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146章 商场偶遇,心情爽
    陈墨言看了她一眼,笑笑,“不知道,不过你可以去问宿管老师。”然后她把身子一转,直接背对了她不再理人,让莫小凤小小的噎了一下,不过她黑了下脸,倒也没再说什么,只是小声嘟囔着,“这让人怎么睡?”

    “估计言言也不知道,这会儿天太晚了也不好问,明天咱们去找宿管老师问问,顺便让她换玻璃。”

    马菲笑着出声打了个圆场。

    这事儿也就这样过去。

    晚上时不时的吹进来一阵风。

    陈墨言倒是没觉得什么,却是让莫小凤和黄一玲三女觉得冻死了。

    一大早爬起来,几个女孩子便联合着去找了宿管。

    出去的时侯马菲倒是想着叫上陈墨言的。

    不过陈墨言那个时侯不在。

    不知道去了哪。

    前头莫小凤还一个劲儿的催着她,她便也跟着她们走了出去。

    虽然是周末,但陈墨言的作息时间还是没怎么改变的。

    早上六点爬起来。

    洗漱过后,她自己绕着操场跑了几圈,活动了下身子。

    七点钟背课文,背单词。

    等到八点钟校园里头有人在陆续走动的时侯,陈墨言便收了课本回了宿舍。

    宿舍里头没有人。

    她把自己的书放下,看了眼自己床上的那一堆东西,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要了。

    那上头的碎玻璃让她心里头有点发毛。

    她觉得哪怕是自己再多洗几遍呢,睡上去的时侯也会觉得有玻璃在扎自己。

    在校门口吃了个早饭,她一路小跑着朝曹老师的大姨家跑过去。

    今天是给小军补习英语的时间。

    只是一个上午。

    陈墨言都想好了,下午她去逛一下百货商店啥的。

    把床单还有鞋子买一下。

    不过等她赶到小军家的时侯,却是连门都没有进的去。

    还是邻居听到她敲门走了出来。

    看到是陈墨言,应该是之前得到过曹老师大姨家人的叮嘱,问了她几句后便告诉她,“小军的爸爸好像出了车祸,最近都不会再补习,让她先停两个星期的。”邻居一边说着一边递给陈墨言一个信封,“这是她们家给你的,我也不知道里头是啥,小姑娘你自己看吧。”

    “谢谢奶奶。”

    陈墨言接过信,对着邻居家的老太太弯腰道了谢。

    那老太太乐呵呵的,“小姑娘懂礼貌,乖巧,好孩子……”

    把信纂到手里头,陈墨言直到走出小区,站到一个街角才打开。

    里头是十几块钱。

    还有几行字,说的很清楚,这是陈墨言前两次的费用,但这段时间她们家里头出了点事儿,所以暂时不能继续,让陈墨言先别来了,至于以后要不要再来,人家信里头没说,陈墨言便直接默认成自己以后也不用再来了。

    虽然觉得失去这份工作有点可惜。

    不过陈墨言现在还真的不怎么差钱,她默默的帮着这家人祈祷了下,希望小军的爸爸不严重。

    或者是能撑过这一关吧。

    她把信和钱塞进自己随身背的书包,看了看四周的街道,索性便朝着百货大楼走了过去。

    这个时代的百货大楼还是那种很落后的样子。

    一栋楼,几层。

    卖的东西也是五花八门的。

    不过最顶楼的一层却是有卖洋货的。

    陈墨言现在还是学生呢,自然不需要什么贵重的东西,直接就上了二楼家用百货的柜台。

    一路走下去,她买了两条床单。

    本来是想买一条的,可是想了想,得换洗呀。

    索性就直接下手了两条。

    秋衣秋裤的。

    还有鞋子。

    等到把三楼也逛完,陈墨言手里拎了好几个大大小小的袋子。

    自觉没有什么漏下的,陈墨言便提着东西往楼下走。

    只是二楼拐角,她和一个怀里抱着好几个盒子的人撞在了一起。

    “对不起,我帮你捡起来……”

