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猎户出山 > 第317章 百年一遇的高手
    夜色已深,雅倩大厦的二十八楼依然灯火通明。

    一个多月以来,这层楼的所有员工不分昼夜的工作,每一个人都充满了激情。

    一路走过,所有的人都忘我的埋头干着手上的工作。从电梯口走到总经理办公室,竟没有一个人发现他。

    方远山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所有员工毫无怨言的忘我加班,这样的公司,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他不懂什么互联网,也不懂公司的运作。

    但商场如战场,有着这样一支部队,还怕打不了胜仗。

    方远山很欣慰,雅倩长大了,比她父亲厉害,说不定将来比她爷爷还厉害。

    曾雅倩身前一张巨大的图纸铺满了整张办公桌,她手里拿着一支铅笔聚精会神的研究图纸,不时在上面勾勾画画,并没有发现有人已经走了进来。

    方远山坐在会客的沙发上,没有打扰她,只是静静的看着。一生无儿无女,看到曾雅倩今日的成就,就像看到自己的亲女儿一样自豪。

    曾雅倩下意识的端起旁边的茶杯放到嘴里,喝了两口才发现杯子里没有水,秀美微蹙又放下杯子继续看图纸。

    方远山站起身来,提前一旁的烧水壶缓缓的把杯子里的水满上。

    听到水声,曾雅倩才抬起头来。

    “远山叔,你来了”。

    “嗯,来了有一会儿,见你这么忙就没有打扰你”。

    曾雅倩拍了拍额头,“坐吧”。

    方远山坐在曾雅倩对面的椅子上,关心的说道:“雅倩,忙归忙,自己的身体还是要照顾好,做事情不能一蹴而就,该慢的得慢慢来”。

    曾雅倩笑了笑,“商场如战场,打的就是时间差,来不得半点懈怠”。

    方远山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跟老爷子的三年之约已经过去大半年,着急了”?

    曾雅倩皱了皱眉头,“爷爷告诉你了”?

    方远山点了点头,“老爷子当年是何等的威风凛凛,除了你,也就我能陪他说说话,现在你也忙得不理他了,也只能和我聊聊”。

    曾雅倩喝了口水,苦笑一下“爷爷还在生我气”?

    “老爷子现在很纠结,一方面希望你能成功,另一方面又害怕你成功”。

    曾雅倩放下杯子,“没办法,你们都知道我是倔脾气”。

    方远山淡淡道:“说实话,你那句‘他不行就让我来吧’真是让老爷子哭笑不得”。

    曾雅倩冷笑一下,“爷爷还是小看了我的决心,三年之约,要是他做不到就让我放弃,我曾雅倩字典里从来就没有放弃两个字”。

    “所以啊,你这句豪言壮语让他自豪,同时也让他害怕”。

    “害怕什么?害怕我的公司壮大之后拍死他那几个不成器的儿子”。

    方远山呵呵直笑,“堂堂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和几个大股东高层,放眼整个东海,也就只有你才能说出这种话”。

    曾雅倩翻了个白眼儿,“远山叔,这么晚过来,不会就跟我聊这些吧”。

    方远山点了点头,“老爷子说他不生你气了,叫你也不要生他的气,他说他想你了”。

    曾雅倩有些动容,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毕竟爷爷最疼爱的还是她,也把这家互连公司给了她。不过还是哼了一声,带些埋怨的说道:“他要不是顾着他那几个儿子,我才懒得和他置气”。

    方远山笑了笑,“老爷子是最爱他那几个儿子还是最爱你,你这么聪明,心里难道还不清楚吗”。

    曾雅倩笑了笑,其实心里一直惦记着爷爷,只是最近太忙,实在抽不出时间。“好吧,我会尽量抽出时间去看他” 。

    方远山满意的笑了笑,“好吧,那我就不打扰你工作了”。

    “远山叔”?

    “嗯?还有什么事吗”?

