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57章 废羡帝 立幼主
    那擦肩而过的一瞥,苏长离岂会真的看不见,他诚然看见了,可又如何呢。

    晚上,坐在案前,他描绘过无数她的样子,最后还是全部撕掉了。

    他画过无数个她,却描绘不出她真实的样子。

    她说:我想要的一切,只有皇上能给我,你又给不了我什么,我不想嫁给你。

    你和皇上的位置有多悬殊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跟了皇上,我就是皇家的人,我哥和全府的人都能被赦免了,跟了你,一辈子也就是个阁老夫人。

    “你以前不是常怀疑我和皇上有什么私情吗?其实你的怀疑是对的,那个时候皇上还是羡皇子的时候,常到府上来,我就偷偷喜欢过他了……”

    真真假假,什么都可以模糊,她的话却无法模糊,还是这么的清晰呢。

    笙儿啊……

    不管你说的有几分真假,一切都不会真成的。

    我就等着那一天,重楼阁建成,你被立的那一天。

    猛然,手中的笔被他扔在了桌上,至到今日,想起往事,虽想念她,却更气她。

    他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来到后院的练武场地,这里四面竹林环绕,到了晚上,只剩天上那一轮冷冷的月光。

    抬手,他取了一把剑,点剑而起,却也是轻盈如燕。

    月色之下,也只有那样的月色,才能不在这样的男子面前自惭形秽、失了光华。

    他长剑如芒,气贯长虹,处处透露着他的心情,甚是不好。

    在这样的夜晚,独处之时,他也无须掩饰他内心的怒火。

    嗖……

    耳边传来风声,黑暗之中,有人朝他掷来暗器。

    啪……

    那暗器被击落在不远处的柱子上,直直的刺了进去,是一只锋利的飞刀。

    “哎哟,这都能躲过去,老三你现在是越来越厉害了。”苏长渊啧啧着走过来,那飞刀正是他掷出去的。

    他这个三弟呀,也是个人精了,连他这个自幼武将出身的行家都不得不服。

    苏长离瞥了他一眼,手中的剑嗖的掷了出去,剑势汹汹,苏长渊身影穿梭而过,剑已在他手中。

    “老三呀,你不能把气洒我身上呀。”

    “你怎么出来了。”大晚上的,这么多房姨娘,还个个等着他去宠幸呢。

    “我和你一样,出来透透气。”

    明明外面很冷,尤其是这晚上的,更冷,还需要透气么。

    苏长离瞧他一眼:“到我屋喝酒去。”

    “那可不行,真把你喝醉了,明天挨骂的又得是我。”

    “……”

    “你给我说说看,今天看了那么多姑娘,到底有没有中意的?”

    “你别像个闷葫芦不说话呀,你要是有中意的就直说,咱们好去提亲,你不这婚事,不能再耽搁了,不然老太君得急坏了。”

    “你瞧你都多大了,和你一样大的人哪个不当爹了。”

    “你就是成了亲,不也没当爹。”

    “……”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他也努力播种了,但这些个女人不是不会下蛋,就是下了蛋留不住,他也没办法呀。

    “咱今天先不说我这事,就说说你这事,你一直拖着这个看不上那个也不要的,是不是心里还掂记着那女的。”

    “其实你不说我也看出来了,今天在路上遇见过人家后你就整个人不对劲了,你说咱们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情种,女人有那么重要么?”

    最近全家人天天给他洗脑,灌输女人不重要的知识。

    “不重要。”他淡淡的回了句,的确不重要。

    “我给你说,就算重要,你也得放下,就她现在这样子,就算将来从宫里出来了,咱家也没人能接受得了,首先咱老太君那一关就过不去,想她接受,得她百年之后,其次咱娘那更接受不了,想她接受,也得百年后了。”

    他说的都是事实,他当然知道。

    一个跟过皇上的女人,尤其是退了他们家儿子亲的女人,再入到太傅府上,即使为妾,老太君和太傅夫人也是不同意的。

    苏长渊又说:“除非你想把她们都气死,不然你就趁早打消对她的念想。”

