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077章 咱们合作吧
    陈爸爸坚信:他是为了女儿好。

    随着年龄的长大,社会多复杂呀,言言这性子怎么能行?

    他看着陈墨言,浓黑的眉眼全是责怪,“言言,和你妈道歉。”

    站在另一边的陈妈妈脸上却是涌起一抹欢喜。

    看看,老陈还是偏着她的!

    也是嘛,他们才是夫妻呀,就这么一个黄毛丫头。

    难道还能看的比她这个老婆还要重?

    再说了,她们夫妻两人向来是感情好的,以前的时侯陈奶奶老是针对她。

    时不时的找她的碴。

    她家老陈可不都是维护她的吗。

    更是因为她,还违背陈爷爷陈奶奶的心思,执意的分了家。

    这一切可都是为了她啊。

    也就是这段时间,这个死丫头仗着成绩好了那么一丢丢,竟然哄的老陈看重她。

    看看现在,老陈这不是清醒了吗?

    陈妈妈站在那里,满眼满脸的得色,“言言呀,你爸说的对,你这性子呀,是得改。我是你妈我让着你,可是这外头大街上可没几个让着你啊,还有学校里头,我可是听说你没少和同学闹别扭,你这性子呀,哎,你说你让我和你爸说你啥?”她一边叹气一边幽幽的,“老陈,你也别说什么道歉不道歉的了,谁让,我是她妈呢?”

    “咱们这当爸妈的,还不都是为的孩子好?”

    她这是变相的对着陈爸爸示弱,同时,也是在给自己解释:

    我不管做什么,初心,是好的!

    我是当妈的,也是为着自己的女儿好。

    说完这些话的陈妈妈自以为自己在陈爸爸心里头更加重要了。

    站在那里整个人都是飘的。

    在陈妈妈的身后,是眼神轻闪的陈敏,她看着这样的一幕,甚至在心里头想,要不要自己再添点油什么的,不过想了下她便放弃了这个念头,因为,对面陈墨言已经轻笑着开了口,她看着陈爸爸,点点头,“爸,您让我和我妈道歉是吗?好啊,我道歉。”

    陈墨言这般的爽快让在场的几个人都是微微一怔。

    甚至连陈爸爸都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

    言言竟然这样就同意了?

    他之前还以为自己要强压着她,这丫头才肯开口道歉呢。

    没想到这么就同意了。

    看来,这个女儿还是没有他想像中那么倔强的。

    他心头涌起一股子欣慰。

    却不知道,就是他这会儿的心思,却让他在陈墨言心头留下的那丁点关于父亲的亲情完全消失。

    她垂眸,神色淡淡,“现在,可以了吗?”

    “爸还有没有什么吩咐,不如趁着这会儿咱们一块说清楚?”

    陈爸爸被陈墨言的语气说的心头怪异,不过他还是没有多想,只是对着陈墨言点点头道,“行了,你也别民对爸,你这性子太倔了不好,会吃亏的,你没听说么,吃小亏占大便宜。”他说到这里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深深的叹了口气,“行了,这事儿就过去了,这眼看着就过午了,她妈,你去煮饭吧。”

    “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去煮饭?等着我动手啊。”

    陈妈妈说这话的时侯明着是对陈敏。

    只是那语气,以及那时不时瞟过的眼神,却是让陈墨言知道。

    她妈这是在说她呢。

    不过她才不理呢,轻轻的伸个懒腰,直接道,“我刚才又扫院子又洗衣服,还喂了鸡,很累,妈你看看你要是有事就等会再煮,或者让陈敏去煮也行。”她一脸笑意的扫了眼陈妈妈有些僵的脸,歪了下头,“爸刚才说的话我可记在心里呢,陈敏也不过比我小个几岁,像她这么大的,咱们村子里别家的孩子可是什么都做的。”

    “就像爸说的,我的脾气要改,敏敏这懒散爱偷懒的性子,也是要改改才行的。”

    “毕竟呀,她这马上也要升初中的人,等到了学校,难道还要事事靠着爸妈不成?”

    陈墨言歪着头笑,一脸的天真可爱。

    神情还是语气,我都是为你好,我是听我爸话的好女儿样。

    陈爸爸陈妈+陈敏,“……”

    噎的慌呀。

    陈墨言在几人的眼神注视下转身进屋。

    院子里,陈妈妈黑着个脸看了眼陈敏,“看什么看,还不赶紧去煮饭?一个个的,都懒的没边儿了,你说说,我生你们做什么?专门来讨债的!”一边气呼呼的率先进了灶间,叮叮当当的锅碗瓢盆中,没一会传来陈妈妈的高喊,“陈敏,陈敏你过来帮我拿个碗……”

    “妈,我就来。”

    站在院子一角不知道想什么的陈敏眼中闪过一抹怒意,跺了下脚。

    她妈就知道欺负她!

