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26章 跟我回去
    苏长离来到津卫城后,便直接带了几名得力的部下一块到了白府了。

    听闻是京城的苏阁老到了,白云城和白帝城都大吃一惊,忙迎了出去。

    京城来了人,且是人上人的大人物,身为巡抚大人和太守大人的两兄弟,平日里在津卫城那也是尊贵的大人物,此时面对从京城来的苏阁老,也只能好生招待着,好脸相陪着。

    这位年纪轻轻就成为内阁首辅的大人苏长离,虽是没有谁亲眼见过其人风采,但有关他的传闻,谁都不会陌生。

    白云城和白帝城带着自己的众子迎了出来,就见那人身材伟岸,一身冰蓝丝绸长袍加身,领口袖口都镶绣着银丝边游云纹的滚边,腰间束着一条同色宽带,乌黑的头发束起来戴着顶嵌玉小银冠,银冠上的白玉晶莹润泽,更加衬托得他的墨发黑亮顺滑,如同丝绸。他的脸庞,更是俊美异常,惊若天人,一双凤眸深邃如海,让人无论如何也不敢小觑分毫。

    ~

    苏长离那时便拿了自己的腰佩,一见此腰牌,大家也就真确定他便是京城来的首辅大人苏阁老了。

    “下官见过苏阁老。”

    “有请。”白云城兄弟二人立刻一左一右的请了他进府。

    苏长离一边大步流星的进了白府,一边说:“笙儿已到贵府多日,不知住得过惯。”

    “……”忽然提到笙儿,他们自然是立刻就想到了顾今笙,只是,笙儿与他还有什么关系吗?如果有关系,笙儿就不会与候轩定亲了不是么?

    白帝城莫名的又想到了些什么,还是忙回他:“笙儿在这儿住得很好。”

    “我想见见她,有劳通报她一声了。”

    白帝城便立刻让人传话过去了。

    苏阁老想要见见笙儿,大家心里七上八下。

    一方面,顾今笙的确是苏阁老曾经的未婚妻,但另一方面,全府的人都认为顾今笙和苏阁老已经没有关系了,但现在苏阁老说要见见笙儿,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白帝城心里琢磨这事,大家心里也都在猜测着。

    一边请苏长离进了客堂,奴婢上了茶水、水果的侍候着,白帝城说:“下官有一事不明,不知当说不当说。”

    “说便是。”

    “据下官所知,笙儿与大人已经退亲了。”既然退亲了,便没有任何关系,他刚入府就提名要见笙儿,这怎么都不像是没有关系的两个人。

    苏长离点头,说:“非常时期,笙儿的权宜之计罢了。”

    听这话,苏大人好像并不认同退亲一事啊?而且,好像知道笙儿在府上的情况,既然他可能什么都清楚了,白帝城还是不得把这件事情挑明了说一说:“下官还有一事禀报。”

    “太守大人请说。”

    “笙儿来到府上这日,便已经答应与犬子定亲了。”苏阁老抢亲,白帝城自然是不愿意发生这样的事情的,说起这事来也就显得客气。

    他主动说了这事,说话客气,自然是不想多生事端,尤其是与苏阁老生出什么不该有的事情来。苏长离也态度温和,说:“我正是为这事而来。”

    “这是一个误会,与令郎定亲,并非笙儿本意,她是出于对老夫人的孝敬,不能抗拒。”

    那时,顾今笙和老夫人还有白候轩,匆匆过来了。

    三个人一块走了进来,人还没进来,今笙便看见外面的万青和梅风了,就确定他是真的来了。

    她跟在老夫人身边没有说话,倒是苏长离看他们进来便先起了身,走过来两步说:“这位便是笙儿的外祖母吧,按照辈份,我也是要叫您一声姥姥的。”

    老夫人瞧他一眼,知道他便是人口中的苏阁老,便回他一句:“老身可不敢当。”这一声姥姥,她可真受不起,他叫了姥姥,笙儿与候轩的婚事怎么办?

