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116章 走哪折腾到哪
    “你算啥东西,你想啥,你刚才说啥?”

    陈妈妈本来竖着眉毛指着顾薄轩骂的正欢呢,噶崩脆的。

    然后,猛不丁的听到顾薄轩的话。

    她眨巴眨巴眼,整个人一下子就消了声,卡了壳。

    就那么瞪圆了双眼,眼珠子似是要凸出去的站在那,看着顾薄轩。

    整个人就是傻了,怔了。

    别说陈妈妈,就是站在顾薄轩身后头的陈墨言,她都觉得自己是幻听。

    有点懵圈。

    自己刚才听错了吧?

    顾大哥说的什么?

    要娶她?

    不不,肯定是听错了的。

    她想也不想的挣开顾薄轩的手,咚咚的后退好几步。

    抬起的双眸中带着惊疑,朝着顾薄轩看过去,“顾大哥,你不用这样帮我的,真的……”

    她妈的事情虽然让她名声有损。

    也的确是比较为难了些。

    但还没有到了需要顾薄轩用这样的方法来帮自己……

    而且,她本来欠顾大哥的就很多。

    如果再让顾薄轩用终身这样的大事来帮她。

    哪怕只是随口说说呢。

    可顾薄轩的身份却是军人啊。

    要是这事儿传到部队上,肯定会对他有影响的。

    想到这,陈墨言果断的上前两步,制止陈妈妈再次的出声,“刚才顾大哥那话是不算数的,他也是一时情急想着用这样的方式来帮我,妈,走吧,我和你回家就是。”不就是想让她回家吗?

    她倒是要看看,自己跟着她们回家。

    她妈和陈敏还能把她怎么着?

    即然这些所谓的亲人不想让她好过,一心一意的不想让她把书读下去。

    那么好啊,大家就一块别想好过得了。

    她的眼神里闪过一抹阴冷,勾了下唇,带着寒气的眸子在陈敏身上一扫而过。

    这一眼,顿时就把陈敏看的心里头扑通一声跳。

    手心里头全是冷汗:

    她姐姐刚才那个眼神,好吓人啊。

    难道说,她知道今天来这里全都是自己的主意了?

    不可能的。

    她应该不会猜到是自己唆使着陈妈妈过来的。

    陈敏迅速在心里头安慰好了自己,然后,她深吸了口气,朝着陈墨言笑了笑,

    “姐,顾大哥对你真好。”

    “好什么好,我告诉你个小兔崽子啊,别打我女儿的主意,不然我和你没完。”

    陈妈妈一边看一边瞪向陈墨言,“你还不赶紧过来,不是说要回家吗?”

    “顾大哥,我和我妈先回家,你刚才说的话我就当没听到。”

    她看着顾薄轩,嘴角轻轻勾出一抹笑意,“顾大哥你放心吧,我不会让自己吃亏的。”

    对面的少女双眼乌黑,发亮。

    眼底流动着的尽是坚毅,是稳稳的自信。

    直觉的,他相信了陈墨言的话。

    他相信她说的话——

    她不会再让自己吃亏的。

    她,会好好保护自己。

    可哪怕是相信,他也还是想保护她,想守着她啊。

    心里头轻轻叹了一声,他看着陈墨言点点头,又摇摇头,“我相信你的话,我从来都知道,你是个坚强的女孩子,你一定会保护好自己,不会让自己吃亏的,哪怕是,任何人。”他扫了眼气呼呼的陈妈妈,还有眼神闪烁不定的陈敏,突然对着陈墨言就咧嘴笑了笑,然后,他在陈墨言晃神他这一笑的思绪中,缓缓的开了口。

    “可是,言言,我之前说的也是真的。”

    “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

    他看着陈墨言,眸光坚定,“我是军人,军人从不说谎话,假话,更不乱说话。”

    “走吧,我先送你,还有陈婶儿她们回家。”

    陈墨言看着他坚定的眉眼,突然就觉得自己不知道说什么好。

    刚才,顾薄轩虽然没有重复再说那几句话。

    可他对自己说的最后几句,却无疑就是在表明他的态度——

    他之前说的话,那是认真的。

    是一定、必须算数的。

    陈墨言看了眼顾薄轩,撞入他深邃坚毅的眉眼里。

    然后,她突然就觉得那双眸子好像是星空一样,带着无尽的吸引力。

    让她有种想沉溺其中!

