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27章 是你想逼死爷
    入夜。

    今笙房里的烛火熄了,她人还靠在床榻上,靠久了,便有了些困意,迷迷糊糊也就睡了过去。

    苏长离进来的时候,就见她人还靠要榻边上睡觉,看样子是不打算睡的,是知道他今夜会来,特意在这儿等他的?然后架不住困倦,还是睡着了?

    她还能够睡得着?

    苏长离来到她身边坐下,刚坐下来,她忽然就惊醒了,入眼的一团黑影还是让她精神微之一震,腾的站了起来。

    苏长离瞧她防备似的站了起来,反坐着不动了。

    “苏大人就喜欢干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吗?”

    苏长离说:“为了照顾你的面子,也只能偷偷摸摸的干了。”

    她还有什么面子?今笙又上前一步:“苏大人,你不要太过分了,我已经和你说得很清楚了,我和你没有关系了。”

    “你说了不算。”

    “你以为勾引了爷,睡了爷后,把爷吃干抹净后真的可以一走了之了?”

    “……”

    今笙算是发现了,这就是个不讲理的无赖啊!

    “胡搅蛮缠还真不像您。”她语出讽刺,暗哼。

    “那是因为你对爷还不够了解。”

    “你到底想怎么样?难道想效法当年皇甫羡,拿我的亲人威胁我留在你身边?”

    “他用过的招数,爷还真不屑再用。”

    “爷今天晚上过来,是想告诉你,你是爷的人,一天是,永远都是,就算你嫁给了别人,爷也可以让你天天一支红杏出墙来,别想离开爷后能有快活日子过。”话落,他长臂卷来,顾今笙便落入他的怀抱之中了。

    “你放开我。”

    “你尽管叫,把人都叫过来更好。”但非但不放手,还利索的解了她的腰带。

    今笙便知道他想要做什么的,也果不其然……

    她自然是不敢真的大声叫的,把人都叫过来,他不要脸,她还要脸呢。

    她不敢放声大叫,又推不开他,这样结果便是……在她吃力的挣扎之下,她被他给夺了身子。

    毕竟不是头一回了,没有头一回来得那样疼。

    她又惊又怕的瞪圆了眼,黑暗中,他整个人笼罩着她,闷哼一声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了,极致疯狂起来。

    今笙伸手死死捂住了自己的嘴,捂住了几乎要破口而出的声音。

    她竟然因此而动情。

    被他这样子对待,她明明很生气的好吗。

    手忽然被他的手拿开,十指相扣在一起,他气息越来越重。

    她隐忍着,忍得甚是辛苦,指甲都要扣到他肉里去了。

    当终于从她这里得到一些满足后,他也不急于离开她,一遍遍亲吻她。她又恨又气,又推不开他,有些绝望,问他:“你是想逼死我才甘心吗?”

    他说:“笙儿,是你想逼死爷。”

    “你这辈子,只能是爷的人,爷不容任何人染指你。”

    今笙说:“我已经不想和你在一起了。”

    “都成了爷的人了,还要说离开爷的话,是爷把你给惯坏了。”

    她不语,推着他,依旧推不开。

    苏长离又说:“笙儿,爷不能放弃你,爷想把你接回去,你只要点个头,老夫人和你舅舅那边,由我去说,这个坏人我来做便是了,回去之后,不管谁反对,爷都要把你娶进门。”

    今笙吸了吸鼻子,身体被男人占有着,她羞耻得无以反抗,口上的话便莫名的狠绝了些:“你说得轻巧,你娘要杀我,想要我命的话,我能为了自保反手把她给杀了吗?我若反手害死你娘,你心里还会爱我吗?”

    “……”

    “你全家都反对我们在一起,我即使勉强嫁给了你,你觉得我会幸福吗?”

    苏长离默了一会,笙儿向来都是一个有想法的人,过于有自己的想法,便听不进他的话了。

    “看在你又要过我的份上,你就放过我吧,也不要为难我舅舅家人好吗?”

