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111章 少男少女情怀
    转眼是十二月。

    进入腊月的第一天,陈墨言等人终于迎来了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大雪。

    不过是一晚上的功夫,再睁开眼,整个世界一片的白。

    屋顶上,树梢上,地面上,台阶上。

    触目所及的地方,全都是个一个字儿:白!

    陈墨言仍旧是头一个起床的。

    她推开门,看着外头仿佛被披上一层银霜的白雪世界,忍不住深深的吸了口气。

    空气中,顿时有一种雪的清冽气息冲入她的心肺。

    让她整个人的精神都跟着为之一振。

    回过头,她冲着还在那里赖床直哼唧的乔艳喊,“起床了,外头下雪了,好大,快起来看。”

    “啊,真的吗,我这就来。”

    陈墨言这一嗓子出来,别说乔艳了,另外几个也都从被窝里头爬了出来。

    手忙脚乱的穿好了衣裳,几女都把头朝着门外瞅过去。

    乔艳高兴的朝外蹦,“下雪了,哈哈,陈墨言,来,咱们去堆个雪人去。”

    陈墨言看着她在雪地里使劲儿的蹦,默默的转开了头。

    这丫头谁家的啊?

    她不认识!

    因为乔艳的欢脱,一路上拽着陈墨言的手蹦蹦跳跳的,非说要什么踩雪,导至两个人进教室的时侯不但是一脚一身的雪,还是整个教室最后两个到的,然后,讲台上的竟然是乔艳最怕的英语老师。

    本来还欢脱的人,抬眼看到英语老师朝着她悠悠飘过来的眼神。

    乔艳整个人立马就缩了脖子,躲到陈墨言身后当起了鸵鸟。

    英语老师哪里还不知道她的德性呀,瞪了她们两人一眼,“还不赶紧进来?”

    “谢谢老师。”

    陈墨言神色平静的抬脚,走的那叫一个稳稳当当。

    跟在她身后的乔艳则是全身不自在。

    她觉得自己好像就是一个小媳妇。

    还是被人虐待的那种!

    早自习比平时的时间缩短了一半。

    班长方络直接带来了学校教导处的指示:扫雪!

    要说这事儿,乔艳绝对是最高兴的一个呀。

    如是,在不少同学,特别是女孩子哼哼唧唧,脸色不虞的表情下,乔艳是第一个就站起来响应。

    这让不少人朝着她望过来的眼神都是白的。

    陈墨言则是抽了下嘴角,这丫头,拉仇恨值的吧?

    方络看着大家走出去,自己则走到了陈墨言的身侧,“陈墨言,你是纪律委员,可得带好这个头啊。”

    听着这话,陈墨言忍不住看了眼方络。

    要不是方络说起来,她都快忘了这事了,自己这个纪律委员,竟然在一个月后重新选举的时侯连任了!

    当然,像她这样连任的还有不少。

    基本上只要没犯什么大错,或者是人缘特别差的。

    都在一个月的试用过后直接连任。

    包括周红都是这样。

    不过也是因为陈墨言向来低调,在班级里走动比较近的也只有乔艳几个。

    所以,导致别说班里头的同学们。

    就是陈墨言自己,怕是都忘了她还是纪律委员这么一茬!

    方络这么一提,陈墨言立马就觉得自己有些心虚起来。

    在其位,不谋其事呀。

    一开始扫雪还有些女生皱着个眉头,满脸的不乐意:

    她们是来学习的。

    可不是来扫地扫雪的呀。

    不过都是十几岁的孩子嘛,扫了一会儿情绪也就热闹起来。

    到最后嘻嘻哈哈的,二十几分钟的时间转眼过去。

    方络招呼着班上的同学散开,然后他则和几个班干部留下来,准备把雪都推出去。

    陈墨言和周红两人都被留了下来。

    不知道方络从哪找来的一辆板车,陈墨言和周红身为女孩子,也不过是做做样子,在方络和另一个劳动委员的带领下,大家很快把大部分的雪都推了出去,众人的脚下只余下了最后一堆,方络笑着给大家加油,“还有最后一车,大家都加把劲儿,然后回头就可以去吃饭了。”

