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星河神女之女帝 > 第035章 徒劳无功空手而归 师徒夜谈商定计划
    第035章

    徒劳无功空手而归

    师徒夜谈商定计划

    二人在院墙内缓缓移动,玄素释放神识仔细搜索着身边,转了一圈后重新站在了走道上,凝望着对面的大殿方向,似乎在想象着这个建筑物原有的风貌,想象着倒塌的那一瞬间,甚至想象着面临庞然大物倾轧的恐惧!

    大殿前面的台阶已经被倒下的石块覆盖,无法看出台阶的准确级数。木青调皮地用手指在玄素手心划了两下,玄素一拉木青的手飞身跃起,落在一块平躺的青条石上。

    大殿的深度大概在六丈,宽度不足四丈,两边厢房的宽度约两丈,满眼都是大小不一的石块,陶瓦应该早在坍塌之后风化,在风雨中消散,或流入地下或已成飞灰。

    玄素凝神静气,神识向周围漫延……

    没有感应到任何能量的波动,也没有探查到任何有价值的物件,而木青则盯着石块沉思。岁月,就像一条滚滚的长河,湮灭了多少人和物,湮灭了多少的故事!最终能够被永记的还剩下多少?

    木青从一块大石跳到另一块,不时地蹲下来察看着,伸手摸着、比划着。

    玄素依旧没有丝毫发现,来到木青身边,“有发现吗?”

    木青摇了摇头,“回去吧!”

    玄素再次一揽,一纵身瞬间又回到后院。木青落地后并没有急着跟玄素进屋,她微闭着双眼,似乎很享受这空中飞行,抑或是很享受被玄素揽住的感觉!

    玄素等木青进屋后,仍旧布下禁制,坐下喝着茶。

    “师父先说还是青儿先说?”

    玄素心道,这丫头果然有收获!

    “先生是什么都没有发现,还是青儿说说吧!”

    “青儿一样没有收获,其实只是去验证一下看法!”

    玄素一听这话,口中的茶水差一点喷出来:大半夜飞来飞去地折腾,就是陪这鬼丫头去验证想法!天理何存啊!

    木青毫不理会玄素的表情,她早都习惯了。

    “多少年了,即便有什么线索也早都被湮灭,不可能有什么留着我们去拿,对吧!这么大的一个废墟,正好是孩子们玩耍的好去处,看到小玩意儿还能不捡去玩吗?”

    玄素没吭声,似乎在享受着木青的分析。

    “这围墙是从外面推倒的,底部有非常明显的撬动痕迹,中部也有过猛烈撞击,从四面用重物大力撞击底层的墙体致使房子坍塌,但是没有发现兵器留下的印记。先生!你不觉得这意味着什么吗?

    ”在大山里,元罡师弟用盘龙棍击爆大石块的景象,青儿还记忆犹新。以师父现在的修为出手,估计只要四招就可以击倒这座房子,这又意味着什么?“

    玄素瞪大了双眼看着木青,这丫头真的是出人意表,居然能够从另一个方面去寻找依据!

    天哥!你要不要来听听?她的分析真的很精彩!

    玄素哑口无言,他真的真的没有想到过这些,他是一无所获还带着失望回来的!

    ”结论只有一点:这个废墟是那位大德前辈的生祠!我相信先生对此是有过猜测的。“

    玄素心道,还好!这丫头给我留了碗薄面。不对!薄面是什么面?清水面还是葱花面?

    玄素道,你怎么如此肯定是前辈的生祠?

    ”这个我没有直接的依据。那位前辈庇佑‘无名’多年,恩泽四方,众人为表感念而设生祠以供奉。‘无名’曾经有修士横行,为何废墟的石块上面只是留下平凡人的器具痕迹?那些修为高的修士去了哪里?

    “高手集体失踪、灵气极度匮乏、身体疼痛难忍、前辈不知所踪,令那些修为低下的修士恐惧、愤怒!他们领着不明就里的凡人推倒了外墙,捣毁了前辈的生祠!”木青道,“既然高手们追逐利益,那么前辈便以利诱之,一举全部剪灭!”

    玄素道,“可是青儿,这些听起来天衣无缝,现在就差证据,而且一定要是铁证!”

    “先生所言极是。所以,万一我们的推论有误,那将万劫不复啊!”

    少停,木青道,“青儿有个想法,或许是个两全之策,还望先生能帮着青儿拿个主意。”

    玄素道,“丫头先说来听听!”

    木青在屋内踱着步,不紧不慢地说道,“心法,肯定是有问题的,至少在灵气匮乏的情况下有问题,所以,治愈后的修士必须承诺使用先生的心法,否则疼痛复发便不再予以诊治。他们只有修习新法才会真正强身健体和延年益寿。这是第一步。”

    “然后呢?”

    “修炼过功法的患者要禁锢,而且要说出功法来源,是否流出给其他的修士,如若不配合将不予诊治,这一点要族老会出面。得让他们也做点事情,对吧先生!”

    “鬼丫头!”玄素点头笑了笑。

    “先生!你刚才的笑容有点奸诈!”

    “那你要不要掐死师父?赶紧,还有呢?”

    “这次我要彻底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明天我们这样,分头行动,然后晚上……”

    好好的女儿家,古灵精怪也就罢了,装神弄鬼可不是我华黎的风格。玄素心里这么想,嘴上却说,“都听青儿的!”

    次日晨,卯时刚过。

    果然像玄素说的,丁远一大早就领着一位老者前来。

    “先生,木姑娘!这位是族老会的辛长老。”丁远先向二人介绍了身旁的长者,“长老!这两位就是出手救治患者的玄素先生和木青姑娘。”

    “不知辛长老前来,未及迎迓,失礼了!”坐下之后,丁远帮忙上了茶,而木青则跟辛长老说话。

    “先生和木姑娘出手救治患者,我谨以族老会的名义向二位致谢,并诚意邀请入城救助。”辛长老起身行过谢礼。

    木青还礼,“辛长老有所不知,木青本无把握救治,所以在此小住,这也多亏了丁远小哥的热心相助。可是患者众多,怕是应接不暇。”

    辛长老心里一动,这木姑娘虽然年纪不大,可说起话来滴水不漏,一边说是‘本无把握’,另一面又说‘在此小住’。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