    “如果你觉得还不够,我今晚一直都是你的,你想怎么样我都听你的。”

    她低声哀求,这话说得,苏长离被气得不轻。

    他当她是宝,她竟想利用她的自己来与他交换。

    缓了口气,苏长离说:“笙儿,你不只今晚是我的,以后的每一个晚上都是我的,我会天天来找你的,直到你离开这里为止。”

    “至于你舅全家,你放心,我不会为难任何人。”毕竟,他要的是她,怎么可能会干那种蠢事,为难她的亲人,令她恨他?他当然不会这样干。

    低首,他继续亲她被亲得早就发麻的嘴唇。

    今笙怔了一会,她都被他一再的这样子了,哪里还有什么脸再嫁给候轩。

    她也自觉,自己配不上候轩。

    他是要用这样的方式逼她离开么白府么?离开白府,她要去哪儿呢?

    回国安候府,万是不能的。

    回那里,和继续纠缠不清么。

    她默默的气了一会,别过脸说:“如您所愿,我会和姥姥说的,会离开白府,会把这亲事退了。只是,我需要在三天时间,你给我三天的时间,在这三天时间内,你必须离开白府,住到外面去。”

    她挣扎着推了推他,他这才退开一些,今笙坐起来,黑暗中胡乱的找自己的衣裳往身上披,说:“你多住在这儿一天,就是多恶心我姥姥和舅舅家人一天,我不想让你住在这儿。”

    他本来就是要住在这儿恶心人的。

    既然她话里有了妥协之意,苏长离也就说:“好,三天之后,我来接你。”

    “你最好不要打着什么出逃的主意,如果三天后我到府上来找你,见不到你本人,到时候你舅舅家就不好朝我交代了。”

    “……”她确实打了出逃的注意,趁他不在府上,神不知鬼不觉的溜走。

    苏长离把话说在了前头,她顿时气得暗暗吸口气,这都能算到,他怎么不上天呢。

    “知道了,你赶紧走吧。”她闷声应了句。

    苏长离也就起了身,一边收拾自己,一边说:“笙儿,跟爷回去成了亲,爷好好补偿你。”今天晚上虽是享受了,但毕竟在人家的地盘上,有点压抑!

    顾今笙剜他一眼,腰都要断了,谁要他补偿……

    她很想骂句脏话,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怎么骂他合适。

    这般,苏长离走了。

    今笙在床上靠了一会,勉强让自己起来,黑暗中摸索着拿布擦了一下席子,幸好铺的是席子,方便收拾,擦一下便可以了。

    她自己身上,也是一片狼藉。

    等她收拾好这一切,倒在床上,人虚脱得只想睡觉,脑袋一片空白。

    第二天。

    由于昨晚被蹂躏得不轻,今笙第二天早上就起得晚了些。

    薄叶悄悄过来瞧了瞧,见她还在睡觉,不能不叫她:“小姐,小姐。”

    “哦……”她睁了睁眼,看了看薄叶:“什么时辰了?”每天她都不需要人叫,会自然醒的,怎么今天还要薄叶来叫了,莫名的觉得自己是不是睡到日上三杆了?

    “快午时了。”

    今笙便立刻坐了起来:“怎么才叫我。”

    “奴婢看您一直没醒来,想着您定然是累得慌了,就想让您多休息一会。”

    今笙匆忙起了床,她的确是累,昨天被三爷那样子对待,酥得整个人就像虚脱了似的,躺在床上后,就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连个梦都没有做。

    薄叶这时轻声说:“苏大人来了,现在正和老夫人说着话呢。”

    今笙怔了一下。

    正是因为看见苏大人来了,薄叶才过来叫她起床了。

    今笙匆忙洗漱一番,也没时间抱怨责骂这一切都是被三爷害的了。

    她匆忙去了姥姥那里,并没有急于进去,而是缩在门外听了听里面的动静。

    门口侍立的婢女也只能看不见她了。

    “姥姥,我的来意,您都知道,我就不绕弯子了。”

    “我和笙儿谁都离不开谁的,真把她嫁给旁人,她不会幸福的,希望您成全我和笙儿,把笙儿还给我。”

    老夫人脸色沉着,瞧了他一眼,他虽姿态清贵,但在她老人家面前并没有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反是摆出一副小辈的模样求人模样,多少是不会让人太反感的。

    “你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离不离得开,这得笙儿说了算,但依我来瞧,倒不是我家笙儿离不开你,是你离开不我家笙儿吧?”

