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090章 人生全靠演技
    陈爸爸几乎高兴的晕过去。

    他的女儿竟然又考了个第一?

    哈哈,好,简直是太好了!

    高兴之余,他连旁边来报信的老师都来不及招呼了,扭头朝着西屋就喊,“言言,言言快出来,你老师说了,你考了个第一,第一啊,哈哈哈,真好,又是一个第一……”

    房门吱哑一声被人从里头打开。

    陈敏撇着嘴走出来,“爸,你别喊了,我姐昨天不知道去干嘛了,还没回家呢。”

    “咦,她还没有回来吗?”

    陈爸爸这两天也是被何家人打的狠了,他又是生气又是郁闷的,整个人都颓废的很,一时之间还真的把陈墨言甚至是连她受伤这事儿都给忘了,这会儿听了陈敏的话,他一下子想起陈墨言之前受伤的事儿,脸唰的一下就紧张了,本能的他想抬脚去找人,可没走两步呢又想起了旁边的老师,他尴尬的笑了笑,“那个,我家言言有事出去了,不在家,老师您还有什么事情吗,我,我和她说……”

    “啊,好的好的,没什么事儿,就是你让她有空去趟学校。”

    这考试的结果出来了。

    好多事情还要她亲自去确定呢。

    还有校长,这会儿可是高兴的不得了,要不是碍着身份,都要亲自来走这一趟了。

    等到陈爸爸再三道谢的送走了学校的老师,他赶紧喊陈敏,“快,快点,去找你姐,把这个好消息和她说。”

    “爸,我哪知道她去哪了啊,她昨天不是和您一块在家的嘛。”

    陈敏翻了个白眼,有些没好气儿,“我不知道去哪找。”

    “你……算了算了,我自己去。”

    陈爸爸一想也觉得陈敏是真的不知道往哪去找,毕竟大女儿受伤时陈敏不在家,陈爸爸又没那个厚脸皮和陈敏说这些,他便让陈敏去屋子里头歇着,自己则出门去找人,走出院门的时侯他已经想到了要去的地方。

    孙医生的卫生所。

    他正帮着一个有点发烧的小孩子打了一针,叮嘱了大人一番事情,回头就看到陈爸爸走了进来,等到那对母子走后,孙医生看了眼陈爸爸,有些关心的问,“来给言丫头拿药的吗,言丫头呢,她怎么没来?”

    “她……”

    “她怎么了,不会是伤口发炎了吧,发烧了?这孩子,我昨天和她说的好好的,要注意着点注意着点,这怎么还浇起来了?”孙医生看着陈爸爸念叨了几句,一边收拾手头的东西一边指责起他来,“你说你们这当人爸妈的也是,孩子伤成了那样,你们都不知道吗,竟然让个外人送过来,哎,行了啥也别说了,孩子伤重要,走吧。”

    “啊,走,走去哪?”

    陈爸爸有些懵,大女儿不在这那是在哪啊。

    其实他这也是有点病急乱投医的感觉。

    想想人家孙医生,和他们家非亲非故的,之前两家更是没有半点的交情。

    陈墨言怎么可能就得在诊所了?

    这会儿看着孙医生,他整个人都有点傻眼,“那,那言言在哪?”

    孙医生正拎了药箱准备朝外头走呢。

    听到他这话不禁诧异的停脚,扭头,“你说啥?”

    “她,她不在家……”

    陈爸爸这会儿也是真的傻眼了,站在那里要哭不哭的,“孙医生,你说言言她去哪了?”

    孙医生看着他这副样子,忍不住也无语了起来。

    这是他的女儿吗?是吗是吗是吗?

    到最后,他只能叹口气看向陈爸爸,“那你好好想想,孩子能去哪?”

    陈爸爸脸色僵硬的想了又想。

    最后,他只能苦笑。

    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找大女儿!

    孙医生看着他这个表情都想骂人了,最后,他只能把顾薄轩的长相和着陈爸爸说了一回,然后问他,“我瞧着言丫头好像是认识对方的,你们家有没有这样的亲戚啥的,你好好想想?”

