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星河神女之女帝 > 第031章 两次出手凸显疑云 丁远相助验证猜测
    第031章

    两次出手凸显疑云

    丁远相助验证猜测

    大街两旁的商铺鳞次栉比,物产也十分丰富,毕竟这里是‘无名’最大的镇甸或者城镇。木青看得最多的除了女孩子的应用之物,还有就是进药铺,偶尔出于好奇也会看一下小物件,逛了足有一个时辰都觉得意犹未尽。

    ——看来,女孩子天生都爱逛街,尤其是美女!

    正当她在一间布匹绸缎庄看着丝质服饰时,丁远匆匆赶来了,一看见木青就连忙招了招手(也不管木青是否能够看到),等到近前了才低声道,“木姑娘!”

    木青放下手中的物品,和丁远走到一旁,“丁远小哥!什么情况?”

    “来了个患者,说是‘甲乙木十五’分会的,看样子实在熬不住了,正和家人拉扯要自绝。我跟他家人说了,你可以帮忙施诊,只是把握不大,那位家人二话不说当即就同意了。我没见姑娘出城,故此才匆匆赶进来寻木姑娘。”

    “真是有劳了!”

    木青急忙奔着西城门跑去,临走还回头望了望这家绸缎庄,玄素也在后面快步紧跟,二人不大一会儿就回到了荆娘的宅院,把自己想在后院诊治患者的想法说了,荆娘不假思索地满口应承,“木姑娘随意便好,救治病患可是大功德。”

    丁远也在片刻之后领着一辆马车来到小木桥头,荆娘这个时候已经能够起身还帮着患者家人一起搀扶着。

    木青先把患者让进后院的临时诊室,家属和丁远都在前堂等候。

    一个时辰后,木青等患者醒过来之后,先问了一些情况,然后对患者道,“你这五日就先在西城门的收治处住下,我每日会过去复查。这位丁远小哥会领你们前去安置的。”家属千恩万谢,将患者扶出了诊室。

    木青又把煎服的方子交给家属,详细交待一番,然后对丁远道,“丁远小哥,请跟我来!”

    丁远跟着木青进到诊室,等着木青的说话,“小哥是否时常两肋刺痛?”

    丁远一听就呆住了,“姑娘如何知晓,我从未跟任何人提起过!”

    “小哥今年十几?”

    “十七过了。”

    “卯时起来早课,左手臂是不是这里刺痛?”说着边拉起丁远的手臂,在他的‘曲池’和‘手五里’两处穴位轻轻摁了摁,表示自己在确认刺痛的位置。

    丁远双眼瞪得溜圆,他简直不敢相信,不可思议!“这不可能!”

    木青微笑道,“丁远小哥!你要是觉得心里不踏实呢,这样吧,我问你几个问题,你是何时开始在城门登记患者的?”

    “族老会一发出牒文,我就被安排在西城门负责每日登记。”

    “这登记册子的内容都有谁看到过?”

    “我每日都要誊录一份交给族老会的辛长老。”

    “哦!那除了你就只有辛长老才能看到,是不是?”

    “是的!其他三门也是一样,每日誊录上交。”

    木青道,“你只需要看看所有患者的年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都是二十至四十之间,年龄越大症状也越严重,或许,这里面没有一个超过三十五的。”木青脸上露出黯淡的神色。

    “好!我今日上交时,可以请求辛长老,看一下四门所有的记录。请问木姑娘,我将来是不是也会像这些患者一样?”

    “三年,最多五年,只不过症状的程度不同。因为你还年轻。”

    “木姑娘肯帮我?”丁远的眼神带着焦虑。

    “你回去先看看记录,如若我说的不错,你今夜过来,我会替你诊治。”

    “好!我相信姑娘,无论你说的是否准确,我都会过来!我先带这位患者去收治处。告辞了!”

    丁远起身出了诊室,来到前堂把人带走了。

    几人各自准备,预备还有患者求医,小月虽然五六岁却乖巧得很,看到元罡在煎药,也拿着扇子过来扇火,玄素则陪着木青研究药方,炼制丹药。

    下午,丁远没有再引荐患者过来,而木青则给荆娘复查了一次,炼制了三炉丹药,人有些疲倦,便歇了下来。

    酉时刚刚过去,丁远急匆匆跑过来找木青。

    “木姑娘!果然和你说的完全一样,目前城内和四门收治处总共登记了三十七人,无一不是青壮年,年纪大的更严重。”

    “从各分会报告的情况来看,患者人数不少,虽然几天时间只来了这些,可往后要不了几天就会人满为患。”丁远道。

    “进来吧!我先给你诊治。”

    一个时辰后,丁远躬身行礼,“多谢木姑娘!”

    “明日最好再帮忙引见几位患者,医治之后我就有把握进城了。”木青道。

    “我会留意的。”

    “记得按时过来服药。”木青提醒到。

    “唉!希望不要出现十五岁以下的患者。”木青说到这里,黯然神伤。在‘无名’,如果修习任何功法,都会和心法冲突,最终经脉寸断回天乏术!

    玄素当然知道经脉寸断是什么含义,但是,如果修为已达圣阶还是有希望通过针法加上丹药进行治疗,成功率也非常高。可是,现今是在无名,对于一个修为不高的孩子来说,经脉寸断就是一个字:死!

    丁远已经踏出门了,听到木青这句好似自言自语的话,身子猛然一震,回过头问,“木姑娘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

    “九死一生!”木青不想把话说得太重。

    “当真无救?”

    “……”

    丁远踉踉跄跄地走了。

    第二日一大早,天边刚出现一丝曙光,丁远就气喘吁吁地背着一个孩子急匆匆赶到荆娘大门外咣咣地砸门。小七正好结束早课准备洗漱,听见声响便出来开门,见到是丁远,便道,“丁远小哥,这么早啊!”

    “是小七啊!木姑娘可在?”丁远急切地问到,其实他是希望能够马上立刻见到木青的。

    “在的!你先跟我进后院吧!”说完,伸手帮忙托着丁远背上的孩子。

    木青一般起得更早,早课之后还要炼丹,因为小七昨日午时离开,半夜就取了药材回来,她得抓紧时间炼制。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