    曾雅倩犹豫了片刻,还是开口问道,“最近山民怎么样”?

    方远山耸了耸肩,“我怎么知道”?

    曾雅倩不高兴的撇了撇嘴,“你就别装了,以曾庆文的性子,肯定会让你派人关注山民的情况”。

    方远山苦笑了一下,“你爸确实在关注他,不过他培养招揽了一批他自己的人马,在没有完全坐稳董事长位置之前,他不会完全的信任我”。

    曾雅倩冷哼一声,不屑说道:“还是那么缺乏格局,爷爷可真是生了个胆小的好儿子”。

    方远山没有做出评价,对于曾庆文,是朋友也是董事长,他不会忘记自己的诺言和职责。

    “不过你爸除了安排他的人关注之外,也安排过我也关注一下”。

    “能说说吗”?曾雅倩问道。

    方远山皱了皱眉头,“雅倩,你不是从来不过问他的这些事吗”?

    曾雅倩眉头紧皱,“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心跳总是很快,我有些担心”。

    方远山淡淡道:“你如果真想以后能和他在同等的高度在一起,就不该去干涉,否则他成长不起来。一个男人,只有经历过血与火的洗礼,才能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雅倩,放心吧,他不是个普通的男人,至少在他那个层次,我相信几乎没有人能打败他”。

    曾雅倩眉头紧锁,还是有些不放心,“万一在陆山民遇到危险的时候,曾庆文来个顺水推舟呢”?

    方远山笑了笑,“这你更可以放心,你刚才不是说他是个胆小的男人吗?你爷爷说好的三年之约,他不会违背的。你要说他乐见其成是肯定的,但我敢肯定他不会顺水推舟的除掉陆山民”。

    “为什么”?

    说着顿了顿,“因为我曾经建议过他现在就除掉陆山民以绝后患,他没同意”。

    曾雅倩瞪大眼睛,眼中透出一股寒芒,“远山叔,我不希望你成为我的敌人”。

    方远山无奈的苦笑,“雅倩,我当年对你爷爷的承诺是终于浩瀚集团的董事长,不论人。”

    说着叹了口气,“你要是能成为浩瀚集团的董事长,该有多好”。

    两人沉默了很久,曾雅倩呼出口气,“远山叔,我知道你也是听命于人,身不由己”。

    方远山露出欣慰的微笑,“你能够理解,我很开心”。

    曾雅倩直愣愣的看着方远山,眼神中带着一丝恳求。

    “远山叔,你负责整个曾家的安保工作,我想问问你在我身边安排了多少保镖”。

    方远山眉头紧皱,不明白曾雅倩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

    “准确的说是两组保镖,两组不定时的轮换”。

    “这么多人”?曾雅倩有些惊讶,“那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方远山笑了笑“真正离你比较近的只有两个人,这两个人都是真正的高手,别说你,就是一般的高手都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其他组员都离你在一定的距离之外,是作为支援后备力量,你当然也感觉不到”。

    “你怎么突然问到这个”?

    “远山叔,你把这两个人调一个去暗中保护陆山民”。

    方远山眉头紧皱,一脸的为难。

    曾雅倩接着说道:“我知道你是个很讲原则的人,否则爷爷也不会把整个曾家的安全交到你手里,但是你只是调走保护我的一支力量,没有占用曾家其他支援,应该不算是违背原则吧”。

    方远山摇了摇头,“雅倩,你是关心则乱,你忘了他身负外家拳高手的体魄和内家拳高手的内气,他不会是一般人,他身后的人早已为他做好了安排,你没有必要去打乱这个安排。”

    “可是,上次车祸,要不是运气好,他早就没命了,也没见有什么人去帮他”。

    “我刚才说过,男人得经历真正的生死,也许他背后的人就抱着这样的态度”。

    曾雅倩眉头紧皱,“什么态度,让他生就成长起来,死就算了的态度”。

    方远山点了点头,“对”。

    “雅倩,过度的保护不会是件好事,特别是对他。更何况以他现在的实力,长期派一个保镖暗中保护,早晚会被他发现,反而会影响他的判断”。

    曾雅倩眉头紧皱,她知道方远山是个很讲原则的人,说再多也没用。

    “远山叔,假如我跟爷爷的三年之约到时间后,他没有成长到那个高度,我也没有成长到足以震慑浩瀚集团的高度,但是我依然不放弃,你会怎么做”?

