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150章 我错了,真错了
    陈墨言看了她一眼,很是爽快的点头,“好啊,杨惜同学,是现在就去吗?”她扬了扬手,把手里头的汤碗朝着杨惜跟前递了递,“不过我这饭才吃到一半呢,怕是杨惜同学得等我一会儿呢。”

    “好的,没问题,我在小礼堂等你好了。”

    看着杨惜一脸笑意,很是客气的告辞,陈墨言的眸光闪了闪。

    “哎,言言,她那笑也太假了吧,让人看的,心里头怪不得劲儿的。”

    “能得劲儿么,皮笑肉不笑的。”

    乔艳在一旁听了翻个白眼,撇撇嘴,“真愧她还以为自己笑的那么美,丑死了。”

    陈墨言旁边的几个女孩子听着这话都把头扭开了去。

    这么不客气的在食堂里头说别人坏话。

    合适么?

    不过,好像,刚才那个女孩子的笑,还真的有点不怎么好?

    “言言你等会我们啊。”

    乔艳两女走到陈墨言的跟前,一左一右的挽住她的手,“一起去。”

    “你们这是怕我吃亏啊,行,那就一起去。”

    陈墨言笑着看了两眼一眼,三人一块朝小礼堂走过去。

    杨惜已经在等着她。

    看到乔艳和刘素两个人,她也只是笑了笑,“陈墨言你来了?你看看这首歌曲可以吗?要是你觉得没意见的话那咱们现在就开始排练。”她看向陈墨言,把手里头的节目单递过去,“我觉得这首歌还是挺简单的,舞蹈的话也没那么多的动作,到时侯咱们两个人好好配合一下……”

    “行,就她吧。”

    是一首红歌。

    起音挺高的,陈墨言看了眼杨惜,“你能跟的上这个高度就行。”

    “我之前练过,初中的时侯我唱过好几回呢。”

    杨惜说这话的时侯眼底闪过一抹得意:

    她要是没有这点子准备,怎么可能会主动出这个头?

    “那就好,咱们开始吧。”

    中午也就大半小时的时间。

    练歌,排舞。

    这中间杨惜倒是没有出什么妖蛾子,一心一意的完成了各项动作。

    还时不时好心的提点陈墨言几句。

    倒是让旁边的刘素和乔艳两个人心里头涌起几分的腹诽:

    难道是她们想多了?

    杨惜心里头并没有想着借这次汇演陷害言言什么的?

    不过随即两女就把这个念头给抛开了去。

    这才刚开始呢。

    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得看晚上的结果!

    下午的课上了两节。

    本来说好的演出时间是七点半,不知道为什么直接改成了三点半。

    而陈墨言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还是杨惜告诉她的。

    “我也是才听人说,不过陈墨言你也别担心,咱们的节目排在靠后呢,这样吧,我现在去拿礼服,你一会就去小礼堂等我。”她一边说一边已经准备扭头就朝教室外头走,身后,陈墨言幽幽的声音飘入她的耳中,“杨惜同学,我的礼物不会是坏了或是小了什么的不能穿吧,要是这样的话,那可就显得你这个人太疏忽大意了哦。”

    正朝着外头走的杨惜脚步顿了下,“怎么会,咱们的服装都是之前按着尺码借的,不会小的。”

    一边说一边走的杨惜心里头把陈墨言诅咒了好几句。

    这个陈墨言怎么好像啥都知道的样子?

    本来她心里是真的有这么两分想法的,可是现在……

    人家都主动说了出来。

    而且还是当着全班学生的面儿说的。

    她哪里还好意思再让服装出事儿?

    四点钟。

    各班级的演出正式开始。

    按着发下来的节目单,陈墨言和杨惜两人的节目虽然没有排在偏后的位置。

    但也绝不是最靠前的几个节目。

    寒风呼啸。

    小舞台上各种的唱啊跳啊的。

    虽然节目真心演的都不怎么样,但身边的学生却都是很开心,兴奋。

    这个年头的娱乐太少!