    “什么事都瞒不过姥姥,诚如您所言,是我离开不笙儿,我和笙儿就像鱼和水一样,笙儿是水,我是鱼,鱼要是离了水,水还能活,鱼会死的。”

    “……”

    她真没想到,位高权重,不可一世的苏阁老,竟把儿女情长看得如此之重,甚至把笙儿比喻作水,把他自己比喻作鱼。

    这个比较形象,但贴切与否,她不知道。

    今笙暗暗撇撇嘴,抬步就进来了。

    “姥姥。”她行了一礼,没瞧苏长离。

    “笙儿。”苏长离已站了起来,来到她跟前,今笙本能的后退,他却是一把就抓住了她的手腕说:“笙儿,你不信么?鱼离开水,真的会死的。”

    “我当然信鱼离开水会死,我是不信你是那条鱼。”

    “那我是什么?”

    “你是水还差不多。”

    “如果我是水,那你就是鱼了?这样我更不能让你离开水了。”

    今笙气结:“你简直是强词夺理,胡搅蛮缠。”

    苏长离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说了句:“笙儿,你忘记昨晚我和你说的话了?”

    “……”今笙被这话噎住,闭了嘴。

    ~

    老夫人瞧着这两人,一言不合又吵开了,却又莫名的觉得,他们这不像是吵架。

    默了一会,老夫人说:“苏阁老,有句话老身想问一句。”

    苏长离立刻回她:“姥姥,您问便是。”

    “你会永远保护我的笙儿,令她今生平安稳妥的过完这一生吗?”

    苏长离拽着今笙走到老夫人跟前说:“姥姥,我会用我的生命来保护笙儿的。”他又看了看抗拒的今笙说:“在多年前你要拜我为师的那我就想,这一生都要护着你的。”

    今笙给了他一声冷哼。

    “理想是丰满的,但现实是残酷的。事情发生的时候,你保护得了吗?”

    苏长离知道她还在介意那件事情,当时的场面他虽没看见,后来也仔细问过,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的。

    眼下争执这个没意义,最要紧的是先把她从白府弄出去,让她把亲事给退了。

    “笙儿,若再有一次这样的事情发生,任由你处置我还不成么。”

    “……”今笙望着他,有时候这些话真不像是他这样的人能说出来的。

    她却不知道,为了挽回她,不让她与旁人定亲,他也是什么面脸都不要了。

    老夫人在一旁看着,这两个人,一个闹着吵着喊着要离开,一个哄着让着宠着要挽回。

    若一直这样子,笙儿应该会幸福的吧,可事实上,她太了解男人了。

    如果成全了他,候轩又该怎么办?看得出来,那个孩子,也是非常喜欢笙儿的,成全了他,便伤了候轩。

    老夫人眸子微微一转,说:“苏阁老,笙儿自幼娇生惯养,她有多任性多大胆你也看到了,你现在是没娶到她所以才念念不忘,只怕真娶回家了,你很快就厌烦了,到时候你三妻四妾的往府里抬,笙儿醋意大发,无法做个贤淑的妻子时,你要如何处置?”只要是个女人,都难免会醋意大发的,懂得隐忍的妻子会一直忍着,帮着丈夫操持家园,开枝散叶。不懂隐忍的妻子,就会闹得鸡犬不宁。

    她真不认为,自己的笙儿将来会不吃醋,会是一位懂得隐忍的妻子。

    苏长离知道老夫人是有意试探,知道老夫人疼爱笙儿,笙儿也重视老夫人,所以他一直打的就是感情牌,他说:“姥姥,我只娶笙儿一位妻子,不会纳妾,不会让笙儿有争风吃醋的机会。”这自然也是真心话,他若喜欢纳妾,就不会拖到今日,和笙儿纠缠到现在了。

    他处处捡好话说,老夫人竟是没办法拿话击退他。

    不纳妾,即使是放在候轩身上,她都没有指望过他将来不纳妾的。

    今笙不为他不纳妾的说法感动,只说:“苏阁老,你不是说今天会走的吗?”你怎么还不走?赖在这儿和姥姥一番胡说八道,使劲灌迷汤。

    苏长离反问:“我什么时候和你说过我今天会走?”

