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135章 目的,算计
    陈墨言看着她奶奶,脸上满满的全是一本正经。

    她说,“奶奶,这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但是奶奶您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头吧,要是我爸和两个叔叔真的不在了,我妈和二婶儿她们又不管您的话,我这个长孙女绝不会让您露宿街头的,我有一口汤喝,肯定会分您一口的,真的,奶奶您相信我呀。”

    她说的认真极了。

    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认真样子,看的陈奶奶心里头如同吃了千百只苍蝇般的恶心。

    眉毛一拧,她的语气就有些不好,“你说什么胡话呢,这死丫头,那可是你爸和你二叔三叔,都是你的亲人,你怎么能诅咒他们出事?我看你是皮痒了吧?”

    “奶,我就那么随口一说,是举个例子。”

    陈墨言从善如流的改口,“奶,我现在可以走了吧?”

    “走吧走吧,我告诉你呀,小心着点你那个妈,要是钱被她给哄了去,我看有你哭的。”

    陈奶奶看着陈墨言一脸的嫌弃,摆着手让她赶紧走。

    知道自己是暂时从她这里弄不出钱来了。

    她也就没了什么心思去应付陈墨言。

    还是让她赶紧滚回家。

    和她那个妈一块去闹腾吧。

    随便她们怎么折腾呢,活该!

    陈墨言回到家,陈爸爸几个人已经在吃晚饭。

    看到陈墨言回来,陈爸爸朝着她笑了笑,“回来了,你去哪了,你妈她们说你一天没在家……”

    “我在村口那边背书来的,不过刚才去了趟我奶奶家,她说想我了,让我过去她那边吃饭呢。”

    陈墨言洗了手,一边乖巧的回着话,一边自己装了碗玉米糊糊,手里拿一个窝窝头。

    啃。

    坐在一侧小板凳上的陈妈妈眉头一跳:

    这个死丫头。

    一天到晚在家里头没事儿,就知道在外头疯跑,出去玩。

    不知道回家做顿饭吗?

    自己都养了她那么大,到现在连顿晚饭都不肯回家做!

    还得让她这个当妈的天天煮给她吃。

    此刻心里头抱怨的陈妈妈完全忘记了一件事儿:十三岁以前的那几年,年年如一日的,家里头的饭菜,洗衣服,收拾屋子打扫院子,都是年幼的陈墨言在做!只比她小三岁的陈墨言则是随时随地的出去玩,哭闹撒泼。

    至于陈妈妈这个大人?

    是,你不能否认她是很忙。

    可是她把自己一切劳累的源头都归到了陈墨言身上!

    也就是陈墨言的上一世,陈妈妈早早就去了。

    这一世,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陈墨言重生,引起了蝴蝶的翅膀轻轻煽动了一下。

    然后,也连带着把陈妈妈的命运给相对的改变。

    陈妈妈直到现在还活的好好的。

    可是,陈墨言重生了呀。

    不在受她控制的陈墨言让她生气,愤怒以及怨恨。

    此刻看着陈墨言一大早出去,自己忙了一天还要做晚饭,陈妈妈无疑是满腔的怨气。

    她也是真的想开口骂人的。

    可是陈墨言接下来的话却是让她眉头一拧,硬生生的改了话题,

    “你奶奶她说想你?她会想你吗?你和我说说你奶奶都说了些啥?”

    坐在小板凳上的陈墨言心里头呵呵一笑。

    她妈所有的精明都用在算计或是对付她身上了吧?

    心里头这样想着,她把嘴里头的窝窝头咽下去,故意的想了下才开口道,“奶奶她,她真的就是说想我了,说瞧着我有点瘦,要给我好好的补补,真的,她没说别的……”

    “你还敢胡说,你也帮着你奶奶瞒着我是吧?”

    陈妈妈把手里头的筷子拍到桌子上,“说实话,不然我撕了你的嘴。”

    陈墨言适时的缩了下肩膀。

    小脸上闪过一抹的犹豫。

    看的陈妈妈更加笃定自己的打雪仗法:这个死老太婆呀,果然她也打起了这丫头手里头钱的主意!

    她这个妈还没死呢。

    那老东西就敢这样的拆她台,和她对着干!

    心里头狠狠的骂了陈奶奶这个婆婆几句,她正想再对着陈墨言吓唬几句,旁边的陈爸爸冷冷一哼,“怎么着,你这是要做什么,吓唬言言吗,我妈可是她的亲奶奶,言言是我妈的亲孙女,是我们老陈家的人,你这个当妈的不疼自家女儿,我妈心里头瞧不过想让她过去吃顿饭怎么了,你这是不满意什么,啊?”