    苏长离也不尴尬,他面不改色的说:“姥姥,笙儿是我妻子,我理当这样叫您。”一句话,就宣示了他在今笙这的身份。

    老夫人脸色暗沉,一块跟来的白候轩也是怒目看他,笙儿明明是他的未婚妻,这人怎敢如此不要脸。

    今笙也怒瞪他一眼,这样说会让姥姥和舅舅很没面子,她已经与候轩定了亲,这个时候一定要摆明立场,便义正严词的说:“苏阁老,请您不要胡说,来时我与你已经话说得很清楚了,请您不要再骚扰我。”

    “……”白帝城和白云城都看了看他们这位外甥女。

    就是他们这等官位的人,也不敢用这般的口气与苏阁老说话,在苏阁老面前都要称一声下官,她一个小小的女子,竟是丝毫不给苏阁老面子。

    再看苏阁老,从他的面上没看出丝毫波澜,他一步步走向今笙,逼近她,她昂着脑袋站着不动,倔强的瞪着他。

    白候轩忽然就横在了今笙的面前:“苏阁老,笙儿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笙儿现在已经是我未过门的妻子了,还请您不要再骚扰她。”

    苏长离瞧了他一眼,没理他,只是看向他身后的今笙说:“笙儿,如果我允许你离开我身边,就不会来这找你了。”

    “现在把亲事退了,跟我回去,我就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他要她退亲她就退亲?姥姥和舅舅家的脸面往哪搁:“我不退,我也不会跟你走的。”

    “如果你执意要这样子,我会一直住在津卫城,天天来找你,直到你跟我回去为止。”

    “你这样子就是强抢民妇。”和那个楚湘王有什么区别啊!

    “你本来就是我的,何来强抢之说。”

    “……”白家的人默默的看着,他本来就是强抢啊!怎么到他口里听起来,好像还是别人抢了他的人似的。

    今笙不想让姥姥和舅舅在人前丢了脸,就得极力维护白家,不给他苏长离面子,但见他如此没脸没皮,她也只能冷笑一声:“你也不怕人耻笑。”

    “我挽留自己的妻子回心转意,有什么好怕的。”

    无论她说什么,他打的是深情牌。

    老夫人默了一会,压下心里的火,这候轩马上要和笙儿成亲了,他来搅什么局。

    笙儿只有跟着候轩,在她眼皮子底下生活,才会幸福的。

    如果这苏阁老能给笙儿幸福,笙儿就不会拒绝他了。

    只是,这苏阁老瞧起来好像对笙儿用情不浅,若不然,就笙儿这说话的态度,他该早就动怒了。

    就是不知道,这笙儿怎么就不愿意跟他了?

    本来还以为是苏阁老看不上她的笙儿了,不愿意再要她了。

    他苏阁老不愿意要,她老太婆要,候轩要。

    瞧这架式,事情和想像中有又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

    这苏阁老也是有身份的人,不能让笙儿当着人的面这样糟蹋人家。万一回头一想,怒了,就麻烦了。

    男人宠你的时候,什么都惯着你。

    万一不宠你的时候,你就倒楣了。

    老夫人忙上前赔了笑,说:“苏阁老,老身真看得出来,您对笙儿是一片真心的,笙儿有您这样的大人物护着,也是笙儿三生有幸。”

    “姥姥。”今笙忙过来拽了拽她,以为她害怕苏阁老,才会说了几句软话。

    姥姥已经这么大年纪了,她不想姥姥在苏长离面前低声下气的。

    苏长离好言说:“我看笙儿还在气头上,一时半会也不会跟我回去,姥姥,这几日我就在府上叨扰了,还烦请您给我安排个住处。”