    对方是一个女售货员。

    抱着的是几个鞋盒子,这会儿和陈墨言一撞,有两个盒子摔在地下就打开了。

    里头的鞋子咕噜噜的滚出来。

    “我没事,你怎么走路这么不小心呀,这可是客户要的鞋子……”

    女售货员二十多岁,脸上涂着浓妆。

    腥红的口红显的好像血盆大口一样。

    一边蹲在地下捡起鞋子,还有些心疼的放在自己上衣上擦了两下,一边回头对着陈墨言抱怨。

    虽然是指责,但语气却也没那么强烈。

    陈墨言笑着点了点头,“是我不小心,抱歉,下次我会注意的。”

    “好了,这次就算了啊。”

    女售货员看了眼陈墨言手上的东西,然后移开了眼:

    其实这事儿要说怪,也不能真的全怪到陈墨言身上去。

    自己抱着几个盒子可是看不到路的。

    再说,她上次才被组长给点名批评,这次要是让组长知道她把客户要买的鞋子给摔了。

    不知道又要怎么批评她呢。

    把地下的鞋盒抱起来,她又看了眼陈墨言便转身朝着不远处的柜台走过去。

    陈墨言也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

    她提着东西路过一家卖围巾的店,本来是没想着买的,可一抬头看到一款大红色的围巾。

    那火红鲜艳的颜色让陈墨言有些移不开眼。

    忍不住就走了过去。

    售货员眼多少尖呀,看到陈墨言走过来立马就开始推销了起来。

    吧啦吧啦的。

    最后,对方更是露出完美标准的笑,“这位小姐要是真的喜欢这条围巾的话,我们可以帮你打个折扣呀,这可是我们商场才上的新款,而且还是羊毛的呢,你看看这颜色多漂亮,而且冬天围出去肯定温和呀。”

    “最主要的是,这颜色真的很衬小姐您的肤色呢。”

    陈墨言有些犹豫,不过她还是拿在了手里头,“我可以试一下吗?”

    “这……行吧,那我帮您试一下好吗?”

    重生以来的陈墨言就挺注意保养的。

    倒不是说她用多贵的化妆品,买多奢侈的面膜什么的。

    她现在才十几岁,正是年轻呢。

    有这个底子在。

    好好的休息,多注重养生,再这样有心的保养之下。

    现在的她和前世记忆里头的她可真的就是两个样儿。

    这会儿的她围着大红的围巾,脸色很白,秀气的脸庞,十五六岁的细高挑身材。

    看的那个售货员都有些嫉妒了起来。

    “小姐的皮肤真白。”

    陈墨言笑了笑把围巾递给售货员,“这条围巾多少钱?”

    “小姐我们这是才上的新货,又是羊毛的,所以有点小贵,十八块……”

    十八块钱一条围巾。

    如果按着外头这个时侯的物价。

    的确是有点偏贵了。

    可是这条围巾陈墨言是真的挺喜欢的……

    她想了想,点点头,“行,那你帮我包起来吧,我……”

    “这条围巾我要了,麻烦你帮我装起来。”

    一道俏生生的带着傲气的声音在陈墨言和售货员的耳边响起来。

    陈墨言扭头,看到来人她不禁对着屋顶翻了个白眼。

    怎么这里遇到了她?

    对面,吴燕看着她撇了下嘴,扭头瞪店员,“你还怔着做什么,我不都说我买了嘛,难道你还怕我不够钱?”她一边说一边很是豪气的把二十块钱拍到了售货员身边的柜台上,“这是我的钱,东西你赶紧给我包起来,给我开票,我买了。”一边说一边回头,好像才看到陈墨言似的,“咦,原来你也在这里呀,呵呵,好巧。”

    巧你妹!

    陈墨言看她一眼,皮笑肉不笑的,“是啊,巧。”

    “原来你们两个是认识的呀,那,这围巾是……”售货员看着手里头的围巾,再看看陈墨言和吴燕两个人,脸上有几分的为难,按着先来后到的规则吧,应该是之前的这位小姑娘,可是后来的这个一看就不是个好惹的啊,整个人身上都写着霸道两个字儿,要是自己给了前头的这个小丫头,她会不会闹起来?

