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115章 我要娶她
    “妈,妈你别怪姐姐,都是我不小心的……”

    陈敏一脸的痛楚,咬着唇,拉着陈妈妈的手,好像是忍受了多大痛楚一样。

    她这模样看的陈墨言忍不住呵的一声冷笑。

    “你又作那个样子给谁看呀,我刚才挨到你了吗,我打到哪了还是碰到你哪了?”她看着陈敏,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之前在家里头最爱用这样的方法冤枉我,你想吃鱼,我劝阻不听,拽着我去捕鱼,你自己掉到河里,寒冬腊月的天啊,我把你拉出来,自己去掉进了冰窟窿里,九死一生的我被人救起来,你回头就和妈说,我调皮淘气,非要去那河里试试冰块的厚度,是这样的吧?”

    她看着陈敏越来越白的脸,声音平淡而疏离,“现在,你又打算要用这一招吗?”

    “姐,姐姐,我那次也是太害怕,一时紧张,事后我都和你说对不起了啊。”

    陈敏这会儿也站了起来,她红着眼圈,哭腔浓重。

    “那次是我的错,我也和爸妈承认了呀,可是我那会还小,又惊又吓好像失了魂儿似的,姐,我当时回到家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

    “可不是,你还有脸提那一回,我让你好好的待在家里头陪着敏敏写作业,你呢,你是怎么做的,你这个当姐姐的自己馋嘴,竟然还哄着敏敏去河里头敲冰逮鱼,这也就是敏敏没有出事,不然你看我不打死你。”

    陈妈妈的语气带着几分的狠厉。

    然后,陈墨言一下子就明白,陈妈妈这话,是说的真的。

    她看着陈妈妈拉着陈敏的手嘘寒问暖,又是哪里疼又是摔到哪的,眼里浓浓的全是担忧。

    反观自己呢?

    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这……

    顿时她心里头就索然无味起来,她也不再看陈敏和陈妈妈,抬脚就准备朝着校园内走去。

    谁知陈妈妈却是突然松开陈敏的手,一下子冲到了她的跟前儿。

    “你这个死丫头,你敢打敏敏,我打死你……”

    “敏敏她还那么小呢,你是姐姐,你怎么能这么狠心推她?”

    陈墨言一时没防备,手臂竟然被陈妈妈给拽住。

    她用力侧了下身子避开陈妈妈另一只手,一挣,没有甩脱陈妈妈的手。

    反倒是让她扯了嗓子嗷嗷的叫了起来,“好啊,你这个不孝女,你现在长大了,觉得我和你爸老了,用不着我们了,所以你就嫌弃我,觉得我没用了,竟然敢对着你妈我动手了,老天爷呀,你睁开眼看看呀,这当女儿的对自己妈动手了啊,天打雷劈啊……”她一边扯了嗓子嚎一边抬手对着陈墨言身上劈头盖脸的打了过去。

    冷不丁的,陈墨言被她在头上打了两下。

    陈妈妈恨她不听自己的话,自己都来接她回家了,这死丫头还敢拿乔?

    更有之前陈敏一下子倒在了地下。

    在陈妈妈眼里,肯定是陈墨言推的呀。

    不然的话,难不成还是敏敏自己跌倒在地上的吗?

    这个死丫头啊,她一定得好好的教训教训!

    她一只手死死的扣着陈墨言的手臂,手指头因为用力,指甲都掐进了陈墨言的手腕子上。

    手脖子上顿时就有火辣辣的疼。

    应该是见血了吧?

    她嘴里涌起一抹涩意,这就是她的亲妈吗?

    不远处围观的几个路人瞧着这一下子动起了真格的,再看陈妈妈的眼神时忍不住多了抹异样。

    这当妈的,这手下的那叫一个狠。

    真的是亲妈吗?