    “姥姥,外面有很多客栈可以住的。”今笙小声和她讲,让他住在府上多不好,全府的人都要看他脸色了。

    “来人,带苏阁老去休息。”老夫人反而应了。

    “那就谢过姥姥了。”苏长离便弯腰行了一礼。老夫人心里琢磨,他虽是位高权重,但对她这个老太婆却是恭敬有礼,丝毫没有不把她放在眼里不尊重的意思,这也许是因为笙儿的原因。

    不管怎么样,这事能和平解决是最好不过的。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大家都没有准备,得好好捋一捋。

    这般,苏长离也就在白府住下了。

    知道自己的出现势必会给这家人带来震动,苏长离也就没有久留,先去歇息了。

    苏长离先告辞了,他一离开,这边也就骚动起来了。

    “笙儿,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白帝城问她。

    不是与苏阁老没有关系了吗?怎么人家还追着不放啊!

    今笙垂了眸,也觉得对不住舅舅家。

    老夫人这时沉了声说:“你们还看不出来吗?笙儿虽无意这苏阁老,但苏阁老喜欢我们家笙儿,缠着不放,笙儿都躲到我这儿来了,他大张旗鼓的追过来。”

    白帝城问:“那现在到底要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让苏阁老真住在他们府上不走吧?

    老夫人默了一会,一时之间,她也不知道要怎么办。

    大家面面相觑一会,京城来的人物,得罪了总归是不好的。

    老夫人看了一眼今笙,知道自己的事情给这个家带了些麻烦,她也甚是作难,内疚,默默的垂了眸,她没话好说,如果要与她退亲,就退亲吧。

    姥姥这时说:“看笙儿的意思,笙儿想嫁谁,便嫁谁,谁都不能勉强笙儿。即使是苏阁老也不能勉强,笙儿若不愿意嫁他,我即使拼了这条老命,也不许这苏阁老放肆、欺负我笙儿。”

    今笙只觉得鼻子一酸,差点以为姥姥要抛弃她了,姥姥越是护她,她越发觉得自己愧对了姥姥的爱护。

    她朝后退了一步,屈膝跪下,含了些泪,说:“姥姥,都是笙儿给你们带了麻烦,让你们失了颜面,笙儿实在无脸面见姥姥、舅舅和三表哥。”

    “快起来。”老夫人一把扶起她,她对顾今笙是极其护短:“傻孩子,这不是你的错,只是造化弄人。”又对她的两位儿子说:“他要住在这儿,就且让他住在这儿吧,这事得从长计议,不可心急。”

    白帝城只能点头。

    “笙儿,跟姥姥回去。”老夫人拽着她往外走,越是这个时候,她要越发的护着她,不能让人欺负了她。

    今笙跟着姥姥一块离去。

    看着俩人离开,白帝城默默的叹口气,问:“大哥,你说这事怎么办?”

    白云城说:“只要候轩主动与笙儿把亲事退了,一切也就迎刃而解了。”看得出来,苏阁老目前还并没有想要为难白家的意思。

    沉默的白候轩忽然大声说:“我不会退亲的。”

    白云城扫了他一眼:“胡闹。”

    “把笙儿还给他,什么都没有了,如果你真敢把笙儿娶回去,不要怪大伯没提醒你,后果很严重,你承担不起的。”

    白候轩直言:“你们一个个的怕他,我可不怕他。”

    白帝城吼他:“你给我闭嘴,你要知道,你代表的不是你自己,是白家所有的人。”

    “好了好了,你们吵也没用,这事还得看笙儿和娘怎么想,笙儿要是想退亲,候轩还能拦得住他。”

    白候轩瞧了一眼这个大伯,就他话多,事多,脑子多。

    ~

    京城来了人,且住在了府上,这岂是小事,片刻之间,全府上下都知道府里来了贵人。

    正是日落之际,二房家的年氏闲来无事正在花园里修剪着花,她喜爱花,各样的花便都搬到府上来了,花季盛开的季节,百花争妍。

    身边的婢女牡丹前来汇报了消息:“夫人,京城那边来人,是笙小姐之前的那位退过亲的未婚夫,现在找上门了,还在府里住了下来,说要住到笙小姐肯和他一块离开之时呢。”

