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144章 你爸妈知道吗
    下午放学。

    陈墨言站在教室门口,眉眼含笑的看着孔槐,“你当真要去吗,咱们可是同学,不想去的话真的没关系的,我就当咱们之前的约定不存在啊,你可别逞强……”

    “用不着你假好心,我说过的话自然会算数。”

    都到了这个时侯,孔槐更不可能自食其言。

    更何况,他之前回来的时侯都已经放了话要说话算数的。

    这会儿临头再反悔?

    他更没脸在高三一班待下去!

    陈墨言走在几人的后头,轻轻的叹了口气,“你说你何苦来的,我是真的想算了的啊……”

    “你闭嘴,我不用你假好心。”

    然后,陈墨言真的闭了嘴,站在一侧看着孔槐铁青着脸绕着操场跑。

    一圈一圈又一圈。

    然后,一边跑一边汪汪狗叫。

    陈墨言耸耸肩,“我是真的想就这样算了的呀。”

    可惜人家正主儿不听她的劝。

    身后有脚步声响起来。

    陈墨言也没有回头,不过倒是从后头传来一道冷笑声,“陈墨言同学,这样你满意了,高兴了吗?”

    一脸怒气的杨惜从后头走出来。

    站到了陈墨言的跟前,语气里头全是指责。

    她看着陈墨言,“大家明明都是一个班的,你怎么那么狠心,一点同学情份都不讲?”

    “哎,我家言言怎么没讲同学情份了呀,都说了不让他跑了,也不让他学了嘛,是他自己自尊心过不去,非要愿赌服输,你这也怪我们家言言?”刚好赶过来的乔艳有些忍不住,气呼呼的两步站了出来。

    陈墨言朝着她一笑,“好了,这里没你什么事儿。”她拍拍乔艳的手,笑呵呵的把她推给一旁的刘素,扭头,看了杨惜两眼,挑高了眉,“怎么,心疼了?不过好像也不对呀,毕竟我可是听说了,人家为了追你可是足足花了两年功夫呢,而你这个大小姐更是连正眼都不肯施合给人家一个的,现在跑来心疼?”

    陈墨言悠悠的笑,“是不是有点晚了?”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啊,我,我只是觉得你太过份了。”

    她指着正在绕着操场跑圈的孔槐,秀气的眉轻蹙,“陈墨言,得饶人处且饶人啊,你这个样子羞辱他,你不觉得自己太过份了吗?这对你又有什么好?你可是要知道,你现在也是高三一班的一员。”她抬手一指周围越来越多的学生,声音带着劝导,“你看看,这些学生可都是来瞧热闹的,咱们高三一班被人笑,你也得不了好呀。”

    “哦,我是得不了好啊。可是,我最起码有用这样的方式告诉大家一件事儿。”

    “什么事情?”杨惜蹙眉看着陈墨言,越看越觉得自己还是不喜欢眼前这个女孩子!

    果然,她最开始的第一印象是对的!

    “告诉大家,他孔槐是错的,他用那样下流作做的手法诬陷我,是不对的。”

    “他没有,他只是刚好听到你在学校门口和一个男孩子吵架……”

    杨惜看着陈墨言,眼神闪了闪,“如果你是因为这件事情而牵怒他的话,你也不用这样的折腾他吧?他可是男孩子,要自尊的呀……”杨惜一边说一边声音愈发的温柔,好像真的在规劝犯错的学妹似的,且那一双杏眼儿一个劲儿的瞟……瞟啊瞟……陈墨言一开头还没注意,只是单纯的以为她是想着来给孔槐打抱不平。

    可看着杨惜的几句话过后,陈墨言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起来。

    这会儿一留意。

    她顺着杨惜的眼神儿看过去。

    不禁扑吃一声笑了起来:原来她这位杨惜学姐不是为了孔槐出头,而是为了另外一个男生?

    那个男生站在不远处的几个男孩子当中。

    眉眼清秀,身材倒是修长,很高,应该有一米七八的个子。

    此刻只是站在那里眉眼平静的望着一处。

    倒是杨惜,动不动的朝着人家身上瞟几眼……

    陈墨言心里头暗笑,难怪孔槐追了杨惜两年都没把这块石头捂热。

    感情,这杨惜瞧上了别班的男孩子?

    不知道这个男生是哪班的?

    “陈墨言,陈墨言你有没有听我的话呀,你快点和孔槐说,这次的约定不算了,让他回来……”

    杨惜似是还在那里苦口婆心的劝着。

    一心一意的表现着自己。

    陈墨言觉得吧,这在自己有好感的男生面前表现自己没什么问题。

    可是!

    这个杨惜把自己做为踏脚石。

    踩着她往上攀,顺便表现她的优秀和好?