    “我知道了。”苏长离淡淡的回了他一句。

    “知道就好,走,哥陪你喝口酒,不许喝醉。”苏长渊揽了他肩膀一块离去,哥俩身量差不多高,只是苏长渊显得更壮实一些。

    ~

    时光如梭,在夏季来临之时,重楼阁以势不可挡之势平地而地,迅速峻工,也是异常的神奇了。

    皇甫羡带着今笙走在重楼阁内,这里与她在国安候府的阁楼一模一样,没有丝毫差池,就连院里的那棵梨花树都是一样的。

    “笙儿,看到这里,像不像回到自己的家里?”皇甫羡问她。

    “嗯,真像。”一进入这里,她几乎以为自己回到了国安候府了。

    只差,没把她的婢女带进来了。

    “笙儿,等明天朕上朝宣告立后大典,封你为后,三天后我们就举行立后大典,到时候你就是我的妻子了,这一生,你都得和我在一块了。”

    “好啊……”她笑笑应允。

    “笙儿,等立后大典一过,我就搬过来与你一块住在这儿,到时候你要给我生一双儿女,至少得一双。”

    “随你哦。”她依旧应着,走到那梨花树下。

    尤记得,有一年冬天,下了很大的雪,三爷来到了府上,他们便在梨花树下堆了彼此的雪人。

    她正站在梨花树下想着这事,身子忽然被从背后抱住。

    “笙儿,还记得有一年你在梨花树下放风筝吗?你的风筝都扑到我身上来了,那个时候我就好喜欢你了。”他在耳边低喃,回忆过去。

    就因为你的喜欢,就非要拆散别人的姻缘么。

    不能因为自己喜欢了,做什么事情都可以被原谅的。

    她轻轻推开他,望着他,和他说:“我记得,你那次非说我配不上苏大人,非逼着我退亲呢,原来你这是嫉妒。”

    “对对,我是嫉妒,我让嫉妒冲昏了头,现在我让你冲昏了头,所以笙儿,你会原谅我以前对你的伤害吗?”

    “什么伤害?”她故作不知,她当然不会原谅他,就是因为他,三爷对她不理不睬,平日里她有意接近过三爷几次,他对她都视耳不见。

    这么久了,三爷一句话都不和她说。

    三爷怪她,她当然也怪他——狗皇帝。

    狠狠咽下心里的三个字,她扭身跑开。

    皇甫羡眸色微动,终究是不明白她的心思的,到底是怪他,还是不怪他?

    ~

    与此同时,萧太后在自己的宫里到底也是坐立不安的。

    重楼阁今个已经峻工了,以皇上这心急的架式,恐怕近日就要宣布立后了。

    她想阻止,却无论如何也是阻止不了的。

    她想杀人,却无论如何也接近不了顾今笙,皇上把她保护得严严实实的,不许她这个太后到她跟前一步,恐怕她会吃了她似的。

    当然,她的确是想吃了她。

    夜渐渐暗了,整个皇宫里与平日里瞧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同,今笙也躺在了龙榻上,这么久了,他一直坚持睡在地上,不论严寒还是夏日。

    可那又如何呢,是他自己愿意的,自找的。

    今笙翻了个身,睡了过去。

    皇甫羡还没有过来,他在批奏折,他通常会熬夜很晚的批奏折,但今天是个例外,他很快就过来了,喊她:“笙儿,我已经拟好封后圣旨了,要不要我念给你听听。”

    今笙眸色微动,问他:“你不要和那些大臣商议一下吗?”

    “朕乃一国之君,选自己的皇后岂需要他们同意。”他自己要娶个妻子,难道要把全朝的大臣都过问一遍可不可以?

    再则,他这妻子,还曾是别人的未婚妻,不问也罢。

    今笙便笑笑:“皇上说得是,您是一国之君,总不能和普通百姓一样娶个妻子还要满朝文武百官都问一遍。”

    “皇上,难得您今天休息得早,那就早点歇下吧,明日您上朝才会更有精神。”