    咔嚓……

    年氏一剪子下去,剪了她最爱的牡丹花,她的婢女牡丹也是吓了一跳。

    夫人向来爱惜她的花草,这只盛开正美的牡丹竟是一剪子下去给剪了。

    “现在怎么样了?”年氏神色平静的询问。

    婢女牡丹回她:“笙小姐倒是个厉害的,一点不怕那人,依婢女之见,应该是恃宠而矫,丝毫不把那人放在眼底呢,说了些难听话,与那人把关系划得一清二楚的。”她便把当时的情况说了一遍,年氏神色冷了几分。

    “老夫人现在把她当成命根子似的来疼,自然不会轻易就松了口。”

    “是的,不但老夫人不肯松口,连都尉大人也不肯退亲呢。”

    “他们这是要为白家积攒祸患呢,听说当年就是为了这笙小姐,苏阁老和前皇帝才闹出仇恨来的,当时笙小姐到府上来,老夫人要她与候轩定亲的时候,我就纳闷了,就算苏阁老最好不要这笙小姐了,又怎么可能会轮得到旁人来要,果然,这亲事才刚定下,就传到那边去了,苏阁老人就来了,想必这笙小姐到津卫城的时候,苏阁老便派了自己的人一路暗中跟着了,不然这消息哪里会这么快便偏到了京城去。”

    “夫人真是神机妙算。”这倒也不是完全恭维,年氏的确是有些本事的,不然又怎么侍候得好自己的夫君,把自己的三个儿子都培养成人。

    “我若真能神机妙算,就不会让这定亲的事情发生了。眼下这亲事,除非笙小姐自己主动退亲,不然这亲事,还真退不了。”

    身为夫人的贴身婢女,牡丹一开始就了解夫人的想法的,知道她不喜欢这亲事,但老夫人同意了,定下了,她也没有办法。

    “夫人,眼下倒是有一计。”

    年氏点头:“就怕她不识相啊!”

    “依奴婢之见,这笙小姐多半还是喜欢这位阁老大人的,两个人之间应该是在因为什么事情而闹翻了脸,笙小姐才会一时兴起,来到这津卫城投奔老夫人了。”

    年氏认同的看她一眼,牡丹跟随她多年,她赐她牡丹之名,也是因为确实瞧她讨喜,事实上,这牡丹也深得她心。

    主仆正说着话,就见白帝城漫步过来了,神色重重。

    年氏便放下手中的剪子走了过去:“老爷,您看起来心事重重的样子,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白帝城看了她一眼,叹口气,说:“京城来人了。”

    “就是先前与笙儿定过亲的那位苏阁老,他来了,想把笙儿带回去。”

    年氏眸色动了动,说:“老爷是为这事作难吗?”

    白帝城点头。

    “说句不中听的话,笙儿本就与苏阁老是一对的,这事天下人皆知,即使是苏阁老有一日不要她了,也轮不到我们候轩染指呢,这不是没事给我们白家招惹祸端吗?”

    白帝城瞧她一眼,年氏忙说:“我也是极为疼爱笙儿的,但疼爱笙儿的方式有许多种,再则,我瞧笙儿也不一定真心愿意嫁给候轩,如果老爷允许,不如我叫笙儿过来,与她谈一谈,您若是信不过妾身,可以在一旁悄悄的听着。”

    “我自然是信得过你。”

    这么说来,他是同意了。

    年氏便对牡丹说:“去把笙儿请过来一趟。”

    “是。”牡丹应了一声,这就去了。

    那时,顾今笙也已经跟着姥姥一块回去了。

    回到屋里,老夫人也默默的叹口气说:“笙儿这婚事,还真是一波三折,怎么会这么命苦哦。”

    “姥姥,我想先回避一段时间,等我离开了,他见我走了,也就自然不会在府上久留了吧。”

    老夫人摇头:“笙儿为什么要回避?”

