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108章 惊动老师,吵架
    一开始的时侯,陈墨言还想着自己是不是放错了地方。

    或者,她觉得是不是自己睡觉的时侯乱动。

    把信给弄到床底下去了啥的?

    只是等到把所有的地方都找了个遍,最后,她不得不承认。

    她昨晚睡前放到枕头底下的画稿是真的不见了。

    坐在床头上,陈墨言的脸色很难看:

    会是谁?

    按着常理来讲,应该是她们宿舍里头的几个女孩子。

    可她们……会吗?

    把几个女孩子的性格和行事风格都在脑海里过了一遍。

    陈墨言的脑海里浮现一个人名,一张圆呼呼的脸。

    周红。

    会是她吗?

    在她眼里那是几张设计稿,可放在别的不知道的人眼里。

    不过就是随手的几笔涂鸦画罢了。

    难道就是因为开学那天的事情,所以,她故意拿走了自己的东西?

    陈墨言正坐在床头想着呢,宿舍虚掩的房门被人自外头推开。

    是黄一玲率先走了进来。

    看到坐在那里的陈墨言她先是讶然,接着冲着她笑了笑,“刚才还说怎么不见你,原来你先回来了啊,陈墨言你今天吃饭好快啊。”

    “嗯,本来是回宿舍有事的。”

    陈墨言看了她一眼,眼神轻轻一扫,从后头走进来的几人身上扫过去。

    除她之外的五个女孩子,都到了。

    她们彼此嬉笑着,打闹着,偶尔说些班级上的八卦。

    甚至,会带几分小娇羞的说一下班级里的男孩子。

    会是这样的几个女孩子之一拿了她的东西?

    “陈墨言,你怎么了,脸色有点不对啊。”

    乔艳放下手里头的东西,扭头看了眼陈墨言,凑过来坐到了她的身边儿。

    滚到嘴边的没事儿被她给咽下去。

    她朝着乔艳笑了笑,轻声,却是让整个宿舍的几个女孩子都能听的到她的声音。

    “我昨晚放在枕头底下的几页纸不见了,那是我答应我一个妹妹,给她画的几张画……”

    “不可能吧,你放在枕头底下怎么会不见的,是不是你记错了?”

    乔艳先咋忽了起来,还转身帮着陈墨言找,“是不是被你睡着的时侯弄乱了地方?床里头找了吗,这角角落落的,还有床底下,咦,还真的什么都没有……”她在陈墨言的床上帮着她找了一通,连床底下都没放过,最后才坐直了身子,“还真的没有呀,你确定自己是放在枕头底下了吗?”

    乔艳是觉得吧,这好好的东西放在那里怎么会不见了呢。

    说不定是陈墨言记错了。

    旁边的马菲几个也都各自停下了手头的事情,朝着这边看过来。

    不是说让陈墨言好好想想,就是让她好好找找的。

    陈墨言笑了笑,“我很确定我把东西放到枕头底下了,而且,那画稿因为我妹妹很喜欢,我是想着中午给她寄回去的,所以,不可能放错或者是记错。”

    乔艳听着这话皱了下眉头,嘴唇动了动没出声。

    不过她不出声,不代表没人说话。

    莫小凤听了她的话后忍不住的皱了下眉头,“你这话的意思是,我们宿舍里有人拿了你的东西?”

    “我也不知道呀,反正,我好好的放在这里的东西是没了。”

    “好了好了,咱们一块帮着言言找找,言言呀,你那个是信纸还是什么呀,你先别急,我们都一块找找。”出声的是马菲,她看着陈墨言的眼神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头就是咯噔一声,赶紧拽了下身旁的乔艳,“咱们都帮着言言找找,看看是不是被什么东西压住了啥的。”

    “是啊,有些人啊,说不定是记错了呢,就到处吵着东西不见了。”

    “都在一个屋子里头呢,谁还能稀罕她那几页破纸?”