    “好,朕的皇后,咱们这就歇息了。”皇甫羡躺在地上为他铺好的床铺上。

    两个人都不在说话,今笙也闭了眼。

    北国这些年来也算得上是一个太平盛世了,自从羡登基之后,朝中的局势也一直很稳定,没看出有任何波澜。

    为了拉拢一些朝中大臣,萧太后倒是时不时举办一场盛宴,想要为皇甫羡立妃,只是被他断然拒绝了。

    萧太后为此气得是杀了她的心早就生了几回,但一点办法都没有。

    萧太后认为,是她在暗中阻止皇甫羡立妃。

    如果皇甫羡肯立妃,应该会可以拉拢到朝中大臣为自己所用的,总会有人喜欢攀附于他的,但他竟是不肯,隐隐也觉察得出来,他在朝中的局势应该是孤立无援,萧太后没有强势的娘家来支撑,也没有多少大臣支持他吧,只是朝中一切太平,便看不出波澜来了。

    明天就宣布立后了,她还有机会和三爷在一块么。

    默默叹口气,这一世怎么就和皇甫羡纠缠不清了,明明他应该讨厌她的。

    她倒宁愿他讨厌自己,这样便没有这种种的纠缠不清了。

    次日。

    早朝。

    文武百官齐到,皇甫羡一身龙袍,坐在了龙椅上,在上位待久了,就形成了一种气势,也是不怒自威了。

    扫了一眼文武百官,苏阁老也在,他基本上是极少缺席早朝的一个人。

    他为帝这一年来,除了当初因为今笙关押了国安候府一门后,被满朝文武百官上书过,那事过了之后,一切便又恢复了太平,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般。

    虽然苏阁老直到今天也没有成亲,但他也清楚,这苏阁老虽未成亲,可没少往尤花楼去的,即使他心里有那么一点不舒服,时间过去这么久,他要是发作,再则,他是臣子,他是君,他一个臣子要如何对君王发作。

    “众爱卿平身。”他今天的声音也格外满亮,自然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众爱卿,朕今天要宣布一件喜事。”

    “朕要立后了。”

    皇上登基一年后,终于要宣布他要立后了么,这期间萧太后也是有意邀请各大臣的女儿到宫里来的,但各位大臣心里也是清楚的,在皇上的宸宫里,是养了一位小姐的。

    有大臣上前问:“不知道皇上看上了哪家的小姐?”

    “顾家的二小姐,顾重楼,这宫里的重楼阁,就是为她而建的,如今重楼阁峻工,也是时候举行立后大典了。”他说的是表字,没提顾今笙,是想避免有人想到顾今笙是苏阁老当年的那位未婚妻。

    他不提,偏有人故意提了。

    有位大臣毫不识相的上前说:“皇上说的,是国安候府的二小姐顾今笙吗?就是苏阁老当年的那位未婚妻吗?”

    皇甫羡脸色微变,英俊的脸庞有些的薄怒,他变是了脸。

    那是兵部的尚书李大人,苏长渊的老丈人:“李大人,这件事情已经过去许久了,当事人都已经淡忘了,您在这儿提起,有意思吗?”这老家伙真是不知所谓,等完成立后大典后,第一个就该把他的权给削了。

    “谁说当事人已经淡忘了。”冷清的声音,冷冷的传了过来。

    皇甫羡扫了过去,他知道是苏长离说的。

    他还没忘记吗?现在朝堂上他们这一个个的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是要反对他立笙儿为后的么?他便冷哼了一声,问:“苏阁老,您想怎么样呢?”

    他如果能怎么样,当初就就发作了,到现在还没发作,他还能怎么样。

    苏阁老声音平静的说:“把我的妻子还给我,她已经被你软禁很久了,是时候还给我了。”

    皇甫羡可笑的看着他:“苏阁老,你说这话有意思吗?当初是笙儿亲口要和你退亲的,我是在你们退亲之后才和笙儿在一起的。”

    “事情究竟怎么一回事,把笙儿叫过来一问不就便知了。”

    有位大臣上前直言:“对,把人叫过来,当面问清楚,看看究竟是皇上夺了臣妻,还是那位小姐自愿跟了皇上的。”

    “对对,就这样。”各位大臣咐和。

    皇甫羡看着他们,时到今天,提及笙儿之事,这些个人竟还一个个又来劲了。

    看来不把笙儿叫过来说个清楚,这些个老家伙是不会罢休了。

    皇甫羡暗暗压下心里的怒意,开了口:“都统大人,麻烦你亲自去把笙儿请过来。”