    不过心里头犯嘀咕,面上却是没有一个出头的。

    相反的,一个个的都悄悄的向后挪了几步。

    倒是学校守大门的那个老大爷,一脸黑的走过来,“闹够了没有,做什么,还动起手来了,赶紧松手走啊,这里可是学校,再这样闹下去我可是要报警了,赶紧松手松手……”不过他也只是在不远处出声哟喝,没敢近前。

    主要是被陈妈妈那彪悍的架式给吓到。

    再说了,守门的大爷今年也五六十岁了,万一上前,被碰到啥的。

    他这把老骨头,禁不得折腾呀。

    陈妈妈冷笑着回头,竟然冲着那老大爷啐了一口,“你个老东西给我一边去,我自己教训自己的女儿,管你个老东西什么事,你还报警,我自己生养的女儿,我想怎么教训怎么教训,想打就打,你管的着嘛你,警察管天管地吃喝拉撒的,还管我打女儿?”说着话她一扭头,就撞入陈墨言那双幽静淡然的黑眸。

    她眼皮子一跳。

    不知道怎么的,心里头涌起一股毛骨悚然感。

    想也不想的,她抬手对着陈墨言脸上就用力的拍了过去。

    让你再看我。

    让你再笑!

    只是她的手还没碰到陈墨言呢,手腕子被一只铁钳猛的大手紧紧的握住。

    然后,对方的手猛的用力一捏。

    疼的陈妈妈嗷的一声叫起来,“谁,谁捏我手,嗷嗷……疼……放,放手……”

    对方却是理也不理她,大手轻轻一捏又向外一甩。

    陈妈妈整个人极是轻松的被对方甩了出去。

    咚咚咚的后退好几步。

    然后,砰,她整个人扑通一声重重的跌坐在地下。

    “哪个杀千刀的,疼死我了,你是谁,小兔崽子你敢打我,我草……”

    陈妈妈吧啦吧啦一通骂。

    对面,手得到自由的陈墨言却是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有点傻眼。

    “你你……顾大哥,你从……你回来了?”

    她看着对方黑的比锅底有一拼的脸,惊喜过后,余下的满满都是疑惑。

    “顾大哥你怎么会这?你是路过这里吗?”

    话一出口陈墨言就恨不得咬自己舌头一下。

    她是真的被陈妈妈给气疯掉了吧。

    人没有从部队上回来话,怎么会出现在自己面前的?

    他回去肯定是直接回家的。

    怎么能顺路?

    心里头快速的转着这些念头,陈墨言的脸上却是多了几分真正的笑意。

    这个人是她再次睁开眼过后救过她,帮过她。

    甚至是,见过她所有狼狈和不堪的唯一一人。

    自己所有的狼狈都在他的面前出现。

    被他瞧在眼里。

    直到此刻,也是如此。

    莫名的,对上顾薄轩漆黑的如同泉水洗涤过的黑眸,她突然就红了眼圈。

    “顾大哥,我我……又让你看笑话了。”

    “不怕,有我呢。”

    对面的女孩子看着他出现时眼底一闪而过的怔忡,惊喜。

    全都一点不漏的落入顾薄轩的眼里。

    想到她是高兴自己的出现,顾薄轩的心里头也跟着涌起丝丝喜悦。

    可是下一刻,看着她眼底的欢喜一点点的散去。

    取而代之的是眼底的黯色,是幽幽的无处可诉的委屈。

    是女孩子微红的眼圈。

    顾薄轩觉得自己的手痒痒的,想揍人!

    可是对面的人是妇女。

    还是眼前这个女孩子的亲妈……

    而且,这个时侯自己要是出手打了陈妈妈。

    怕是不但解决不了事情。

    还会给陈墨言带来不少的麻烦。

    这样想着的顾薄轩,是忍了又忍,咬牙又咬牙的,才没一脚对着陈妈妈踹过去。

    但饶是这样,他的脸色却是黑青黑青的。

    “陈婶儿,你这次又要做什么,上次你们把言言的头打的都脑震荡了,她全身是血的晕倒在路上,还是人家医生好心把言言救了回来,上次言言还伤着呢,你们就把她赶了出来,她都一分钱没要你们的出来,自己想尽办法挣了学费,现在你们又来欺负她,陈婶儿,你们这当爸妈的就不怕半夜睡不着觉,良心不安吗?”

