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118章 赶年集(1
    就这样,陈墨言重返陈家后,第一个晚上就让陈家爸妈吵了个脸红脖子粗的,也不知道到最后是谁输谁赢,陈墨言却是已经懒得去理,自己到厨房装了碗玉面糊糊,就是陈爸爸溜好的饼子配萝卜条三五两口的吃下去,然后她便抬脚走入了之前她和陈敏两人居住的屋子。

    熟门熟路的摸出火柴盒,她连着擦了两下才弄出火。

    把放在窗台一角的煤油灯点燃。

    她就着昏黄的灯光看清了眼屋子里头的情景,扯了扯嘴角,晒然一笑。

    果然全换成了陈敏的东西呀。

    不过即然她们让她回来,那这个屋子自然就有她的份儿。

    也不等陈敏,陈墨言直接换好秋衣秋裤,被子一扯,麻利的上床,睡觉。

    等到陈敏和外头终于吵完架的陈爸陈妈吃过饭,又意思意思的帮着收拾好碗筷后回到屋子里,她看着屋子里点着的煤油灯有瞬间的不适应,继尔就反应过来:那个她讨厌的人回来了!

    她走进屋子里,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盖着被子蒙头大睡的陈墨言。

    陈敏的眼里闪过一抹怒气。

    不过她还是把这股子怒火压了下去:

    没办法,刚才陈墨言对着陈妈妈发飙的气势着实让她有所震慑。

    刚才陈爸爸和陈妈妈两个人的吵架她全程看在眼里。

    她要是这会儿再闹腾……

    估计陈家今天晚上别想有个安静的夜晚了。

    她不理会别人睡不睡的,可她想睡!

    只是陈敏才躺到床上,被窝还没暖热呢,对面陈墨言一脚踹了过来。

    要不是她早有防备。

    准得又被踹到床底下去。

    她忽的一下掀起了被子,坐在另一头死死的瞪向陈墨言,“你又发什么疯?”

    “哦,想让你换个地方睡。”

    陈墨言说的轻描淡写,陈敏却是快要气疯了。

    小脸上一片冰冷,“陈墨言你没疯吧,这可是我的地方,你要么就老老实实的睡,要么你就给我滚,爱去哪去哪。”她之前怎么就想着把她给弄回来的?不过是短短一晚上的功夫,家里头闹翻了天,爸妈因为她而吵架,她却头也不回的吃饭睡觉,那水瓶里头的水,掀翻的水盆,摔碎的水碗……

    分明都是陈墨言她自己的杰作。

    可是她……当着爸妈她的面儿眼也不眨的说谎话……

    这个样子的陈墨言让她觉得陌生,心慌。

    那边窗子一角,还没有来得及熄灭的煤油灯散发着昏黄的光芒。

    隐隐的,陈敏看到陈墨言眼底浓冽的冷、漠然。

    下意识的,陈敏心头打了个寒颤:

    自己非要去把陈墨言给拽回这个家。

    是不是做错了?

    “要么你就去洗洗你的脏臭脚,不然,你就睡地下。”

    陈敏还在想着呢,耳侧响起陈墨言平静的声音,等到她听清对方的话,不禁脸唰的通红。

    被气的。

    “你,陈墨言你别太过份……”

    “过份?难道你脚不臭,香的?”

    陈墨言把身子靠在身后的墙壁上,纤细的眉斜挑,语气里带了几分的笑意,

    “你确定,你的鼻子没问题,不需要去看医生?”

    最后,陈敏气的好玄没扑过去掐死陈墨言。

    不过再气,她也还是乖乖的下去,摸着黑到了灶间兑了些热水,洗了脚,收拾好回来睡觉的时侯,陈墨言已经躺在另一头睡着了……睡着了。她竟然睡着了!

    站在炕前头,陈敏看着睡着的陈墨言,手朝着前伸了伸。

    躺在炕上头睡着的人一声轻嘤。

    蓦的翻了个身。

    吓的陈敏心头一跳,噌的两步窜回了另一头的炕上。

    伸手拉紧被子躺了下去。

    对面,黑暗中看似睡着的陈墨言缓缓的睁开了眼,想着刚才陈敏孩子气的动作。

    她勾了勾唇,呵的无声一笑。

    就这么丁点的胆子吗?

