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星河神女之女帝 > 第041章 杂物库玄素新发现 治患者木青立书简
    第041章

    杂物库玄素新发现

    治患者木青立书简

    这是在七重天独有的花纹!当初假和尚曾经陪同玄素去过七重天的一座塔,这座塔是所有帝级修士的必去之地,称为‘通神塔’,只要是帝级进入七重天都要来‘通神塔’领取身份玉牌。之所以叫这个名称,寓意成帝之后就是成神,而这座塔的基座上面就刻满了这样的花纹!

    玄素心道,这说明女帝不仅到过‘通神塔’,之后还回来过!看来,女帝的的确确是有办法往返的,这可是铁证如山了!

    玄素没有其他的发现,便和丁远回到了那个后院。

    不久,木青及元罡小七也回来了,了解到的情况跟辛长老所述没有太大分别,只是很多人在话语间时常提到‘女帝’二字。

    “先生可有看到什么好故事?”木青见丁远在场,便没有直接问玄素是否有重要发现。

    “哪有那么多故事,我们可以先和丁远商议一下诊治方面的事宜,等辛长老来了也好有个准备。”

    木青点头道,“小哥!目前总共有多少位患者到了柳柳城?”

    “从一开始到前日是三十七人,算上昨日到的总共是五十一人,今日只怕又有十几位。”

    “城内是否已经准备好安静的诊治之处?”

    “有!这个当然准备了!长老也说了,先生姑娘进城之后,有任何事情尽管吩咐。”

    “由于修习心法不当而产生病痛的,我家先生会提供改善过的心法;强行修炼了功法导致病痛的,治愈后如果继续修炼功法,将会经脉寸断。这些一定要跟所有患者说清楚,签字立约。信不过木青的也可以自便。”

    “这么说,小远和小黑都可以修习这新法?不知道可有名称?”丁远很是激动。

    “当然可以。就称之为‘无名新法’吧!以区别于之前的。”木青道。

    “丁远小哥!现下患者众多,即便我和先生日夜不停也不可能一下子就都诊治,所以,为了尽快让患者得到医治,我想和你商定一下每日医治的人数。”

    “辰时开始午时结束,加上先生协助,两个时辰可以诊治四人。未时和申时也是四人,戌时专门诊治十五岁以下的,每日十人。”

    “年龄要区分,先诊治三十岁以上的,然后是十五岁以上的。”木青说着,取出一块书简交给丁远,“另外还有生死文,我已经做好了。”

    木青接着道,“小哥!今日午后你就可以请辛长老过来商谈相关事宜了。”

    “好!我这就回去见长老。”丁远行礼离去。

    木青依旧去看了荆娘和小黑的恢复状况,同时也试着问了一下荆娘的意思,是否愿意帮忙煎药及善后清理,荆娘自然是满口应允。

    午时刚过,丁远便陪同辛长老来到小院。

    双方见礼、落座、看茶。

    “长老!”木青首先开言,“病情紧迫,故此木青再度劳烦长老奔波,商议诊治之事。”

    “姑娘不必如此,老朽忝为族中长老,虽然没有修习心法,为大众操劳也是一种修行。”辛长老面带谦容。

    “对了!长老体质应该是土属性,却为何不曾修习心法?木青很是好奇,不知长老是否愿意相告?”

    “唉!惭愧啊!我辛家也还算得上是一个不小的家族,看到听到的自然不少,那么多修习心法或者功法的族人都是带着难忍的疼痛而终,虽然有些人的寿命是有所延长,却落得个不好的结局。所以老朽自小便勤于锻炼,并未修习任何心法,更谈不上修炼功法了。你看!我不也是七十多了嘛!”

    “原来是这样,木青佩服!难得长老心境如此平和。”木青眼中显露出敬佩之色,说完又取出一个小玉瓶,道,“这是我家先生专门为长老炼制的丹药,一共三颗,每日辰时与巳时相交便吞服一丸,其功效三日后长老自知。长老如不嫌弃便请收下,算是木青对长辈的心意。”

    辛长老眉头微微一皱,瞬间便消逝,双手接过玉瓶,打开小木塞闻了闻,“好!这可是稀罕物啊!老朽不敢受!”

    “长老知道此丹药?”木青一愣。

    “老朽哪里识得此丹药,只是‘无名’虽有医药师,却无人可以炼出此等品级的丹药。先生高人!”

    “原来是这样啊!木青误会长老了。”

    “姑娘可会炼制此丹药?”

    “这也不过是二品丹药。木青略通一二。”

    辛长老见木青轻描淡写地说出这句话,心里顿时激动起来,“看来女帝真的是显灵了,将先生和姑娘赐给我们,‘无名’有幸,天佑‘无名’啊!”说着,老泪纵横!

    “长老不必如此,倒教木青无地自容。”木青赶忙安慰长老,“如果有丹药师心境平和,执着此道,木青愿意交出此丹方,并悉心讲解。”

    “此话当真?”辛长老腾地站了起来,仿佛年轻了许多。

    的确啊!又给丹方又加以指导,这可是天大的好处。这丫头,越发捉摸不透了!

    辛长老将丹药玉瓶小心翼翼地揣到怀里,还不放心地摁了摁,说道,“姑娘邀请老朽来此,不仅仅是为了赠药吧!有话不妨直言。”

    木青平静地道,“长老!众所周知,诊病施药任谁都没有十足的把握,所以木青想了个‘生死文’,所有患者均须签定生死书简,木青方敢大胆施救。”

    “那生死书简当如何拟订?”

    木青道,“我已经交给丁远小哥了,请小哥给长老念一下!”

    丁远拿出书简看了看长老,辛长老右手拂了拂白须,点点头。

    “生死文!”

    ——其一,因诊治病痛并无十分把握,如有失误,生死勿论;

    辛长老刚把一口茶喝到嘴里,噗嗤——!茶水全喷到了丁远身上,好在长老是坐着而丁远是站着,要不然就是满脸了!

    “失礼失礼!小远莫怪!”辛长老不住地道歉,用袖子当布巾给丁远擦拭。

    “不妨事的,长老!”丁远用衣袖擦拭着,稍事清理一下接着念道。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