    “班长说的对,咱们都快一点,赶紧弄完,可不能拉在二班三班他们后头呀。”

    要说高一年级分了六个班。

    虽然说他们所在的一班自然是整个高一级学习成绩最好的。

    但是,都是年轻人,难免就年轻气盛的。

    除了比成绩,别的,几个班私下里也是你争我抢的。

    气氛可是热烈的紧。

    所以,哪怕是扫雪呢,也是带着竟争的。

    劳动委员这么一说,果然几个班干部愈发的起劲起来,挥舞着铁锹,干劲儿十足的把雪堆到了板车上,方络看着车子装满,把地下的最后一小推雪铲除,举着铁锹在车上拍了两下,防止推雪的过程中雪因为松而落在地下,他扭头看向陈墨言和周红两个,“你们两个饿了吧,快去吃饭吧,这一车我们几个送过去就好了。”

    周红一扬眉,“班长你这是什么话,瞧不起我们女孩子吗?”

    “呃,那倒不是……”

    方络笑着看了眼眉眼平静没出声的陈墨言,眼神闪了下,“那就一起吧。”

    雪是要推到校门外一个沟里头。

    中间经过一个上坡。

    周红紧紧跟着方络的步子在后头弯腰推车,陈墨言则跟在她的身后。

    其实,她是觉得周红有点不对劲儿的。

    好像太过活络了些?

    不过陈墨言也没有多想,就想着赶紧把这车雪推出去倒掉,然后她好赶紧回去吃点东西。

    外头太冷了啊。

    扫着雪运动着还好,稍一停,那北风小刀子似的刮在人身上。

    好像要穿透人的骨头。

    陈墨言正想着呢,猛不丁的眼眸一缩,“周红小心,往后退……”

    只是周红明显没听她的。

    头也没回,紧看着前头不远处方络的身影。

    “周红……”

    陈墨言其实也不想管的,可身为同学,两者之间深仇大恨啥的,还真没有。

    雪车上颠倒的铁锹眼看着朝着周红的身上掉。

    她要是不躲,那脚……

    周红正看着前头方络的身影,连眼珠都舍不得转呢。

    先是听到后头刺耳的声音。

    接着就觉得后头不知道谁用力撞了她一下。

    周红小脾气上来,恼的反手朝着身后就是一划拉。

    她手没推这一下还好,刚好推到滑落的铁锹手柄上。

    那铁锹朝着陈墨言身上坠过去。

    陈墨言没防备,更怕铁锹落地铲到自己,只能后退。

    雪滑,刚好又是站在上坡的路上。

    陈墨言脚下没站稳,身子朝着后头倒了下去。

    “陈墨言小心。”

    几乎在她身子朝着后头倒的那一瞬间,一道身影越过几乎被这变故吓怔的周红,飞快的跑过去,伸出长手抱住陈墨言,然后,两个人咕噜噜的朝着下坡滚了下去。

    “方络……”

    周红带着颤声儿的变调了的哭腔在校门前上空尖叫着。

    哨一样的响起来。

    校医务室。

    陈墨言的脸色有点难看。

    看着校卫生员脸色凝重的帮着方络处理手上的伤口,她几次想开口问。

    可话到了嘴边,她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想问问方络,为什么要拿自己的身子护着她。

    她想问问方络,那会儿他明明离着自己好远的呀,为什么却能跑的那么快。

    她还想问方络,疼不疼。

    想问问卫生员,方络的手,是骨折还是怎么的,严不严重?

    可话滚到了嘴边,对上方络温和的笑。

    她觉得自己一个字儿都说不出。

    “别担心,一点都不疼,真的。”

    方络看着她凝重的脸,以为她在担心自己,不由自主的出声安慰。

    而且,他还为了表示自己说的话是真的,还特意动了下自己受伤的左手臂。

    然后就换来校卫生员狠狠的一顿批。

    他却只是朝着陈墨言笑,“还好伤的不是右手,过段时间的考试不会耽搁。”

    陈墨言,“……”

    面对着这个样子的方络,她突然觉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无力感。

    好像,说什么都不对?