    第二天早上,六点半。

    一夜睡的香甜的陈墨言准时醒了过来。

    她从炕上起来,另一头陈敏还在呼呼大睡,她也懒得理她,先自己穿好衣掌下炕,然后去灶间倒水洗脸刷牙,等她收拾好的时侯天儿还早,她索性走出小院绕着村子跑了几圈,一身大汗的回来,陈爸爸已经在院子里头忙活着,灶间有炊烟冒起来,不时有叮当作响的声音,应该是陈妈妈在煮早饭?

    “爸,早上好。”

    “言言早,怎么,出去跑圈了?”

    “是啊,老师说我们现在是高中,得好好的锻炼身体,不然等到高三会熬不住的。”

    她这么一说,陈爸爸倒是微微怔了下,随即就反应了过来。

    是呀,他这个大女儿已经读高一了。

    想起半年前的事情,陈爸爸的心头说不出来的情绪——

    当初陈墨言可是第一名考进的高中呀。

    如果那会儿谁也不闹,这个家里的人还好好的一起。

    有一个中考第一的女儿呀。

    他走出去得多高兴?

    这一切都变了味。

    陈爸爸的眼底闪过一抹黯色,他看着陈墨言笑了笑,“累了吧,回屋歇会去,你妈这就把早饭煮好了,吃过早饭我带你和敏敏去集上转一圈,你们两个有啥喜欢的一人买一样,再顺便买点年货啥的。”

    陈爸爸这一番话倒是让陈墨言想起了今天是年前的最后一个大集。

    再过个三天,可就是大年三十了。

    自己的这个爸爸,这是觉得带她出去转一圈,随便买点东西哄哄。

    她就能把之前的事情忘掉。

    心无隔阂的回到这个家?

    心里头腹诽着,陈墨言小脸上的笑却是堆满,眉眼弯弯的,让人瞧着乖巧可爱极了。

    “好啊,我都听爸您的。”

    陈爸爸看着一脸笑意的大女儿,心头有所安慰。

    还好啊,这丫头还是认他这个爸的。

    如果陈墨言知道他这想法,肯定会直接告诉他,你想多了!

    因为是陈妈妈煮的早饭,看着陈墨言直接走进来端了碗喝汤,还一连啃了两个饼子,陈妈妈那脸黑的啊,好几回想要张嘴骂回去,可想起昨晚陈爸爸在她耳朵边说的话,陈妈妈硬生生把自己的怒意憋了回去,差点得内伤。

    饶是这样,整个早饭的过程陈妈妈也是叮叮当当的。

    不时朝着陈墨言横两眼。

    以示自己的不满。

    陈墨言却是直接把这声音当成了伴奏的。

    多好啊,吃个饭还能有音乐听?

    吃完早饭,陈墨言拿着自己的碗洗好,然后扫了眼直瞪着她的陈妈妈,咧嘴一笑,“爸,妈,我吃好了啊,爸你不是说一会带我去集上吗,我在外头等你啊。”她故意把陈爸爸说带她和陈敏的话给漏了几个字儿,果然的,陈墨言朝着外头走的时侯就看到陈妈妈的脸子唰的就落了下来。

    陈敏也是整个小脸都僵了。

    一双眼里全是震惊,不可置信,对着陈爸爸委屈幽幽的看了过去。

    仿佛是在指责、亦或者是质问:

    爸你怎么可能不带我去?

    陈妈妈的声音从里头传出来,“你怎么能这样,你疼她偏着她也就罢了,难道敏敏不是你女儿吗,我告诉你啊,你要带也只能带敏敏去,不然的话今天就谁也别想去了。”

    “你想到哪去了,我怎么可能不带敏敏呢?”

    陈爸爸的语气里有些无奈,看着陈妈妈和陈敏解释,“我带着言言她们姐妹两个一块去,反正年货我会买回来的,你就留在家里头看家吧。”陈爸爸一边说一边看着眼里流露出惊喜和激动的陈敏,心里头一笑,真的是个孩子呢,瞧瞧,刚才只是听了半句话以为自己不带她去集上,那小脸委屈的。

    这会儿听到自己说带她去。

    高兴的,眼里全是光。

    “行了,赶紧吃饭,今个儿是最后一个大集,肯定人多,吃了饭咱们趁早走。”

    “好的爸,我这就好了,我帮妈妈去洗碗。”

    “凭啥不让我去啊,我也要去,我还想着买些东西呢。”

    “行了你就留在家里头看家,就这样定了。”

    要是让陈妈妈跟着,不知道她和大女儿又要闹什么事。

    天天吵啊闹的,头疼。

    站在院子里头的陈墨言把灶间几人的对话一一听入耳,她笑了笑,算了下时间,约摸着陈爸爸和陈敏快要走出来,便回屋里收拾了下自己的东西,也没拿书包,双手空空的走了出来,她才站到院子里,陈爸爸和陈敏两人前后从灶间走出来,陈爸爸笑着看她一眼,“可以走了吗?对了,言言敏敏,咱们走着去可以吧?”