    “姐姐,你看着顾大哥做什么呀,不过顾大哥是比咱们黑了些呢,嘻嘻,顾大哥,你是比以前黑多了啊,你们部队上的人都这样黑吗?”陈敏抿了唇嘻嘻的笑,如同一个邻家小妹妹那般的娇俏,可爱。

    顾薄轩却只是瞟了她一眼。

    然后,扭头,眉头微拢对着陈墨言问,“真的很黑吗?”

    心里却是开始在发愁——

    要是陈墨言也嫌他黑可怎么办?

    因为要回家,陈墨言自然是要先回一趟宿舍的。

    她是一个人进的学校。

    等到十几分钟后再次出来的时侯,她身上背着一个包。

    里头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装了些啥。

    陈妈妈心头好像猫儿瓜子在抓,痒的不行。

    几次斜着眼朝着校门口走出来的陈墨言望过去,恨不得伸手夺过来。

    好仔细的看看里头都装了些什么。

    陈墨言却是看都不看她一眼,弯腰朝着站在门口没啥好脸色的门卫老大爷弯腰鞠了一躬,“大爷,都是我不好,给您添麻烦了,您放心,我以后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这次的事情,实在是对不起您……”

    “哎,你这女娃啊,行了行了,快回家吧。”

    门卫老大爷可是最早把陈妈妈拦在校门外的人。

    当时陈妈妈就黑了脸,要不是他关着门,估计陈妈妈都能一头闯进去了。

    事后又有陈妈妈的一翻闹腾。

    老大爷活了大半辈子,自然瞧出这事儿不在陈墨言。

    这会儿看到她又懂事的亲自道歉。

    哪里还肯怪她?

    难怪这丫头放假好几天了一直都不肯回家。

    就这个样子的家……

    他摇摇头,背了双手朝着校门卫室走了进去。

    陈墨言自然没有错过老大爷眼里头一闪而过的怜悯和同情。

    不过,她却是笑了笑没在意。

    相比起前世的自己,所有的一切都被蒙在鼓里头。

    到了最后更是被自己的亲妹妹给害死。

    她大半辈子的努力被别人接受。

    辛辛苦苦为了别人做嫁人。

    这一世,陈墨言觉得自己对眼前的一切很是感恩。

    人生可以回档重来啊。

    这样的机会,谁有?

    只有她!

    她看着气呼呼走在前头的陈妈妈,眼底心头一片平静。

    因为她坚信,所有的一切都是老天对她的磨难。

    而她,只要坚持自己,一路脚踏实地的走下去,守好本心。

    她的未来,肯定会是美好的!

    坐上开往镇上的车子。

    陈妈妈和陈敏坐到了一起,顾薄轩倒是想和陈敏坐一起来的。

    不过终究是男女的影响不好。

    再说,陈墨言一上车直接就找了个单人的座位坐了下去。

    顾薄轩只好坐在她的后头。

    车子出发前买票。

    陈妈妈等人坐在前头的。

    也不知道她和售票员说了些什么,售票员便朝着陈墨言看了一眼朝着下一个人走去,等走到陈墨言跟前的时侯,她直接拿了一元钱,递给了售票员,“两个人的,我和他。”她手比划了一下,指的是身后的顾薄轩。

    顾薄轩挑了下眉,正想出声说话:他一个大男人,怎么可以让女孩子给他买车票?

    那名售票员已经很是客气的开口提醒道,“大妹子,前面那两个人,说是和你们一起的,你们买票……”

    “我们不认识别的人,我只是个学生,是和我哥回家过年的。”

    陈墨言看敢不看朝着她直使眼色的陈妈妈,直接亮出了自己的学生证。

    售票员是一名三十多岁的妇女。

    扫了眼陈墨言,笑着点了点头,“那行,就买你们两个的……”不过还没等她把陈墨言手里头的钱拿稳呢,一只大手伸出来,从她手里把钱唰的拽走,然后随即便又递过来一张,“用这张买,就两个人,我们两个的。”

    顾薄轩一边说着话一边用眼角余光小心冀冀的扫了下陈墨言。

    看到她在自己说出‘我们’两字时,陈墨言脸上并没有露出生气或是不高兴的表情。

    他才在心里头悄悄的松了口气儿。

    前头,陈妈妈一听售票员的话立马就炸了,“死丫头,她敢说不认识你?我可是她妈,她凭啥不给我买票,啊,她这是不孝……”她说的口水汢沫齐飞,都要堪堪飞到那售票员脸上去了。

    “这位大嫂,您能不能先买下票?”

