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100章 故地,报道处的麻烦
    金秋送爽,丹桂飘香。

    转眼就是陈墨言高中报道的日子。

    九月一日开学。

    她特意提前了一天,八月三十一日吃过早饭就带着她所有的家当去了车站。

    本来,她是没打算让谁送她的。

    可偏偏的,小花和刘素都赶了过来,然后,眼巴巴的瞅着她。

    最后,陈墨言也只能由着她们两个帮自己拿了些行李,然后送到镇上车站去。

    两个小丫头都是一脸的欢喜和雀跃。

    小花更是直接拽了个袋子就跑,“姐,刘素姐,你们两个快点呀,我先走了。”

    那架式,颇是怕陈墨言反悔,不让她送似的。

    “小花你慢点,别摔了。”

    身后,陈墨言也只能摇摇头,无语的望了下天空。

    刘素看着她,再看看前头撒欢蹦哒的小花,哈哈笑,“这丫头挺可爱呀,你打哪逛来的?”

    “什么叫逛呀,这可是我妹妹,以后有啥事你多照应着点呀。”

    陈墨言话说完才想起来,看了眼刘素,这丫头,怕是也在这镇上待不了多久。

    刘素已经在一侧着重的点了头,“你放心吧,是你妹妹,自然就是我妹妹。”

    三个女孩子一边走一边说话,十几分钟便到了县城公交车停靠的地方。

    陈墨言看了眼不远处停着的车子,对着小花和刘素摆摆手,“行了,你们两个也赶紧回家吧,明天还要开学呢,都快点回家休息去,争取明天开学有个好精神……”

    “墨言姐姐,我送你上车啊。”

    小花笑嘻嘻的拎着行李朝着车子处走。

    刘素也白了她一眼,“走吧,我们看着你走。”

    陈墨言知道自己这会儿肯定还是拗不过她们两个人的,便点了头。

    县城的车子是一天两趟。

    上午是十点。

    下午两点。

    陈墨言赶的是上午十点的车,她们这会儿来到这里时间也才九点四十。

    距离发车时间还有二十分钟。

    司机看到她们三个小姑娘,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

    “你们三个都去吗?”

    这是谁家的孩子呀,进县城去玩吗?

    这大人可是够心大的。

    陈墨言却是隔着车窗笑了笑,“不是,就我一个人。”她一脸甜甜的笑,“司机叔叔,我这些行李是放在车上还是放在哪呀?”其实她的东西并不多,就一床褥子卷了个卷,她是准备当床垫的。

    至于被子。

    原先的那床盖的时间太久,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

    陈墨言原本还想着要不她拆开,浆洗晾晒之后再重新缝上,可是没想到那被面的布都是糙的。

    轻轻一扯就成了一条又一条的。

    最后陈墨言也只能是放弃,好在她现在口袋里多少还是有些钱的。

    到县城后再去买一床吧。

    余下的就是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还有她比较喜欢的几本书。

    司机扫了眼地下的东西,扭头看了看车上,“放到车上来吧,你那东西少,占不了多少地方。”

    “哎,谢谢您,司机大叔。”

    刘素和小花手脚麻利的把东西放好,帮着陈墨言找好座位。

    “行了,你们两个刚好结个伴,赶紧回家吧。”

    陈墨言眼看着距离开车时间只有五分钟,再看看小花那要红不红的眼圈。

    有些受不了这种分离的场面。

    直接开口赶人。

    小花眼圈一红,那泪珠挂在眼眶要掉不掉的,“墨言姐姐,呜呜,我舍不得你……”

    她比刘素知道的还多些。

    昨天等到村子里的人都传起来,说陈墨言回家的时侯。

    小花悄悄的跑了趟陈家。

    结果自然是没见到人的。

    但是她却从陈妈妈和陈敏两人偶尔的对话,以及陈妈妈不时的恨声诅咒中得知。

    陈墨言,是被陈爸爸给赶出家去的!

    这会儿小丫头瞅着陈墨言一人拎着那么多东西,半个家人没有。

    就这样孤零零的去报道。

    别看这会儿墨言姐姐一脸的平静,不知道她心里头有多伤心呢。

    “要不,墨言姐姐,我我送你去学校吧?”

    她眼巴巴的看着陈墨言,一脸的期冀,“我送到了就回来,好不好?”

    旁边刘素也是猛的眼前一亮,“对啊,我们两个送你……”

    “不行,都别添乱呀,赶紧的下去,回家。”

    陈墨言看着两女,起身,一人用力的抱了一下。

    “别闹,我等安排好了就回来和你们说,以后我有空就回来看你们,好不好?”

