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078章 初入佳境
    冯老爷子看着陈墨言倒没有露出什么诧异的眼神,只是身子坐正了些,仔细打量了陈墨言两眼,然后才慢悠悠的一笑,“小丫头,你即然说到了合作,那你便该知道我是个商人,商人的目的是什么,你来说说。”

    “我知道呀,在商言商嘛。”

    陈墨言一脸的俏皮浅笑,“冯爷爷,我说的是真的,咱们真的是合作,而且,我不会让您吃亏的。”

    这话听的冯老爷子眼眸闪了下。

    虽然他对于陈墨言帮着他修改了下合同,很是震惊。

    但打听了她学习上的事情,知道是个天资聪颖的学生,学习成绩也通常都是拔尖儿的。

    他便也在心里头暗道,应该只是看懂了那合同上的英文罢了。

    这也没什么。

    然后通过几次的接触,知道陈墨言的稳重,做事也有分寸,不会一味争强好胜。

    也不会一味的没原则的忍让。

    这让冯老爷子心里头对陈墨言很是好奇。

    这孩子,到底是怎么生长的?

    不过,看重归看重,但正如同刚才陈墨言所说的那样,在商,言商。

    他们商人首先讲的自然是一个利字。

    此刻,他看着陈墨言,笑呵呵的,“那你不妨先说说,你要和我怎么个合作法?”

    虽然这丫头帮了他大忙。

    可是!

    要是这丫头打着什么占便宜,且想要缠在他身上的心思。

    他可不会纵着她!

    这样一想,冯老爷子看着陈墨言的眼神愈发的温和,只是心里的疏离却是一点点隔出来。

    陈墨言看在眼里,宛而一笑。

    “老爷子,您开的是童装厂吧?”

    “咦,你这丫头怎么知道的?”冯老爷子顿了下,笑起来,“那合同,你真的全都看懂了啊?”

    陈墨言听了这话忍不住抽了下嘴角,“不然,您以为我为什么要改呀,我不但全部都看懂了,而且还把其中的东西都算明白了,这才发现那处错误,不然,我怎么敢随便乱改?”这样子改人家的合同,很好玩吗?

    不过说到合同,她又想起了什么,忍不住有些埋怨的看向冯老爷子,“老爷子,您平日里头做事都是那样风风火火的吗,那天我本来想和您说说那处错误的,没想到您拿了合同就走,我喊都喊不上……”

    冯老爷子有些尴尬,“那个,我那天是有急事……”所以才走的急了些,没想到就出了这么个大错。

    “好了,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咱们只说当下。”

    冯老爷子没想到自己被个十几岁的小丫头给埋怨了。

    更离谱的是,人家说的句句在理!

    他自己都无话可驳。

    轻咳了两声,他果断把话题拽回来,“你这丫头,到底说不说正事,不说的话我可是走了啊。”

    他后天就要回去了。

    家里头那么多的孩子,晚辈一大堆。

    忙的很呢。

    这是,恼羞成怒了吗?

    陈墨言忍不住抿唇笑了笑,然后,她也就顺着老爷子的心思直接开口道,“老爷子,您的工厂是童装,最近有两个款式得了国外某个厂商的青眼,这笔单子能做到明年,我说的没错吧?”

    “嗯,差不多是这个样子。”

    对于这一点,冯老爷子觉得没什么否认的。

    事实就是这样。

    “要是,我能让您继续和国外的这家厂商合作呢?”

    陈墨言歪了头,浅浅的笑。

    静静看着他的眼神带了几分的狡黠,俏皮。

    光影中。

    冯老爷子突然就有些看不懂这个十几岁的小丫头了。

    不过他虽然心里头惊奇,但也不是什么没经过事的,所以,面上半点不变,“你拿什么来说服我?”