    两个人,不,还有跟在两人后头的周红,眼圈红红的周红看着方络的伤恨不得哭出声来。

    “都怪我,方络,你的手没事吧,我我,都怪我反应那么慢……”

    “要是我及时躲过去了,你就不会受伤了。”

    她看着方络,哽咽着,“害得你现在手都伤成了这样,过段时间考试怎么办呀。”

    方络看着她轻轻一笑,“不关你的事,是我想拽住陈墨言,结果自不量力……然后才伤了手的。”他看了眼陈墨言,扭头朝着周红温声解释道,“你不用道歉,刚才卫生员也说了,只是碰到了筋脉才肿的,并没有伤到骨头,也就是瞧着严重,养几天就好,不会耽搁考试的。再说,这是左手,真的不耽搁什么。”

    “真的吗,真的不会耽误你考试,学习?”

    “真的不会。”

    要说方络也不愧是班长。

    脾气那叫一个好。

    在高一一班里头,估计方络这个班长是出了名的好脾气,好人缘。

    陈墨言走在两人的一旁,看着他温声的,心平气和的站在那和周声解释,安慰她。

    略想了想,陈墨言便选择了抬脚走人。

    倒不是她忘恩负义。

    人家救了她,她连声谢谢都不说啥的。

    瞧着眼前这个场面,陈墨言觉得吧,自己还是暂时先避避的好。

    “哎,陈墨言你怎么先走了啊,你等等我……”

    周红毕竟是个女孩子。

    能鼓起勇气跟着两人过来,然后又站在方络跟前说那么些话已经是难得。

    这会儿她一抬头看到陈墨言走远,不禁吓了一跳。

    赶紧抬脚去追。

    她追也就追了,一边追却一边小声的嘀咕起来,“真是的,人家明明为了她受伤的,竟然连声谢谢都不说,就这样走了也好意思……”她自以为说的小声,可偏巧陈墨言就是耳力灵敏的那其中几个呀,索性收了脚,扭头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周红,她呵的一声轻笑,“是呀,这人啊,可不就是容易忘恩负义吗,这好歹的,我刚也算是救了她吧,这会儿人家倒好,心里眼里直接把这事儿给无视,不存在了,呵呵,可见人这心啊……”

    她摇摇头,对着周红啧啧两声。

    周红的脸唰的一下红了起来,“你,我我刚才不是只顾着担心班长,就就想着回宿舍再和你说谢谢嘛。”

    回宿舍?

    估计是只顾着担心方络,心疼他的伤。

    怕是直接就忘了自己救她这么一回事儿吧?

    更何况,要不是她的手往外推那么一下,自己不至于摔倒。

    方络,也不至于受伤……

    她看着周红,点点头,“你还记得我为什么会摔倒,方络受伤的最初原因就好。”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说,是我害你摔倒,害方络受伤的?”

    周红脸一红,又一白,要哭不哭的瞪着陈墨言。

    陈墨言扫了她一眼,勾了下唇,转身准备走人:

    她觉得自己和周红应该是属于那种没朋友缘的一类吧。

    天生的八字不合?

    她笑着摇摇头,不再去想周红的事情,心里头却是暗自下了决定。

    以后,远离!

    因为方络受伤的事,曹老师特意找陈墨言和周红两个人亲自过问了一遍,最后得知和几个人说的一样,事出意外,他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让方络好好的养伤,休息,陈墨言则在想了两天之后,最终让绞尽脑汁的她想出了一个办法,把自己上课的笔记再挑出一些重点,然后拿给方络看。

    别的她实在是想不出什么来了啊。

    人家好歹的也是救了她。

    要不是方络,现在手受伤的可就是她了。

    说不定还会更严重。

    她总不能上下嘴皮子一碰,两个字儿‘谢谢’就把人家打发了吧?