    知道陈墨言是不会同意她们跟着去。

    两个小丫头也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点头。

    小花更是拉着她的手满眼的不舍,“墨言姐姐,你一定要回来看我啊。”

    “好,一定回来。”

    好不容易把两个小丫头给哄的破啼为笑。

    车子已经要出发了。

    前头的中年司机忍不住看着她们三个笑,“不过就是去个县城,又不是回来了,至于这样吗?”

    陈墨言笑了笑,没出声。

    地下。

    直到车子开出去老远,刘素和小花两个还站在地下半响不肯离去。

    “咱们回去吧。”

    刘素一扭头,看到小花脸上的泪,不禁吓了一跳,“哎哎,你别哭啊,不就是陈墨言去县城的学校吗,她又不是不会回来了,再说了,你要是真的不放心,想她,等到哪天我有空了带你去看她好不好?哎哟,我的小姑奶奶,你可别再哭了啊。”好像她欺负了这小丫头似的。

    “我,我不是不舍得,我我是难过。”

    小花一抽一抽的,不管不顾的拿袖子抹了把泪,才扁了嘴道,“我不知道,墨言姐姐昨天回家了,可是她,她和家里人吵架了,家里人还把她给赶出来了,我,我就是觉得墨言姐姐一个人好可怜……”

    “为什么吵架呀,谁赶她,她爸妈,这怎么可能?”

    刘素在家里头很得自家爸妈的疼爱。

    所以,当听到小花说出来的话之后,整个人都有点懵圈。

    她看着小花,满眼的诧异,“你不会是听错了吧?”

    当爸妈的,怎么可能把自己女儿赶出来?

    就像是她爸妈,她要是哪天没吃饭或是不舒服了,她妈就担心的不得了。

    以前的时侯她为了让自家妈妈多陪她一会儿。

    还故意装病。

    虽然事后被她妈发现,气的她妈拿着扫把追的她满院子跑。

    但最后落在她身上的扫把也是没什么力道的。

    现在,她看着小花,觉得不可思议。

    “你别看我,也别问我。”因为她自己也想不通啊。

    即然说了开头,小花索性把前些天发生的事情一并说了出来,当听到陈奶奶自己把孙子摔了,却诬赖到自家亲孙女身上时,刘素气的眉都竖了起来,“那个,那个,她也实在是太可恶了吧?”

    刘素本来是想骂那个老东西的。

    可转而一想,毕竟这是自己好朋友的亲奶奶。

    还是选择了个委婉的说法儿。

    小花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没出声。

    两个小丫头想着陈墨言的事儿,心情沉重之下都没有出声。

    一直到分岔口。

    直到回家,刘素的小脸还是紧绷着的。

    这让刘妈妈很是不解,她把手里头的鸡食都丢出去,看着一地的小鸡在那里撒着欢儿的吃食,眼底闪过一抹笑意,然后才转身跟着刘素走进了屋子里,“你这丫头,不是说去送你好朋友了吗,怎么回来拉长着一张小脸儿?”

    刘妈妈看着她,“难道说你和人家闹别扭了吗?妈不是和你说了,你这性子被我们给宠坏了,又倔,即然是朋友,就得有商有量的,凡事儿好好说,不能使性子……”

    “妈,我们没闹别扭。”

    顿了下,刘素又加上一句,“我们好着呢。”

    “即然好着呢,那你这怎么不高兴了?难道路上谁欺负你了?”

    刘素是刘妈妈拼了半条命生下来的。

    又是幼女。

    上头有三个儿子,临了临了得了个女儿。

    不管是刘妈妈还是刘爸爸,都很疼这个最小的幼女。

    再加上刘素也争气。

    虽然性子倔了些,但打小就聪明伶俐,而且脑袋特别的灵活。

    上了学,更是一路奖状拿个不停。

    刘家的三个儿子加起来都没这个小女儿的奖状多呢。

    所以,刘家人是真心的疼刘素。

    生在这样温馨详和家庭气氛的刘素,也是真的不理解陈家人的做法。

    她坐在椅子上生了会儿闷气,抬头看向刘妈妈。

    “妈,你说,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家人啊?”

    “怎么了,瞧你这小脸绷的,谁惹我们家素素生气了?”

    出声的是才进屋的刘爸爸。

    进屋看到自家小女儿坐在那里绷紧了张小脸,气呼呼的鼓着腮帮子。

    越看越喜欢。

    比起那三个皮糙肉厚的混小子可爱多了啊。

    “爸,我说的是我好朋友的家人,妈你不知道,她那个爸妈还有奶奶实在是太可恶敢。”

    刘素吧啦吧啦的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一遍。

    最后更是一脸气愤的道,“要是我有这样的爸妈呀,我才不要呢,太可恶了。”

    刘妈妈刘爸爸被她这话说的一怔一怔的。

    最后更是听到她这句气愤的话,不禁都忍不住无奈的摇摇头,“素素,那只是别人的家,你就是生气又能改变什么,再说了,爸妈家人是你说不要就不要的吗?”老话说的好,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这样的家人呀,你瞧着吧,以后怕是麻烦还多的是!