    要说刚才只是陈墨言自己一家之言。

    大家还会心有存疑。

    可是经过之前陈妈妈那一番的作态。

    再有顾薄轩这如从天降般的一番指责。

    大家回头再看陈妈妈的脸色,眼神都有些不敢看人的样子。

    哪里还不晓得这中间肯定是有内情的?

    有两个人想到自己之前竟然还对陈墨言腹诽,觉得这丫头心狠什么的。

    顿时就有些惭愧。

    “你没伤到哪吧,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顾薄轩看着陈墨言的眼神全是忧色,一脸的关切。

    对面,陈敏看着这一幕恨不得把自己的手指头给捏断。

    这个陈墨言,凭什么就那么的好命?

    她用力的掐了自己一下,抢在陈妈妈发飙之前,含着泪花儿上前,“顾,顾大哥,你误会了,妈刚才并没有对姐姐做什么,我刚才也和妈说了,我摔倒绝不是姐姐推的,真的,都是我自己没小心,是我没站稳……”

    顾薄轩看了她一眼,皱了眉头。

    陈敏被他这一眼扫的心头扑通扑通狂跳。

    她两手紧紧的捏起来,硬撑着让自己镇定,“顾,顾大哥,其实我和我妈今天是来接姐姐回家的,你不知道,这学校都放假好些天了,可是我姐姐因为生我妈我爸的气,却是宁愿在学校里头也不回家,可是这马上就要过年了,学校也不可能常住啊,过年嘛,总是要一家团圆的,顾大哥你说是吧?”

    “嗯,你说的对,言言是不可能推你的。”

    “啊?”陈敏圆眸睁大,看着顾薄轩差点被气死。

    自己说了那么一大通。

    他竟然只听到最前头的一句解释?

    偏偏这顾薄轩吧,还神来一笔的加上一句,也就是所谓的,补刀——

    他扫了眼陈敏,直接道,“要是你摔倒,那肯定是你自己没站稳。”

    陈敏,“……”

    她看着顾薄轩,眼晴眨啊眨,再眨啊眨。

    “你眼有毛病吗?”

    陈敏,“……”

    陈墨言扑吃一笑,能看到陈敏被人这样噎的喘不过气来。

    实在是,高兴啊。

    顾薄轩回头看她一眼,然后,看着她眉眼弯弯的笑,突然就移不开眼。

    他想,自己大半年没见她。

    但脑海里却时常想着这丫头的音容笑容。

    他自以为对陈墨言的各种表情都极为的熟悉,可是这一眼看过才知道。

    脑海里的想像,是空洞的。

    而站在眼前的这个,她就那么轻轻的一笑,一抬眼,一举手。

    这样一个鲜活的,活生生的陈墨言啊。

    岂是一个空洞的想像能比?

    “顾大哥……”

    陈墨言看着他的眼神,不知道怎么的,脸唰的一下就热了。

    她赶紧出声打断他。

    顾薄轩被这声音一唤,立马就精神起来,“我在。”

    那精神头,那声音。

    好像是部队在点名。

    陈墨言本来是想笑的,不过下一刻,看着陈妈妈朝着顾薄轩扑过去。

    她忍不住眼神一凛,想也不想的就站到了顾薄轩的跟前。

    “妈你要做什么,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和顾大哥没关系。”

    倒不是她对顾薄轩有多深的感情。

    一心一意的护着她。

    陈墨言只是觉得,自己不能让帮了自己的顾薄轩被她妈伤到呀。

    当然,以着自己这个妈的身手,再来几个也不是顾薄轩的对手。

    可顾薄轩的身份,能还手吗?

    所以,陈墨言是想也不想的就站了出来,拦在了顾薄轩的身前。

    护住了他。

    这让顾薄轩心里头那叫一个感动。

    不过,他怎么可能让一个女孩子拦在自己的身前?