    足足过去了大半个小时,报幕的主持终于报到了陈墨言和杨惜两人的节目。

    杨惜从自己班上站了起来,“陈墨言同学,咱们可是要做准备了,你不用紧张的……”

    “好呀,我不紧张。”

    陈墨言眸光微闪,视线薄在杨惜紧纂的拳头上。

    “杨惜,你不是说不用紧张的吗,我怎么看着你又是纂拳又是脚步僵硬的,好像比我还紧张?”

    “是嘛,呵呵,你看错了。”

    杨惜狠狠的剜了眼陈墨言,气呼呼的扭头,率先朝着后台走过去。

    乔艳在一侧冲着陈墨言挥了挥手,“加油。”

    上一曲的歌曲演唱结束。

    陈墨言和杨惜两个人随着报幕走上了舞台。

    这个时侯也才四点半,天色还早,舞台又是露天的,陈墨言站在舞台上能看的清台下诸多学生的眉眼,脸色,随着一声开始,磁带的音乐缓缓放起来,她的身侧,杨惜轻轻的舒展了自己的身子,一边跳一边的唱。

    她心里头想的很好:

    自己就这样唱和跳,才不管陈墨言呢。

    最好让她在台上站成木头桩子。

    别说唱歌跳舞了。

    估计她都能窘迫的手脚没地儿方,想找个地缝钻下去了。

    过了今晚,不不,从此刻起,这个学校大家嘴里头的学霸,老师眼里头明年的高考最好的那个学生。

    这些风光都不复存在。

    到时侯大家想起陈墨言,谈起她来时说的全都是这一刻她的狼狈。

    而她杨惜,则是陈墨言身边最优秀的那一个!

    她心里头这样想的很好。

    也算计的很好。

    身子舒展的更柔,歌声愈发的嘹亮。

    尽管是这样,杨惜还是一心二用,甚至是三用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心里头的疑惑一点点的加骤:

    台上那些老师学生为什么还没有人嘲笑陈墨言?

    还有陈墨言,为什么她一点动静都没有?

    自己不是应该听到她哭,或者是实在忍不住,又气又羞又愤怒的跑下舞台吗?

    可是,现在她却什么都没听到……

    又等了一会儿,眼看着这首歌都唱到一半了,杨惜身子一旋转了个弯。

    开始主动找起陈墨言的身影来。

    说不定,她是看着下头那么多的学生老师的,吓傻不敢动了呢?

    只是这一个转眼,这一眼。

    却是让杨惜整个人脸色一沉,就是脚步的力量都没有放好,一个脚尖旋转的动作没做好,她整个人往前一扑,差一点就摔在舞台的地下!虽然她很快就回了神,也飞快的弥补了这个错误,但杨惜整个人的头脑还是一点点的空了起来:陈墨言怎么会在跳舞?而且,她跳的还很好看!

    其实,如果杨惜稍一用点心去听的话。

    她就能听到,陈墨言几乎在她刚一开口的时侯就已经在跟唱。

    而且,那唱腔比她的还要略好那么一些。

    可惜她一心只瞅着台下。

    只想着表现自己。

    让自己的舞蹈动作更好一些,更优美一些。

    然后,她直接就忽略了身边的陈墨言:在她的心里头,陈墨言是真的什么都不会的呀。

    什么舞蹈?

    什么唱歌?

    她一个乡下泥腿子出身的,学习好已经是让她占了天大的便宜。

    别的她还怎么可能会呢。

    在杨惜眼里,陈墨言那就是一个除了运气好一点有个好脑子,会学习。

    别的那就是一无是处的。

    只是这一眼,这一看,她突然整个人都懵了。

    难怪台下的人没什么动作,只是用着欣赏的表情看着台上的她们。

    之前她还以为是自己跳的太好看,太优美。

    可是现在看来,不见得!

    这个认知让杨惜心里头窜起了一股股的邪火。

    刚好这个时侯陈墨言一个舞蹈动作令的台下的学生们大声喝彩。

    而杨惜,却是再一次的因为走神而失误!