    上下牙一碰,话说的多容易呀。

    但他可不是什么随便人就能哄了过去的。

    他看着陈墨言,直言道,“你要是拿不出什么有力的事实来说服我,这事儿咱们就此作罢,这些钱,”冯老爷子顿了下,把手边的信封再次推过去,“你放心,我还是会给你的,这一笔钱差不多也能让你上到高中了,你放心,我即说了会助你上学,等到高中……”

    陈墨言笑着摇摇头,朝着冯老爷子摊开手,“有笔,纸吗?”

    “啊,有,小王,把你的笔拿给她。”

    助理小王觉得自己有些懵圈。

    这一老一小的谈话,怎么他越听越觉得诡谲?

    也不止是他。

    坐在他身边无聊的把几个包子都啃完的马小花也同样是一脸的懵。

    墨言姐姐是怎么和这位老爷爷认识的啊?

    还有,墨言姐姐在和这位老爷爷说的什么啊,什么合作什么国外的。

    她一句没听懂……

    好深奥啊。

    陈墨言朝着她投来安抚的一笑,“等等,马上就好。”

    这话是对小花说的。

    也是对冯老爷子和他身边的王助理说的。

    然后,她捏了捏笔,浅浅一笑间便低下了头,在面前铺好的一张A4纸上写写划划起来。

    短短十几分钟。

    陈墨言笑嘻嘻的把纸递给了冯老爷子,“如果说,我用这个呢,能不能合作?”

    “你是,你画的?”

    纸上画的是一款童装——

    很洋气的款式。

    下摆蓬松,胸前勾勒出一朵花儿。

    线条流畅,干净。

    半点不拖泥带水。

    冯老爷子虽然不是设计师,但是,他毕竟是工厂的最高决策人。

    自然见过不少的设计。

    更何况这段时间又和国外某个厂商保持着联系。

    见识还是有的。

    就那么一眼,他看着这款草草出来的设计图便是眼前一亮。

    不过,“小丫头,你是从哪里看到的,只有一款吗?”

    他还是不相信这是陈墨言自己想到,并且设计、画出来的。

    在他的想法里,这肯定是陈墨言从哪里看到。

    记下来的啊。

    “老爷子您也不用试探我,我和您实说吧,这一款小裙子,我能帮你做出好几个花样来。而且,这样子的款式我还能画出好些来,不过都在我这里,谁也不能抢的去。”她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对着冯老爷子歪了头,狡黠的笑,“所以,老爷子,您看,我有没有资格做您的合伙人?”

    “合伙人不行,不过,我可以出钱买……”

    果然是奸商!

    哪怕自己帮他挽回那么大的损失呢。

    还是以利益为先。

    陈墨言在心里头腹诽两句,对着冯老爷子笑了笑,却是直接起身,“即然这样,那之前的那些话老爷子您就当我没说。”想要拿钱买她的这些设计?这老头打的算盘可真好!

    “小丫头,我可以给你钱,真的,一个图五十,不,八十……”

    “你出一千我也不卖!”

    陈墨言的语气已经有了些冷意,她双眸平静,“老爷子,您心里头清楚我这些图的价值……”

    如果自己的图出来。

    他的工厂能全部做出来的话。

    她敢保证,这老头的资产能翻好几倍,甚至是更多。

    自己都想到的事情,眼前这位老爷子不可能不清楚,看不出来的。

    不然他也不会开口就要买断自己的设计了。

    她转身,对着冯老爷子一字字道,“我只合作,不卖。”顿了下,她又笑盈盈的加上一句,“当然了,您要是不同意也没事,咱们买卖不成仁义在,我虽然是个小孩子,又是个女的,还不至于因为您不同意这事儿而生气的,老爷子您放心吧。”

    她这番话说的极是老成。

    听的冯老爷子和一旁的助理都忍不住的抽了下嘴角。

    冯老爷子更是笑了起来,“丫头,你即是存了心合作,我也就和你说实话,我所以说买,不是想欺你。”

    他在外头行商做生意也有几年了。

    好不容易创下了点产业。

    靠的就是‘仁’‘义’两个字儿!

