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55章 赶出宫
    早上的天气就显得凉了些,今笙穿了件织锦长裙,裙裾上绣着红艳的玫瑰,再用一条织锦腰带将那不盈一握的腰束住,乌黑的绣发绾成一个如意髻,仅插了一只金簪,那只簪子,还是过年的时候三爷插在她头上的,她便一直戴着。

    她的装扮虽然简洁,不施粉黛,却娇贵如花。

    天是起了凉风了,她迈着朝外走去,薄叶跟随左右。

    来到宸宫外,她瞧了瞧。

    “重楼,你是在找我么。”身后忽然传来喊她的声音,就见皇甫澜从墙角那边走了出来。

    他在外面留意一会了,那天的一个媚眼告诉他,她会出来的,果然,她出来了。

    男人也分为几种,一种是不为美色所动的,这种男人天下实在找不出几个。

    一种是为美色所动,但头脑冷静,总不会为美色误事的,这种人虽然有,也总归不多。

    还有一种,就是皇甫澜这样的了。

    但凡是他看中的女人,他才不管她是谁的女人,他总是要设法得到。

    当然,如果是皇上的女人就该例外,就该停止了,除非你不想活了。

    本来,他是不应该来,也不想来的,但到底是禁不住她临走时的那一个媚眼,鬼使神差的,他就来了。

    顾今笙看他一眼,轻哼了一声,扭身便走了。

    那一声轻哼,听在他的耳朵里,就像撒娇,娇嗔。

    皇甫澜立刻拨腿追着她去了,喊她:“重楼。”小声问她:“你是不是也在等我?”

    今笙哼笑:“你真好玩,我等你干嘛,看你长得好?”

    “难道不是么?”他摸摸自己的脸,他确实长得好啊。

    皇甫家的基因一直不错,男女都好看。

    今笙一边走一边和他说:“你这样跟着我,就不怕皇上知道了,把你赶出宫么。”

    “你不说,我不说,他怎么会知道呢。”

    她娇俏一笑:“好像是这么回事。”

    天呐,她这算是回应他么?

    她果然是不喜欢皇帝的。

    皇甫澜忍下心里的激动,悄声说:“我去个隐秘的地方。”

    “这宫里,哪有隐秘之处?”

    “我带你去。”

    今笙快步进了游廊里,她本不是小脚女子,走路都比寻常的小姐要快许多。

    皇甫澜忙跟着他过去了,一块站在那里望着远处,这个时候宫女已经出来活动了,站在这儿,也可以看见大朝们下朝后的情形。

    “皇上一会就下朝了,他会来找我的,他看我看得紧呢,一步也不肯离开。”

    他越是这样说,皇甫澜越是心痒难耐。

    “重楼,我看得出来,你一点不喜欢这里,我真想带你离开这儿里。”

    今笙望他笑笑:“离开这里后你就一无所有了,我知道你这不是真话。”

    一眼被她看穿,她是一个聪慧的女子。

    “你看,他们下朝了,我要回去了。”远远的,看见有大臣从那边走了出来,今笙拨腿要走。

    “重楼。”皇甫澜一把抓住她的手臂。

    “我以后想看你怎么办?”

    今笙望他笑笑:“我怎么知道该怎么办。”

    “以后每天他上朝之时,你就出来见我可好?”

    “不好,万一被他知道了,就得杀了你我了。”她抽出自己的手臂,快步跑了。

    皇甫澜望着她跑开的身影,像个断了张的风筝,从他手里越飞越远了。

    ~

    “贱人……居然背着皇上与三哥勾搭上了。”游廊的另一端,芊晨公主紧紧的握住自己的拳头。

    看着顾今笙跑开的身影,她猛然也转了身,这事她一定要告诉皇上,让皇上早日看清她的真面目,她就不是一个安分的女子,真不明白为什么苏大人和皇上为什么会喜欢她?

