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星河神女之女帝 > 第118章 解毒丹药炼制成功 木青诊治初见成效
    第118章

    解毒丹药炼制成功

    木青诊治初见成效

    “辛苦了!”木青道,“水沁,我说你记,还要用心记。”

    “那我呢?”水岸问道。

    “帮我在那边角落准备一张床榻,等一下可能用得上。”木青说道,“辛灯,你和水岸一起吧,垫的盖的都要厚一点。”

    辛灯和水岸自去准备。

    “水沁,我们开始吧!”木青从架子上拿起一株药草,摘下一片叶子放在嘴里咀嚼,“龙缠柱,根、茎、叶,均味苦而甘,平和略有回味,可解毒。”

    “记好了!”水沁很快便书写完毕。

    “好!继续!”木青用清水漱口,又拿起另一株,“大风蔓,中苦,舌辛,平和,可通经络。……地葡子,味甘有涩感,可凉血,归于四经。”

    “木长老,何为归于四经?”水沁问道。

    “人的心、肝、脾、肺四脏皆有经脉相连,谓之四经。”木青解释道,“这些你可以另外记录,留着慢慢研习。”

    “记下了!”水沁点点头。……

    水家,水庚的居所。

    “父亲,木长老今日尝试药材三十九种,晕倒三次,都是两三种药材混在一起时发生的。”水岸向水庚回禀尝药的情况,“有轻微吐血一次,应该是毒性太过猛烈的缘故。”

    “什么?”本来坐着的水庚突然间站起身来,“以身试毒?还吐血了?”

    “是的!”水沁道,“沁儿不懂记录的时候,木长老还会仔细讲解。”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水庚在屋内来回踱着步,“叫辰伯,快!”

    “城主!”辰伯很快来到。

    “立即通传金叔速来见我!”

    “是!”……

    “金叔!这木长老究竟是什么情况?”

    “辰伯在路上已经和我说了,这次可是……”金叔瘫坐在一旁。

    “即便是上天眷顾,也不至于以身试毒啊!”水庚道。

    “木长老既然敢犯险,想必是有把握的!”金叔心里面也在砰砰直跳。

    “这叫水庚何以自处?”水庚沉思片刻后说道,“金叔,此事是否要回禀老东家?”

    “至少应该要让老东家知道。”金叔说道。

    “即刻禀报!”水庚说道,“辰伯,你去办吧!”

    “好!”辰伯下去安排。

    “事前可是毫无征兆啊!”金叔起身道,“我这段时间就不回去了,在庄院里候着。”……

    “木长老今日尝试药材三十一种,晕倒四次,其他还好。”水岸每日都向水庚回报。

    “今日尝药四十三种,无事。”

    二十三天后,木青试药完毕,列出了一份清单,“水岸,请辰伯!”

    “辰伯!即刻按照这个清单准备,尽快告知需要的时日。”木青道。

    “好!木长老稍等片刻。”辰伯拿着清单出去,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便回转,“明日卯时初刻全部可以送到!”

    “知道了!”木青道,“请准备一处密室,我要炼丹,任何人不得靠近。”

    次日卯时,所有药材均已就位,木青独自进入密室,辛灯在外面守候。

    密室的石门紧闭,木青调整好气息,一道神念,回春鼎出现在面前,“女帝前辈!为了炼制解毒丹,木青祈盼前辈庇佑!”

    随着蓝冰炎释放,各种药材依次被投入回春鼎,浓郁的药香从石门的缝隙逸出,足足一昼夜之后,药香才开始变淡。

    石门开启,木青走出了密室,步履蹒跚摇摇欲坠。

    “师姐!是否准备沐浴?”辛灯扶着木青轻声问道。

    “好!”木青神色极为疲惫,开炉十一次,最后两次才成功,“让辰伯通知城主,明日替水家主诊治。”

    ……

    “辰伯!任何人不得打扰水家主,七日后再查验效果。”木青结束了诊治,替水家主把被子盖好,和辰伯一起出了岩洞。

    “木长老赶紧歇着,我会妥善处置。”

    “这七颗丹药,每日寅时给水家主服用一颗。噗!”木青话未说完,一口鲜血喷出!

    “师姐!师姐!”辛灯脸色大变,赶紧抱住木青奔向大屋,水沁也跟在后面跑了过去。

    “师姐!要不要告诉先生?”辛灯轻声道,泪珠滑落脸庞。

    “不妨事,我服过丹药了,睡一下就好,你守着师姐就是。”木青努力地挤出一丝笑意,摸了摸辛灯的脸,“真的没事!”

    “师姐好好歇着,辛灯就在这里。”辛灯盘膝坐在床榻旁的地上。

    水家内堂,水庚、辰伯、金叔,还有水岸和水沁,五人从木青的大屋探视回来就一直呆坐着,一语不发!

    良久!

    水庚双拳紧攥着,“辰伯,金叔!这世上果真有舍身救治的医士!”

    “怎么会这样?”金叔喃喃自语,“千年前的传说难道是真的?”

    “金叔,你说什么?什么千年传说?”辰伯不解地望着金叔。

    “是我们赤蒙凡界的传说。”金叔只说了一句便沉默了。

    “即刻禀报老东家!”……

    “木长老怎么就出来了?多休养几日吧!”辰伯道。

    “不妨事!”木青道,“水家主起色如何?”

    “起色明显,恶臭已经止住,再加上这七日服下的丹药,家主的气息平稳,今早还是家主自己拿着丹药吞服的,连喝水都是他自己端着杯子。”辰伯用衫袖擦了擦眼角,“要不是我坚持,他还想下地走走,我安排了人手守着,就怕他在里面胡来!”

    “那就好!看看今日查验的情况再说,效果好的话,三个月后有望痊愈。”木青轻声道。

    辰伯一听木青这话,双膝跪下,“老朽什么都不说,多谢木长老了!”泪水止不住滑落。

    木青仔细查验后重新开了一个方子,在密室又炼制了一炉丹药,“这些丹药跟上次的不同了,依旧是寅时服用,每次两颗,切不可多用!”

    “木长老放心,老朽服饰家主多年,从不出岔子。”辰伯双手颤栗接过小玉瓶。

    “我今日要回去了,三个月后再来探视。”木青道。

    “怎么?木长老要回去?这个我得问过城主才行!”辰伯转身对水岸道,“水岸快去叫你爹过来!”

    “木长老为何急于离去?”水庚匆匆赶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