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星河神女之女帝 > 第054章 成人礼木青终成人 结束日查验姬无烟
    第054章

    成人礼木青终成人

    结束日查验姬无烟

    “唉!快穿起来。”玄素一边说着一边从架子上取下衣服递给木青。

    “先生帮我!”

    天哥!我是哪辈子做的什么孽吗?玄素嘀咕着,“一个个这么对我!”

    “抬腿!伸手!转身!别急啊!带子还没有系上,坐下,自己穿鞋。作孽啊!”玄素无奈,心头淌着血。

    “先生刚才说什么一个个?难不成还有别的女子沐浴时让先生穿衣服?她肌肤如何?是青涩小果还是水蜜桃?有青儿的水蜜桃好看吗?芳草萋萋还是稀松平常?桃花是否为你开?天哥是谁?你们哥俩一起看人家女子沐浴?”听着木青一连串的问话,玄素直接要昏死过去!

    玄素一甩手便出了柳树和藤蔓交织的围墙,准备回岩洞想想在湖底看到的星辰图,对了,应该是简图,最后四颗星的那个图。

    “哎呀!”身后传出木青的呻吟。

    玄素赶忙又返回小水潭,木青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撑着石桌,身下一片红潮,这是……,唉!我这还没有当爹呢,先要当个娘了!赶紧帮木青褪下身上衣物,扔到潭水流出的细流中,取出一块干布裹着木青抱回岩洞。

    把木青放在石床上,玄素立即取出炉鼎和一应药材,不足一个时辰便炼制了三颗异香扑鼻的丹药,岩洞内满是香气。

    “丫头!快服下!迟了怕是会落下病根。每隔两个时辰服用一颗,明日便没事了。这几天不可入水沐浴。”

    “那怎么办啊!先生说的,青儿成人了就不能再让先生亲近了,青儿不想成人。”泪水涌出。

    “这时候不能哭,伤眼睛。”

    “伤了眼睛正好做先生的‘炉鼎’。”

    天哥!我一定是哪辈子风流成性,今生注定被女子摧残!到了柳柳城我一定给你立牌位供奉,这两天都已经做好了,回去就供起来,你放心!

    ——读者们一定比玄素明白,木青这是典型的恋父情结,古已有之啊!

    归期已至。

    玄素和木青回到柳柳城,真的在女帝祠找了个合适的位置把天哥的牌位供起来了,牌位上刻着‘英明神武老天神位’八个字。

    时光荏苒,又是一年时间过去了,随着接受查验人员的离去,柳柳城早已不再是当初的人声鼎沸。再有十几天就可以结束了!

    这一年中,小九时常把玄素几个人分组带进大山,元罡和辛灯一组,小七和夜不黑一组,依旧是循循渐进。元罡到了四品高级境界,小七已经挺进到武帅高级境界,辛灯到了武士顶级,夜不黑到了二品顶级。

    玄素在这一年里,给元罡也举行了成人礼,同时也考验了元罡在灵器上刻画符箓的实力。这孩子虽然并不大说话,却是个肯用心的好材料!由于一直没有找到适合的火焰,炼器的进展相当缓慢,辛灯也同样没有遇到雷场可以历练。反倒是夜不黑,小九经常从大山深处的天沐松林取些符纹灵石给他,最基础的阵法已经熟练掌握,布阵迅速,玄素非常满意考验的结果。

    而木青和玄素一组,玄素突破武王之后就一直受到压制,功法的施展被压制在武帅顶级的境界,故此提升缓慢,刚刚到武王中级,木青居然抵达四品顶级丹药师,进展最快。这一点,玄素只是猜测,因为女帝祠的重建,各地的女帝祠也在重建和修缮,黎庶对女帝的景仰形成的精神力作用到木青身上,这可是无法谋求的强大支持!

    丁远一直没回来,带着族老会的巡查队奔波在每一个分会,督查女帝祠的重建或修缮,还有监督治愈人员的动向,着实不轻松。木青也请求族老会派人给丁远及巡查队送了一些四品的丹药。

    今天是查验的最后一天,木青在上午接待了一个特殊的孩子。由于这些最后接受查验的修士症状越来越轻,几乎用不上五行针,完全都是运用玄素传授的经脉推拿手法,再加上丹药即可治愈。

    木青停下来,净了净手,“小妹妹,可以了!这些丹药每日卯时服用一颗即可。”

    “姐姐,你真好看,我可以叫你姐姐吗?”

    “当然可以啊!小妹妹是想跟姐姐说什么小秘密吗?”木青微笑道。

    ——女孩子总是有无数的秘密,而且都是可以到处说的那种秘密。

    “你知道女帝的家吗?”

    女帝的家?木青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忙问,“小妹妹知道?”

    “我当然知道,很多人都知道,女帝的家就在我们那里。”

    “你们那里有多远?那里人多吗?”

    “不远啊!人也不算很多,我是听镇甸上的人说的,以前人很多,后来因为毁了女帝祠,很多人去了其他镇甸,还有人去了临近的分会区,所以才变得少人了。”

    木青道,“既然离得近,为什么现在才来接受查验?”

    “哥哥说,我们都是女帝的族人,理应让其他严重的人先接受诊治和查验,我们离得近,迟些过来也无碍。”

    木青惊讶道,“你们是女帝的族人?那你是不是姓姬?”

    小妹妹扬着小脸,无限自豪地说道,“是啊,我们都和女帝一样姓姬,女帝叫姬灵均,我哥哥叫姬无尘,我叫姬无烟。”

    这句话在姬无烟嘴里就像流水一般平淡无奇,可到了木青的耳中,不啻于一道闪电划过!她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大错:在湖底已经得知女帝的名讳,这么长的时间了,居然没顾及打听女帝的家乡和族人,该死!真该死!忙晕了头啊!

    木青一边不断地自责,一边又问道,“那你有没有听说一些特别的事,或者有意思的事呢!”

    ——在漂亮女孩子面前,哑巴都有想说话的冲动!

    “我们那里没有人修炼功法,这个算不算特别的事?我哥哥就没有修炼任何心法和功法,我是闲着没事练着玩儿的。”姬无烟道。

    “当然算,只要你说的都算!”木青心道,自己的的确确是疏忽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