    这个结果让她整个脸都黑了。

    她的双眼死死的盯着陈墨言,然后,趁着两人擦身而过的时侯。

    鬼使神差的,趁着陈墨言一个舞蹈动作和她擦身而过。

    她悄悄的伸出了脚……

    心里头恶毒的想着,只要陈墨言被绊倒,她就去拉她什么的。

    舞台上下离着不少的距离。

    她在这个角度做什么动作,下面的人肯定是看不到的。

    但是陈墨言知道呀。

    到时侯她肯定会生气,朝着自己发怒骂人撒泼什么的。

    她就什么都不说,只是扶着她不出声。

    让她骂,让她闹腾……

    台下的人会怎么想?

    这样子的场合下,校长什么的可是都在的。

    他们看到眼里的好学生变成了这么一个泼妇般的存在。

    肯定会有想法呀。

    而她则成了关心同学,默默受委屈的好学生!

    她在那里脑补呢。

    陈墨言一抬头就看到她眼里满满的算计。

    低头,她就看到了她伸出来的脚。

    然后,陈墨言想也不想的一步迈过去,直接踩到了她的脚背上。

    用足了全身的力气!

    还顺势碾了两下!

    疼的杨惜嗷的一声尖叫,然后她一抬脚,下意识的伸手推陈墨言,只是随着她这一伸手,陈墨言却是应声倒在了舞台上,“杨惜,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踩你脚的,只是你先别生气,咱们把这场舞蹈的最后几个动作跳完好不好?”

    相较于杨惜尖锐的尖叫。

    陈墨言的声音刻意压低,带着几分小心冀冀的委屈相劝着。

    当然,这是下面人听到的声音。

    因为有扩音器。

    直接把两人的声音给散了出去。

    再小的,都能放大,听清啊。

    下头的人微怔,然后她们想到刚才杨惜伸手的那一个动作,不少人恍然。

    原来不是舞蹈动作。

    是这个女学生在推另一个女孩子呀。

    而且还推到了……

    下头的人正腹诽着呢,舞台上的杨惜却是被陈墨言眼里头的挑衅,以及嘴唇做出来的蠢货两个字儿给气的失去了理智,再加上脚是真的疼啊,她冲着陈墨言走过去,不过这个时侯她还是有那么一分半分理智的。

    知道自己是在舞台上。

    是强压了怒火,“陈墨言,你说的对,咱们……”

    ——你不是觉得能算计我吗,现在,咱们谁算计了谁?你可真是笨!

    ——我就没见过比你还要蠢还要笨的人哦。

    这是陈墨言站在杨惜的面前,用唇形说出来的。

    杨惜被她这话一刺激,想也不想的抬手朝着陈墨言打过去。

    “杨惜同学,我都说了是我的错,对不起,你别这样,我知道这场舞蹈是你精心筹备的,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我……啊,杨惜同学,对不起……”陈墨言一个劲儿的道歉,只是那眼底的笑意却是差点把杨惜给气的疯掉。

    最后,还是幕后的老师上台把她给拦了下来。

    因为她好像疯了似的朝着陈墨言扑打。

    “行了,你看看像什么样子,真是的,不就是一个节目吗,比赛虽然重要,可重在参与,更重要的却是你们同学之间的友谊和团结啊,你这个女学生叫什么,实在是……”报幕的老师看着脸色狰狞的杨惜忍不住摇头,“等一会演出结束了你去你们班主任那里,学校肯定会处置这件事情的。”

    “凭什么处置我,我又没有错。”

    杨惜的双眼都红了。

    是被气的。

    她看着那个报幕的老师,指着陈墨言,“她刚才一直骂我笨,还说她就是故意算计我的,凭什么要处置我,你也和学校其他老师领导一样的偏心她,我不服……”

    “对不起老师,杨惜同学只是觉得自己的心血被我给毁了,她一时有些情绪激动,并不是真心想顶撞老师您的,老师您别在意。”陈墨言看着气到崩溃的杨惜,适时的帮着加把火,添点油啥的,果然,她这一劝,杨惜可不是更气嘛,扭头就看到陈墨言朝着她望过来的刺眼的笑。

    她又在笑。

    她还在笑!