    夫妻两人互相看了一下,眼底都多了抹无奈。

    自家这个傻丫头,为着别人家的事儿也这样的生气。

    至于么?

    不过,那个丫头有这样的家人。

    她们由着自家女儿和那孩子交往,是不是有些不好?

    刘妈妈好不容易把自家女儿哄的露出了一个笑脸,碰跳着跑出去找自家三哥玩儿,回头夫妻两人就凑在一起暗自嘀咕了起来,“你说,咱们要不要让素素和那丫头离的远一点?”

    刘妈妈的脸上满满的全是担忧。

    “咱们素素性子单纯,那丫头虽然学习成绩是好,可是要真的如素素说的那样,那些家人可不是什么好的……”不都说有其母必有其女么,让素素跟着这样的一个孩子走的那么近,当真不会学坏,或者受委屈什么的吗?

    “也不能这么说吧?”

    倒是刘爸爸犹豫了下,想了想把自己在外头听来的话都说了一遍,最后,他对着刘妈妈道,“那老陈家的事儿我也在外头听了一耳朵,好像说家里的人是偏疼小的,根本不把这个大的当成自家人看……”顿了下,他又道,“这些家长里短的,你也知道最难理清了,但是我觉得那丫头能被这么多老师喜欢,应该不是个差的吧?”

    “那也绝对是个心眼子多的,咱们素素多单纯呀,万一被她给骗了怎么办?”

    刘爸爸突然就笑了,“你呀,这是关心则乱了。”

    “咱们素素还是个小孩子呢,咱们家又没钱,就是个穷种田的,她能被对方骗什么?”

    刘妈妈一听这话也不禁笑了起来。

    只是,她还是有些犹豫,“那咱们就不管这事儿了?”

    素素刚才出去时还在生气呢。

    可见她对那个女孩子是真的很看重。

    要是以后那个孩子伤了她什么的,不是得更加的难过?

    不过,她这话也没有再和自家男人说。

    一来吧,的确如自家男人所说的那样,那个孩子未必就是个不好的,二来,现在自家女儿还小,对方又已经去了县城读高中,这分开了嘛,肯定聚的就少,小女孩儿的心思变的快,这友情什么的,也未必就那么的牢靠。

    说不定用不着她们再多说什么。

    等到过个半年几个月的,自家女儿就又交到了新朋友呢?

    孰不知刘妈妈这次却是着实的猜错了。

    并且是大错,特错。

    刘素和陈墨言两人的友谊,还真的就是持断了一辈子!

    属于那种谁也拆不开,砍不断的那种。

    哪怕多年后,两人都真正的事业有成,结婚生子,白发苍苍。

    她们,仍是对方心目中最为看得的一个!

    县一中。

    校门口。

    陈墨言拖着自己的行李一身是汗的出现。

    站在一株白杨树下。

    她抬头,看着县一中有些破旧的牌匾,眼底闪过一抹睽违已久的激动、兴奋。

    那眼神,有着开心,有着高兴。

    但更多的,却是重逢再见的惊喜,是近乡情怯的怅然!

    近乡情怯!

    是的,上一世,陈墨言的三年高中就是在这里渡过的!

    她在这里认识了很多的人。

    也得到了不少人真心的帮助。

    上辈子,她更是从这里走出去,最终,一步步的走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县一中对她来言,从来都是她心目中最看重的母校。

    所以,她重生后哪怕有所犹豫。

    要不要去市高中?

    但却都被她给果断的否决掉。

    所以,她才会在市高中和县一中的孙校长面前想也不想的就选了县一中。

    所以,在吕校长问她为什么没有选择市高中时。

    她才会淡淡笑着道,因为,我喜欢。

    当时吕校长不相信她的话。

    可是,陈墨言说的却是实话啊。

    因为忘不了。

    因为喜欢。

    所以,当她的人生再重新来过一回时。

    她还是想也不想的就选择了回到这个前世让她温暖,觉得开心的地方。

    “哎,你这女娃子,站在这里做啥子呢,是不是帮着送行李的呀?在哪个班?”

    是守门的何大爷。

    陈墨言看着她隔了两辈子重新又相见的人,眼圈微微一红。

    但她却是微微一笑,“何大爷,我是今年的高一新生,我叫陈墨言,是来报道的。”

    “报道的?把你的介绍信拿来我看看,在哪个班?”

    何大爷看着她有些瘦小的身子,很是有些怀疑。

    这孩子才多大呀。

    竟然就来高中报道?

    别不是走错了学校,把高中当成了初中学校吧?