    “你又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怕他作甚。”

    “可是……”他的出现已经让府里起了震荡了。

    “不用担心什么,有姥姥为你撑腰,没人敢为难你。”

    “姥姥最担心的是,日后委屈了你。”

    “你和姥姥说实话,你想嫁那个人吗?”

    今笙摇头:“以前想过,现在真不想了。”

    “为什么现在不想了?”

    这些事情,今笙本来不想和姥姥说,都已经过去了,说多了也是让她操心罢了,现在苏长离到府上来了,姥姥问了,她不得不说清楚。

    “如果嫁到太傅府上会成为太傅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我和他的亲事,一直没得到他们家人的同意,我想最终我也不会幸福的,所以就决定算了。”

    老夫人点头:“你决定算了,他却是不肯放过你的。”

    “你和姥姥再说句实话,你真心想嫁给候轩为妻吗?”这事,她一开始没问过今笙的意见,莫名的觉得,她能嫁给候轩,也是她的福气了,她怎么可能会拒绝呢。

    她虽把她当个宝,也莫名的轻看了她一些,才会觉得她能嫁给候轩,是她的福气。

    今笙默了一会,如实的说:“姥姥,我原本没想要再嫁的。”毕竟和三爷刚刚分开,她的心还在他身上没完全收回来,又怎么可能会想这么短的时间嫁人。

    她只是感激于姥姥对她的疼爱,她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令她骑虎难下,不得不答应下来与候轩的婚事。

    老夫人点头,多少明白了她心里是怎么想的,语重心长的说了句:“笙儿,你自己看着选择吧,无论你选择嫁谁,姥姥都支持你,姥姥只要你答应一件事情便可。”

    今笙鼻子一酸,事情又弄成这样子,姥姥还是不怪她,还要支持她,她点头:“姥姥,您说,我答应您。”

    “不要想着一声不响的溜出府,不要为了躲避这个人,远走它乡。”

    今笙眸中泛红,她想干什么姥姥都猜到了,此时,除了点头,她也只能点头。

    老夫人确实是不放心她,害怕她为了躲避那人一走了之的。

    她一个女孩子,经历这么多的波折,若离偷溜走了,离开了白府,又能去哪里安身呢,她不能让她在外面受苦受累。

    两个人说了会话,今笙也就劝她回屋歇着了。

    从姥姥面前走出来,来到院中,她心里也乱着。

    牡丹那时走了过来,行了一礼:“笙小姐,太守夫人请您过去一趟。”

    “有说什么事吗?”

    “回笙小姐,太守夫人没交代。”

    “好,这就过去。”今笙应了一声,迎着即将落下的夕阳,朝外走。

    她被这叫牡丹的婢女带到花园处,一进这院里,花香扑鼻。

    太守夫人这时已回了身,看着走来的顾今笙,嘴角噙了笑。

    “笙儿见过二舅母。”今笙来到她跟前,行了礼。

    年氏含了笑,问她:“笙儿真的是越发的水灵了,当年见你的时候,你还是这么一个小不点。”她比划了一下:“转眼之间,就长成大姑娘了。”

    “我还记得你小时候也很喜欢我这花园的花呢,没事就来我这儿采一大把的花,拿回去插到花瓶里。”

    今笙莞尔:“我还记得,二舅母最喜欢的便是牡丹了,当时只觉得牡丹娇美,现在再看又觉得娇美的生命哪有牡丹这样壮观,你看它当真是……百花丛中最鲜艳,众香国里最壮观。”

    没想到她倒是会欣赏起牡丹花来了,她小时候可是没少毁她的牡丹花呀,掐断了多少牡丹放她屋里玩。年氏也噙了笑说:“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

    “说到京城,笙儿,我怎么听说京城那边来人了呢?”

