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星河神女之女帝 > 第115章 木青水庚言语交锋 重伤奇毒迷雾再起
    第115章

    木青水庚言语交锋

    重伤奇毒迷雾再起

    水庚点点头。

    木青慢慢揭起被角,轻轻托着老者的左手,生怕会碰断一样,又拿过榻边一个小枕垫在手腕下,三指平伸搭在老者的脉门查验着。短短的五息,可对于水庚而言,这五息的时间何其漫长!

    木青放下老者的手腕,点头示意水庚上前帮忙。

    水庚将老者扶坐起来,先解开衣衫再褪下上衣,脊背上赫然是一个乌黑的掌印,看上去并没有扩散也没有腐烂,只是从掌印的毛孔往外有恶臭溢出。

    木青凝视了片刻,伸出手指在掌印四周轻压,又在背部的几处穴位摁了几下,点头示意可以穿衣了。

    木青眉头微蹙,坐在石凳上沉思着,忽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起身来到老者榻前,捏住老者的下颌看了看口腔,果然是这样!木青的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木青用手指了指洞外便先行退出,走下台阶等着,水庚挥手间熄灭了灵石的光芒,洞内重新回到了当初的黯淡。

    木青吐出玉莲花瓣用丝帕包着收起来,“水城主,请!”

    水庚没有言语,辰伯和辛灯跟着一起回到了内堂。

    辰伯重新上了茶,和辛灯都坐在了客座,水庚喝着茶仍然没说话。

    “城主是等木青提要求?”木青端起杯子问道。

    水庚和辰伯的手俱是一颤!

    “木长老请说!”水庚借势放下了茶杯。

    “这长老的称呼还是免了吧,木青着实当不起。”

    “这也是老东家的意思,水庚无权收回啊!”水庚终于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请恕木青直言,玉矶城是否想要独占天吟峰?”

    “区区一座山峰,我要来何用?”水庚淡笑。

    “如果木青帮城主平了那两城,城主作何想法。”木青双眼的余光同时看着水庚和辰伯。

    “无所谓。”水庚的语气没有丝毫变化,辰伯的茶杯却轻微地抖了一下。

    “那要是平了玉矶、玉泉和玉钩三城呢?”木青抿了一口茶。

    “水庚可以协助。”

    木青放下茶杯,微笑道,“若是平了整个风野府,城主又当如何?”

    “水庚无能,管不了啊!”水庚将胸前沾着的两根花白头发拿下,轻轻放在桌上。

    “若是洞内那位老者想要平了风野府,城主当如何?”

    “不会的。”

    “明白了,三日后木青再来。告辞!”木青起身见礼,辰伯连忙起身相送,看到木青进了小院便疾速返回了庄院。

    “城主!我回来了。”辰伯对水庚说着话。

    “辰伯,如何?”水庚问。

    “这木姑娘,唉!”辰伯叹了口气。

    “辰伯以为她是狂乱之人?”水庚笑笑。

    “那倒不是,老朽只是不懂,为何闭口不谈家主的病情呢?”

    “都谈完了,不是说了三日后再来给父亲诊治嘛!”

    “我可一句都没听懂!”辰伯摇摇头坐下喝茶,也不管这茶早已经凉了。

    “她第一句就是问父亲的伤病起因,是不是为了‘利’,天吟峰的丰厚收益。”水庚给辰伯解释着。

    “总共五句话,这第二句呢?”

    “第二句是问我们三城之间是否有私怨,我说没有。”

    “第三句!快!”

    “她说,如果现在杀了我会怎样?老东家会不会出手,我说不会。”

    “还有两句,快快!”辰伯催促道。

    “第四和第五句是问父亲和老东家,是否有一统风野府的野心,我说当然没有。”

    “为什么不好好说话呢?打打杀杀的,这是在说病情?”辰伯完全不在状态,即使他处在精气神的巅峰状态,恐怕还是听不懂。

    “辰伯,这木姑娘是在给咱留着脸面呢!”水庚宽慰着辰伯。

    “留了脸面?这丫头才多大啊,我怎么一点都没觉得呢?”辰伯依旧不解。

    “如果我们潜心修道的话,她就出手替父亲诊治,假如我们为了名利,她就……”水庚没说完,因为辰伯好像有点明白了。

    “这么说她也是在试探,看我们对她是否信任?”辰伯问。

    “难怪老金叔如此看重这木姑娘,想尽办法要那位先生给个态度。”水庚自顾自地说道。

    麒麟小镇,十一人的小院,玄素的屋子只有他和木青二人。

    “先生!都清楚了。”木青道。

    “慢慢说。”

    “那老者是辰伯的家主,也就是水庚城主的父亲。”木青道,“既不是为了名利,也不是因为两个城池的私怨,这个我还没想通。”

    “青儿再往大一点想想。”玄素笑笑。

    “先生是说,是其他七城中的某个或者某几个?”

    “这也是猜测罢了,世间的争斗从来就没有无缘无故的。”

    “这么说,不是玉矶城主动招惹人家,而是因为什么事情无辜受害?”木青道,“这可就要等那水家主痊愈才能知道,如此隐匿病情,暂时肯定不会有人说的。”

    “缘起缘灭,万事万物都有个缘啊!所以先生说‘诚意结缘’,讲的就是诚意,没有诚意就是恶缘。”

    “原来是这个意思。”木青道,“我们跟金叔结缘与这个诚意结缘不一样,桥归桥路归路,对吗?”

    “懂了就好。说说症状吧!”玄素道。

    木青先给玄素倒满茶,“先生还记得我们当初在雾隐峰说的话吗?”

    “青儿说的每句话,先生都记得!”

    “那先生猜猜!”

    “是不是有了发现?”

    “原来先生早就猜到了?”木青一脸惊讶。

    “先生又不是神仙,都是昨日进了镇甸之后才想到了一些,但是不敢确定。”

    “掌印发黑没有扩散,恶臭溢出经脉断裂,气血受阻毒入骨中。”木青道。

    “这个症状应该跟女帝的遗骸相似。”玄素面色有些沉重。

    木青瞪大了眼睛望着玄素,“先生你到底是什么人啊?看过听过的永远不忘,还能够前后关联?”

    “先生都死过几次的人了,再没记性还能死几次?”玄素道。

    “先生说什么死过好几次?”木青差点坐在地上。

    “女帝的遗骸有明显的黑印,位置是在前胸,骨殖有发黑的迹象,腿骨颜色还算正常。”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