    站在殿前的顾燕京应下,抬步离去。

    虽然说他的婚事与这些老家伙无关,但有些事情还是要说清楚的。

    皇甫羡暗暗压下心里的怒意,说:“是不是只要笙儿说清楚了,苏阁老就不在执着朕的笙儿了。”

    “自然,只要笙儿当着众臣的面承认,是她自愿和我退亲的,我就成全你们。”

    “好。”皇甫羡应了。

    各人都不在说话,静静的等人,也有人低声交语几句的。

    过不多时,就见都统大人带着顾今笙匆匆进来了。

    那女子一身红衣,昂首挺胸的进来,没有丝毫的怯懦,身上自有一股子清贵,但整个人都散发着美艳的光芒,当真是美到极处。

    “笙儿,过来。”皇甫羡从宝座上站了起来,喊她。

    苏长离已回了身,面向跟着都统大人走来的顾今笙。

    生平,头一次面对这么多的人,文武百官。

    来的时候,她已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了。

    看皇甫羡在宝座上朝她招手,她并没有立刻过去。

    苏长离迎着她慢慢走过来,这才喊了她一句:“笙儿。”

    他看着她,她也看着他。

    这么久了,头一次,他们距离是如此的近。

    “笙儿,叫你来,是要你告诉文武百官,当初你是为什么与我退了亲,留在宫中的,说清楚了,我就可以带你回家了。”

    三爷的声音还是那样的温润动听,好久没听见三爷这样温柔的和她说话了。

    她心里一阵酸楚,使劲的点头。

    皇甫羡看着她,目色渐凉,她竟不肯过来。

    这么久了,他以百般的温柔待她,竟暧不了她的心。

    她转身,朝各位文武大臣行了一礼,声音清脆又带着满腔的愤怒:“各位大臣请听我说一句,当初我哥和我全家忽然被下到牢里,是当今的皇上派他身边的两个护卫青铜铁云把我招到宫里来,威胁我说,只要我和三爷退了亲,留在宫里陪他,日后等事情平息之后跟了他,他就会放了我全家,如若不然,就杀了我全家,他说能陷害我哥一次,就可以陷害第二次,他仗着自己手中的权势欺压忠臣,强抢人妻,我为了救我哥和全府数百口之人,只能在他和淫威下屈服,不得不与三爷退了亲,这一切并非我愿意。”

    一番话说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皇甫羡看着她,忽然冷笑,问她:“笙儿,这么久了,你和我在一起,就没有喜欢过我?”

    在这种场合下,她竟不为他说一句话,不用问,其实也已经知道答案了。

    “我有自己的夫君,如果不是你抢夺人妻,我现在与三爷已经成亲了,我为什么要喜欢一个欺凌忠臣,抢强民女的昏君。”

    “好了,不用与他废话了。”苏长离开了口,又说:“众位大臣,事情的真相就摆在这儿里,这等人岂配为一国之君,他最近干的荒唐事还少么,我今日宣布,东华大帝被废,立幼主瀚殿下之子皇甫鸣凤为帝,瀚殿下皇甫瀚为皇父摄政王,众位大臣意下如何。”

    文武大臣齐声:“凭苏阁老定夺,我定自当全力支持。”

    皇甫羡定睛看着这些人,瞬间也就明白了。

    这些逆臣,竟然敢废他。

    苏长离话又落下:“把这个昏君拿下。”

    话落,一道身影掠过,顾燕京腰中佩剑已是刺出。

    说迟时,那时快,正坐在宝座上的皇甫羡触动了龙椅上的机关,整个人瞬间沉了下去,消失不见。

    但凡是北国皇帝,在登基之前都会被告知这宝殿之上的一机关所在。

    北国建国之前,也是一路洒了无数的鲜血才建立起来的,在过去的世代,国中也曾出现过内乱,皇帝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特意设立了几处机关,其中有一处,就是在这宝殿之上,只要触动机关,如果朝堂上有了什么危险,整个人就会逃出危险之境,旁人就算找到机关所在,也是无法打开的,即使最后打开了,人也早就顺着密道逃出去了。

