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042章 陈爸爸出事
    陈墨言几乎来不及细想,外头开考的铃声响了起来。

    坐在椅子上,她毫不犹豫的举起了手,

    “老师,我的铅笔不见了,能请您帮我借一枝吗?”

    监考的老师是别的镇上调过来的。

    但饶是这样,还是一眼认出了出声的陈墨言:无他,这附近几个镇上就这么一个跳级的呀,还是连跳两级,她们这些老师可是调查过,这个陈墨言在五年级的考试一直稳居第一的,这孩子,要是照着这样的势头发展下去,前头不可限量啊。

    对于这样的好学生,老师自然是心里头喜欢。

    且,也乐意在一定程度上放松些许。

    这会儿听着陈墨言的话虽然皱了下眉头,但还是转过身,从自己的书包里掏出一截铅笔递了过去。

    “谢谢您。”

    低头做题的陈墨言心里头清楚,能做这事儿的肯定上她身边的人。

    而她身边的人……

    也就那么两三个吧?

    如果她真的是十三岁,这样的场合下肯定会紧张,甚至是手足无措。

    到时侯这考试的成绩还用说吗?

    她们这一步棋走的倒是挺好。

    就是可惜了啊。

    她笑了笑,静心凝神,细心的做起面前的题目来。

    语文数学一共是两张试卷。

    上午考的是语文,下午是数学。

    每张试卷用时一个半小时。

    陈墨言都是第一个交卷的。

    下午三点半,陈墨言背着书包一个人走出了校门,站在校门口看了下方向,她转身朝着镇上较为繁华的一条主街走了过去,没有什么目的地,她慢慢的走着,一边走一边看,一条街头走到一条街尾,陈墨言站在路边忍不住的叹了口气,还是没看到什么她能做的,也就是说,她还是没找到能赚钱的法子。

    揉着眉心正发愁,不远处忽啦跑过来好几个人。

    领先的正跑的欢实呢,一眼看到陈墨言,双眼都亮了,嗷唠一嗓子,

    “小嫂子。”

    陈墨言被吓了一跳,回过神看到眼前的人是顾薄安,不禁黑了脸,

    “都和你说了别乱喊,你怎么听不懂人话?”

    陈墨言这会心情有些不好,也懒得理顾薄安,抬脚向前走人。

    身后顾薄安挠挠头,“这丫头脾气怎么那么大?吃枪药了啊。”他撇了下嘴,被身后的人一招呼,一行人再次呼啦着朝前头跑走,陈墨言摇摇头,转身朝着自家的方向走回去。

    这才进家呢,陈妈妈一脸带笑的迎过来,“言丫头回来了啊,考试辛苦了吧,考的怎么样,你也别担心,考试这好坏也不是咱们能左右的,好坏的都成,来来,快进屋里头歇会呀,要喝水吗,妈去帮你倒去啊。”

    陈墨言几乎以为自己走错了家门。

    刚才那个,真的是她妈吧?

    不是被人给换了?

    等到陈妈妈端着半碗水走出来,几乎可以说是一脸慈爱的看着她时。

    陈墨言的身上起了层鸡皮疙瘩。

    “妈,我不渴,你放哪吧。”

    因为上次的事情,她和陈妈妈已经好久没说过话:

    母女两人可以说就是住在一个家里头的陌生人。

    现在,她妈这样殷勤的招呼着她。

    陈墨言不得不多想。

    谁知道她提心吊胆了半天,直到她爸和陈敏两个人一块回家,陈妈妈都是乐呵呵的,啥话也没说!

    这让陈墨言心里更加不安了啊。

    她妈这是改走心思深沉的思路了吗?

    不过陈墨言也没多想,吃过晚饭在院了里溜了一圈食儿,她就回屋躺下了。

    好好的休息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呢,外头突然就狂风暴雨了起来。

    等到七点钟陈墨言起床后,就看到陈爸陈妈两个人的脸如同外头的暴雨一般。

    狂风暴雨。

    一片阴霾。

    她不用问就知道,两个人是发愁田里头的小麦呢。

    这眼看着就要到了收成的时侯。

    结果这一场雨落下来……

    她想了想,默默的去灶间煮了一锅玉米糊糊,锅边贴了一圈饼子,然后她走回屋子里问陈爸爸,“爸,要吃早饭吗?”至于陈妈妈,陈墨言直接忽略掉。

    陈爸爸黑着脸点了点头,“先吃吧,一会雨小些我去地里看看。”

    不知道那些麦子歪成了什么样儿。

    一整顿早饭,陈妈妈都是骂骂咧咧的,中间偶尔夹杂着指桑骂槐的。

    至于这个槐指的是谁,陈墨言呵呵笑了笑。

    除了她,还有谁?

    她是打算吃一顿清净饭的,所以任由着陈妈妈在那里念叨头也没抬,可陈爸色心情不好呀,再陈妈妈又把话题扯到陈奶奶身上,嘴里头不干不净起来时,陈爸爸直接把手里头的饼子砸到了陈妈妈的身上,“你不吃饭就给我滚,再骂骂咧咧嘴不干不净的,看我不抽你。”

    “好啊,姓陈的,你竟然敢对我动手,我和你没完……”

    陈墨言早在陈爸爸发飙的同时便利落的端了自己的碗,饼子转身因了自己的屋子。

    她觉得陈爸爸心里头憋着股火呢。

    陈妈妈要是这会儿再闹腾。

    呵呵,没好啊。

    果然的,陈妈妈照着往日的性子本想着一哭二闹三上闹的,结果被陈爸爸回身狠狠的收拾了一顿,把个因为没想到而躲的慢了一步的陈敏都吓的脸白了,她回到屋子,看着一口玉米糊糊一口饼子吃的正欢的陈墨言,双眸瞪的溜圆,“你,你还有没有良心啊,外头妈被爸打的那样惨,你还在这里吃东西?”

    “哦,你有良心,那你去劝呀。”

    陈敏,“……”

    被陈爸爸收拾了一顿的陈妈妈老实了下来。

    至于是真的老实还是暂时蛰伏,期限又是多少,陈墨言不予置评。

    这场大雨下了三天三夜。

    整个县城的麦子都被水泡了起来。

    陈家村的几处老屋子都被雨水给淋倒了,幸好没伤到人。

    在这样的一场恐慌中,陈墨言的考试成绩有了结果。

    全县第一。

    因为她的作文也是满分!

    这在整个县城,甚至是整个省都是少见的。

    而随着这一让人欢喜的消息一块到来的,是三天三夜的暴雨总算是停了。

    只是看着被泡在雨水里头东倒西歪,如同失去所有生机的人一般的麦子,陈家村的所有人欲哭无泪。

    这天早上,陈爸爸扛着铁锹继续去放水。

    晚上九点还没到家。

    陈墨言等人正等的焦急,就听到外头有人扯了嗓子焦急的喊,“陈家嫂子,陈家嫂子,陈大哥摔到沟里头去了,你们快去看看吧。”陈妈妈一听这话啥也顾不得了,发疯般的朝着外头跑,陈墨言和陈敏落后两步,跟在了她的身后跑出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