    这会儿又如何去欺一个小女孩儿?

    陈墨言看着他笑了笑,“我知道老爷子您是对我的设计图没有信心,不如这样,咱们定两个方案,一个就是我说的合作,如果我的设计图超过十款,而且又能让您在国外或是国内打出一片天地,那么,咱们合作。”

    “至于合作的方式……”

    陈墨言顿了下,平静道,“我以这些设计图作为技术,入股您的工厂,占其中百分之十五的股份。”

    股份制?

    这个词儿他倒是听过。

    前些天也有人在他的面前提过两句,不过冯老爷子没在意。

    这会儿听到陈墨言再提,他默默的把这事儿记在心上。

    “另外的一个方案呢?”

    “如果我的设计图不够十款,或者,效果没有你想的那样好的话,那么,我这图就按您说的,五十块钱一个图,卖给您!”陈墨言对于自己的这些设计图还是很有信心的,最差的,也能让冯老爷子和国外的厂家多合作一段时间,再加上国内的走势,够了。

    冯老爷子静静看着她半响,突然就笑了起来。

    “丫头,这事儿我不能现在就答应你……”

    “不过,你给我三天时间考虑,三天后,我会亲自找你的。”

    陈墨言点点头,笑咪咪的如同个小狐狸,“行,不过我们三天后开学,您要找我,直接去我们学校吧。”

    “那咱们就这样说定了。”

    冯老爷子看了眼桌子上的那张图,伸手一指,“这图,能不能给我带回去看看?”

    “可以啊。”

    对于自己的东西,陈墨言还是很有信心的。

    更何况,她也相信冯老爷子不是那种不靠谱的人。

    “不管这事儿咱们成不成,这些,是你应该拿的。”冯老爷子再次把信封推给陈墨言。

    陈墨言扫了眼桌子上的东西,想了想点点头,“即然老爷子是诚心的,正如您之前所说,长者赐,不敢辞,不过,这些多了,我只收一张就好。”她说着话神色自若的从信封里抽出一张大红钞,看也不看直接塞到了自己的口袋里,对着冯老爷子歪头一笑,“老爷子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要是没有的话,我们可是要回家喽。”

    “行,那我让小王送你们回去……”

    “不用,我们可以自己回的。”

    拒绝了冯老爷子让人送她们的话,陈墨言拽着从头到尾茫然无措的马小花离开。

    出了镇子好远,马小花才猛的反应过来。

    “姐,不是,咱们不是开学还有半个多月嘛,你怎么和那个爷爷说三天后就开学?”

    陈墨言自始至终把这小丫头的神色瞧在眼里的。

    以为她反应过来后肯定会有一肚子的话要问。

    但没想到却是这样一句不甘的话。

    她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不正是这样有分寸,懂事乖巧的马小花才让她喜欢吗?

    笑着拽拽马小花的麻花辫儿,她笑着解释道,“初三有补习班,我想跟着上一段时间。”

    “啊,墨言姐姐,你才初一啊,上初三做什么?”

    而且,有假不好好的在家里头待着。

    竟然主动跑去学校上课。

    陈墨言只是笑着看她一眼,“小花,我和你是不一样的。”

    至于哪里不一样?

    陈墨言并没有继续往下说,小花也乖巧的没有继续问。

    不过,她心里头也隐隐的知道,墨言姐姐说的和自己不一样,应该指的是家里人对她的态度吧?

    自己爸妈还有哥哥待自己可好了呢。

    墨言姐姐的妈妈却好凶的,时不时的就能听到她骂人的声音……

    两人在村子口分开。

    各回各家。

    远远的还没靠近家门呢,陈墨言就听到陈奶奶河东狮吼般的声音。

    她不由的眉骨跳了下。

    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神色平静的走过去,她就看到自家门口,陈奶奶正跳着脚的骂,无非是什么鸡毛蒜皮的事儿,到最后骂的时间长了,就连陈妈妈才嫁进来那会儿,吃饭多吃了半块窝窝头都给骂了出来,至于什么偷奸耍滑的话更是层出不穷的从陈奶奶嘴里头往外窜,听的站在一侧角落里的陈墨言嘴角直抽抽。

    院子里的陈妈妈脸色肯定很精彩吧?