    她们这些售货员都是拿死工资的。

    虽然做的好没几个奖金。

    可是要是遇到惹事的客人多,闹的事情太多。

    那些客人自然是一走了之。

    可她们这些当售货员的却是要被挨骂,或者是扣工资的呀。

    陈墨言哪里看不出她心里头的小九九啊。

    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

    换成她这会儿,也不想着有人闹起来,最好是有个人好脾气的让一让吧?

    不过,她可不是这个好脾气的人呢。

    陈墨言一伸手,直接把她围巾拽过来,三五两下卷成一团塞进自己手边的袋子里,然后朝着那个售货员微微一笑,“开票吧,在哪里付钱,我去不是你帮我去?”

    “……我给你开票,你把钱给我吧,我去交钱。”

    没想到这小姑娘的性子也是个强势的。

    售货员心里头叹了口气,一边开票一边在心里头想着,希望后来的这个小姑娘不要闹起来。

    只是想什么来什么呀。

    旁边,吴燕直接就跳了起来,“陈墨言你什么意思,那围巾是我的,我的!”

    这话别说陈墨言了,就是旁边的售货员都忍不住皱了下眉。

    什么叫你的呀。

    你也还没有付钱呢好不好。

    这围巾分明就是人家小姑娘先试了,然后说了要买的……

    要真的论起来,这小姑娘才是后来的嘛。

    心里头又有些可惜今天这款围巾只有一条了起来。

    要是有两条的话,怕是她今天就能超额完成任务了呀。

    这后来的女孩子也不用这样闹了。

    她却是不知道,哪怕这种围巾真的有两条呢。

    以着吴燕那时时掐尖儿,事事针对陈墨言的性子,怕是也得闹腾!

    要知道吴燕要买的可不是什么围巾。

    她呀,就是想着欺负陈墨言,或者,以抢她的东西为乐!

    “你的呀,你说那围巾是你的就是你的?我还说是我的呢,哦,它现在就是我的了,我已经交了钱了。”

    陈墨言一直售货员手里头捏着的钱和票据,眉眼带笑。

    “如果你想要买什么东西,记得下次趁早哦,吴燕同学。”

    “你你——我用得着你教我吗,陈墨言,你算什么东西啊,你你——”

    “我可不像你,是个什么东西,我是人哦。”

    吴燕被陈墨言这话气的直喘粗气。

    她抬手指着陈墨言正想说什么,身后传来年轻男人不解的声音,“吴燕你干什么呢,和谁在吵架?”

    “呜呜,哥,哥哥你可得给我做主啊,她们抢我东西。”

    吴燕一变脸,双眼里立马挤出几滴泪,扭头朝着身后的人跑过去。

    “谁抢你东西,哎哎,你这丫头能不能别哭了?哭的我头疼。”吴良鑫看着自己的妹妹一脸带泪的朝着他跑过来,有些心疼,再一听她刚才说的话,整个人的脸就黑了,“谁抢了你的东西?别怕,哥哥帮你作主。”

    他一边说一边朝前走了过来。

    同时双眸带着火气朝着售货员这边看过去。

    只是他没看到售货员。

    却看到了站在柜台一侧,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笑意和他平静相望的陈墨言。

    吴良鑫心头一跳,双眼都亮了起来。

    “陈墨言,你怎么在这,你是来买东西的吗,都买了什么,要不要我帮你拎着?你这么多的东西一个人提着挺累的,要不我还是帮你送到学校去吧。”吴良鑫敢发誓,这些话都是他的嘴比心更快一步的抢先说出来的,别说他身后的吴燕,就是他自己说完之后都忍不住怔了下。

    自己不是最讨厌和人逛街,帮人拎东西啥的么?