    现在的车子是流行上车买票。

    而且县城的车站是始发点,这售票员没能全部收到票,车子就不有走。

    这会儿车子早过了发车时间好几分钟。

    大冬天的,虽然有车窗啥的隔着风,可坐在这里头也是冷呀。

    不少人看着这一幕都有些黑脸。

    有那性子差的已经在小声催着司机发车。

    售票员看着陈妈妈滔滔不绝的口水,声音也有些不耐烦,“你要是不买票的话就下去吧,我们这车子还要开呢。”

    陈妈妈一听这话立马不干了,“凭什么让我下去呀,我又没偷没抢的。”

    “凭啥,就凭你没买票。”

    前头的司机是个五大三粗的年轻男人,二十七八岁吧。

    实在是忍不住,扭头冲着陈妈妈猛的一吼,“要不买票,要不赶紧下车。”

    瞪的铜铃似的眼,一脸的横肉。

    吓的陈妈妈一下子跌坐到了车座上,“你你你,我我要告你们欺负人,我可是好老百姓!”

    “对,我要去派出所告你们。”

    售票员看着一脸理直气壮的陈妈妈,觉得她简直就是在胡搅蛮缠。

    也懒得理了,直接把人往下推,“行了行了,你这人就是想逃票是吧?你下车吧,我们车要开了,赶紧的,下去下去……”她这一推,陈妈妈立马就炸了起来,“好啊,你还打人是吧,来人啊,打人了,救命啊……”

    不过她扯了好半天,车子里头的人根本没人多看她一眼。

    最后司机直接道,“小陈你下去,和那边派出所的人说,这里有个赖票逃票的,还要无赖咱们打人,你去让他们来个人带到所里去,让他们赶紧的过来,别耽搁咱们时间……”

    “好,这包你拿着我,我这就去。”

    陈妈妈一看这样,眼珠转了几转,坐在那里把车门就堵住了,“大妹子去啥呀,不就是一张车票嘛,我我买还不行吗,那派出所啥的多忙呀,咱可不能耽搁人家,你说是吧?呵呵,大妹子给,这是车票钱……”

    售票员看着陈妈妈腼着笑递过来的钱,面无表情的接过去,

    “还有一张呢。她的。”

    她指的是站在一侧满脸委屈,幽怨的陈敏。

    陈妈妈一瞪眼,“不是说孩子不用买票吗?”

    这话听的陈敏恨不得把她妈的嘴给缝住!

    同时,也更恨陈妈妈——

    你说说你,你想要逃票也不能这样正大光明的闹腾吧?

    到最后怎么样,还不是自己丢脸?

    到最后还要被人家给送到派出所去才害怕的掏钱。

    你掏钱就掏呗,竟然还想着赖掉自己的?

    感受着身侧朝她望过来的眼神,陈敏恨不得自己找个地缝钻下去。

    她看着陈妈妈,带着哭腔,“妈!”

    “妈啥啊,别买,妈知道你是孩子不用买票,对对,大妹子呀,我女儿还是学生呢,不是学生免票啥的嘛,大妹子,我女儿学习可好了,她这票能免了吧?”

    “不可以,她已经超过了一米四,是必须要买票的。”

    售票员看着陈妈妈,语气不耐极了,“你要是不买,那我可就把她给撵下去了啊。”

    如果这话针对的是陈墨言。

    陈妈妈肯定是眼也不眨就看着陈墨言被赶下车。

    可眼前的是陈敏呀。

    是她捧在手心里头的宝贝闺女。

    是她眼里以后一定会大有出息的女儿。

    外头这么冷的天,她可舍不得陈敏受半点的冷啊。

    磨着牙又掏出了一张车票钱,陈妈妈这才黑着脸拽着陈敏走了两个座位坐下来。

    车子重新开起来。

    人们除了之前的低声议论,很快就把注意力转开了去。

    陈妈妈看着车子另一头的陈墨言,眼神刀子似的嗖嗖朝着她身上射过去。

    这个死丫头果然是个狠心的!

    宁愿看着她被人赶出去,或者送到派出所。

    都不敢帮她这个妈买车票。

    黑心肝的坏丫头!

    等到回家的,看她怎么收拾她!