    “我,我们家没有这样的人啊。”

    一时之间陈爸爸是真的把顾薄轩这么一号人给抛到了脑后。

    再者,他潜意识里也绝不会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还在私下里和顾薄轩有来往啊。

    一个是孩子呢。

    另一个在陈爸爸眼里,顾薄轩已经是成年人,还是个军人。

    有话题吗?

    抱着一万分的希望去了马家,结果马家的人都去走了亲戚,陈爸爸只能失魂落魄的回家,陈敏正在家里头坐着呢,看到她爸这个样子走进来,心里头暗自撇了下嘴,不过她小脸上还是摆出副关心急切的样子,“爸,你找到姐姐了吗,我在村子里转了两圈都没见人呢,也不知道我姐去了哪,不会是真出什么事儿了吧?”

    她这样关心的样子看的陈爸色心头大慰。

    这个小女儿,到底是个好的。

    可惜,他心里头觉得是个好的小女儿,他却是不知道,她说的在村子里头转了两圈是真的,问了不少人家也是真的,可是,她却也用着属于她自己的方法,用一种极是委婉,极是隐晦的方式把她心里头的私心目的给达到了。

    大半的陈家村的人都晓得了一件事儿:

    老大方家的大闺女,两天一晚上不见了!

    去了哪?

    去做什么了?

    好好的一个大闺女呢,怎么就不见了?

    虽然只是大半陈家村的人知晓,但是陈敏敢保证,用不了多久,整个陈家村,不,包括附近方圆五里十里内内的几个村子,用不了几天都会传遍的,到时侯,陈墨言就是再一次考了第一又能怎么样?

    那么坏名声的一个人。

    学校收了她,就不怕会影响到别的学生吗。

    老师校长的当真就一点芥蒂就没有?

    她才不信呢。

    最好呀,趁着这次的机会让她再也没脸去读什么书!

    看看她还有什么好在自己面前高傲的。

    不过她心里头转着念头,小脸上却是半点不显,“爸,你也别急,我姐她可不是小孩子,这都要去读高中的人了,肯定会照顾自己的,她说不定去了哪家同学或是朋友家呢,您身上的伤还没好呢,也别太着急了,再急坏了身子。”她一边劝着一边乖巧的起身,扶着陈爸爸坐下,手脚麻利的倒了碗水,“爸你累了吧,喝点水歇歇。”

    “你说你姐她能去哪?这孩子的性子……就是让人操心。”

    陈敏听出她爸爸语气里头的不快,眼珠转了转,“爸,你真的不用太担心,我姐她向来就是这样的性子呀,你看她之前在家里,也不是很有主意的吗,而且您不常说我姐独立嘛,所以我觉得呀,您真的不用担心,说不定咱们这里着急上火的,姐姐她正和朋友同学的说笑呢。”

    随着她的劝说,陈爸爸眼底的眸色越来越黑。

    最后,父女两人又说了会子话,陈敏小心冀冀的把话题转了过去,“爸,你什么时侯去接我妈呀?”

    她妈留在何家也好也不好。

    陈敏想了一个晚上,觉得还是得把她妈给弄回家。

    “等再缓两天吧,得先把你姐找到。”

    学校里的事情可不能缓。

    万一再耽搁了正事儿,那第一啥的,不是白考了吗?

    两天过去。

    陈墨言的伤虽然没有好利落,但她一身的精气神却是多少恢复了些,这天中午,她看着正在洗碗的顾薄轩,突然开口道,“顾大哥,你这次回来住多久,什么时侯回部队?”

    “啊,我还不知道,没听到命令。”

    顾薄轩挠挠头,有些心虚的移开了眼,没敢看陈墨言。

    其实在陈墨言受伤那天就应该是他回部队的时间。

    但好在他们前段时间刚训练完毕。

    他又超额完成了一项任务。

    在他几次的电话纠缠下,指导员最终决定又多给他宽限了五天。

    这转眼五天时间过去了一半。

    他明明知道自己应该和陈墨言说清楚,说他再过两天就得回部队的。

    可是,看着陈墨言的脸,他突然觉得自己有点说不出口!