    灶间里头传来噼哩啪啦叮当响,陈墨言坐在另一侧的屋子里,一脸的惬意。

    她只当自己在听音乐!

    吃饭的时侯,陈墨言自发的出现,甚至还很是乖巧的朝着陈爸陈妈招呼,“爸,妈,吃饭了。”又眉眼弯弯的对着在另一边不知道翻找什么的陈敏招手,“敏敏辛苦了,这都两点了,饿了吧,赶紧过来吃饭吧。”

    “吃吃吃,就知道吃,也不吃撑你。”

    陈妈妈一边往屋子里头走,一边自己碎嘴的念叨着。

    不过屋子里几个人都没正眼看她。

    吃过午饭,陈墨言随手帮着收拾好碗筷,便直接回了自己的屋子。

    坐在唯一的那张椅子上,她低眸沉思起自己以后的道路来。

    第二天,陈墨言还在家里头写作业,就听到院子外头一阵阵的脚步声,间杂着一些女人的哭闹声,随着这声音越来越近,陈墨言皱了下眉头,竟然是陈奶奶的?想了想,她便把书本收好,放回自己的书包,然后抬脚走到了院门口处,然后,她就看到不远处的街上,坐在地下哭的一踏糊涂的陈奶奶。

    指天划地。

    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哭的那叫一个可怜和惨。

    这又是演的哪一出?

    陈墨言眼珠转了转,再抬眼一瞟,便发现被村人远远围观的几名身穿制服的几个年轻男子。

    她略一想便晓得,这些人,怕是计生办的吧?

    陈二叔二婶儿家的娃都要过一周的节奏。

    可这事儿却是一直拖着的。

    无他,不管是谁来陈家,陈奶奶就是一撒泼,二耍赖。

    再不济就是以老卖老。

    之前的时侯吧,陈二叔全家都不在家,孩子也没看到。

    多少有个欠缺证据。

    可是现在,陈二方大摇大摆的抱着娃回家。

    人家镇上的人听不到风声吗?

    肯定会有所动静呀。

    要知道这个时代超生的可不止一家二家。

    要是陈二方家不处理。

    以后人家可怎么开展工作?

    先礼后宾。

    今天是他们送了罚款通知单的第五天。

    几个人看着陈奶奶哭的那个样儿,脸上没有半点动容:

    他们来陈家可不是一回两回。

    自然知道陈奶奶是个怎么样的性格,为人处事。

    其中一名中年男人,神色严肃又严厉,“陈家大婶子,你这样闹腾也没啥用的,我们也是按照规章制度办事,这已经是给了你们处理的时间,现在你们即然还交不上罚款的话,那我们只好带人回去了,您二儿子可是在家的,我们今天过来可是带着任务过来的,要是收不到罚款就带人回去。”

    “你,你们怎么能这样?别人家又不是没有生二娃,凭啥对我们这样厉害?”

    陈奶奶有些心虚,连哭腔都下意识小了不少。

    只是,开口的语气还是带着质问。

    “大婶子,政策面前人人平等,我们不会纵容和放过任何一家的。”中年男人是个精明的,看着陈奶奶的神情,自然是知道她心里有所松动的,眼神一闪,再接再厉道,“其实,这事儿是谁家也躲不了的,你们现在不交钱,就是真的把你们家二儿子带回去,事后你们还是要补齐这罚款的。”

    陈奶奶听着这话完全是方了。

    怎么把人带走了,她们还要交钱?

    那要是真这样的话,她之前想的让他们把自己带走的法子,是不是就不能用了?

    她坐在地下,眼珠来回的转动着。

    接下来,要怎么办?

    陈墨言远远的站在人群外头,看着这样一幕,她想了想,把自己的声音压低,刻意营造出一种成人粗嗓音,“这个老陈家的,她们家当兵的三儿子不是回来了吗,我可是听说了,就是专门回来处理这事儿的,怎么现在他妈在这里,不见陈家的三娃子?”

    说完这话之后,陈墨言就又往人群后退了两步。

    然后,她就静静的听着村子里的人议论——

    “可不是吗,陈家老三怎么不见?”

    “不是回去了吧?”

    “不可能,我昨晚还看到三娃子了呢,应该是不在家吧?”

    在众人议论声中,陈墨言默默的勾了下嘴角。

    无声一笑。

    她三叔想要躲在家里不出头,想要不费一分力的把这事儿推给陈爷爷陈奶奶,推给她们大房?

    那她就先把他给推出来!