    大手一捞,他把顾一念护到了身后,另一手往前一送。

    就那么轻轻巧巧的把陈妈妈的手给再次钳住。

    当然,这次是用了些巧力的。

    即让陈妈妈觉得疼,可却又不会真的伤筋动骨。

    “陈婶儿,如果我是你的话,我现在二话不说带着陈敏回家。”

    他看着陈妈妈,眸光凛冽而犀利,

    “你们家是怎么对言言的,这里头的人不晓得,他们是外人,我却是知道的吧,你们自己心里头也是清楚的吧,现在非要把言言逼回去,你们是想做什么?别的时侯我不管,今天这事儿我碰上了,我就一定会管到底。”

    “有我在,我绝不会让你们欺负言言的。”

    言言言言。

    他倒是叫的亲热!

    陈敏眼看着今天的事情朝着她算计之外的路上狂奔不复返。

    心里头气顾薄轩这个多管闲事的人。

    这会儿一听顾薄轩叫陈墨言叫的亲热,不禁眼神里闪过一抹厉色。

    她眼珠转了两下,状似拉了陈妈妈的衣角去劝陈妈妈,实则却是火上浇油,“妈,我姐和顾大哥也不是外人,顾大哥说起来还是我姐的救命恩人呢,他这会儿觉得姐姐受了委屈,一时生气也是难免的,妈你可不能真的生顾大哥的气呀,他也只是关心我姐姐……”

    “关心,他算什么东西啊,他又是哪门哪户哪个门牌上的,我的女儿用得着他关心吗?”

    陈妈妈果然是一点就着。

    指着顾薄轩就是一顿泼妇骂街。

    什么难听骂什么。

    连带着陈墨言一起的。

    到最后,陈墨言觉得自己都没脸听下去。

    她扭头看着顾薄轩,一脸的歉意,“顾大哥,你还是赶紧回家吧,我这里没事的,她,她发泄一通,累了就会走了,再说了,下午的车子到时间就没,她不会待到明天再走的……”陈墨言是真心觉得自己没脸再见顾薄轩啊。

    人家好心好意的帮自己。

    可却被她妈指着鼻子骂,就差没把人家顾家祖宗八代都问个遍了。

    对面,陈妈妈还在骂,“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东西,竟然敢肖想我女儿,我女儿可是早就有婚约的,聘礼我都收过了的,我可告诉你啊,你要是不要脸,想耍流氓,我就,我就去你们村骂去,我倒是问问你爸问问你妈,问问你们顾家是怎么教儿子的,勾……搭拐骗别人家的女孩子,不要脸!”

    “妈,你实在是过了啊。”

    陈墨言气的恨不得用抹布把陈妈妈的嘴给堵住。

    同时,她心里头也是再一次认识到了一件事儿:她妈这是真的恨不得把她给毁了!

    深吸了口气,她看着陈妈妈,“你不就是想让我和你回去吗,好,我……”

    她的话还没说完呢,顾薄轩猛不丁的拽住了她的手。

    眉眼凛凛,“言言,你不能和她回去。同时,你更不用因为我而和她回去。”

    “顾大哥,我不是为了你……”

    难道真的让她妈在这里闹到下午发车的时间吗?

    虽然她不在意自己的名声……

    可让她妈走?

    陈墨言觉得全身涌起一股无力感。

    她看着顾薄轩,眼底闪过一抹涩意,“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回家后总有办法解决的。”

    谁知顾薄轩却只是用力的拽着她的手腕。

    “我不同意你跟她回去。”

    他这话音儿还没落地呢,陈妈妈嗷嗷的冲过来,“你算什么东西呀,你个小王八蛋,你想骗我女儿也得看看我同不同意,你赶紧给我松开我女儿……”陈妈妈举手就想朝着顾薄轩脸上挠过去。

    却被他轻而易举的带着陈墨言避开。

    陈妈妈怒,“你放开我女儿,你个小流氓,我要去告你……我要去问问你爸妈,你们顾家都教出了什么东西,骗我女儿……”

    “我有骗她。”

    “他没有骗我。”

    顾薄轩和陈墨言两人几乎是同时把这话说出口。

    然后,他们彼此互看了一眼。

    眼底都闪过一抹笑意。

    再扭头,顾薄轩似是突然就下了决心,他看着再次扑过来的陈妈妈,直接开口道,“我没有骗她,我这次回来就是要去你们陈家求亲的,陈婶儿,我要娶她,陈墨言。”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