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凤倾天下冷王倾城 > 第三十三章 斗兽
    场上,穿着擎武学院罩袍的男子还在跟对面的神兽演戏,庞大的青狮操纵着无数树枝藤蔓袭向男子,而男子一脸惊慌的左闪右躲衣服都划破了好几处血淋淋的,而实际上则是一切都安排好了的,树枝划破的地方都藏有血袋,等到差不多的时候,青狮假装中药被男子降服驯化。

    一人一兽演了一场以假乱真的驯兽大戏将所有人都骗了过去除了几个知道内情的人以外。

    驯兽的比试就这样混了过去,擎武学院的人包揽了前几名,好在名次比较分散并没有太引人注意。

    驯兽结束后便是狂暴的斗兽,各个学院各出五头魔兽或神兽,然后魔兽先开始混斗,最后按死亡顺序排名,最后活下来的魔兽所属学院就是第一名,最后死的或倒下的魔兽是第二名以此类推。

    药研走到准备好的魔兽笼前“说好的,只要你赢了就能满足你的一个愿望。”

    “希望你能说话算数。”浑身伤疤看不出原来样子的魔兽目光凶残的看向药研。

    “只要不关我或兽城,什么愿望都行。”

    “好。”魔兽站起身抖了抖身子“我要带走我的孩子离开迷雾。”

    “只要你赢了,我会为你安排。”药研说完打开了笼子。

    魔兽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小笼子目光微微变得柔和了一些,随即又恢复了凶光,慢慢悠悠的进了场。

    场中聚集了数十头魔兽,有目光无神的驯兽,胆怯的幼兽,残暴的凶兽,以及镶嵌了一些铠甲的驯化失败了变成试验品的血兽。

    混斗开始,一开场就有魔兽被撕碎,场面瞬间变得血腥无比。

    魔兽将自己的体型缩小游走闪躲在各个庞大的兽尸之间减少存在感。

    药研拎起魔兽之前瞥了一眼的那个小笼子“来学学,看看你爹是怎么赢下你们的命的。”

    笼子里,一个毛绒绒的小毛团看着血腥的斗兽场,开口的声音却是成年男音“你这是在测试他的价值对吗!”

    “你是母的,别用这种声音说话,不然以后嫁不出去。”药研晃着笼子说到“你不是都清楚吗?当初可是你求到我面前的。”

    “可是你这样不觉得太过了吗?里面可是有血兽呢!”

    “那又如何?你爹身经百战又在迷雾那个兽族炼狱里待过,最多只会受点伤而已!”药研将小毛团拎出笼子“倒是你,若是让他知道,他的好女儿为了他把自己给卖了,你觉得他会干出什么事呢?自责内疚还是丧失斗志?或者…用他来换你……”

    “你想让我做什么?”小毛团挣脱药研的魔掌变成了狐语的样子只是没有一点兽型。

    “小丫头,你可比你的表妹厉害多了,也算得上是半兽族里的奇葩,你觉得我会轻易的放过你这个人才吗?”药研看着下面的斗兽“你身上的龙族血脉可比你爹的还浓厚,而我最近刚好缺人……”

    “哦!看来你挺喜欢我那个狐语表妹的啊!刚好她也特别崇拜你,让她来当你的护卫吧!我相信她绝对能拼了命的保护你。”珑兰面无表情的说到。

    药研也不恼“她那个样子太引人注目了,不好不好……”

    俩人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你攻我防。

    下面的斗兽已经进入尾声,场上兽尸无数,还有三只兽虽然还在厮打着却也有些体力不支。

    体型缩小了的珑铸看准时机快速的将三只魔兽杀死,然最后杀死的那只魔兽临死前的一爪重重的划在了珑铸的身上,一切都如同药研说的一样,虽然赢了却也受了点伤。

    药研看着下台的珑铸“该你上去了,你应该不比你爹差吧!”

    “哼!记住你答应我的事!”珑兰甩手走去准备。

    药研摸着脸,嘴角阴笑“答应你的事我自然不会忘,但是你敢对我甩脸色…看来我得教教你要怎么尊重老板了。”

    场中,魔兽尸体和苟延残喘的魔兽被清下台,几个人形神兽姿态各异的走到了场上。

    珑铸的伤势略略包扎便被带到了药研的身边。

    药研故意踢了一脚旁边的空笼子“如你所见,我已经说话算话的完成了你的愿望,怎么?她没去接你吗?还是…你们错过了!”