    “顾大哥,我想下午回家一趟。”

    “好啊,我送你回去。”顾薄轩是觉得吧,眼前的陈墨言还是个病人呢,病人就得有病人的样子呀,万一走在路上晕过去了呢,还有一件事他放在了心里头没说,但不代表他心里头没想:

    陈墨言头上的伤到底是怎么伤的?

    她和自己说是摔的。

    不小心碰到的。

    可她受了伤却不肯回家。

    还有,好好的一个女孩子,这都两天一晚上没回家了。

    家里头当爸妈的竟然没一个人想到,没人找?

    顾薄轩向来以细心求证,大胆做事为着称,这会儿不禁想到陈墨言每每提到自己家时的异样表情。

    他心里早就有了一个猜测:

    说不定这丫头的伤,和她家里头的人有关系呢。

    这要是让她一个人回家。

    万一再起点什么争执,伤到头了咋办?

    陈墨言却是笑着摇头拒绝,“不用,我自己回去就好。”她看了眼顾薄轩,眼底写满感激,“顾大哥下午也回家吧,你好不容易休一回假呢,可不能把假期都耽搁了,你得陪陪家里人,还得有自己的私事要办吧?我可不能把你的时间都耽搁掉。”

    顾薄轩嘴唇动了动,想告诉她,只要是你的事儿,都是我的事儿。

    不过他怕自己这话一出口,把眼前这小丫头给吓到。

    微微一笑间,他点头,“那正好,我下午还真的有点事儿要去办。不过,你自己回家,真的能行吗?”

    “肯定能行的。”

    她爸推她那一下虽然有着牵怒的成份。

    但也是在气头上。

    相信他这会儿已经是消了火的,所以,绝不会再朝着自己动手。

    哪怕陈爸爸再怎么不喜欢她,再心里头牵怒。

    也不会再轻易动手的。

    对于这一点,陈墨言还是坚信的。

    顾薄轩看了她一眼,便面色平静的转开了视线。

    现在,还早……

    八月中旬,虽然已经是入了秋,但正午的阳光还是有几分炽热的,陈墨言便选了三点多的时间出门儿,她出去的时侯顾薄轩已经不在了,应该是回家或者是去办自己的事情了吧,也是,自己在这里住了两天,他就跟着照顾了她两天,好像她是啥事不能自主的瓷娃娃,恨不得把饭都端到她嘴边儿?

    她这个念头一冒出来。

    陈墨言自己的脚步就是不由自主的一顿。

    顾大哥,待她这样的好吗?

    天气还是比较热的。

    走在路上,陈墨言没一会就出了一头的汗。

    她拿了帕子使劲儿的擦着额头上的汗,心里头却是想着家里的那些事儿。

    也不知道她妈有没有从何家回来?

    也就是她妈吧。

    何家那几个人一看就不是真心为她着想的啊。

    放在以前,陈墨言肯定会跑着去看看陈妈妈,担心啥的。

    可是现在嘛……

    她也不过是呵呵笑两声罢了。

    等到走进村子的时侯,已经是下午四点出头。

    小孩子正是午睡才醒没多久,满村子撒欢的时侯,嗷嗷叫的,哇哇哭的,偶尔也有家里大人扯了嗓子训孩子的,要是她再晚来两个小时,六七点吃晚饭那会,凉风习习,夜色初降,孩子的嬉笑玩闹,大人们三五成群的在村口树墩下乘凉,说古,有小娃绕着圈的跑,嬉耍……

    那样的日子才叫一个烟火吧?

    她向往、羡慕。

    可惜,不管是前世还是重活的这一世。

    她陈墨言,都是没有亲人缘的呢。

    “咦,言丫头你这是回来了吗?你这丫头这是去哪了,你爸和你妹满村子的找你呢。”一位大婶儿从自家追着不听话的娃跑出来,眼看着自家那不听话的小混蛋一溜烟的跑远,她拿着扫把跺了下脚,抬头就看到从村外走进来的陈墨言,不禁眼一亮,一脸关切的凑了过去,“言言啊,你这两天去哪了,这么大个姑娘了,出门也不说一声的啊,你可别太有主意了,这外头可是一天不比一天呢,不太平啊。”

    那眼却是一个劲儿的往陈墨言身上瞟啊瞟的。

    嘴里说的那些所谓关心的话,却是都抵不过她的动作:八卦!