    三哥哥能看中她,她不难理解,这三哥哥本就是一个喜欢美色的,是个女人他都喜欢,都想要。

    芊晨公主拨腿跑开,去找皇甫羡。

    待到芊晨公主前脚跑去之时,顾今笙人也已在宸宫门口与皇甫羡而遇了。

    “笙儿。”

    “我出来看看,你几时下朝。”

    两人正在说着这话,皇甫羡心情大好,因为她现在已经在期盼他早点下朝回来陪他了。

    “皇上。”芊晨公主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看了一眼顾今笙,直言:“皇上,我刚才看见他和三哥哥在一起拉拉扯扯的,三哥哥是个什么人您还不知道吗?她竟然和三哥哥站一块说了好久的话。”

    今笙望着她,她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真好笑。

    这么急着来告她的状啊!她还在想怎么在皇上面前揭发自己与皇甫澜呢,她倒是在后面开始推波助澜了。

    她这样说,她挺好的。

    皇甫羡听了这话眸色微动,看了看顾今笙,他需要她的解释。

    他昨天就看见过他们两个在一起了,当时觉得是误会,就没放心上,哪想到今个他们又面了。

    今笙见皇甫羡看他,只好解释说:“早上的时候,他是来这儿找过我,不信你问问那些禁军,应该有人看见的。”

    皇甫羡自然是信她,这周围都是禁军,总会有人看见的,他只要一问就知道,她总不至于在这事上说谎。

    “我想去看看你几时下朝,他就一直跟着我不离开,还说很想带我离开皇宫,中间是对我有动手动脚,所以我就立刻回来了,哪想到被公主看见了。”还特意找来告状,这个公主啊,是看不得她好啊!

    “……”

    芊晨公主有些气愤:“笑死人了,你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三哥哥身上,好像和你一点关系没有,你敢说你没有勾引他之意?”

    今笙无可奈何的说:“芊晨公主,事情本来就是这样子,但我知道你是不会信的,你因为苏阁老的事情到现在还在恨我,我已经在皇上和苏阁老面前为你求情了,苏阁老不愿意娶你,我也很无奈,现在你想怎么样处置我才合适呢?把我和他都赶出皇宫?或者是一块都杀了,你才觉得好?”

    “你……”又把苏阁老给搬出来了,芊晨公主气得直瞪她。

    她当然想皇上把她给给赶出宫或者杀了算了。

    这个女人令君臣之间相争,又让皇上为她建什么重楼阁,朝野上下知道怎么暗暗的骂皇上的么?

    现在又勾引三皇兄,这简直是又让兄弟之间为她反目的节奏。

    “芊晨,你回去吧。”皇甫羡没和她再多说什么,倒是拽了今笙的手腕往回去了。

    “皇上,皇上,你不要被她骗了。”芊晨公主隐约觉得皇上可能会被顾今笙的话给盅惑了,急得大叫。

    皇甫羡没理她,拉着顾今笙一块进去了。

    这事之后,今笙陪皇甫羡一块吃了早膳,他明显心情不佳,吃得不多,吃过之后陪她在院里走了几步,在院里的亭中坐了一会,和她说:“笙儿,朕要把澜皇弟赶出宫,你怎么看?”

    “皇上,这是你们兄弟之间的事情,我若说了,不就成了挑拨你们兄弟之间的关系了么,这个坏人,我可不要当。”

    又解释:“反正,我和他没有关系。”

    “朕自然是信得过你的。”只是信不过那个皇弟,他那德性,有什么是他不敢为的,父皇在世的时候,身体不好,后宫那些女人他也照顾不过来,这个皇弟也私下里偷偷和父皇的那些女人关系不一般过,有几次都被他撞上过,只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罢了。

    他想了一会,和她说:“好,朕就不问你了,朕给他封个王,赐块地,让他搬出宫吧。”说了这话,他站了起来,转身离去,要去下旨,做这事。

    皇甫羡转身回到龙案前坐下来,想了一会,执笔。

    父皇膝下有几位皇子还都年幼,除了这位澜皇弟已足十七,其他两位皇弟还不足十六,现在赶出宫有些不妥。

    再则,那两位皇弟的实力他也是清楚的,留在宫里也不足为患,倒是这位澜皇弟,戚妃的父家是有些实力的。

    想好了这事,他便写了圣旨,传给了皇甫澜。

    所以,在不久之后,皇甫澜就接到了皇上派人送来的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昭曰,皇恩浩荡,皇甫澜乃太康帝第三子,朕之弟也,醇谨夙称,恪勤益懋,孝行成于天性,子道无亏;清操矢于生平,躬行不怠;授以册宝,封尔为楚湘亲王,永袭勿替。今赐良顷千亩,黄金万两,府邸一座,择吉日迁移……

    当接到这个圣旨的时候皇甫澜就知道了,恐怕自己对那妖女的心思令皇上心出不满之意了,便想把他迁出宫外了。

    这迁出了宫外,想再见那小妖女一面,就难了。

    罢了罢了。

    为了一个女人,弄得兄弟不痛快,着实不值,但那妖女,确实又让人心痒难耐啊!不然,又何以令皇上不惜被人唾骂也要把这妖女从臣子手中抢过来呢。

    收了圣旨,楚湘王吆喝一声:“这几天都收拾,给爷搬出宫住去。”

