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墨言听的有些懵。

    什么叫吴燕不见了?

    再说,吴燕不见,和她们有什么关系?

    她心里的念头还没有转完呢,身边刘素已经嘴快的问了出来,“卫老师,吴燕不见你来找我们做什么啊,是让我们帮着去找人吗?”这话听的陈墨言也脸色稍缓,应该是人手不够,招呼着班级上的人跟着去找人?

    昏黄的煤油灯下。

    卫老师的脸色有些尴尬,他看了两女一眼,干咳了两声,“那个,有人和她的家长说,你们两个和她不对付,所以……”他的话在这里停下,走了几步才开口道,“你们两个放心吧,有老师在,那么多同学会给你们证明的,还有,吴燕的家长还是很讲道理的,让你们过去就是问几句话……”

    “凭,凭什么啊。”

    刘素一听这话先就紧张了起来。

    没办法,十二三岁的女孩子,看着平日里头在村子里疯疯颠颠的,实际上没见过什么世面,胆子还是挺小的,更何况这又是老师,又是家长的,还涉及到一个同学不见?刘素的小脸都白了,“卫老师,她不见是黄老师罚她站,她自己跑了,管我们什么事儿啊。”

    “言言,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她把头扭向陈墨言,看着她,寻求着她的支持。

    陈墨言自然也是这样想的,她反手握住刘素的手,轻轻拍了下她的手背,“别担心,不会有事的。”安抚了刘素,她则是眼神平静的看向卫老师,“吴燕家里头什么时侯发现她不见的,会不会她自己出去玩了,还有,她的好朋友家都去找了吗,她家里来的人是谁?”

    吴燕她爸?

    陈墨言自己先在心里头给否了。

    吴燕的爸爸,也就是前世她那个公公,向来是以公司为重。

    十天半月不回家都是小事儿。

    一两个月不见人,那都是正常的。

    再说,吴燕的爸爸有些重男轻女,对吴燕这个女儿并没有多看重,不过当时吴燕已经老大不小了,大学没考上,手艺吧,学啥啥不会,好像没长心眼儿似的,除了吃喝玩,就没一样拿的出手的,而且常常惹事生非,自己又收拾不了,次数多了,吴爸爸自然是越来越不喜欢她,最后甚至强势的匆忙把她给嫁了出去。

    现在吴燕还小……

    吴爸爸会因为这个女儿不见而着急紧张吗?

    “是吴燕同学的妈妈。正等着你们两个过去呢。”卫老师说完这话觉得自己有些急,便又加上一句,“放心吧,老师我会跟着的,而且她的家长说了,就是问问情况……”

    陈墨言看了眼卫老师,皱了下眉,“我们不去可以吗?”

    “这个,还是走一趟吧,这会儿班里不少同学都在帮着找人呢。”

    刘素的小脸绷起来,“卫老师,一会她妈妈要是不讲道理,你可得帮着我们说话。”

    “你们都是我的学生,我不帮你们帮谁?”

    刘素和陈墨言,再加上另外的几个女孩子,都是初一一班的新生,在卫老师的带领下裹紧衣服一路小跑到了班主任办公室,坐在那里一脸不耐烦,眉眼稍显厉色的中年妇人让进门的陈墨言怔了下。

    她见过五六十岁的吴妈妈。

    那会的她优雅、矜持,眉梢眉底都透着高高在上。

    看人时,她的一双眼好像是朝上挑的。

    如今呢?

    这位她上辈子的婆婆,现在的吴太太,面色腊黄,眉毛稀疏,连头发都乱糟糟的,坐在办公室唯一的一张椅子上如坐针毡,时不时的朝着门口看,当看到卫老师的身影时,她猛不丁的站了起来,颇是有些斤两的身子压到卫老师的身前,“那两个小丫头来了没有,是不是她把我们家的燕燕给弄没了,你快让她们说出我们燕燕的下落,不然,我和你们整个学校没完。”

    就凭这么一句话,陈墨言的心咣当一声,就落了地儿。

    果然是她上辈子打交道十余年的婆婆。

    如假,包换!