    杨惜心头闪过一抹的厉色,可好歹的她冷静了下来,“老师刚才都是我错了,我一时情绪太激动,等会我就去和班主任认错,我写检讨,我接受学校的任何处罚……”

    她这话一说出来,报幕的老师也不由的在心里头松了口气。

    还好这个孩子知道了错。

    “行了,你们两个赶紧下去吧,因为你们两个,都耽搁十几分钟了,连扩音器都关了,我还得去开。”

    老师一边说一边扭头朝着舞台另一侧走过去。

    她的身后,则是陈墨言和杨惜两个人。

    陈墨言自然没有漏看杨惜眼底闪过的厉色,她也清楚她之前的服软不过是一种策略。

    是不得而为之吧?

    她扯了嘴角笑了笑,抬脚准备朝着舞台下头走。

    身后,杨惜一声冷笑,也跟着抬起脚。

    伸出了一只手……

    陈墨言只觉得自己身后一股大力朝着她推过来。

    她几乎是瞬间便清楚,是杨惜在推她。

    舞台离着地面可是有好几米高呢。

    要是自己从上头掉下去……

    最起码得断胳膊断腿的吧?

    这个女孩子倒是狠。

    几乎在那股力道传过来的瞬间,陈墨言下意识的一个闪身。

    一手伸出去,牢牢的挂在舞台旁边的柱子上。

    然后她一个旋身。

    好像钢管舞一样绕着柱子横了一圈。

    一个挺身,稳当当的落在了台子上头。

    几乎是与此同时。

    陈墨言籍着一个角度,她狠狠的在杨惜的身后踹了一脚。

    然后她耳侧就听到杨惜一个尖叫。

    她则想也不想的伸手,直接拽住了杨惜的一只手。

    两个人。

    两眼相对。

    陈墨言看着杨惜眼底满满的惊恐,微微一笑。

    此刻的扩音器还没有打开。

    陈墨言看着杨惜,用着极轻极轻的声音,“你说,我要是这个时侯放开你的手,你是会腿先着地还是头先着地?要是腿着地还好,要是头先着地儿……”

    “你,你敢!”

    杨惜的脸色惨白惨白的。

    和个鬼有的一拼。

    她看着陈墨言,唇都是抖的,“你,你千万别放手啊,陈墨言,你不能放手……”

    “我为什么不能放手啊,你是怎么想的我打一开始就知道,不过就是想让我出丑,然后衬托你嘛,现在看到事情不成,你自己反倒是因为算计我而出了丑,竟然就恶毒的想把我给推下去,你觉得,我是圣人,有这么大的度量救你,当之前那些事情不存在?”

    “不是,不是你别放手,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算计你的,我刚才也不该故意绊你,更更不该想要把你推下去,都是我的错,你别放手,你快把我给拉上来啊……”

    杨惜觉得自己的手一点点的下滑。

    她人也在下坠,哭的不能自抑,“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扩音器不知道何时打开。

    杨惜的话清晰而清楚的传入在场每一位学生老师的耳中。

    ------题外话------

    《名门豪娶:大叔VS小妻》艾依瑶

    简介:

    人都说,男人到了中年,颜值和体力就都不行了。

    叶倾心不觉得,因为景博渊就不是,人到中年颜值和体力依旧好得不行。

    景博渊举手反驳:“我才三十五,离中年还远。”

    ……

    景博渊,出生勋贵世家,白手起家创立博威集团,在商界呼风唤雨。

    大众谈起他:成熟稳重、严肃刻薄、背景深不可测的企业家。

    就这个严肃到近乎刻薄的成功男人,忽然老牛吃嫩草,娶了个小自己十四岁的小妻子。

    叶倾心,风雨里飘摇的坚韧小草,一场豪娶,她嫁入名门,成了人人羡艳的名门阔太。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