,一度的追求女强,我也好无奈(⊙o⊙)啊!

    这个文的设定,女主就不是天下无敌的,倾向于宅斗,宫斗,比较实际一点的重生当时的朝代的架空文,但女主绝不会弱,性格不弱,人也不弱,虽然不会武功。

    再说一下哈,非穿越文,基本上没有太多的天马行空,不是你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的,就是普通女人哈,所以在面对皇权的时候别想女主吆王喝六牛逼哄哄一副天王老大我老二的横劲,谁都不服是不行的,面对这些给女主的设定就是用心计。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