    哪怕是他妈平时让他陪着逛个街什么的他都嫌烦呢。

    这次吴燕要不是又哭又闹的,加上他妈在一旁的碎碎念。

    他肯定不会出来的呀。

    可是现在,看到陈墨言的一瞬间,他之前想也不想的摒弃自己之前所有的不喜欢。

    只想着和她能近一些,近一些。

    再近一些。

    身后,吴燕看着自家哥哥那个样子气的跺了下脚,“哥哥!”

    “啊,怎么了,你不是买完鞋子了吗,那你自己回家吧,我送陈墨言同学回学校。”

    吴良鑫丝毫没想到自己这话让吴燕听了有多生气。

    她觉得自己的胸口都要气炸开。

    嗷的一声她跳了起来,“吴良鑫,你什么意思,我是你妹还是她是你妹啊,你要是敢不管我,我回家和妈说,让妈停了你的零用钱,还有,以后我再也不管你了,任何事儿都不帮你和爸妈说了,反正你也不管我。”

    吴良鑫似是这才想起自己身后这个妹妹的小性子。

    更记起了她和陈墨言两人之间的一些不合。

    他赶紧回头去安慰吴燕,“你说什么呢,我肯定是你哥呀,只是你看陈墨言同学一个人拿着那么多的东西,咱们肯定要帮一下的嘛,还有你们老师不是教过你,要助人为乐嘛,燕燕乖啊,你自己先回去……”

    “我不,我就是不回去,你一定要和我一块回去。”

    她看了眼陈墨言,眼里头闪过一抹的凶气。

    “哥,你刚才不是问谁欺负我吗,就是她,对了,还有她……”她扬了扬下巴,自然是看的陈墨言,然后一抬眼看到不远处走过来的售票员,气呼呼的抬手指了过去,“还有这个女人,她和陈墨言联合到一起欺负我,哥,她们还抢我的东西。”

    “那条围巾,对,就是那条红色的,哥你帮我抢过来。”

    陈墨言听着这些话,眼皮也不抬一下的。

    她当吴燕在唱歌。

    至于刚才走过来的那个售货员?

    她虽然刚才去不远处开票交钱,但因为吴燕的声音太大,可是听了个全。

    这会儿再看她直接指着自己和人撒谎。

    竟然说自己欺负她?

    更懒得搭理她了。

    帮着陈墨言手脚麻利的抱好,“小姐,这是您买的围巾,欢迎您下次光顾。”

    旁边的吴燕被她脸上的笑给刺激的。

    “那是我要买的围巾,你凭什么给她?我要去投诉。”

    “这位小妹妹,买东西得有个先来后到,你不懂的话可以回头问问你家大人。”

    “你敢骂我,我要投诉你,我要……”

    陈墨言看了眼那个脸色不好看的售货员,想着好歹人家是因为自己才和吴燕对上的,她走了两步又退回去,歪了下头,“吴燕,连三岁小孩子都知道先来后到,知道排队呢,你如今最起码十七了吧,我记得好像是虚岁十八?这么大的人不懂得这些人情来往,你确定,你的脑子没毛病吗?”

    “你骂我是傻子,陈墨言你才是傻子呢,你把东西给我,不然,不然我……”

    “我不是骂你傻,我是说你蠢,蠢的在这个时侯没有半点分寸,丢尽了你自己和你哥还有你爸妈的脸!”

    然后,她朝着那个售货员笑了笑,脚步轻松的走人。

    心情好呀。

    买到了一条喜欢的围巾。

    还小小的气了吴燕一场。

    瞧着她那一脸愤怒,直跳脚,却是半点没办法的样子就心里头各种的爽呀。

    谁让,前世她是一直被吴燕变着法子的欺压,折腾着?

    她稍稍一不如她的意。

    别说吴良鑫这个当哥哥的了,就是吴妈妈都捧着颗受伤的心又哭又抹眼泪的。

    不然就是给她来个晕倒。

    为啥?

    人家有心脏病!

    可最后,直到自己因为某些原因心疾复发,最终死去,吴妈妈还是活蹦乱跳的很!

    想想这些,陈墨言觉得可真真是讽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