    陈墨言朝着对方笑了笑,“我只是去了趟学校,谢谢你啊刘婶儿,我先回家了。”

    等到陈墨言走后,被她称为刘婶儿的人撇了撇嘴。

    真去学校的话陈家人能那么着急的满村找人吗。

    唬弄鬼呢。

    不过,这老陈家的闺女两天一晚的没回家,到底是去了哪?

    眼神闪了闪,她放下手里头的扫把,朝着村子里走去。

    嗯,她得打听打听去。

    另一边,陈墨言才迈进家门口,就看到陈敏竟然坐在井边自己洗衣服。

    这让她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太阳打从西边出来了吗?

    下一刻她便知道,不是太阳打从西边出来了,是陈妈妈还没从何家回来!

    想到这些,她便眼底多了抹笑意。

    陈妈妈不在家,自己不是以前那个由着她陈敏随便几句话就能哄住的陈墨言。

    想来,这两天陈敏过的也很郁闷吧?

    陈墨言打算绕过陈敏,直接回屋拿自己的东西,顺便她也和陈爸爸说一声的。

    虽然才在小院里住了两天,但是陈墨言已经被顾薄轩给说通。

    这段时间到开学。

    在她去高中报道之前。

    她就打算在那个小院暂住,不回家了。

    或者,她看了眼陈敏,自己不回这里,也是皆大欢喜吧?

    “陈墨言,你这两天去哪了,你害得我和爸到处找你,爸连去接妈妈的时间都没有。”陈敏看了她一眼,下意识的把手里正搓洗着的衣服给松开,仰了头去看站在她身前几步远的陈墨言,看着陈墨言平静的眉眼,陈敏心里头又有两分的郁闷,自己怎么被她瞧见自己洗衣服的事情了?

    陈墨言这会儿心里头肯定在嘲笑自己吧。

    她赌气般的冷哼两声,“你还知道回来啊,我和爸在家里头担心你担心的要死,你到好,在外头不知道怎么疯玩,还说什么马上读高中呢,也不知道丢脸。”

    “我丢脸也是我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

    陈墨言笑着一挑眉,满脸的好奇,“陈敏,你不是巴不得我丢脸,倒霉的吗,我要是倒霉了,说不定就不能去读高中了,你不应该是很高兴吗?现在你竟然和我说这话,你自己不觉得好笑?”

    “你,别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没有半点的亲情。”

    陈敏这话听的陈墨言差点忍不住大笑起来。

    亲情?

    她陈敏,有这东西吗?

    旦凡她身上多少有这么一点这个叫亲情的东西。

    陈墨言敢肯定,她们姐妹绝不会走到现在这个地步!

    “你那是什么表情,我知道你总是觉得我笨,觉得你自己脑子聪明,又跳级又第一的,我这个妹妹不配当你的妹妹,但是我告诉你,我还不稀得你是我姐呢。”她对着陈墨言哼了两下,又自己小声嘀咕了句,“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我姐姐呢,哼。”

    陈墨言倒是没听清,只是隐隐的有什么是,姐姐的字眼儿。

    她一挑眉,“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要你管?陈……呀,姐姐你终于回来了,爸色昨天可担心你了,姐姐你昨天去哪了啊,还有你头上的伤,没事吧?姐姐你快点坐下,我去和爸说一声啊。”然后她一脸高兴的转身,就看到站在门口的陈爸爸,一下子高兴的喊起来,“爸,爸,姐姐她回来了,是姐姐呢。”

    不远处,陈墨言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心里头再次为着陈敏惋惜了下。

    这丫头,不去演戏可真真是可惜了啊。

    ------题外话------

    有二更。我闪。天气太热了,你们原谅我的更新不定时吧。我天天想睡觉。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