    不知道有没有被气到晕厥?

    虽然这样想自己的亲妈有些不道德。

    但是,能看到陈妈妈被陈奶奶这样的气上一回,让陈妈妈哑口无语。

    陈墨言觉得自己还是挺开心的。

    最后,估计是陈奶奶骂的累了,亦或者是觉得没有对手戏的独角戏唱起来索然无味,反正最后是骂骂咧咧的走人,看着她的背影,陈墨言的眼底闪过一抹讥讽,她这个奶奶呀,嘴里说什么不孝,不尊敬老人,什么陈妈妈只顾着娘家,实际上还不是心里头不爽陈妈妈陈爸爸没帮她那好二叔出钱吗?

    当时生怕影响她宝贝小儿子在部队上的前程。

    所以硬生生忍了。

    现在事情平息,陈三方气的和她大吵一架,回了部队。

    老太太这是憋着股子气来找碴,发泄呢。

    也不知道她妈这会儿被气成了什么样儿?

    陈墨言觉得自己不能进去给她当出气筒,想了想,转身朝着小花家走去。

    还是等会再回家吧。

    陈家。

    正如同陈墨言所想的那样,陈妈妈气的都快要疯掉了。

    那个死老太婆!

    坐在板凳上,陈妈妈差点把手指给捏碎。

    直到陈奶奶的声音彻底消失,陈妈妈才黑着脸看向旁边同样脸色不好看的陈敏,“这下你满意了吧,我不出去,让你奶奶骂了个狗血喷头,让外头村子里的人笑话,我以后还有脸出门吗?还有你,别以为我没脸了你就能得好,你可是我女儿!”她把三分气发泄到了陈敏身上,再多的,舍不得狠骂陈敏,只能憋回去喽。

    “妈,您就是刚才出去和我奶对骂,您觉得村子里的人会说您好吗?”

    陈妈妈滞了下,随即一拍桌子,“最起码你妈我能痛快的骂那老婆子一顿!”

    “妈,您能不能别老是这样意气用事?”

    真是的,她妈就不能用用脑了吗?

    “行了行了,我都听你的话没出去了,你还要怎么样?我可告诉你呀,我可是你妈。”陈妈妈心情有些不好,对着最宝贝的女儿也少了些耐心,喝斥了陈敏几句,又碎碎念的诅咒了几句陈奶奶,最后,她把心思转到了陈墨言身上,“你姐呢,那死丫头又去哪了?这个死丫头,整天就知道出去玩。”

    “妈,你能不能别老是纠结这些小事儿啊?”

    骂几句扯几句嘴皮子的能有啥用。

    少块肉还是怎么滴?

    要是她的话,要么不来,要来就动点真格的,好好收拾收拾那死丫头!

    可是她妈倒好,凭白有着那么好的立场。

    竟然老是输给自己的女儿。

    说出去真是丢脸。

    “那你要我做什么,难道我还真的能打死她?”陈妈妈对着陈敏翻了个白眼,起身朝着灶间走去,“行了你全我消停点,我先去煮饭,中午给你烙个饼怎么样,对了,我上次还留了两个鸡蛋的,都给你摊到里头去……”

    陈敏听了这话只是猛翻了两个白眼。

    鸡蛋鸡蛋。

    她妈就记得鸡蛋!

    就不能换点别的吗?

    她却是完全忘记,她妈连鸡蛋味都舍不得给陈墨言闻到!

