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住宿?学校里头哪有家里舒服,要不你再好好想想?”陈爸爸本想着说让陈墨言再好好考虑考虑的,只是他的话出口之后,抬头看到陈墨言平静的眸子,突然就说不出半个字儿来,最后,他只能点点头,“住在学校里头要交钱吧,我这里还有十几块,你先拿去用……”

    这是他好些天之前无意间放到炕底下的。

    前几天他闲来无意翻东西时才想起这么一回事儿。

    不过拿了钱之后陈爸爸谁也没说,这会儿索性就拿给陈墨言用了。

    “不行,这么多钱你怎么全给她了?她还是个孩子呢,也不怕掉了。”陈妈妈看着这些钱一下子眼都红了,她怎么不知道老陈竟然还藏了这么些的钱?想到他竟然背着自己藏钱,陈妈妈就生气,恨恨的瞪了眼陈墨言,她伸手去接钱,“老陈你把这些钱给我吧,我明个儿去一趟学校,给她交钱就好了。”

    谁知陈墨言手快的把钱接了过来。

    “不必了,我直接带过去就行。”

    要是这钱到了她妈妈手里头,还能有她的份吗?

    陈妈妈看着陈墨言,脸黑黑的,“你这丫头,那可是十几块钱呢,你拿着我能放心吗?再掉了,快点拿出来,妈帮你拿着……”她这是把陈墨言当成小孩子来哄了啊。

    “不用了,妈要是有心,帮我收拾下行李好了。”

    她是去住校的。

    被子被褥肯定是要自己带的。

    谁知道她这话一出,陈妈妈立马就不乐意了,“你哪里有什么行李啊,我可告诉你,咱们家里头的东西可都是有用处的,你可不能拿出去……”陈妈妈一副防贼般的表情看着陈墨言,“这是你自己想要住校的,可不是我赶你去的,我也没有东西给你拿。”

    陈墨言看着她笑了笑,“好啊,我知道了。”

    不再和陈妈妈多说,她转身去了屋子里头。

    身后,陈妈妈气呼呼的转身,“老陈你看看她,她这是什么态度啊,咱们可是她的爸妈。”

    “你还知道咱们是她的爸妈啊,自己的女儿住校,你这当妈的说什么都没有,被子被褥都没有,你也不怕传出去别人笑话你。”陈爸爸恨不得抽陈妈妈两巴掌,可他的腿还不能下炕,这会儿看着陈妈妈再气,也只能是过下嘴瘾,“我不是记得家里还有一床被子么,你一会找出来,给言丫头明天带过去。”

    “不行,那是我做的新的,还没怎么用呢。”

    陈妈妈想也不想的拒绝,“拿到学校去,给我弄的脏七脏八的可怎么好,不能给她拿。”

    “行,你不给她拿,我把咱们的被子给她带过去。”

    陈爸爸说着气话。

    陈妈妈才不理他呢,转身走了出去:

    明天早上她就在这炕上睡着不起来。

    有本事就从她身子底下拿啊。

    因为这事儿,整个家里头的气氛再次紧张了起来。

    晚饭都是各吃各的。

    陈墨言直接窝到了陈爸爸的炕边,和他凑在一起吃了顿晚饭。

    时间指向了八点半。

    陈爸爸看着陈墨言叹了口气,“爸这腿不好,委屈你了,我一会和你妈说,让她给你把被子收拾出来,你明天一早带过去……”顿了下,他又加上一句,“别怪你妈,都是爸不好,没能让你们过上好日子。”

    要是家里头有钱。

    谁想这样的斤斤计较,连自己的女儿都要算计?

    这是陈爸爸心里头给自家老婆想到的借口。

    可陈墨言却是觉得,陈爸爸说的这些,都是不存在的。

    她妈就是,单纯的不喜欢她。

    早上六点。

    陈墨言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收拾好自己,背上书包,她回头看了眼还在睡觉的陈敏,二话不说伸手把人推开,抄起她身子下头的垫子,再把她身上的被子一周,卷成一个卷,理都不理身后陈敏气急败坏的尖叫声,迈着稳而快的步子走出了家门。

    “陈墨言你这个疯子。”

    陈敏气的直跳脚,“妈,妈你看看陈墨言,妈……”

    “来了来了,这是怎么了?”

    陈妈妈看着自己的女儿在那里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顿时就心疼了起来。

    “是不是那死丫头欺负你了?别怕,妈去给你出气……”

    陈妈妈一进屋,看到光秃秃的炕,傻眼。

    反应过来后就是勃然大怒。

    “好啊,那个小贱人,你等着,妈这就去把她给追过来,好好的收拾她。”

    “你要是赶去,咱们立马就离婚。”

    陈爸爸柱着拐杖出现在门口,看着陈妈妈的眼神好像要吃人。

    “那被子是我让她拿的,怎么着,你是想把我也给骂一顿,或者是赶出去?”

    “老陈,老陈你……”

    真不知道那死丫头给老陈灌了什么迷汤。

    让他这样的维护她!

    陈妈妈终究是败下阵来,气呼呼的跺了下脚。

    回头安慰起眼圈通红的陈敏来。

    陈墨言把个被子卷扛到肩头,脚步轻松的走出了村子。

    半个小时后。

    她扛着被子出现在了学校的宿舍前。

    一拉溜的平房。

    陈墨言昨天从老师那里拿了钥匙,这会儿直接打开门选个铺就好,她弯腰把被子卷放到一侧,从书包里找出钥匙去开门,回头就看到她的被子卷正被一个人踢出去,还顺势在上面踩了几脚,“什么脏的臭的都往学校带,真不知道这学校里的人都是干什么吃的,瞧着这脏的,哎呀我这鞋子得沾了多少的细菌啊,不行了,我得回去换鞋子……”

    女孩子一脸的鄙夷,恶毒。

    是吴燕。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