    被陈爸爸这么严厉的眼神一瞪。

    陈妈妈可没敢再多说什么,干笑了两声,“我我那不是怕她不听话,惹了老院那边的人,到时侯又是一桩麻烦事嘛。”说到这里陈妈妈觉得自己找的这个理由可好了,越说越说溜,“二房那几个人不待见这丫头你又不是不知道,小宝到现在还没好利落,这事儿归根究底的,这丫头跑不了吧,你说我不让她躲的远远的怎么着?”

    “妈,你这话我可不爱听了啊,小宝那事儿的责任在我吗?”

    陈墨言刚才趁着陈爸陈妈两人吵嘴的当,三五两口的解决了晚饭,把嘴一抹,抬头和陈妈妈讲道理,“当初是我奶奶看着的小宝吧,她那么大人了,连个孩子都抱不稳吗,还不是和人家吵架绊嘴太投入,她忘了小宝,把孩子摔了,这事也怪到我头上?还有,您说这事儿我跑不了责任,妈您这是不服派出所的决定吗?”

    “谁说我不服派出所的啊,你可别乱说话。”

    有了一次被带过去的经历。

    陈妈妈现在对派出所这三个字儿那是极为的忌惮,紧张。

    这会儿一听陈墨言的话,直接就反驳了起来。

    “哦,您还是相信派出所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不会放过一个好人的呀?”

    “那是当然了,这是咱们派出所的同志聪明,他们是人民的好警察,好公仆。”

    被带进去教训了大半天。

    陈妈妈这会儿竟然也记住了那么几个词儿?

    陈墨言心里头有些好笑,不过面上却是淡淡的,“即然妈也这样说,那之前小宝的事情,明明派出所的人都已经断定这事儿和我没有关系,直接责任是我奶奶失手,然后就是五奶奶那边负间接责任,您却非说和我有关,您这话,不是让我觉得您不同意派出所警察叔叔的决定?”

    “没有没有,我也只是随口说说,我怎么会不认同呢。”

    她呵呵笑了两声,想再说点什么呢,陈墨言却是直接对着陈爸爸开了口,“爸,我奶奶的确是和我说了关于钱的事情,而且,有件事情爸你应该是不知道,这次我妈和我奶奶打起来,其实开头也是我妈和我要钱,我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听说的,竟然说我手里头有钱,非得让我把五十块钱拿出来给她,不然她就要把我的腿打断。”

    “这是真的?”

    陈爸爸听着这话皱紧了眉头,“你这是听谁说的,真是胡闹,言言不过是个学生,她打哪来的钱?”

    “她怎么就没钱了啊,你看看她,这一年上学可没和咱们要一分钱,要不是她手里头有钱,她吃什么喝什么,还有这身上的衣裳,你看看,这可都是成衣呀,比起扯布做衣裳都要贵,她要是手里没钱怎么能在学校待了一年呀,她一个女孩子要那么多钱做什么,我这当妈的给她保存着不行吗,我可都是为她好。”

    陈墨言暗自翻了个白眼。

    真想和她妈说一声,您是为着我好?哦,那我谢谢您了啊。

    心里头呵呵两声,她只是沉默的看向陈爸爸。

    虽然没出声。

    但那水汪汪的大眼却仿佛在问,爸,你也是这样想的吗?

    莫名的,陈爸爸心里头软了一下。

    他瞪了眼陈妈妈,“你胡说什么,这孩子身上哪里有什么闲钱,她都和我说了,生活费是帮着她老师家亲戚的一个孩子补习得来的,而且那个老师挺好的,很照顾咱们家言言……”陈爸爸说到这里猛的顿了下,脸上多了几分自责,“言言呀,你那个老师对你这样好,爸是不是哪天过去谢谢他啥的?”

    她爸总算是说了句符合为人爸妈的正经话。

    虽然这话,很迟。

    陈墨言的嘴角勾出一抹笑意,“爸爸,我们老师说我也是凭自己的能力挣来的工作,所以他也不算是走后门什么的,让我安心学习呢,所以您不用去的。”陈墨言直接就拒绝了陈爸爸的话,生怕陈爸爸心里头那一丝的内疚泛滥,非要坚持去学校里头向曹老师道谢,她果断的转移了话题,“爸,其实我奶奶还告诉了我一句话。”

    “啊,什么话?”

    “她说呀,是陈敏和她说的我手里头有钱。”

    “我没有,爸,我真的没有和奶奶说过这样的话呀,爸爸你要相信我……”

    陈敏心头一跳,手里拿着的筷子用力,指尖都白了起来。

    小脸上挤出一抹委屈,她一边对着陈爸爸解释,一边在心里头咒着陈奶奶。

    一个个的,怎么都那么没用?