    “那个,就是她们两个,不过吴燕同学的妈妈,你别激动,咱们有什么事情慢慢说。”卫老师也拧了下眉,看着吴妈妈的眼神多了抹不快,连声音都比平时冷了两分,“吴妈妈,你之前说吴燕不见了,除了学校,她平时经常去的地方,还有她平日里玩的好的朋友家可都去找过了吗?”

    “找什么找,我家燕燕那么乖,那么聪明,她每天都是准点回家的。”

    吴妈妈两眼瞪的溜圆,她看着卫老师身后的几个女孩子,瞪大的眼珠子好像随时要扑过去捉人,“现在她都这么晚了还不回家,肯定是学校里头谁惹她欺负她,把她给藏起来了,不然的话她怎么可能不回家?”

    “我可是告诉你们,刚才我可是打听的很清楚,那两个叫啥来的,陈啥言还有那个刘素是吧,你们两个给我出来,说,你们把我们家燕燕藏到哪去了,小小年纪不学好,竟然这样的黑心肝,今天我一定要和你们的校长好好的说说,这样的学生和我们燕燕一块同学,不是带坏我们家孩子吗。”

    她说的顺溜,理直气壮。

    好像陈墨言和刘素两个人真的把她们家吴燕怎么了。

    或者,真的带坏了她们家吴燕。

    刘素黑了脸,“这位阿姨,我们什么时侯藏你们孩子了啊,还有,我们也没欺负过她,都是她在欺负我们好不好?”本来在之前一路过来时,陈墨言就再三的交待她,别出声别出声,不管什么事儿只让卫老师出头就行了呗,结果这丫头到这会儿还是没忍住跳了出来。

    不过她这一跳,却是让吴燕的妈妈更怒了。

    手一伸,她竟然一下子把上前一步的刘素给拽了过去,“死丫头嘴还挺硬,伶牙利齿的,我们家燕燕肯定经常受你欺负吧?这次你把我们家燕燕弄到哪去了,你赶紧把她给我找出来,不然我今天非好好的教训教训你不可。”

    蒲扇般的手抬起来。

    眼看着就要拍到刘素的脸上去。

    陈墨言眼底闪过一抹焦色,突然的,她扭头看向门口一脸的惊喜,“吴燕,吴燕你去哪了,你妈找你找的都急死了,你还不赶紧进来?阿姨,吴燕在门口……”

    “啊,真的?燕燕,你个死丫头去哪了让妈着急……咦,燕燕呢,燕燕?”

    趁着吴妈妈扭头去看门口,陈墨言伸手把刘素拽到了自己的身后,红唇轻掀,不紧不慢的声音再次响起来,“没有吗?阿姨,抱歉,我刚才好像看错了……要不,咱们还是好好想想吴燕去哪了吧。”

    “你,你个死丫头片子敢骗我。”

    吴妈妈知道自己被骗,黑着脸要伸手去打陈墨言。

    卫老师一身怒气的把陈墨言护到自己的身后,“吴燕同学的妈妈,这是学校,不是你们吴家,作为学生的家长,还请你自重。”真是够了,不就是家里头有几个钱么,早知道他就不该耳软被校长一吹捧,就收下这么一个大麻烦,深吸了口气,他看向吴妈妈,“瞧着您这样子,是不想找自己的女儿了是吧?”

    “怎么不想找,分明就是这两个丫头把我家燕燕藏起来了。”

    “你作为班主任还偏着她们,你说,你和她们是什么关系?老师不老师,学生不学生的……”

    虽然最后半句话她是小声嘀咕着出来的。

    但卫老师还是被气的全身直哆嗦,指着吴妈妈半天说不出话来。

    身后,陈墨言心里头轻轻一叹,拉了拉卫老师的衣角,“老师,吴燕同学不见了,这可是大事,不是说有事要找警察吗,要不,咱们报警吧?”吴妈妈这人向来是欺软怕硬的主儿,她就不信一会儿警察来了,她还敢这样口无遮拦的乱喊乱叫。

    “对,报警。”卫老师双眼一亮,拿起一旁的电话拨号,“喂,110吗?”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