    陈墨言看着乔艳和马菲开头,连着黄一玲几个都开始帮着她找东西,她眸光微闪,笑着耸了耸肩,眸光平静而淡然的看着几个女孩子,“咱们都是来自下面几个镇上的,相聚在一起不容易,住在一个宿舍更是缘分,所以,我真的很珍惜这份缘份……”顿了下,她轻轻一笑,声音也很轻,“要是能找到的话,自然是最好啦。”

    “好了,我去趟洗手间呀,你们先帮我找着。”

    “要是真的是我放错了地方,回头我请你们吃好吃的呀。”

    陈墨言一脸笑意的走出了宿舍。

    站在墙壁的一角,她的脸色立马就沉了下来。

    希望,对方会珍惜她给的这次机会!

    五分钟过后。

    陈墨言推开门走进去,乔艳几个立马朝着她看过来,“陈墨言,你再想想啊,东西我们真的没找到。”包括黄一玲几个都朝着她看了过来,不管心里头怎么想的,面上却都是带了几分为她着急的焦色。

    “没找到啊,那算了。”

    陈墨言这话一出口,几个女孩子顿时也就不再多想了。

    黄一玲嘴快,更是忍不住道,“不是说就你随便画的吗,再找几张纸画一下好了。”

    按着她的想法,陈墨言之前就不该把这事儿说出来。

    不就是随便涂的几笔吗?

    谁不会呀。

    再说了,大家都是一个宿舍里头住着的。

    谁还会去她枕头底下翻她的东西,还拿走几张纸?

    搞不搞笑啊。

    而且,她心里也觉得陈墨言有些不信任她们。

    不过这些都被她很好的压到了心里头。

    乔艳却是觉得有些不妥当,不过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呀。

    刚才她们是真的帮着都翻了一遍。

    没有啊。

    她看着陈墨言,“要不,你晚上有空了再重新画?”

    “真的没找到啊?即然是这样……”陈墨言却是握了下她的手,没有接她的话,却是直接笑着看了下四周的和个人,接着,她话音一转,声音也跟着愈发的平静,“那,我就去报告宿管老师吧。”

    乔艳的眼皮一跳,闹这么大?

    不远处,黄一玲的脸就黑了,“陈墨言,不过是几张破纸,你自己随手用笔画的吧,不见就不见了啊,再说了,谁能证明你的东西就真的放到宿舍了啊,咱们可是一个宿舍的,你这样的不相信人,以后还怎么相处?”

    她身边的莫小凤和周红虽然没出声,但却都不约而同的露出赞同的脸色。

    “我自己的东西丢了,我为什么不能找?我现在找不到,它总不能自己从宿舍里头飞了吧,飞天遁地?”陈墨言的声音里多了几分淡淡的嘲讽,“你们都想的好,是觉得我不信任你们,可是,你们怎么不想想那是我的东西?不管是谁,没有经过我的同意,私自或是擅自拿了我的东西,那就是偷!”

    “对于这样的人,我为什么要给她信任?”

    陈墨言能感受到自己这一席话后整个宿舍里头的气氛都不一样了。

    变的更加的压抑、窒息。

    估计,她们是对自己这最后的一句‘偷’有所不满。

    或者是不赞成?

    不过,这样的行为她哪里有半点说错?

    她眉眼浅笑,声音平静,“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今天只是几张纸,几页画,如果我选择默不作声的忍了,你们不觉得这是在纵容吗?还有,刚才黄一玲说的很对,咱们是同一个宿舍的,我刚才就说了,这是一种缘份,可是,如果有人不珍惜这份缘份,那我为什么还要忍下去?”

    “更何况,这次过去了,下次,她会不会把主意打到更贵重的东西身上?”

    “以后,咱们这个宿舍,你们还敢放东西吗?”