    陈墨言并没有接受到陈妈妈对自己的不满,不过她不用想,也不用接受,用脚趾头都知道陈妈妈心里头肯定是恨怨着自己呀,不过,她不在意就是。笑了笑,她扭头看向身后微闭着眼的顾薄轩。

    就在她看过去的瞬间。

    顾薄轩唰的睁开了眼,朝着她咧嘴,一笑。

    陈墨言被他这突然睁开的眼吓了一跳。

    她拍了下自己的胸口,瞪了他一眼,“顾大哥,你这样很吓人的。”

    顾薄轩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习惯了,以后我会改正。”

    习惯了?

    陈墨言怔了下反应过来,他说的,应该是在部队里养成的习惯吧。

    训练什么的,哪怕是睡觉。

    被人这么一眼看过来,立马就能睁眼,清醒?

    陈墨言想通之后却是微微一怔。

    要是顾大哥的话可以这样解释的话,那么,他在部队,是一种什么兵?

    如果只是普通的军人,可不能是这样的呀。

    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在心里头一闪而过。

    她便直接的抛到了脑后:不关她的事儿呀。

    对面,顾薄轩看着她眉眼灵动的瞪了自己一眼,可那一眼,落在顾薄轩的眼里,无疑是撒娇。

    撒娇啊。

    顾薄轩心里头酥甜酥甜的,“言言,有什么事情吗?”

    “那个,你能不能……”

    “嗯,什么事情你说,不管什么事儿,我都答应你。”

    如是,看着他那双认真乌黑的眸,陈墨言默默的把最后半句话咽回去——

    能不能别喊我言言?

    能吗?

    能?不能?

    可看着顾薄轩这样子的眼眸,表情,她,说不出口。

    “言言?”

    “嗯,下车后我自己回家,你也赶紧回家,不用跟着我。”

    她怕自己不说的话,眼前这个男人估计真的要跟着她回陈家村了。

    到家了她妈还不知道会说什么更难听的话呢。

    顾薄轩却是微微一笑,“我去我姑家。”

    陈墨言,“……”她能说啥,能说啥说啥?

    论,某个男人籍看姑姑之名实追女友、老婆之实。

    怎么破?

    车子一停下,陈妈妈抢先跳下了车。

    果然的,等陈墨言几人下来,陈妈妈一听顾薄轩说要去陈家村。

    立马就竖起了眉毛,全身变成了炸毛的某种存在,

    “你跟着我们做什么,我可告诉你啊,你要是再敢骗我们家言言,我打断你的腿!”陈妈妈盯着顾薄轩,冷笑着,“别以为你救过我们言言就真的以我们家恩人自居了啊,我们家言言还帮过你姑姑家的忙呢,还救过小花呢,这事儿咱们扯平了,你现在赶紧给走开,不准跟着我们,不然,不然我就去报警。”

    陈妈妈在陈奶奶一事儿上认识到了警察的威力。

    心里头发悚警察,害怕警察的同时,她也尝到了甜头。

    有啥事儿,我报警!

    行不行的啊,我先把警察叫过来,我吓死你!

    在陈妈妈的心里头,警察呀,这可是万试万灵的,一吓一个准呀。

    可惜她这次遇到的是顾薄轩。

    听了她的话,顾薄轩只是有些诧异的看她,“陈婶儿,我去我姑姑家一趟,警察也要管吗?咱们镇上的警察,什么时侯变的这样闲了?哦,不知道陈婶儿知不知道,报假警的话,也是犯法,会被关起来被拘留的哦。”

    “你你你,你胡说八道,我才没有报假警。”

    陈妈妈气呼呼的瞪了眼顾薄轩,不过却还是把他的话听入了心。

    一扭身子,拽了陈敏就走,“还怔在这里做什么,赶紧走啊,站在这里可没人等着请你吃饭,死丫头!”

    恼羞成怒下,她骂的自然是陈墨言。

    ------题外话------

    推荐友友文【重生军婚:彪悍农家女】|雨辰宝宝

    重活一世的沈云歌没有多大的志向,只想找个好老公,散养在家,然后生个娃,上午抱着孩子喂喂奶,下午做做按摩抹抹脸,晚上学学烹饪烧烧菜,夜里抱着老公滚滚床单。

    奈何一路上极品环绕,屡次来犯,既如此,就莫要怪她大杀四方。

    虐渣身小意思,虐渣心才是硬道理!

    一路上虐渣,致富,无比欢乐!

    然而,当她遇到他……各种情话各种撩,各种姿势各种招,各种追法各种飘。

    丢不开,甩不掉,女主脸色涨红轻喝道:“那个冷酷军长,听指挥,松开嘴,迈开腿!”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