    不过他在看了陈墨言递过来的学校介绍信之后,便一脸笑意的打开了门,“行了,娃子快进来吧,是个有出息的,能来咱们高中呀,你可就是来对了,到了学校好好学,争取三年后考个好大学,然后分配个好工作……”

    陈墨言手里拎,背上背的带着行李进了学校。

    她问清了自己的班级和宿舍之后,朝着何大爷笑着道了谢,然后,她对着何大爷歪了下头,“何大爷,有没有人说您这样唠唠叨叨的样子很亲切,很是可爱啊?”然后,她也不看何大爷,冲着他摆摆手,撒下一路银铃似的笑声,抬脚朝着自己的宿舍熟门熟路的走去。

    前世陈墨言是在这里读了三年高中的。

    虽然住的地方,班级什么的都不一样,但是大概的方向还是记着的。

    所以,她也不用找什么人问,更不用人带。

    自己一路寻摸着就到了她们高一一班报道的地方,这会儿已经是中午十一点,今天又是新生报道的最后一天,所以,这会儿过来报道填资料的人还是挺多的,陈墨言看着排在高一一班名牌前长长的队伍,默默的,老老实实的站在队尾开始排队,站在她前头的是一个圆脸、胖呼呼的的女孩子,回头看了眼陈墨言,又扭过了头。

    队伍在缓慢的前进着。

    眼看着就到了十一点半。

    刚好轮到陈墨言身前的那个女孩子时,前面接待新生报名的几个高二学生直接便收了档案。

    那意思就是,下午二点再来。

    陈墨言倒是没所谓。

    下午就下午来呗。

    可她身前的那个圆脸女孩儿却是不干呀,一脸笑嘻嘻的凑过去,“几位学姐,我们下午还有事儿呢,你就帮我们先办了嘛。”她眼角余光扫了下几个女孩子手里头抱着的表格,语气自来熟,“不过就是填几份表格儿,很快的呀,我保证我写字很快的,真的,不会耽搁几位学姐多少时间的呀。”

    有个扎着马尾的女孩子倒是有所犹豫。

    她扭头看了眼那个圆脸带笑的女孩子,回头看了眼身侧身材高挑,短发的女孩子,“佳佳,要不……”

    “什么要不呀,你就是老好人,心软的毛病又犯了吧,这是学校的时间规定,又不是咱们定的,是学生就得守规矩。”那个女孩子看了眼那个圆脸带笑的女孩子,眉眼透着股子倨傲和矜持,“你有事,我们也还急着有事呢,下午赶早点就行了,还有,你现在已经是高中生,很大程度上代表的是咱们县一中的形象,以后自己注意点儿。”

    那个圆脸的女孩子估计也没想到自己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儿。

    却被这个招待的旧生不留半点情面的奚落了一顿。

    她的笑脸就有些维持不下去。

    咬了咬唇,眼泪就那么掉了下来,“你,你怎么能这样,我也没说什么呀,我,我下午是真的有事……”她看着那个短头发的女孩子,眼里头充满了怒意,“再说了,你刚才一直在和别人说话,都没帮着我们登记几个,都是旁边的两位学姐在做事……”

    她这话却是捅了马蜂窝。

    那短头发的女孩子脸唰的一沉,声音更冷了,“小学妹是吧,没想到你还挺有心思的,别以为你是新人说话就能随便说话诬陷人不用负责,要知道这饭可以乱吃,话可是不能随便说的。你哪只眼看到我偷懒了……”

    “我我,我……”

    圆脸的女孩子应该刚才那一番指责的话也是一怒之下冲口而出的。

    估计话说出口就觉得后悔了。

    这会儿再被这个短头发的女孩子一逼,不禁眼泪掉的更欢。

    撒金豆似的往地下落。

    身后,陈墨言看着这一幕在心里头默默的叹了口气。

    没想到才来报道,就让她看了这么一出好戏?

    她正想着转身走人,下午再来时。

    手臂被人给猛的拽住。

    竟然是那个一脸带泪的圆脸女孩子。

    她拽着陈墨言,气呼呼的对着那个短头发的女孩子开口道,“我们都看到了的,你刚才分明就是一直在偷懒,没做什么事情,和那个学长说笑了好半天,你,你这会儿想否认都不行……”圆脸的女孩子一边强撑着镇定把指责的话说出口,一边扭头,满眼期冀的看向陈墨言,“你刚才也看到了吧,她真的就是从头到尾没做什么事儿,就是她耽搁了时间,不然的话肯定都轮到咱们报道了,你说是不是?”

    对面,那短发女孩子精致的脸一沉,冷冷的眼神朝着陈墨言身上望过来。

    “这位,小学妹,你也看到我在偷懒了吗?”

    她把偷懒两个字儿咬的极重,眼神有些阴霾的盯着陈墨言。

    大有威胁警告之意。

    ------题外话------

    有二更。我滚鸟…。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