    皇甫羡看大势都不在自己身边,瞬间也就明白了,整个朝堂一如他登基之时,文武百官都是向着这苏家的,这苏家等了这么久,密谋到现在,暗中煽动朝中官员,最后等待了这个时机,随便找个理由,便造反了。

    他自然不会傻坐着等死的,就这样败给苏长离,他甘心么。~

    顾燕京已上前查看一番,回道:“苏阁老,这里机关已经封闭,无法启动。”

    苏长离应他:“一会派人把这里的机关拆毁,毁掉。”又说:“国不可一日无君,眼下要紧的是接幼主回宫,请皇父摄政王监国。”

    顾今笙站在那里瞧着,忽然就明白了,为何前世,他独活着。

    整个朝局,早已被他控制。

    他一直在等着这一日,在皇甫羡宣布立她为后的这一日,废了他。

    她看着他发布命令,眼前的一切,他已谋划多时,此时,并没有造成什么混乱。

    幼主都有了,他安排得妥妥的。

    只是换了个皇上而已,一切都没有变。

    这就是她哥当初所说的,到时候会接她回家的日子吧。

    今天这样的日子,她的确可以回家了。

    “笙儿,你跟我来。”顾燕京这时已走了过来。

    “我先送你回府。”宫中有了变数,她已不适合待在这儿。

    今笙看了一眼苏长离,他正和别人说话,交代一些事情,显然没注意到她。

    转身,他跟着顾燕京走了。

    有一瞬,就在他迎着她走来喊笙儿的那一瞬间,她几乎以为他们又回到了过去,事实上,这一刻她发生,他离她更远了。

    也许,在她答应留下宫里与他退亲的那一刻,他们就再也回不去了。

    不怪他,是她推开了他。

    顾今笙跟着哥哥走了。

    苏长离抬眼看了过去,他不是没注意到,他自然一直有注意着她。

    这一切都结束了,但对于他们之间,却并不是一个开始。

    在她退亲的那一刻,他们之间,便很难回去了。

    ~

    与此同时,顾家,湘君的娘家。

    就在昨日夜里,湘君已带着儿子悄悄回了府。

    宫里来了消息,她带着自己的儿子,在她哥哥和都统大人顾燕京的的护送下,入了宫。

    城门口,有总兵在人相迎,在总兵大人的身旁,站了一会身高体长的男子,那是瀚殿下。

    大门为她们母子敞开,在外隐居了二年多,现在又回到了这里。

    二年多的时间,不长,但对于她们母子来说,却也不短,对于顾湘君来说,日夜都是煎熬。

    她想他了,真的很想他了。

    从马车上走下来的第一眼,她就看见了他。

    他好像瘦了,真的瘦了。

    因为瘦,人显得更高了。

    “恭迎皇上回宫,恭迎太后娘娘回宫。”门口相迎的护卫恭恭敬敬的行了礼,齐声参拜一声。

    顾湘君当然知道回宫的目的,她目光微动,慢慢走了过去,走向她的夫君,和她的家。

    皇甫鸣凤,一位尚不足两周的孩子,他屁颠屁颠的从自己的舅舅怀里滑了下来,跑到湘君的旁边拽着她的衣裳:“娘,娘……”

    皇甫瀚看着他们母子,这便是他的儿子,任谁一眼都能认出来,那简直就是他的缩小版呢。

    “鸣儿,这是你爹,叫爹。”湘君低首和她说,指了一下慢慢走过来的皇甫瀚。

    皇甫鸣凤看了看他,他当然知道他有个爹,他的娘亲是常和他提到他爹的,惹得他心里不知道有多想见一见他爹。

    现在终于见到了,他便脆生生的叫了声:“爹。”稚嫩的童音回荡,让人听了心都软了。

    “哎……”他应了一声,低身下来,把他抱在了怀里。

    “走吧。”他伸了手,拽了顾湘君的手腕。

    顾湘君跟着他走,目光落在他的脸上,却发现他的鬓角有些白色,鼻子忽然一酸,她忍着眼中的酸意,没哭。

    她不在的日子,对于殿下来说,也是煎熬的吧。

    二年多的日夜,他承受的煎熬,一点不比她少。

    她被握的手忽然紧了紧,仿若在给她安慰。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