    这,她陈墨言可就是有点意见了呢。

    收回自己的眼神,她扑吃一笑,“杨惜学姐,那位学长挺帅的吧?我瞧着也比孔槐要好多了。”

    “那是当然,孔槐怎么和他比……啊,你你,陈墨言,你套我话!”

    陈墨言耸耸肩,对着气的粉脸通红的杨惜摊手,“我只是说了一句,别的,都是你自己说的。”

    “你果然是个心机深的。”

    “随学姐怎么说,不过我觉得我心思再深也是不及学姐的。”

    陈墨言指着不远处还在跑第二圈的孔槐,淡淡一笑,“学姐这吃着锅里看着碗里的行为可不怎么好呢,你明明一点都瞧不上这个傻子,心里头甚至是另有喜欢的人,却把人家整整吊了两年,学姐,你这样的做法很不厚道哦,你这样,你家里头的爸妈知道吗?”

    “陈墨言!”

    “行了,别叫了,要不赶紧走,要不就给我闭嘴。”

    陈墨言狠狠的瞪了眼杨惜,冷笑了两声,“你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和我说话,还求情?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孔槐为什么这样针对我吗?自打我入学开始他就找我麻烦,后来也幸好我低调,他估计也是心有所忌才没有再找我,可是这次我调来一班,如果不是因为你,他也不会找我麻烦吧?”

    “最起码不会这样明目张胆的这样针对我!”

    她看着杨惜,嘴唇勾了下,“你明知道自己才是这件事情的起因,平日里你做什么去了,你明知道你自己一句话,孔槐听了怕是当成了圣旨一般的存在,你却一句话都不说!如果我猜的没错,你还在背后里头唆使着他吧,不对,或者是我说错了,不应该是唆使,应该得用暗示这个词儿。”

    “我说的没错吧,杨惜学姐?”

    杨惜被陈墨言这么一通竹筒倒豆子般的话劈头盖脸的砸过来。

    她是又羞又气,又急又怒。

    向来朝气,带着几分英气的精致脸庞此刻被气的通红。

    “你以为你是谁啊,我我不过是觉得大家都是一个班上的过来劝你两句,你不听也就算了,竟然,竟然还骂我,还这样的指责我,陈墨言,你怎么能这样啊,孔槐他也是不知情的呀,那天我也路过校门口,我们明明都听到了的呀,你和那个男孩子的吵架……”

    “那你有没有看到我直接一巴掌甩了过去?”

    “那你有没看到我说直接报警?”

    陈墨言看着杨惜,呵的一声笑,“你们没看到吧,断章取义说的就是你们,你们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可转过头就把事情掐头去尾的说了出去,这也幸好是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换个胆小的或者是意志力薄弱的,说不定被你们这些谣言给逼的做出什么疯狂的事儿呢,你可别不信呀,谣言逼死人呢。”

    “你说,如果我自尽,写下遗书什么的,就说是你们两个害了我,校方会怎么追究?”

    杨惜被陈墨言的话吓了一跳,“你,你胡说八道,你不敢的。”

    陈墨言翻了个白眼:她不是不敢,她是舍不得!

    好不容易得来的人生第二次机会呀。

    她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放弃?

    “陈墨言,你,你可别乱来啊……”

    杨惜的眼神闪了下,她上前一步,好像要去抓陈墨言。

    然后,借着陈墨言一闪的当。

    她身子直接坐到了地下。

    刚好跑到不远处的孔槐一下子火冒三丈高,想也不想的窜了过来。

    “陈墨言,你又欺负杨惜!”

    他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扶杨惜,看着她红红的眼圈,孔槐心里头满满的都是心疼,“惜惜你伤到哪了,是不是摔伤了?你快点起来我看看。不行,咱们还是去趟卫生室的好……”一边说一边扶起杨惜,就要带着她去校卫生室。

    陈墨言撇了下嘴,呵呵两声。

    “你还笑,你就是个心狠的,杨惜怎么你了,你竟然要这样针对她。”

    “我都这样了,你还想做什么?”

    “你有本事对着我来,别去找杨惜!”

    陈墨言听着这话啧啧两声,似笑非笑的看了眼杨惜,眼神落到了孔槐的身上,“你三圈跑完了啊,狗叫学的挺好,挺像的……行,即然跑完了那咱们这次的事情就算结束了……”

    “我,我才跑了两圈!”

    “哦,两圈呀……”

    陈墨言呵呵两声,孔槐的脸就红了,“要不是你欺负杨惜,我不会停下来的。”

    “你哪只眼看到我欺负她了?”