    方远山眉头微皱,“你不是答应老爷子了吗,做不到就放弃,难道你想毁约”。

    曾雅倩淡淡的看着方远山,“我只是说假如”。

    “假如你真的毁约,就是把董事长逼上了绝路,至于他要怎么做,我听他的”。

    方远山站起身来,一脸的关心。

    “雅倩,别想那么多,能配得上你的男人本就不应该是个普通男人,你要想他快速的成长起来,把他引上这条路就足够了,剩下的得靠他自己,否则处处保护他,他是无法完成老爷子的那个三年之约的”。

    顿了顿,“所以,给他暗中安排保镖不是在帮他,反而是在害他”。

    曾雅倩点了点头,“知道了”。

    这段时间,除了早上练习导气入体之外,晚上也要练习。虽然现在能导出的内气比之前要多得多,但是时间上太长,真正对战的时候,谁会给你两三个小时慢慢的调出内气。

    陆山民希望能更快的导出四肢百骸中的内气,但是这段时间以来,四肢百骸中的内气还是细若游丝般的汇入丹田,一点也没有变大。

    随着导出的内气越来越多,花费的时间反而越来越长,等再也无法导出内气的时候,这次已经过了近四个小时。

    腹中汹涌澎拜,五感六觉异常敏锐,甚至隐隐中能看见飞舞在空中的蚊子扇动的翅膀。

    没过多久,腹中内气渐渐开始重新往四肢百骸中游回去。

    这是这段时间以来,陆山民很困惑的一件事情,随着导出的内气越多,内气聚集在丹田处的内气就消散得越快,不等利用内气发出几次内劲,内气就完全又回到了四肢百骸之中。真的让人很无奈。