    收到她笔记的方络倒是很开心。

    他看着陈墨言,“你可是咱们高一级的第一,能有你的笔记给我做考前复习,这次我肯定不会考差的。”

    “是你自己的成绩好。”

    陈墨言可不敢居这个功,方络的成绩虽然不如她。

    但人家却是地道的脑子聪明,考试在年级前十的那一种啊。

    自己却是开挂的。

    两者,不能比。

    她对着方络点了点头,便转身走人。

    直觉的,她不想和方络过多的接近,或者是说话。

    越来越接近年节。

    这天儿也越来越冷,到了晚上,风刮在宿舍窗子上。

    劈哩啪啦的作响。

    导致胆子小的女孩子半夜上洗手间都不敢一个人去。

    晚上八点半。

    陈墨言阂上手里头的书,起身伸了个懒腰,先习惯性的看了眼乔艳的床。

    不过看到那里一个人没有,被子都是叠的好好的。

    她不禁笑着摇摇头。

    可真是习惯了。

    竟然都忘了今天是周五,乔艳一放学就被家人接走的事儿。

    她看了眼四周,余下的几个女孩子都是附近镇子上的,因为天冷,又因为下周就是考试时间,这周末都不选择回家的,低头看书的看书,缩在被窝里头写日记的写日记,她便不动声色的收回眸光,准备抬脚朝着外头走。

    “陈墨言,你是去洗手间吗,等我一下呀。”

    竟然是陈墨言准备避而远之的周红。

    她挑了下眉,对着周红点了下头,“走吧。”

    两人默不作声的朝外走。

    洗手间里头漆黑一片,籍着头顶隐隐的星月光辉走进去,再出来。

    陈墨言洗手的当,身后周红期期艾艾的走了过来。

    “陈,陈墨言,那次的事情,谢谢你啊。”

    陈墨言扭头看她一眼,挑了下眉,“你已经说过一遍了。”

    可她不觉得周红再说一遍会比上次说的那声谢谢有真心。

    “那个,我我,我就是想问问,你是帮着方络记笔记吗?”

    “嗯?是。”陈墨言转过头,一脸平静而坦然的看着她,“他手有点不方便。”

    “那那,那以后我可以帮他记吗?”

    周红一脸的焦急,看着陈墨言微转了转的眼眸,她咬着唇解释,“我我没别的意思,那次你说的对,这事儿都是因为我,要不是你想帮我,也不会摔倒,班长也不会……现在我想谢谢你们两个,看着班长受伤,我我就想帮他一下……”

    “你要是不同意也没事,我……”

    陈墨言似笑非笑的看她一眼,突然打断她的话,“好啊,那你明天记得给他。”

    这事儿,她正不想沾呢。

    有了周红在中间插这么一脚,她倒正好抽身。

    第二天中午。

    周红脸红红的捧着自己的笔记出现在方络身前,“班长,这是陈墨言让我给你记的笔记……”

    “这是……你写的?”

    方络的眼底闪过一抹失望,声音却还是平静而含笑。

    “是是啊,陈墨言说这几天有事,班长你受伤又是因为我,所以我,我也想尽一份心。”

    周红在这里偷偷的耍了个心眼儿。

    她没敢和方络说是自己主动找的陈墨言。

    不然,万一班长不接受她的笔记?

    她一脸的忐忑,“班长,我记的很清楚,很用心的,真的……”

    方络的眸子轻垂,“好啊,谢谢周红同学你的笔记了。不过,我的手已经好多了,不再耽搁我拿书拿本子,所以,以后就不用再麻烦你了,到于今天的,”他对着周红扬扬手里头的一个笔记本,温和一笑,“我已经有了,下次如果我有需要,再看周红同学你的笔记好吗?”

    “啊,好,好的班长。”

    周红强撑着笑脸转身,才出教室,眼泪唰就掉了下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