    今笙气结,无耻,居然反悔?他昨晚明明说今天会走的。

    苏长离又恍然大悟的说:“我差点忘记了,昨晚半夜和你说了,这一觉醒来就差点忘记了,我这就走,你也不要食言了。”

    “……”

    “姥姥,我今天是特意来向您辞行的,我昨晚答应了笙儿,不在府上叨扰,在府外等候她几日,告辞了。”

    今笙气结,姥姥也怔了怔,苏长离已转身离去。

    他这话一说,姥姥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

    昨天晚上,他见笙儿了,两个人半夜长谈过了,达成了什么一致协议了。

    今笙是莫名的想到昨晚两个人做的羞人的事情,她做过这样的事情,就怕别人会往这处想,解释也不是,不解释也不是,看着姥姥,姥姥也看她,她尴尬又难堪,忽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姥姥,笙儿对不住您,笙儿已经被这贱人糟蹋了去,也自觉配不上表哥,无法圆满您的心愿了。”

    苏长离已经走了,不然,若听见自己在笙儿嘴里变成了贱人,也得气死了。

    老夫人听这话后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点了点头:“你要怎么选择,姥姥都支持你。”只是可惜了候轩,那个孩子,她一直看着不错,若是笙儿跟他,也会幸福的。

    如果笙儿要退亲,候轩心里也会不好受吧。

    “姥姥,表哥那里,我实在无脸面见于他,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才好,这事若有人问起,对外就说是白府退了我的亲事便可,万不能因为我令表哥的名声受半点损失,不能让表哥颜面蒙羞。”至于她,名声本就狼藉到极点了,还在乎多一次么。

    本来,她也是极为在乎自己的名声的,事到今天,她真的不在乎了。

    她还有名声么?

    她的名声早就碎了一地,有什么脏水,都泼她身上便是,她可以承担。

    老夫人见她如此,也跟着心碎,问她:“笙儿,你告诉姥姥,是不是这个苏阁老逼你的,你都是不情愿的是不是?”

    “姥姥,苏阁老没有逼我,是我自己的问题。”

    “你骗人。”

    “他没有来之前,你是答应的,现在他一来了,你却要反悔与我的亲事,这不明摆着是他在逼你吗?”

    白候轩这时大步流星的走进来,刚路上就瞧见苏长离了,知道他要离开白府便觉得有点不对劲,果然……

    原来是笙儿要与他退亲了,定然是逼了笙儿与他退亲,他才安心的离开白府。

    今笙抬头看了看他,白候轩一把扶起她:“笙儿,我们私奔吧。”

    “天下这么大,我们找个地方藏身一段时间,这苏长离再有能耐,我就不信他能找到我们。”

    私奔……

    今笙有些吃惊,她可没想过这事。

    “不行,不行。”她慌忙推开白候轩。

    “你现在是都尉,前途无量,怎么能因为儿女情长做出有毁你仕途的事情来。”

    “和你相比,这些都不重要。”

    “表哥,你不要意气用事。”

    “我没有意气用事。”

    “奶奶。”白候轩上前一步,跪到老夫人面前:“您已经把笙儿许配给我了,我不会同意退亲的,也请您不要同意,不要惧怕苏阁老给的压力。”

    老夫人实在是有些无力的,被孙子这样一说,她本来好些的病情,这会突然又剧烈咳嗽起来。

    这个婚事,虽是她作的主,但她现在作不了主了。一辈子声色犬马,她什么没见过,此时,异常无力。

    “您把笙儿许配给我的时候没有问过我的意见,现在要退亲,也不问我愿不愿意吗?”

    今笙见姥姥咳嗽不停,大步上前轻轻为姥姥顺着气,待她不咳嗽了,她才说:“表哥,你不要为难姥姥。”

    “我也自觉配不上你,是我对不住你了,我不会嫁给苏阁老,也不会嫁给你,我会离开贵府,我会远走高飞,去一个让谁都找不着我的地方。”只有这样,才能两全的话,她也只能这样了。

    白候轩呆了一下,她谁也不嫁,她要远走高飞?