    “行啊,我没问题。”

    陈敏虽然觉得走着去得多累呀,可她还没来得及说呢,陈墨言就点头应了下来。

    她自然也只有点头的份儿,“爸您怎么安排都行,我听您的。”

    陈墨言扫了眼陈敏,眼神那叫一个意味深长。

    看的陈敏下意识的缩了下身子。

    这死丫头,又想玩什么花招?

    陈妈妈双手湿渌渌的从灶间走出来,语气不怎么好的赶人,“行了行了,你们不是说要去集上吗,还不赶紧去?”她扭头看了眼陈敏,然后把眼神落到了陈爸爸身上,“家里头这些年货啥的你可别多买,还有啊,你带着她们两个走走可以,不准买东西啊,要买也是给……”她本来是想说给敏敏买的,不过看到陈爸爸的眼神,她把话咽了下去,只是哼了两声后没啥好气的开口道,“赶紧的走吧走吧,看着就烦。”

    等到了父女几人走远,陈妈妈的眼里快速的闪过一抹算计。

    然后,身子一扭她朝着屋子里头走了进去。

    二十分钟后。

    父女三人终于走到了镇子上。

    因为是年前的最后一个大集,人群量不管是买还是卖的都多了好几倍。

    才一进镇子,这人挤人的,父女三个人好悬没挤散。

    等到父女三人最终挤到主街道时。

    人群几乎是水泄不通。

    陈墨言三人站在街道靠边的一个石墩子上,看着面前黑压压的人群,就是连陈爸爸都有些头疼。

    这样子的挤法,半天走不动一步路啊。

    他扭头,看向身后的两个女儿,“言言,敏敏,你们也看到前头的路了,人太多,咱们三个挤的话肯定不好动,要不你们都说说想买啥,爸去给你们买?”

    “爸,我没啥要买的。”

    陈墨言看了眼陈敏,朝着她微微一笑,“你还是问问陈敏吧,看看她想要买什么。”

    “我我,我也没啥要买的。”

    陈敏说出这话的时侯都快要哭出声来了。

    看着眼前一眼望不到头的人群,陈敏心里头那叫一个懊恼。

    怎么就那么多的人啊。

    她之前来的路上还想着要买这个买那个,想着哄的陈爸爸高兴,说不定还能带她在镇上下顿馆子吃午饭呢,要是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她走在人群里肯定是被挤摔倒的那一个呀,她看着前面一个个挤的满脸通红,却偏偏还使出吃奶力气往前挤的人群,恨不得掰开他们的脑子看看里头都装了些什么。

    一个个的,挤什么啊。

    前头又没有掉金子掉钱的,真是讨厌死了。

    相较于陈敏满腔的懊恼,陈墨言倒是真的一脸平静。

    本来,她跟着陈爸爸来镇上也没指望他能给自己买什么,不过是想着自己跟着陈爸爸出来,以着她那个妈的性子,肯定会生气呀,她不高兴,陈墨言觉得自己挺开心的,还有,要是她不来,岂不是成全了陈敏一个人?

    所以,她跟着出来这一趟,就如同她昨晚故意闹腾陈妈妈那样。

    还是来跟着恶心人的!

    陈爸爸看看两个女儿,扭头看了眼街上的人群,最终觉得把她们放在这里多少也是有些不放心,一咬牙便道,“要不,我在前头,你们两个在我后头跟着,咱们去看看前面哪里人少,就在那里转转?”