    珑铸当即扑向药研却还没有近身就被药研压制了,而在外人眼里,珑铸只是回到了笼子里。

    “别激动啊!我可以发誓,我真的把你女儿给放了,但是……你们几十年不见,你可知她的真身到底是什么样的?”药研慢条斯理的引诱到。

    珑铸被压制得动弹不得只能瞪着药研“我的兰儿呢?你答应我的不能说话不算数。”

    “冷静一点,我确实把你的宝贝女儿给放了,不然我现在早就违约遭雷劈了,可见我确实没有骗你啊!”药研摇头叹息,唉!魔兽的智商还真是差!“而且你女儿真的去接你了!”接你的班嘛!

    珑铸低头沉思,药研则将威压撤去,下面的神兽对战开始了。

    场上的神兽均是各学院势力凭借各种手段威逼利诱弄上场的,有不屑一顾的,有嗜血好战的,有妩媚勾人的,也有懒散无神哈欠连天的。

    药研随手指着场中“喂!别担心你女儿了,反正我在她身上装了保命防驯化的东西,玩够了就会回来的,现在下面可是神兽打架啊!”

    珑铸听到药研这样说也略微放心了一点,看向下面的打斗。

    比起魔兽斗浩荡的场面,现在场上的这十几人兽略微显得有点单薄寂寥。

    一阵鼓声响起,神兽斗开始了。

    几个嗜血好战的神兽率先厮打了起来,混战中其余神兽也逐渐加入了进去。

    珑兰看着旁边几个一直不动的女人“你们不进去掺一脚?”

    “奴家一介女流,打架什么的是男人的主场,奴家还是在外面看看就好。”其中一个回答了珑兰。

    “哦!那不知我有没有入了你的法眼呢?”

    “这位小妹妹真会说笑,奴家都说了,打打杀杀是男人的事,奴家只是在观战而已。”

    珑兰缕空踢脚,一股无形的力量将那个女人轰击下台并狠狠的砸在了临时建起的矮围墙上,围墙顿时坍塌将女人埋起。

    “既然选择观战就请到观战席就坐吧!”珑兰将脚放下后又迅速出脚,将其余女神兽一个个的同样处理。

    “那个孩子如何?”药研指着珑兰说到。

    “出手迅速,下手果断没有犹豫,看样子好像还未满百岁,那个兽族的?”

    “问族群也没用,她之是个不被族人认可的半兽混血而已。”

    “哦!混血半兽不是不能化形吗?而且她这样的实力还会不被族人认可吗?”珑铸很惊讶。

    “第一个问题,混血半兽可以化形,只要修炼到神兽以上就行,不过……”药研顿了一下“比起普通兽族,半兽修炼到神兽以后晋级十分艰难,而突破神兽障碍时更是会引来天劫,因为他们的血脉混杂,只有历经九死一生的天劫把各种混杂的血脉融合成功,或者,剔除全身弱小的血脉只留下最强大的那一个血脉方能成功化形,前者有可能死于血脉互斥之力,后者可能死于失血过多,而这些就是现在场上那位第一头成功化形的半兽,亲身经历两次渡劫失败之后的心得。”

    “哦!不知她最后选择了那一条路成功化形了呢?”珑铸听完药研的话对下面的珑兰肃然起敬。

    药研看着场中的混斗“本来只有这两条路,而我在听完她的经历后想到并指出了第三条路,一条安全不会死的路。”

    “什么路?”

    “血脉互噬。”药研说着往后一倒坐到了两个人形神兽搬来的椅子上“说来说去都只是要渡劫的半兽身体里只留下一种血脉,只要提升其中一种血脉的浓度就能打破其自身血脉的平衡引起血脉互噬,这就相当于现在下面的比试一样,而她的身上刚好有那么一丢丢特殊血脉,而我,刚好有与她那个血脉同源却更加高级一点的血,所以只要熬过血脉互噬的痛苦,再渡天劫的时候就只是走个过场而已啦!”

    “真的这么简单?”珑铸有点动心了。

    药研冷笑“简单?你们告诉他简不简单?”说完拿起一旁递过来的饮料润喉。

    ------题外话------

    凶兽,没有驯化的战兽,喜欢在战场上厮杀吃人,听得懂指令,分得出敌军。

    血兽,被驯兽师的精神力破坏了神智变成只知杀戮的魔兽,然后被驯兽师拿去镶嵌兵器铠甲进一步刺激凶性,变成不死不休的血兽。

    珑铸,其种族早已不明,外形如魔似鬼,黑暗系魔兽,故以其形命名,称为鬼妖。

    珑兰,鬼妖珑铸与某只狐兽之女,狐语的众多表姐之一。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