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哪怕是陈敏极力的反驳,但在几乎一模一样的笔迹面前,没有一个人会相信她的话。

    而且,陈敏再聪慧,现在也不过八九岁。

    是个孩子呢。

    她努力镇定的后头,是她掩饰不了的慌张,紧张。

    也就是所谓的,心虚。

    陈妈妈气的要晕过去,小女儿怎么能这样做?

    她不但早恋。

    还诬陷自己的姐姐!

    好强要面子的她对着老师陪了不是,直接把陈敏拖回了家。

    学校里,冯老师看着陈墨言一脸的无语。

    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呀。

    谁能想到陈墨言有这么一个坑姐的妹妹?

    好半天,还是陈墨言眨眨眼,打破办公室的静溢,“老师,我可以回去了吗?”

    “回去吧回去吧,今天这事儿,是老师没有查清楚,差一点委屈了你……”

    “不是,是,是我不好,我也没想到我妹妹她……”

    话在这里顿了下。

    陈墨言委屈的咬了咬唇,后退两步,恭敬的对着冯老师行了个礼。

    “是我的不是,给您添麻烦了。”

    等到她走出去之后,冯老师摇了摇头,一脸的唏嘘。

    一样的姐妹呀。

    你说怎么就差那么多?

    回到教师,李红兰一脸担心的凑过来,“墨墨你没事吧,我听说老师把你爸妈都叫了过来……”

    虽然冯老师没有向外传什么。

    但办公室的门是大开的。

    偶尔也有那么一言两语的飘出来。

    早恋可是这个时代学校里头的大忌。

    更何况,她们这才三年级?

    “没事,是冯老师搞错了……”至于怎么搞错了,陈墨言却是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说,不是她到现在还有什么姐妹手足之情,实在是她心里头清楚,那个男孩子吃了这么一个大亏,肯定不会罢休的。

    这事儿呀,不用她说,陈敏的名声怕是就能玩完的。

    陈敏被老师训斥了一顿,回到家被陈妈妈好一顿的抽。

    这次可是真打。

    到最后抽的她后背上都见了血,还是陈奶奶跑过来把她给护住,这才算是罢休,但从此以后,陈妈妈对她的管教却是更严了,陈敏是敢怒不敢言,把这一切都归到了陈墨言的身上:

    要不是她,自己会有这么一场苦头吗?

    都是她的错!

    她根本就不想想,要不是她非要冒着陈墨言的名头和别的男孩子写纸条玩。

    会有这一切的发生吗?

    其实,陈墨言一开始就清楚,或者她真的只是觉得好玩儿,在自己的书桌里发现了那纸条后便随手回了,真的没有涉及什么暧昧或是私情啥的,毕竟吧,她还太小,满打满算才九岁呢,不过这事儿她却是一句提醒的话都没说,谁让,她要用自己的名字?

    估计她最初就存了事情不对让自己背锅的心思吧。

    所以,这一切,是她自己活该。

    这件事情了结后,两姐妹之间的气氛是直接用零点来形容的。

    陈妈妈瞧在眼里急在心上。

    可是陈墨言听着她的叨叨只是一笑而过:你说你的,我听我的,左耳出右耳进。

    至于陈敏,只要一提陈墨言立马就拉下脸了。

    瞧着两个女儿这样的现状,陈妈妈觉得自己大冬天里急的都要上火了。

    嘴里全是泡啊。

    可急归急,这日子还得照样过。

    转眼就是期末考。

    腊月十八这天,还冒着小雪呢,陈墨言上午去学校考试,下午便背着书包回来了,陈妈妈看着她一脸轻松的样子不禁就笑了,“言言这次考的怎么样?能保持前十吗?”

    “我觉得应该可以的。妈。”

    陈墨言其实是奔着全校第一名去的。

    因为她过了年想做一件事,只有考到第一才能让她要做的事情成功率更大些。

    听她这么一说,陈妈妈也就放心了,扭头看了眼外头阴沉沉的天,皱了下眉头,“这天都阴成这样了,怕是一会还要下雪,你妹这丫头也真是的,怎么还不回来?”她一边说话一边小心冀冀的瞅了眼陈墨言,那意思是想让陈墨言出去迎迎她,找找,要是换做以前,陈墨言肯定二话不说就去找人的。

    可是现在?

    她只是笑了笑,声音平静,“妈你放心吧,敏敏都那么大了,不会跑丢的。”

    “对了妈,有吃的吗,我饿了。”

    她直接朝着灶间走了过去。

    身后陈妈妈心里头叹了口气,两姐妹再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哪里有仇人似的亲姐妹?

    考完试就是直接放假。

    天气也越来越冷,陈墨言除了帮着陈妈妈煮饭,做家务,偶尔出去村子里转转,熟悉下环境,余下的时间全都在想自己以后的路,接下来的人生,她要怎么走?就这样一天又一天中,转眼十几天过去。

    冬天的脚步匆匆。

    在第一场大雪过后,孩子们的欢呼声中。

    新的一年,到了,而这个时侯,陈墨言也想起了一件村子里曾经发生的大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