    中年男人自然是听到了这些话的,他眼神闪了下,便笑着看向了陈奶奶,“这位大婶子,你小儿子是部队上的人吧,能参军入伍的呀那肯定是觉悟高的,绝不会违反政策的,咱们这些当家属的可不能给他拖后腿啊,您说是不是?”这话已经是暗含威胁:要是陈奶奶再这样闹下去,到时侯说不定就要影响你小儿子部队上的事。

    陈奶奶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

    半天没出声。

    最后,她一口气憋着上不来,下不去的坐在地下,有点骑虎难下。

    隔着人群,躲在墙角暗处的陈三方把这些话都听到了耳中。

    然后,他暗暗的骂了自家亲娘一句。

    还有家里头的这些人。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尽管他有一千一百个的不乐意,但是,他还是一步步的走了出去。

    然后,如同陈墨言所想那般,把这件事情揽到了自己的头上。

    还得是义正词严,大义凛然。

    中年男人对于这样的结果自然是很乐意看到的,一脸带笑,“陈三方同志不愧是我们国家最可爱的人,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工作,不给你们部队上的人拖后腿,您放心吧。”

    “好的,我为我们家的这事儿很是自责,是我没有尽到沟通、管教家人的责任。”

    “哪里哪里,您是个好同志……”

    双方你来我往的寒喧客气一番,然后,在陈三方答应两天过后把钱亲自送过去后,中年男人一脸满意的带着人走了,留下有些傻眼的陈奶奶,这样,她们家还是要出钱?

    “不是,三儿,这钱,咱们不能免吗?”

    “妈,您是想让这些事情传到部队,然后您儿子被部队开除吗?”

    陈奶奶,“……”

    人群散开,陈墨言也默默的转回了家。

    她对于大房的利益不关心,可是现在,她的利益多少和大房挂着勾啊。

    所以,只能把这事儿推到陈三方这个三叔身上。

    谁让,他是军人呢?

    要有牺牲、奉献精神嘛。

    这事儿最后不知道是陈爷爷陈奶奶出的钱,还是陈三方自己拿的钱,反正,二房超生罚款这事儿,最后就这样在二房没有半点的动静,哭几声闹几声中轻飘飘的过去,陈墨言甚至觉得,这事儿最后出钱的应该是陈三方这个三叔多些,不然的话为什么事情过后的第二天早上,陈三方就黑着脸回了部队?

    而且,这几天陈爷爷陈奶奶对她们大房可是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

    估计是肉疼他家小儿子出的那些钱呢。

    因为自家爸妈的针对,陈爸爸陈妈妈的脸色都不是很好。

    跟着连陈敏都挨了两回骂。

    家里头是好些天持续低气压。

    不过,这些对于陈默言却是没有半点的影响。

    相反的,她还很高兴:

    参加英语比赛的结果出来了,她竟然得了个全市第一的好成绩!

    刘素也考的很好,第五。

    这让整个县城的初中学校都有些沸腾,柳林中学更是直接出名。

    而陈墨言,则成了这些学校学生老师嘴里头时常念叨的那一个。

    陈墨言对这些并不感兴趣。

    她开心的是另外一件事儿:奖励。

    考试第一名的奖励五分,中考加五分。

    还有一本证书,以及一套英文正版的课外读物!

    不过这些还不是最高兴的。

    最高兴的是柳林中学的奖励,竟然是二十块钱的现金!

    这对很缺钱,极度缺钱的陈墨言来说,简直就是天下掉黄金啊。

    虽然这钱有点少。

    但蚊子腿也是肉不是?

    奖励是在开学后才发的,不过都说了要给,陈墨言也不急。

    她现在整个人处于一种兴奋状态。

    有了这样的好开头,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好吧?

    就在这样的心态中,时间转眼进入八月中。

    离着开学还有半个月的时间。

    这天,陈墨言被小花拽着去镇上玩,大热的天,她看着走的满头大汗的小花很是无语。

    不过是几间家居房一隔为二,拼出来的铺子罢了。

    有什么好逛的啊?

    可是小花逛的却是津津有味儿。

    陈墨言便由着她,等到她逛了个差不多,两个人正想回家呢,一老一少出现在她们两人的跟前。

    “陈丫头,咱们又见面了。”

    能在在这里看到陈墨言,冯老爷子很明显是开心的。

    “冯爷爷,怎么是您,您还没有回去吗?”

    “后天走。”冯老爷子看着陈墨言,脸上的笑容慈祥,“陈丫头有时间吗,爷爷想和你聊聊。”

    和她聊聊?