    陈墨言一本正经的看着孔槐,笑的意味深长,“孔槐呀,看在咱们好歹这么些天同学的份上,我劝你擦亮下眼晴,有些事情有些人呀,用眼看不行,得用心去看哦,免得到最后被人耍,哦,当然了,你要是乐意的话这谁也没办法,闭竟,你自己乐意被人当傻子,是吧?”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陈墨言,你不用这样挑拨离间,我不会相信你的话的。”

    “而且,”他低头,看着眼圈微红的站在自己身侧的杨惜,心疼极了,“惜惜也不是你说的这样的人。”

    “嗯,你的杨惜是全天下最好的。”

    陈墨言勾了下唇,歪头看着孔槐,“就是不知道你在人家的眼里头,是不是这个天下,哦,不是,是不是这整个高三最好的?不如,咱们让杨惜这会儿来说说看?”一边说陈墨言一边故意的看了不远处的几个男生一眼。

    也就是杨惜之前老是往那边看,一心想着在对方面前表现自己的那个男生处。

    她这一眼。

    让杨惜的脸一下子又白了几分。

    “你你……陈墨言同学,咱们都是学生呢,马上就要高三了,你怎么不把心思用在学习上,老是往这些闲事上聊?”杨惜被陈墨言逼的没办法,可她又怕自己不开口会让陈墨言多嘴的再说出点什么来,她不担心孔槐,就是怕让那个男生误会了自己……咬了下唇,她正色道,“我的志向从来都是高考,考个好的大学。”

    “至于私事什么的,我在没考上大学之前是绝不会考虑的。”

    陈墨言笑着看了眼听了杨惜的话之后眼底尽是黯然的孔槐,笑了笑没出声。

    “行了,你到底还跑不跑啊,不跑的话我可是要走了。”

    陈墨言的话刺激到了孔槐。

    他瞪着她,“谁说我不跑的,我把杨惜送到卫生室……”

    “不用,我就是跌了一下,孔槐你也别怕陈墨言同学,都是我自己不小心摔的,真的。”她咬了下唇,脸上适时的闪出一抹的委屈,看的孔槐更加心疼了,“那你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就加回来……”然后他快速的放开杨惜的手,扭头威胁陈墨言,“你要是再敢欺负杨惜,我,我就会出手打你。”

    陈墨言在一侧看着这样的一幕倒是忍不住扑吃一声笑。

    其实吧,杨惜的眉眼里多几分男孩子的气质。

    而且她是短发。

    眉眼里带着立体。

    如果她好好的,让人觉得这个女孩子全身都是朝气,英气。

    很好的一个女孩子。

    可是现在,她对着孔槐做出副委屈求全的模样。

    顿时整个人整张脸的气质那就是一个违和。

    看的陈墨言想不笑都觉得不行。

    对面,孔槐恶狠狠的抬头,他对着陈墨言挥了挥拳头,威胁。

    陈墨言对着他翻个白眼,直接送他三个字儿:糊涂虫!

    等到他再次的跑远。

    杨惜冷冷的看了眼陈墨言,走开了几步和她离了些距离。

    “怎么,不给他求情了?”要是依着她说,刚才这杨惜装的白莲花可是真的不怎么样呀,还不如她家里头那个妹妹陈敏的扮相好呢,想到这里,她突然对着杨惜开口道,“下次,你可以试着改一下风格,那个样子不合适你。”

    杨惜被她的话说的一怔。

    陈墨言极是好笑的建议,解疑,“哦,就是刚才你故意装做被我给推倒还是绊倒的坐在地下,然后引着孔槐给你出头,把我当成恶人的那事儿,你这个人的脸上呀,真心不合适扮演这种白莲花绿茶婊的风格,真的。”

    “我建议你下次可以考虑着换个别的风格啥的。”

    陈墨言看着杨惜铁青的脸,好心的开口,“不过我暂时还没有想到什么脸和表情适合你,要不,等我下次想出来了再和你说?”

    “不过你也不用气馁,虽然你不适合这一款,但天下之大,总有合适你的那一款嘛。”

    “杨惜学姐,你说是不是?”

    杨惜被陈墨言奚落的俏脸铁青,“陈墨言,你别太嚣张了,你要知道这可是我们的高三一班,你只是一个才调过来的!”如果说之前杨惜只是觉得陈墨言这个人讨厌,以前陈墨言没有她跟前,她也就是偶尔想一下开学那天的事儿,甚至很多时侯都是记不起来这件事情的。可如今,随着陈墨言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晃。

    直到这件事情的发生。

    杨惜突然觉得,自己和这个陈墨言,就是不对付!

    她是越看她越觉得讨厌啊。

    难道,她们两个是天生的八字不合?

    她一脸的阴霾,看着陈墨言,“别以为这次有教导主任给你撑腰,你就真的赢了,这件事情没完的。”

    陈墨言看了她两眼,突然一笑,“好啊,我等着。”

    下一刻,她歪了头,看着杨惜笑,“再问一次,杨惜学姐,你现在这个凶巴巴恶狠狠的样子,你爸妈知道吗?”

    ------题外话------

    抱歉,今天晚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