    晚上。

    陈墨言是在陈妈妈的碎碎念里吃完了晚饭,临睡前,她直接和陈爸陈妈说了一声提前开学的事儿,陈妈妈撇了下嘴没出声,只要不和她要钱就行,倒是陈爸爸随口问了几句,不过陈墨言也没多说,就说学校课业紧张,陈爸爸不清楚呀,便信以为真的没有多问。

    睡在床上。

    陈墨言的眼底闪过一抹自嘲。

    看看,哪天她突然消失了,这个家里头怕是也没有人会伤心的。

    三天后。

    陈墨言背着书包拿着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去了学校。

    把东西放在校门卫室,她好不容易联系上了卫老师,一番折腾,才算是进了学校。

    收拾好宿舍,她并没有急着去初三的初习班。

    因为今天下午,是她和冯老爷子约好见面的时间。

    下午二点半。

    陈墨言准时出现在校门口一侧的树荫下。

    冯老爷子和他的那个助理已经在这里等着她。

    在两人的身后,还跟着两个人。

    其中一人戴着金丝边的眼镜,满满的全是打量和探究。

    陈墨言微微一笑,“冯爷爷。”

    “陈丫头来了?走,去前面的小餐馆坐着说。”

    有些事情的确是要说清楚。

    一行人走过去,陈墨言看到冯老爷子低声和身边的那个助理说了几句,然后那助理笑着点点头,起身去一侧要了几瓶汽水,主动开了两瓶,一瓶递给冯老爷子,一瓶则递给了陈墨言,还很是好心的解释道,“这是汽水,很好喝的,你没喝过吧,我们老板请你喝的,不用客气……”

    陈墨言挑眉看他一眼,收回眼眸。

    有些嫌弃的眼神落在面前的汽水瓶身上。

    这个时侯的汽水,还很落后。

    不用喝,远远的都能闻到一股刺鼻的呛人味道。

    别说是现在,就是前世的九十,二零年代,那个时侯汽水花样百出,百花齐绽时。

    她也从来不喝这些洋玩意儿!

    “陈丫头,天热,喝一口解解渴……”

    冯老爷子以为她不好意思,主动开口劝着。

    陈墨言却是微微一笑,“老爷子,我只喝白开水,这些东西的色素太多,对人身体有危害,您老以后也少喝吧。”

    “哎你这丫头胡说什么呢,我这汽水可是咱们镇上最好的……”

    小店主有些不满的瞪向陈墨言。

    陈墨言没理她,把眸光落在冯老爷子身上,“老爷子,您考虑的如何了?”

    “这是合同,你自己看看,如果你觉得能接受,这事儿就算是定了。”冯老爷子看着陈墨言,眸光定定,“如果你觉得接受不了,那就像你说的那样,这事儿咱们当没说,这些钱,还是我送给你的……”

    一目十行的看完,陈墨言勾了勾嘴角。

    她说的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改成了百分之八,给她去了将近一半……

    摇摇头,她看向冯老爷子,“百分之十,而且,身为股东,我有查看或是清查你们财务资产的权力。”

    “当然,我不会无故或是随意去窜改你们公司管理的。”

    下意识的,冯老爷子就要否了陈墨言的这个提议。

    百分之八是他昨晚和几个心腹商量再商量的结果,而且还咨询过律师。

    他来之前就想过,这是他的底线。

    可是抬头,看着陈墨言嘴角的浅笑,悠然平静的眼眸。

    一个‘不’字到了舌尖儿,冯老爷子硬生生的咽下去,变成了一个字儿:

    “……好。”

    陈墨言心里头松了口气。

    接下来签合同等一系列的事情就简单多了。

    等到这件事情完全办好,陈墨言依着合同交出三款设计图。

    时间转眼已经到了九一开学后。

    她看着黑板上笔走龙蛇的卫老师,开始考虑起自己跳级到初三的可能性。

    ------题外话------

    迟了一个钟。我早上起晚了…二更估计在二点半。不会超过三点。我闪。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