    陈墨言微怔,然后便笑着点点头,“好啊,冯爷爷您想说什么就说吧,我听着呢。”

    看着她一脸乖巧的样子,冯老爷子呵呵一笑,“那这样,走吧,那边有一家羊汤馆呢,爷爷请你们两个小丫头喝羊汤,吃大肉包子,好不好?”说完这话之后他便双眸灼灼的看向了陈墨言两女,眼神里头,不乏有着几分的审视、以及探究。

    他的对面,陈墨言听了他的话并没有半点的动容。

    就是站在陈墨言身侧的小花,也不过是最初的时侯眼神一亮。

    继尔便是一脸的平静。

    陈墨言更是,连最初的欢喜和动容都没有。

    好像,她时常吃这些肉包子一样。

    但是冯老爷子却是晓得,现在这些村子里头的娃,包括大人,也都是过年能沾点油腥的。

    而且这肉呀,也不是随便就能买的到。

    不是时常的吃。

    不是吃的多所以一点不奇怪。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这个女娃的性子就是这样的沉稳!

    “老爷爷,我们还小,没有钱请您的,但是长者赐,不敢辞。今天,可就谢谢老爷爷您了。”

    陈墨言弯腰对着冯老爷子道谢。

    倒是她身边的马小花,有些忐忑,“墨言姐姐,咱们不去了吧?”

    “没事,你跟着我,姐有些事情和这位爷爷说。”

    她算是看出来了。

    什么刚好碰到,就是今天碰不到,估计冯老爷子也会让人来找她一趟的。

    刚好,她也有些话想要和冯老爷子说。

    所以,这样的一个谈话机会,对她和冯老爷子来说,都很好。

    一人一碗羊肉汤。

    一人三个大包子。

    两张桌子略略隔开,陈墨言和冯老爷子坐到了一起,小花则是被安排在了那位助理的对面。

    看着这样的一幕,陈墨言更加肯定:

    这位老爷子,是有话要和自己说。

    “老爷子有什么话可以说了吗?”

    陈墨言心里头也装着事儿,所以她也没打算绕圈子什么的,直接就开了口。

    冯老爷子看着她呵呵一笑,直接从手提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了陈墨言,“这是我给你的,上次去了你家一趟,事后我又做了些调查,想来想去,我觉得这东西还是交给你自己的好。”他对陈家的事情知道的不多,但也不算少,最起码的能清楚,陈家爸妈,不是真心为陈墨言好!

    陈墨言扫了眼桌上不算薄的信封,歪头笑了笑,“老爷子,我能问问这里有多少吗钱?”

    “啊,这里头是五百块。不算多,不过,是爷爷的一番心意。”

    对于陈墨言帮他挽回的那些损失来言。

    这些钱真的是不多。

    但是,对于一个十二三岁的乡下女孩来说,五百块,是巨款。

    正因为知道这些,冯老爷子是考虑了再考虑,才选中了五百这个数字。

    不过现在看着陈墨言平静的眉眼,他不禁微微的皱了下眉。

    “难道,你觉得这些还少吗?”

    冯老爷子的语气就有些沉,心里头涌起抹不舒服。

    这丫头,难道是想狮子大开口?

    陈墨言自然是看出几分他的心思,不过,她并没有多说,只是直接转开了话题,“我看过老爷子的合同,你的工厂,是成衣厂,最近,正在和国外一家公司合作,有个一系列的大单,要是顺利的话,生产线能铺到明年这个时侯,我说的没错吧?”

    “咦,你这丫头连这些都能看的懂?”

    冯老爷子这会儿已经镇定了下来,他有些惊奇的看着陈墨言,一脸的好奇,“即然你这丫头连这些都看的懂,而且还问了出来,肯定也是有话要和我说吧,行,你就说吧,爷爷保证,不管你说的是什么事儿,只要爷爷能办到的,我保准答应你。”

    “冯爷爷您是个痛快人,我也不能和您兜圈子。”

    陈墨言微微一笑,直接道,“我家里头的情况您调查过,应该也知道我现在的情况有些为难,我这马上就升高中,还有大学,我家里头这样的情况,未必能保证我能读书……”

    “丫头你的意思,是想让我资助你读书吗?”

    这丫头的学习成绩不错。

    性格嘛,也还算是投他的缘。

    又帮过他一个大忙……

    他便直接点头道,“这事儿爷爷答应你,以后你的学费我来……”出字还没说出来呢,陈墨言直接就打断了他,“冯爷爷您想到哪里去了,我是很想读书,也很想有家里头的大人帮着我出学费,但是我自己家即然是这种情况,我就只有自己想办法读书,断没有可能因为我随手帮您一下,就要您出钱助我读书的道理。”

    她没这样厚的脸皮。

    “那丫头你是想……?”冯老爷子看着小脸上满是认真的陈墨言,有些脑子转不过弯来。

    陈墨言垂眸掩去眼底的涩意,再抬头,朝着冯老爷子微微一笑,“老爷子,咱们合作吧。”

    ------题外话------

    晚了一个小时。抱歉。接下来会加快速度的。不过有些事情是过渡,这不是女强文,所以偏慢,偏弱了些,我会加快速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