    这事之后,萧太后当天便得知了情况,是因为皇甫澜的生母戚妃跑到萧太后那边数落了一通。在这之前,萧太后是有意要拉拢戚妃的。

    这戚妃的父亲是位侍郎,在朝中还是能说得上话的,还认识六部尚书,儿子登基,脚步尚未站稳,先皇又驾崩了,没了先皇的支持,现在正是需要朝中大臣的支持的时候,可儿子这抢夺臣妻之事,多少是把人给得罪了不少,明面上大臣们没说什么,私下里指不定怎么想呢。

    萧太后好不容易打消了戚妃心里对她的那股子不满,同为先皇的妃子,自然是发生过争风吃醋之事的,现在又出了这事,戚妃还能干吗?自然是不肯与她站一处了。

    萧太后气得直接去找皇甫羡,由于宸宫对她有禁令,不许她在无通报的情况下擅自进来,所以她一时半会也没有进来,只是气得破口大骂侍立的禁军。

    “你们一个个反了不成,哀家要见一见自己的儿子,你们竟敢阻止。”

    过了一会,有禁军护卫匆匆跑过来启禀:“太后娘娘的,皇上有请。”

    皇甫羡人刚好在,她找过来了,他也就允了。

    萧太后气愤愤的过来,皇甫羡已迎了出来。

    “太后。”

    萧太后看他一眼,抬步进了宫殿,转身便骂他:“你真是糊涂得很。”

    “你最近因为这个妖女,糊涂事作的还少吗?你现在又要赶走你三皇弟,这是为何?”

    皇甫羡抿唇不语,萧太后愤然:“我为了你好不容易拉拢了他的生母戚妃,你休要小看这戚家的势力,戚妃的父亲与六部尚书都是认识的,这六部尚书与朝中各位大臣又都是多有往来的,只要打通了一脉关系,就慢慢打通了所有的关系,你为了这个妖女已经得罪了整个苏家和他背后的关系,现在刚有点转机,你就把这个转机给掐断了,你这是作甚么?”

    “为了一个妖女,你要毁了自己的江山吗?”

    皇甫羡微微蹙了眉:“太后,我自有分寸。”

    “不过是把人送出了宫,就他这作风,也不适合待在宫里,不然这宫里都让他搞成什么样了,再则,朕并没有亏待他。”

    “他一旦离开,这戚妃就要闹着与他一块出宫了,以后我想再帮你联络这戚妃,就没那么容易了。”

    “就算没有戚妃,还有其他臣子呢,你没事多搞些好玩的出来,邀请各大臣女到宫里来聚聚,要拉拢谁,自然有的是法子,朕就不信,这些人一个个宁愿和朕作对。”

    “你……”萧太后竟是说不过他,因为不管她说什么,他总是有理由,有法子。

    气极,萧太后咽了口气,最终狠狠的说了句:“你不听我的,你早晚会让这个妖女毁了你的。”

    “太后娘娘。”随着萧太后的怒吼,顾今笙脚步轻盈的走了过来。

    刚有人来禀说萧太后来了,皇甫羡便让她先待会,自个出来了。

    她自然是要来瞧瞧不萧太后忽然来干什么,原来又是训斥皇上来了。

    虽然是皇上了,但在自己的生母面前还是被骂得像个孩子一样。

    她忽然过来,开了口,萧太后正气着,乍见她面色红润娇养得越发的好了,瞧起来一派的意气风发,更是气得心窝都疼了。

    “你这个妖女,除了会迷惑皇上,还会干什么……”她咬牙切齿。

    今笙望她笑笑,这不是她以往最擅自用的伎俩吗?

    以往的先帝不也是受她的迷惑,废了太子瀚,立了她的儿子么。

    “太后娘娘,您随便怎么说我都没有关系,但您和皇上说话真该注意点自己的用词,您口口声声说我会毁了皇上,您不知道么,人的言语就是诅咒,我们诅咒自己恨恶的人,常常不说好话,怎么难听怎么说,您现在对皇上也是如此,您口口声声说我会毁了皇上,其实您是在诅咒皇上您知道吗?”