    最后的话一出口,就是莫小凤几个也不约而同的变了脸。

    这可是她们要住三年的地方。

    哪怕有些很重要的钱物不敢离身……

    但总有疏忽的那一会儿。

    再说了,千防万防,不是有句话说家贼难防吗?

    万一下次对方盯的是自己的东西?

    想到这里,她们的眼神都闪了下,看着陈墨言默然无声。

    乔艳一脸凝重的看向她,“真的要这样做吗?”

    “好了,你们这都什么脸色呀,我可是最相信你们的,说不定呀,咱们这宿舍进了坏人?”她扭头朝着外头走,清晰而平静的声音传入几女耳中,“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一心想着把这事儿查个清楚,不管怎样,这可是咱们要住好几年的地方,可不能留下这么个隐患在内,你们说是不是?”

    “……”

    几女虽然没出声,但却隐隐的多在心里头赞同了陈墨言这话。

    再说了,刚才陈墨言的那话也让她们心里头一松。

    是呀,人家陈墨言也没说就是她们偷的呀。

    说不定,宿舍里头真的进了外人?

    这事儿呀,一定得查!

    乔艳看着陈墨言走出去,赶紧跟上,“我去看看,你们去不去?”

    马菲,莫小凤,黄一玲想也不想的跟上。

    倒是周红,咬了下唇她也跟着走了出去。

    心里头却是暗自抱怨不已:真是的,怎么就她一个人这事那事的,事多!

    宿管老师也是才用过午饭没多久。

    正想着要不要休息一会,就听到外头有脚步声响起来。

    她打开门先看到的是陈墨言,也没有多想,“这位同学,你是有什么事情吗?要是来取信的话,这会儿还没有到时间……”

    “老师,我的东西丢了,就在601宿舍,东西很重要……”

    她看了眼宿管老师,直接把自己那几张画稿的来历讲了出来,当然,她只是说是一个亲戚觉得合适,想让她寄过去看看的,最后着重说了自己昨晚放到枕头下,今天早上出门还看了看,中午就不见的事情说了出来,同时,还朝着门口乔艳几人一指,“这几个都是我宿舍里头的,她们刚才帮我一通好找呢,我们怀疑宿舍上午是不是进了外人。”

    站在门口的黄一玲几个听着陈墨言这样的话,脸色稍缓。

    就是嘛,她们怎么可能会拿她的东西?

    肯定是她们宿舍进了坏人!

    想到这里,几女都不能淡定了,一个个的催着宿管老师赶紧把这事儿查个清楚。

    更有胆小些的马菲脸儿都白了起来,“老师,万一那人半夜三更的进去,天呐,吓死我了……”

    “你胡说什么呢,我胆小呀,你可别吓我。”

    几个女孩子在那里唧唧喳喳的,宿管老师却是一脸的铁青。

    “真是岂有此理,竟然有这样的事情?查,一定要彻底的查。”

    她看着几女,声音发冷,“我倒是要看看是谁敢这样胆大包天,做出这样的坏事。”

    这个时侯的人们对于偷东西之类的事情还是很深恶痛绝的。

    特别是,这位老师可是管着女生宿舍的啊。

    这是学校对她的信任!

    这是党和学校交给她的重责!

    现在,竟然有人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做出这种坏事。

    让她没法和校领导,和党交待呀。

    简直就是让她丢尽了脸!

    必须的查啊。

    宿管老师起身,“走,我得去你们宿舍看看。”

    了解了事情的真相,宿管老师果断的把这件事情上报。

    没过一会,又来了一位教导处的人。

    然后,两个人嘀咕了几句,直接把陈墨言几个人分开,分别问话!