    “姥姥。”今笙跪下来,拽着她的手哽咽:“姥姥,笙儿不孝,不能在您跟前尽孝。”

    “请您放心,不论笙儿在哪儿,笙儿都会为您祈祷,求上天让您平平安安,长命百岁,等我回来,我一定会在您跟前,好好尽孝。”

    老夫人眼睛便红了一圈,拿了帕子,擦了擦溢满的泪。

    “笙儿,是姥姥没本事,保护不了你。”

    “姥姥,你不要这样说,是笙儿没用,让姥姥操心了。”俩人在一块哭,白候轩反而无法再说什么,只能红着眼看着她们。

    末了,老夫人摆了摆手:“我累了,你们都回去吧,这事明天再谈。”

    今笙默默点了头,赵嬷嬷来扶她,进内室了。

    回到内室,靠在榻上,老夫人重重了喘了口气,那一口气,渐渐的重了些,赵嬷嬷看在眼里,安慰她:“您别气,别气。”猛然,她又咳嗽起来。

    越嬷嬷慌忙为她顺着气,老夫人忙拿了帕子捂嘴,一口血竟是吐了出来。

    看见帕子上的血,赵嬷嬷吓了一跳:“夫人,您怎么吐血了?奴婢这就去请大夫过来看。”

    “别,别请了。”老夫人无力的靠在榻上,感觉所有的力气都被抽干了。

    她语带了些许的哽咽:“都是我无能啊,才会让笙儿遭遇如此不幸,让候轩这孩子也跟着难过,都怪我啊……”

    “老夫人,这不怪您,您快别这么说。”

    “她说要远走高飞,谁也不嫁,她以后可如何是好啊……”

    “笙小姐这只是一时气话,她一定会嫁的,一定会嫁得好的。”

    老夫人抹了眼泪:“摊上那么个人,除了那个人,她还能嫁谁?谁还会要她……我看她即使是勉强嫁了那人,多半也难幸福的……太傅府上容不下我笙儿呀……”

    老夫人抹眼泪,哭,赵嬷嬷也跟着掉眼泪,一边安慰她:“老夫人,您先不要想这些了,把病看了要紧,您看您又吐血了。”

    老夫人摇头:“你别理我了,出去吧,让我一个人坐会。”

    赵嬷嬷只好退出去。

    那时,今笙回去后也就默默的在房间坐着,有些食不下咽,便也没吃什么。

    不料,过了一会,赵嬷嬷匆匆跑来了,喊她:“笙小姐,笙小姐。”

    今笙匆匆跑了出来:“赵嬷嬷,什么事?”

    “老夫人又病了,想见见您,您快过去吧。”

    “怎么又病了,严重吗?”今笙一边跟着过去一边询问。

    “老夫人是忧虑成疾,这病一直就没好过,已经伤到肺腑,现在又忽然发起热来,不省人事,但口里还一直念着您,刚为您和轩少爷定下这亲事的时候,老夫人高兴得饭都多吃了一碗,觉也睡好了,可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情……”

    老夫人自觉对不住轩少爷和她,没处理好她们的事情。

    本就年纪大了些,有病在身,还没好透彻,这一着急一上火,病又来了。

    ~

    今笙跟着匆匆过去,就见姥姥躺在榻上,脸色异常。

    “姥姥。”她伸手抓住姥姥的手,体温也异常的热。

    “看过大夫没有?”今笙忙询问。

    “大夫已给看过,药也吃下去了,但热一直不退。”赵嬷嬷心里急得不行。

    “姥姥,姥姥我是笙儿呀。”

    “笙儿……”恍惚之间,听见她的声音,老夫人回应了她。

    “笙儿。”

    “姥姥,您是不是因为我的事情着急才又生病的,姥姥,您不要着急,笙儿现在哪都不去,会一直陪着您的。”

    躺在床上的老夫人咳嗽起来,赵嬷嬷忙拿帕子过去捂在她嘴边,老夫人就又咳出血来,今笙见状又惊又呆。

    “姥姥怎么咳出血来了?经常这样子吗?”

    赵嬷嬷说:“不是第一次了。”

    今笙抓着老夫人的手哽咽:“姥姥,您不要吓我。”

    ~

    老夫人这病,可谓是来势汹汹。

    虽是吃了药,却没有丝毫的好转。

    到了晚上,府里的人都回来了,这事也不得不禀报过去。

    老夫人的两个儿子几个孙子全都围了过来,再请大夫诊断了一番,开了药给服下,依旧丝毫不见效果,老夫人勉强喝了些药,一会便又吐出来了,热到现在都没有退下去,婢女轮着给她用些冷水降温,无济于事。

    今笙寸步不离的守在床边,夜里老夫人又咳嗽几次,吐了几次血,到了天亮,热勉强退了一些,但整个人躺在床上,就像死过一次的人似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