    都是猪啊。

    蠢!

    “你奶奶她当真是和你这样说的?不会是你听错了吧?”

    陈爸爸倒没有想陈墨言撒谎什么的。

    本能的,他是以为自己亲妈不靠谱啊,估计是随口说的?

    陈墨言笑了笑,“我也不知道呀,不过我奶说了,说是陈敏和她说的,说不知道我妈打从哪听到的,好像是何家那边还是哪里来的她也没说清,反正那意思就是我妈听了别人的话,说我手里头有钱,所以我奶就特意的把我叫过去叮嘱,让我千万别把钱给我妈,她会都拿回何家的,我奶让我拿给她,她帮我存着当嫁妆。”

    “我呸,那个老……她的话你也信?我是你妈还能害你吗?你个脑子进水的……”

    陈妈妈吧啦吧啦的指着陈墨言就是一通骂。

    陈爸爸本来是不信的。

    可前后一想自家婆娘的态度,还有这次陈墨言回家后陈妈妈的行为。

    他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看着陈妈妈一眼,然后直接和陈墨言说,“你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别听你妈和你奶奶的,哪怕你手里真的有余钱,那也是你自己的钱,爸和你妈没本事不能让你安心的读书,你……多为自己打算。”

    陈爸爸说这话的时侯心里头是五味俱全:

    对这个女儿,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什么心情啊。

    好在,现在的陈墨言也是真的半点不在意自己这对爸妈的想法。

    陈爸爸这话也是正中她的下怀。

    微微一笑,她点了点头,“爸放心吧,我紧着一点用,再加上学校食堂便宜,能吃饱的。”

    她这话说的陈爸爸哑口无言。

    能吃饱?

    但是,一个正在读高中的女孩子,正长身体,发育呢。

    能吃好吗?

    可是他下意识的忽略了这个想法。

    或者说,潜意识里觉得自己没能力,便本能的把这个想法给压下去。

    “这样就最好了,你是个好孩子。”

    听着这话,陈墨言勾了下唇,眼底闪过一抹叹息。

    她爸这好孩子的定义,可真真是高啊。

    不过即然话题已经打开,陈墨言索性直接提起了自己这次回家的另一件事儿,“爸,我们高二要用户口本填东西,说是和考大学有关系的,我等开学的时侯用一下啊。”这才是她这次回家的主要目的!

    户口本啥的。

    陈爸爸和陈妈妈或者还不清楚它的重要性。

    但有着两世经历的陈墨言心里头门清,这东西,重要呀。

    有了这东西在手,陈妈妈以后可是能卡她不少的事儿!

    她想来想去,趁着这次考大学的借口,得先把户口本从陈爸爸手里头拿出来。

    至于拿出来后要怎么办……

    陈墨言表示她也有点头疼,还没想好啊。

    她是陈家的人。

    哪怕是放在她记忆里头的那会呢,一个还在读高中的女孩子,户口肯定是和家人在一起的呀。

    更何况是现在?

    “你要户口本做什么,你不是才高一吗,还得两年才考呢。”

    陈妈妈带着陈敏一脸不情愿的把碗筷收拾好,回头就听到陈墨言父女两人的对话。

    她下意识的就插了话,“现在给你再掉了,等你考大学的时侯再拿就行。”

    “爸,这事儿也不是我说了算的,是我们学校老师说的。”

    陈墨言直接把话往大了说,“而且我们老师还说了,这件事情要是拖的太久,到时侯考不了大学或者是考不进好的大学,学校可不会负这个责任的。”

    “这么严重吗?行,等你开学的时侯爸给你拿着。”

    陈墨言一脸的欢喜,“谢谢爸。”

    “行了,你也别谢爸爸,只要你能考上个大学,到时侯爸也能在村子里头被人高看一眼了。”

    陈爸爸这话可是说的实在极了。

    这个年头呀,谁家孩子读书好,谁家出了一个大学生。

    别说是本村的人了。

    就是方圆附近十里八方的,都得有不少的人眼红!

    这考上大学的孩子,那就是别人家的娃啊。

    大们嘴里的常话就是你看谁谁家的娃,一样的读书人家成绩好,还考上了大学,你呢,你旦凡有人家一半的好,你爸你妈我也就能放心,烧高香了云云,这话一出来,这考上大学的人可是没少被人遭恨。

    陈墨言知道这个道理。

    所以陈爸爸一说,她也只是抿了抿唇没出声。

    倒是旁边的陈妈妈,呵呵笑了两声,猛不丁的开口道,“你怎么知道她一定能考上大学呀,说不定就考不上呢,大学又不是你们老陈家开的,到时侯万一考不上,可真是丢人。”

    “你胡说八道个啥,咱们言言成绩那么好,怎么可能考不上?”