    “你……”竟然还是她的错了,还成了她诅咒皇上了,她怎么可能会诅咒自己的儿子,她根本就没有这个意思。

    今笙又说:“太后娘娘,您以后多多的和皇上说,就说皇上的江山一定会长存万代,多子多孙,您若说祝福皇上的话,说不定就会有祝福临到,您若常说诅咒的话,诅咒都也会跟着临到的,您要真有所害怕,不如您去为皇上祈福吧,总强如整天闷在宫里没事做,天天念着我会毁了皇上的江山,到时候真让您给诅咒没了可怎么办呢。”

    “……”

    萧太后气得发抖,指着她:“你,你竟然在这儿挑拨我们母子的关系。”

    今笙无奈的看向皇甫羡:“皇上,我只是想告诉太后,不能老说不好听的话。”

    “朕明白。”他点了头,对萧太后说:“你回去吧。”

    萧太后气得发抖,她说了半天,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当着这个妖女的面,她也不好在继续多说什么,只能气得转身便走了。

    萧太后气冲冲的离去,今笙默默的垂眸。

    “笙儿,朕发现,就没有你不懂的,你刚才说的,非常有道理。”

    他反而赞了。

    今笙眸色微动,笑笑:“本来就是嘛。”

    “你再和我说说。”他特别喜欢她头头是道的说一件事情的样子,那种侃侃而谈的样子,特别有神,好像能说个三天三夜都停不下来似的,但有时候对着他,又会半天不说一句话。

    “不说了。”她扭身走了。

    “笙儿。”他立时追了上去,拽着她的胳膊求她:“求你了,再说说,朕喜欢听你说话,你一说话,我就觉得什么烦恼都没了,整个人都充满了力量似的。”

    今笙瞧他一眼,他满眼真诚,倒是没有丝毫的夸张,也不像是在哄她。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善者不辩,辩者不善,知者不博,博者不知。圣人不积,既以为人己愈有,既以与人己愈多,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

    皇甫羡点头,接口道:“真实可信的话不漂亮,漂亮的话不真实。善良的人不巧说,巧说的人不善良。真正有知识的人不卖弄,卖弄自己懂得多的人不是真有知识。圣人是不存占有之心的,而是尽力照顾别人,自己反而更丰富。自己的规矩是让万事万物都得到好处,而不伤害它们。而圣人的行为准则是,做什么事都不跟别人争夺。”

    “但朕不是圣人啊……”

    今笙咐和:“是啊,我们都不是圣人,但你是皇上呀。”

    “皇上,我想起来了,我还有一些画要收尾了,等我作好了,你就派人给我送到翰林书画院去。”

    “好啊。”他大步流星的跟着她一块去了,想看她作画。

    她要作画或写字的时候,他就喜欢在一旁帮她研墨,或者调色。

    同时,萧太后也气愤的返回了。

    发生这样的事情,她是很难平息自己的怒气的,自己好不容易搭上的一个人,就这样没了?

    萧太后正为这事气着,就见芊晨公主扶着曲太后一块出宫溜了。

    她最近实在是很少出去的,偶尔出去一趟,也是去看望瀚殿下。

    这个时候出去,多半也是要去看瀚殿下的。

    那是她的儿子,现在又被废了太子之位,一个人孤零零的在那边,她这个当母亲的,怎么可能会不心疼,自然是要时时看望。

    两位太后相见,自然谁也不比认矮上那么一分,即使现在的曲太后大不如从前了,也不会向她低头的。

    各自都无须行礼,萧太后屈于曲太后几十年了,当然不会再朝她行礼,倒是看她的时候有些的居高临下。

    曲太后抬眸看她,忽然就笑了笑,说:“没想到,你也有今日啊!”

    “我今日再怎么样也不比你差。”萧太后话语不善,什么叫没想到她也有今日?怎么听就不像好话,她今日不是挺好的吗?她现在是太后了。

    “刚听说皇上下了旨,准备让澜殿下出宫呢。”

    这消息倒是传来快,这就传出去了,萧太后心里猜测着,八成是戚妃那个贱人跑去和曲太后讲了。

    萧太后的猜测真的没错,就在不久前,戚妃来找她闹过一番后,就去找曲太后诉苦了,戚妃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干了什么事,如果知道了,也就不会找两宫太后评理了。

    戚妃不知道,但在宫里沉浮了几十年的曲太后就清楚不过了,再加上芊晨公主之前有撞见过澜殿下与顾今笙拉扯的事情,还状告到皇上那边了,随后皇上就下了旨。

    这事情再清楚不过,皇上就是为了那个女人把澜殿下赶出宫的。

    萧太后对这事多半也不会知情,毕竟是丑事,皇上又宠那个女人,便不一定会朝他说明原因。

    皇上不说,曲太后就来说了。

    “澜殿下被赶出去,其实也是他咎有自取,他看中了皇上宠爱的女人,还语加调戏,皇上正宝贝得紧,就算是亲兄弟,也容他不得的,能不赶他出宫么。”