    约摸折腾了半个小时。

    宿合老师和那位教导处的人先后离去。

    当然了,两人走之前还是对着大家讲了一通大道理。

    直到那两人走后,宿舍里只余下六个女孩子,黄一玲几个的脸色都难看到了极点。

    “陈墨言,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莫小凤的眼瞪的溜圆,脸上全是怒气,“你嘴里说着相信我们,说是宿舍里头进了坏人,可现在,宿合老师却是字字句句都指向我们,说我们是偷了你的东西,你,你这人怎么能这样啊?”一边说一边跺了下脚,十几岁的女孩子忍不住觉得自己被人冤枉,又被老师叫到一块盯着问个不停。

    这可是人生中的头一回呀。

    好像她真的成了小偷,偷了别人的东西一样!

    最后,莫小凤想着之前的那些问话,还有老师再三怀疑打量的眼神,最终忍不住眼圈一红。

    坐在床边上气的呜呜哭了起来。

    黄一玲几个赶紧的劝。

    “小凤你哭什么呀,咱们又没做什么坏事,反正呀,身正不怕影子斜!”

    出声的是周红。

    她一脸的平静,竟然还跟着劝说莫小凤,眼神却是朝着陈墨言闪了一下。

    “老师都说说这事儿肯定要查出来的,说不定真的是坏人进来了呢,你别哭了啊小凤。”她帮着她递了手帕,一边轻声劝着,“哎,咱们这宿舍呀,有些人也真是的,不过我前几天看着人家隔壁宿舍的几个人,同进同出的,感情真好,我都要羡慕死了啊。”

    这是在说她事儿多?

    陈墨言悠悠一笑,“我也觉得隔壁宿舍挺好的,不如,咱们这会儿去找宿管老师调一下?”

    “就是不知道呀,这个时侯提出调宿舍,会不会被老师认为,这事儿是,有人心虚?”

    周红听着这话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她瞪大了双眼,语气愤怒,“陈墨言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这是拐着弯的说我偷了你的东西吗?是,我是之前和你有些误会,那天开学那会我不也是着急嘛,我那天下午真的有事,再说了,那个学姐她本来就是在偷懒,只顾着和身边的学长说话没做事呀,你明明看到了都不帮我,愧咱们还是一个班,一个宿舍的呢。”

    她双眼满是指责。

    直到现在,在周红的眼里,她觉得陈墨言这个人是自私的。

    是不关心同学,是只会讨好学长、学姐的一个人。

    这会儿再次提起那天的事儿,周红的脸上全是怒意,胸口因为生气而剧烈的喘息着。

    “明明就是你一句话的事情吧,你却说自己没看到,害得我当时被人嘲笑。”

    “现在你又说什么丢了东西啥的,还说是我偷的。”

    “陈墨言,你要是讨厌我你就直说呀,我知道你学习成绩好,又是老师眼里头的好学生,你不待见我,不想和我一个宿舍你直接说啊,我我,大不了我去和宿管老师说,我转宿舍好了,没必要这样闹吧?”

    这样闹?

    陈墨言咪了下眼,看着她突然就笑了起来,“周红,你忘了我那天和你说的话了吧,我当时是怎么和你说的,我说我没看见,我是真的没看见,不过你即然觉得是我不帮你,以为我故意讨好学长学姐,那就这样吧,随你怎么想。至于今天的事儿,”她摇摇头,看着她又是一笑,“我本来准备把这事儿交给老师,让老师查的。”

    “可是你现在即然说我闹,又说我针对你,那么,我就问你,今天早上是谁最后一个离开宿舍的?”

    “我我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不假,可是我离开的时侯黄一玲她们都在门口看着,我没去你床边。”

    这话周红说的理直气壮极了。

    她看着陈墨言,生气的吼,“原来你果然觉得我偷了你的东西……”

    “我没说,一直是你自己往你身上带,先别把冤枉人的锅往我身上背。”陈墨言看着她的气愤,她却是愈发的平静、淡定,两女成为鲜明的对比,“那么,我再问你,你第三节课后的课间休息,你一个人是回宿舍了吧,你当时做了什么,谁能证明?”

    “你,你你跟踪我!”周红瞬间就气红了脸。

    ------题外话------

    有二更。我闪。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