    陈爸爸觉得陈妈妈说话晦气。

    狠瞪了她一眼,不过还是回头看向陈墨言,“言言你觉得呢,把握大吗?”

    “爸,我觉得问题不大的。”

    她看着陈爸爸笑了笑,眼神却是瞟了眼陈妈妈,“如果不出现什么特殊情况啥的,我们老师说,以我的成绩,考大学肯定没问题,就怕到时侯会出现什么准考证啊啥的突然消失等事情,还有,我中考时拉肚子的事情,要是再来一回,呵呵,我可没那么好的运气再次完好无缺的躲开呀。”

    陈爸爸听了这话脸色一黑,顺便抬起头,警告般的看了眼陈妈妈。

    “你,你说什么呢,自己考不上就是你没有那个实力,可怪不了别人!”

    陈妈妈有些慌乱的反驳两句,站起了身子,“我去看看后头的鸡都进窝没有啊。”生怕陈墨言再说什么,一会说的陈爸爸恼了,再和她翻旧账啥的,看着她落慌而走的身影,陈墨言淡淡的笑了笑,扭头,朝着不远处门口看过去,“敏敏站在那里做什么,想说话就出来呀,咱们可是一家人,再说了,你可是女孩子呢,得落落大方,要行事坦荡才行呀,躲躲藏藏的像什么样子。”

    “你哪只眼看到我躲了,我就是才走出来好不?”

    陈敏抬脚走了出来,站到陈墨言和陈爸爸的跟前,“你真的能考上大学?”

    “是啊,到时侯你可就有一个大学生的姐姐啦,敏敏高不高兴?”

    高兴个大头鬼!

    她想了想,突然扭头看向陈爸爸,“爸,我也一定能考上大学的。”

    陈爸爸被这话给逗的开心极了。

    他重重的点头,“好,好,我这两个女儿呀,都是大学生,到时侯爸爸以你们为荣。”

    陈爸爸的话听的陈敏小眉头皱了一下。

    她才不要这个家里出两个大学生。

    她们家只能出一个,那就是她,陈敏!

    想到这里,她扭头看了眼陈墨言,脑海里一个念头先是浮现出一些脉络。

    继尔,慢慢的,一点点的扩展,成形。

    陈墨言啊,你就不该生在我前头!

    抢了她那么多的风头,还想着高考,考个好大学?

    做梦吧。

    十天后。

    正在家里头的陈墨言迎来一个大队部的人。

    对方一脸是汗,“言丫头呀,你妈呢,她在哪?”

    “我不知道啊,六叔你这是出什么事了吗?”

    “哎,不是我出事,是你爸出事了,好像是摔了还是怎么的,刚打的电话,你们还是赶紧去看看吧。”

    大队部的人虽然是接了这个电话,但也是一问二不知的。

    不过倒是说了个村子。

    是陈家村隔壁的隔壁村。

    路不远,但走过去也得二十分钟。

    陈墨言对着来人道了谢,想了想便直接进屋从陈爸爸放钱的枕头底下摸出全部的十块钱,然后一路小跑的朝着陈爸爸出事的那个村子赶过去,陈家村和那个村子中间隔着一个村子,中间是一条土路,土路两侧是两排一望不见头的田地,此刻两边的田里全部长的是足有人高,已经开始长穗的玉米。

    风一吹,玉米杆迎风而晃。

    发出沙沙的声响。

    以往不知道走过多少回这片玉米地,陈墨言这会儿又心记陈爸爸,一路往前跑的她也没有多想,眼看着跑了有一小半的路,小路上坑坑洼洼的,陈墨言一个没踩稳就崴了脚,她疼的咧了下嘴,单脚跳了两下,弯腰又揉了两揉,觉得脚脖子好像没刚才那么疼了,她试着踩了下地。

    果然不怎么疼了。

    应该是没伤到骨头。

    她心里头松了口气,便起身准备往前走。

    谁知道她还没走两步呢,就感觉到身后有点不对劲儿,好像是有人在跟着她?

    心头一紧。

    她下意识的转身。

    身后,一个男人正一脸不怀好意的笑着,手舞足蹈的朝着她扑过来。

    ------题外话------

    有二更…下章让陈敏倒霉怎么样。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