    他记得这条街的尽头好像是有两家成衣店的。

    还卖些女孩子的头饰啥的。

    他可是头一回带着两个女儿赶集,又是大过年的。

    陈爸爸觉得自己得给女儿买件礼物啥的才行。

    “好啊,爸你放心吧,我能跟上的。”

    出声的是陈敏,她话一出口,就眼巴巴的瞅着陈爸爸,小脸上全是期冀。

    好像生怕他再反悔不让她跟着似的。

    陈爸爸看着她小猫儿似的眼,心里头一软,“行,那你一会抓紧爸爸。”叮嘱好了陈敏,他又扭头去看陈墨言,只不过他还没开口呢,陈墨言看着他乖巧的一笑,“爸爸放心吧,我会跟紧你的。”

    “好吧,那咱们就走吧。”

    陈爸爸看了两个女儿一眼,转身挤向人群中。

    身后,陈墨言和陈敏左右两边紧紧的跟着,特别是陈敏,更是眼珠不敢眨似的。

    生怕和陈爸爸走丢了。

    不能说陈敏太胆小,实在是这大集上的人太多。

    之前的时侯陈爸爸也好陈妈妈也好,都没人想着带她来年前的大集上来。

    这头一回过来。

    瞧着比平日集市人多好几倍的人,陈敏本能的发悚。

    小脸紧紧绷着,她一只手紧紧的拽着陈爸爸,还不忘用眼角余光去打量陈墨言。

    看着她一脸的平静,好像没把眼前这场景当回事儿似的样子。

    陈敏心里头又气又恼,更有几分莫名的生气。

    凭啥她那么镇定呀?

    不过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些的时侯,她紧紧的抿着唇,跟着陈爸爸。

    十几分钟的路,父女三人硬生生挤了大半个小时。

    等到终于走进一家卖衣服的店铺,父女三人停下来的时侯,都是一身的汗。

    “总算是出来了,挤死了。”

    陈爸爸看着外头的情景也不禁心有余悸。

    这怎么那么多的人?

    他来之前还想着买些东西回去呢,瞧着这样子,怕是买不成了。

    “爸,您累了吧,这里有个板凳的,您先坐下来歇会儿。”

    陈敏把人家店家放在门口的小板凳挪了一个,放到了陈爸爸的身后。

    她的做法果然换来陈爸爸欣慰的笑,“好孩子,爸不累,你坐吧。”他说完这话才想起身边还有一个女儿呢,赶紧扭头看向陈墨言,“言言你是姐姐,先让你妹妹坐会,等她休息好了再换你坐。”

    陈墨言笑了笑,“好啊,听爸你的。”

    心里头却是嗤之以鼻:

    别说她不累,就是真的累了,还等着陈敏休息好了再换她坐?

    她爸估计真以为这板凳是她们自己家的了吧?

    心里头腹诽,面上却是一派的乖巧,听话。

    陈爸爸满意的笑了笑,扭过头看了下才发觉自己竟然刚巧带着陈墨言她们两个进了成衣店,想到自己来之前的算计,他便直接站起了身子,“你们两个在这里歇着,爸进去看看有没有你们两个穿的衣裳,要是有的话咱们就一人扯一件呀。”

    陈敏眼底闪过一抹惊喜。

    可随即她就咬了下唇,对着陈爸爸摇了摇头,“爸,还是不要了,这里的衣裳都很贵呢。”

    “怕啥,咱们也不多买,就这一回……”

    陈爸爸说的倒是真的:自打陈敏记事起,她就没穿过在镇上店子里买的成衣!

    大多时侯都是陈妈妈或是陈爸爸的旧衣裳改的。

    再不然就是陈妈妈随便扯块布,她自己随便剪两下缝起来。

    往往穿出去的时侯,她看着人家别的同龄小孩子身上穿的买的连衣裙啥的,可羡慕可眼红了。

    只有她,全身上下土不啦唧的。

    孰不知陈敏却是从不曾晓得,她羡慕眼红别人的同时,以前的陈墨言,也在默默的心酸,羡慕着她。

    哪怕她身上的衣裳是旧衣服改的。

    是她妈随便扯块布缝的。

    那也是新的啊。

    她呢?

    她穿的都是陈敏穿破了之后,她妈再缝缝补补,接接裤腿袖口,丢给她的!

    那边厢,陈爸爸已经在喊她们两个,“言言,敏敏你们两个过来,试试这两件衣裳。”

    陈敏双眼一亮,率先跑了过去。

    身后,陈墨言慢腾腾的迈着步子,跟上。

    ------题外话------

    推荐本尊禽兽友友文——

    《妃常调皮:小妻萌萌哒》

    他幽幽道“你太小了!”

    某女不甘道“我已经十二了,不小了!”

    某男抬眸“本宫说的是这里!”

    凤宸兮一指某女那穿着喜服却不大明显的两团!

    孟阿梓险些暴走!

    “你才小呢!你哪里都小!”

    某男眸色一沉。

    n年后,某男身体力行告诉她答案……

    不过孟阿梓连顶嘴的力气都没有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