    全身的四肢百骸就像是这些内气的家,它们好像并不喜欢丹田那个地方,即便陆山民把它们导入丹田,它们自动又回到原来的家中。

    但有一点陆山民还是很惊喜,随着内气的导出和回家,这些内气贯通全身每一条经络,让他对外物的感知能力强了不少,这种感知能力没有因为内气的回归而消失。

    陆山民敢肯定,要是再回到擂台上,他的预判能力一定得到了大大的提高。

    走出办公室,秦风正裸露着上身在一楼舞池中央挥舞着拳脚,浑身肌肉隆起,虎虎生风,急剧暴力美感。

    陆山民缓缓走向舞池中央。

    秦风停下了动作。

    “山民哥”。

    陆山民微微一笑,“切磋切磋”。

    秦风憨笑着点了点头,平时听小保安们说了太多山民哥打架很厉害,他也想见识见识。

    陆山民也脱掉上衣,浑身肌肉匀称结实,线条流畅,他的肌肉算不得发达,与秦风比起来差得太多。

    秦风拱了拱手,“山民哥,那我就得罪了”。

    陆山民笑了笑,“不许放水”。

    陆山民摆好散打姿势,先是一个直拳试探。秦风挥动手臂,不管陆山民招式虚实,直接一拳猛打过来,这是典型的一力降十会的打法。

    秦风身高臂长,陆山民赶紧摆手格挡。

    “砰”的一声,一股巨力如排山倒海之力从手臂传遍全身。陆山民在这股巨力之下,直接横移一步。

    陆山民大惊,以前还怀疑秦风的力量是否大过了自己,仅这一拳,他敢肯定,秦风的力量超过了他。

    还没站稳,秦风的左脚已经踢了过来。

    重心未稳,陆山民无法躲开,只得屈膝抬脚格挡。

    又是砰的一声,力大如山,陆山民再次横移一步。

    陆山民感到有些憋屈,以前都是自己用这样的方式打别人,现在面对秦风,竟然招到了这样的打法。

    接下来,陆山民决定不与秦风硬碰硬。

    凭着灵敏的感知和大大提升的预判能力,顺利躲过了秦风好几次攻击。

    秦风越打越兴奋,从小在秦家村习武,还从来没有遇到过感知能力这么强的对手。

    刚开始秦风还有所保留,随着越打越兴奋,拳脚的力量不自觉的逐渐加大。

    陆山民抓住对方一个空档,垫步上前,一记直拳打在秦风胸口。

    本以为以自己的力量,这一拳能够逼退秦风一步,然后就可以顺势高边腿抢攻击。

    哪知道秦风竟然没有后退半步,反而趁势一步上前。

    他的腿很长,步子很大,一步就欺近了陆山民身前。

    铁拳夹着风声打来,陆山民凭着提前的预判矮身躲过。

    哪知道刚一矮身,就迎来了秦风的膝撞。

    陆山民暗叫糟糕,忘了这不是散打比赛,膝盖也可以作为进攻的部位。

    避无可避,值得双拳变掌,狠狠朝秦风膝盖压去,以此来缓冲膝盖的撞击力度。

    当双掌接触到秦风膝盖的瞬间,陆山民才暗暗叫苦。

    这一记膝撞之力,大过了刚才秦风打出的所有拳头的力量。

    陆山民值得咬着牙往下按,当膝盖冲击这双掌快要撞击到胸口的瞬间,猛然含胸猛推,借着这股力量迅速推出战圈。

    还好刚才有着极好的感知和预判能力,恰到好处的找到了拿过缓冲的临界点,否则这一撞之下,必然要受伤。

    秦风也有些惊讶,他自己的力量有多大,他自己非常清楚。陆山民能这么顺利的化解这一击,很不可思议。

    不过只有陆山民才知道,这一次化解并不顺利,差一点就要糟糕。

    秦风再次大踏步上前,双臂挥舞得像两条铁鞭。

    陆山民且战且退,尽力的躲避,实在躲避不了的才出手格挡。

    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顿险”。

    面对身高臂长秦风,唯一的进攻途径就是贴身短打。

    陆山民看准一个机会,侧身闪到秦风左内侧,准备以一记蓄势已久的大摆拳狠狠砸向秦风脸部。

    哪知道刚挥出那一瞬间,暗叫要遭,因为长期的散打训练,习惯性的遗忘了对方的肘击。

    不待陆山民打出摆拳,秦风的左手肘部已经狠狠的撞击过来。

    打出的摆拳刚挥出,格挡已经是来不及,躲避也来不及。

    陆山民值得凭着快速的移动的速度,瞬间转动肩头。

    “砰”,一股势大力沉的撞击力,狠狠的撞击在陆山民的后背。

    蹭蹭蹭,这一次陆山民连连后退出四五步撞到一张桌子才站稳了身形。后背传来火辣辣的疼痛。

    秦风这才意识到用力过猛,不好意思的上前。

    “山民哥,你没事吧”。

    陆山民笑了笑,才真正理解到山猫所说的话,以秦风的力量和抗击打能力再加上他的拳法,大多数散打职业选手,别说一个回合,恐怕半个回合都撑不过去。

    还真是高手在民间啊。

    “没事”。

    “山民哥,我好久没遇到过对手,刚才一不注意打兴奋了”。

    陆山民活动活动了胳膊,“哦?你上次不是说你们村人人习武吗,也没有人是你的对手”。

    秦风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村长说从祖上在秦家村落脚开始,我们铁臂拳已经有近百年没出过我这样的高手了,更何况从我这一代.开始,村里很多年轻人都不爱习武了,要么读书,要么出去打工,都比习武挣的钱多”。

    PS:5000多字大章,今日一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