    今笙眸色微动,点头:“是的。”

    “你想怎么做呢?”

    二舅母这样问,看来已是把情况都摸清了些吧。

    这种事情自然是瞒不了人的。

    “二舅母,我也不知道该当如何,不知道二舅母有何高见?”

    年氏神色微敛,沉吟道:“说句自私的话,你别不高兴,也别往心里去,就事论事吧。”

    “这苏大人的性情,你应该是最了解的,当年因为你,他和皇上闹翻了,后来没过多久,刚登基的皇上被废了,他扶了幼主登基,现在你来到府上,你才刚定下亲事,他便知情了,这说明他是有派人一路跟着你监视你的,如果你执意要与候轩成亲的话,你猜他会不会一个转身,暗中把候轩给杀了?”

    今笙神色微白了一分,她确实没这样想过。

    “也许,看在你的份上,他不会伤害旁人,但一定不会放过候轩的。”

    “他不惜一切的把你夺回来,怎么可能会拱手让人,依我来瞧,这苏阁老对你还是有情有义的,我真希望你不要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毁了三个人的幸福。”

    “这话也许我说严重了,笙儿不要往心里去才好。”

    往心里去了,找老夫人告一状,又有得她烦了。

    今笙明白她的意思,自然是明白了。

    二舅母说的头头是道,没有一句话能让人反驳出她的不是来,也正因为如此,她心里也明白了二舅母的真实想法。

    二舅母应该是不同意自己与候轩定亲的吧。

    不同意就对了,不是每个人都像姥姥这样无条件的疼爱她的,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子,对她都是不离不弃。

    “二舅母放心,我不会放心里去的。”

    年氏神色微动,笑笑,问她:“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呢?”

    “二舅母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他伤害表哥的。”

    就这样?她想听的是她说,她会与候轩退亲,会离开白府。

    “二舅母,我先回去了。”

    “好,这事你好好想想。”

    今笙转身离开,心里实在是纠结的。

    发生这样的事情,作难的恐怕不是二舅母一个人,还有二舅舅。

    天渐渐有些暗了,今笙漫步往回走。

    同一时间,苏长离沐浴一番后,婢女送来了丰盛的晚膳。

    梅风这时拿出银针要去试菜,苏长离摆摆手:“不用了。”

    “他们没这胆子。”在自家府上给他下什么毒,那不是给全族找不自在么。

    万青这时也匆匆回来了,禀报他说:“三爷,笙小姐刚从太守夫人那儿回去了。”

    “她是什么表情?”

    “看起来心事重重,不太开心的样子。”

    “不开心就对了。”他人都来了,她若还能和没事人一样,不开心的该是他了。

    拿了筷子,苏长离吃了几口菜,说:“白府的厨子做出来的菜还不错。”话虽如此,他也没有多吃几口,喝了口汤,便起了身,走了。

    想到她来到津卫城便和人家定了亲,他也是恨得牙痒,又哪有什么好心情大吃大喝呢,他现在只等着天黑,天黑好办事。

    这丫头,若不给她点眼色看看,好好教训一顿,她真是越加的无法无天,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若非看在她的份上,他真想大动干戈了。

    今天的顾今笙,却也是食不下咽了。

    她这些日子一直吃得不多,现在三爷人来了,她更吃不多,喝了碗绿豆汤,也就靠在榻上唉声叹气去了。

    过了一会,薄叶进来,问她:“小姐,您睡不着吗?”

    “嗯。”

    “是在等苏大人过来吗?”

    “胡说。”

    薄叶闭嘴,明明就是的,还不承认。

    今笙当然不会承认,但也确实的知道,那个人一定会来的,所以她才不敢睡。

    他大老远的跑过来找她,怎么可能会不见她。

    她和表哥定了亲,他怎么可能会不气。

    这一切,她都知道,也正因为知道,她也在琢磨,要怎么和他讲。

    最重要的是,他不能伤害表哥和舅舅家的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