    竟然是因为顾今笙这个妖女……

    真真的是气死她了。

    如果是因为皇上自己的意思,不放心他这些渐渐长大的弟弟,想把人赶出宫,她虽生气,还是能勉强接受的,但如果是因为顾今笙……

    竟然让这个妖女败坏了自己的好事,这个女人简直就罪该万死了。

    曲太后瞧她气得发抖,心里冷笑,为了这个女人,他们母子已是常常争吵了,她很乐意看着他们母子为了一个女人失和。

    当初,她也是为了一个女人常与自己的儿子失和的啊!

    曲太后面无表情的离去,这萧太后想搭上戚妃,拉拢戚妃娘家的势力,现在连戚妃这么个助力都失去了,她倒要睁大眼睛瞧一瞧,这皇甫羡能在这个位置上待多久。

    这个贱人联合皇甫羡陷害自己的儿子,给他安一个玷辱先帝宠妃的罪名,现在抢夺臣子之妻,还是抢夺了苏阁老的妻子,她很想看他能保住自己的江山多少年。

    ~

    曲太后离去,萧太后袖中的拳头紧紧握着,大步流星的离去。

    气死她了,她得好好想一想,怎么收拾这个顾今笙,怎么把她给尽快的除了。

    皇上的身边,她是一天不能多待了,多待一天,她会知道更多的事情,她知道的越多,破坏性就会越大。

    搭上戚妃这条线,也不过是最近的事情,她才刚好戚妃和好,说得戚妃听了她,现在就被顾今笙给破坏了,她几乎毫不犹豫的相信,她待在皇上身边根本就不安好心,皇上把她从苏阁老身边抢过来,她根本就是怀恨在心,有心想要报复皇上,所以从皇上身边知道了一些戚妃的事情,便有心想要从中离间。

    她的心,一定还是向着苏阁老的。

    她虽是这样想,也很想把这事告诉皇上,但转而又想,也许皇上也知道一些她的念想,就算知道,皇上还是宠她。

    这个糊涂的孩子,怎么就被她迷惑了。

    这句话还没有骂出来,刚从心里念出,她立刻捂了自己的嘴,下意识也觉得顾今笙之前那话有道理,她不能在说儿子不好的话,想都不要想,虽然这是事实,但真怕越说越想,儿子越发的变本加厉了。

    一定有办法,铲产这个妖女的。

    ~

    那时,曲太后跟着芊晨公主一块来到皇甫瀚的院宇里来。

    一切都没有变,他还是那个样子,每天的时间都是看书,或者写字,或作画。

    他正安静的靠在榻上看着书,那锦瑟就高兴的跑了进来喊:“表哥,姑姑来看你了。”也只有在有人来看他的时候,他才有点人气,像个有生命的人一样,与说说话。

    果然,他慢慢放了手中的书卷,起了身。

    “母后。”他抬步迎了过去。

    曲太后看她一眼,轻咳了一声:“你已经好几天没来看我了,我来看看你。”

    “是儿臣不孝。”

    “罢了,不怪你。”曲太后坐了下来,皇甫瀚看她,她的声音明显的苍老一些,头上也生了白发。

    他当然,因为他的事情,她操碎了心,人也瞬间老了十多岁。

    锦瑟忙着亲自上茶水给他们,听皇甫瀚开口说:“天气就要凉了,你多加些衣裳。”刚听到她一声轻咳,虽然是勉强压下了,还是听得出来,她最近身体不适。

    “嗯,不用挂虑我,我没事的,就我这身子骨,还是可以多活几年的,我一定会活在他们母子前头的。”

    “那就好。”他在她边上坐下来。

    “给你说个事,那萧太后原本还想搭上戚妃这条线呢,不过很快被她的儿子自己给掐断了。”曲太后把这事说了一遍,挺高兴的。

    曲锦瑟在一旁笑着说:“善恶到头终有报,等着瞧吧,他们这是在自己作死。”

    太子瀚眸色动了动,现在的苏长离,应该很痛苦的吧。

    没有谁比他更清楚他对那个女人的喜爱,因为那份喜爱,容忍一切在他看来完全不应该的举止行动。

    没想到,皇甫羡竟是对那个女人有想法,上位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夺了苏长离喜欢的女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