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154章 身姿如松
    下午四点。

    县城人民医院。

    急救室的门一直关着。

    陈墨言握着刘素的手,给她鼓劲儿,“放心吧,你爸他一定会没事的。”

    “不是都说好人有好报吗?”

    “我觉得你爸爸那么好,一心一意的为着你和你哥你妈着想,肯定不会有事的。”

    听着她的话,刘素忍不住哇的一声抱着她哭了起来。

    陈墨言轻轻的拍着她的肩,低声的劝着。

    不远处,刘素妈妈也是双眼紧紧盯着手术室的大门。

    连眨下眼都不敢。

    生怕自己错过了什么。

    感受着这一切,陈墨言心里头轻轻的叹了口气。

    希望,刘素爸爸能撑过这一关。

    她也没想到自己去了趟刘家,本来是想着用奖品的事情吊一下刘素奶奶,好让她暂时打消不让刘素上学的心思,这样的话刘素下个星期也能安心的回家看望刘爸爸,的确,陈墨言这样的打算是挺好的,刘素奶奶真心的以为她是真的要给刘素发奖品啥的,甚至心里头还在想,应该会发钱的吧?

    要是自己这会儿不让刘素去上学。

    岂不是吃亏?

    这样的心思之下,刘素奶奶自然不会在这个时侯再去为难刘素的。

    可是,陈墨言却是没想到,刘素爸爸的身体差到了极点。

    一口一口的血吐出来。

    当时别说是刘素妈妈,就是她这个重活一世的人都被吓的不行。

    她甚至都觉得刘素爸爸连县城的医院都要撑不到!

    好在,刘素爸爸最终撑到了医院。

    如今就看这急救的效果如何了。

    时间悄然流逝。

    一个小时过后。

    急救室的门总算是打开。

    一个医生两名护士出现,刘素妈妈几乎是朝着走在最前头的医生扑过去,“医生,医生,我家老刘怎么样,他他他没事吧,手术治好了他的,一定治好了的是吧?”她拽着医生袖子的手都是抖的,出口的声音打着颤,双眼散发的是无尽的期望之光,大有医生如果开口说个不字,刘妈妈就承受不住那种结果而崩溃感。

    反正吧,那感觉,看的站在一侧的陈墨言心里头发酸。

    她轻轻的拍了拍身子僵硬的刘素,“去看看你妈,坚强点,你爸一定会没事的。”

    “我,我走不动了。”

    陈墨言看了她一眼,伸手拽着她朝刘素妈妈那边走过去。

    “放心吧,手术还是比较成功的,只是病人以后需要安心的静养,最起码两年内不能再下田,不能干半点的重活累活,不然的话要是再复发,怕是真的没救了。”医生很了解一个男人在农村家里头的重要作用,这会儿再看着刘妈妈手抖腿抖的样子,赶紧出声安慰她,“病人得的是胃十二指肠溃疡或有并发出血的症状,这种病症多数是营养不够,劳累过度等等所造成的,以后你们这些当家人的可一定要注意了,一定不能再复发。”

    “我知道我知道,我以后不让他下地,我去,我去干活。”

    刘素妈妈心里头如同一颗石头落了地儿。

    整个人好像重新活过来,她对着医生一个劲儿的道谢,“谢谢您,谢谢……”

    只要能救回来。

    只要人活着就好。

    至于别的,不就是不能干活,得好好的养着吗。

    她去干活,她去田里头做事!

    着实的松了口气之后,刘素妈妈只觉得自己的腿一软,再也站不稳,咕咚一声瘫到了地下。

    “妈,妈你怎么了……”

    刘素吓的魂都要没了,还好刘妈妈朝着她笑了笑,“妈没事,就是,就是被你爸给吓到了。”

    “妈我扶你起来,你真的没事吧?”

    “放心吧,妈真的没事儿。”

    哪怕为了这对儿女还有自己的男人呢,她也绝不会让自己有事的。

    眼看着就到了傍晚六点。

    刘素爸爸被推进了普通病房,护士拿着个单子过来,“你们谁是刘平安的家属,要住院,再去交两百块的押金啊,不然的话可没办法安排病房。”

    “我是,我去交钱。”

    刘妈妈赶紧站起来,扶着墙走了两步才缓过之前那股子气儿。

    “妈你还是坐在这里,我去交钱。”

    刘素从她妈手里头抢过药费单子啥的,直言道,“我不小了,不会被人骗的,妈你在这里歇着啊。”她又朝着陈墨言笑笑,“言言你在这里帮我照顾下我妈,我先去交费。”

    “行,你去吧。”

    陈墨言看了眼刘素妈妈,默默的给她端了半杯水,“婶儿您先喝口水缓缓,一会刘素来了我去给你们买点吃的。”

    “不用麻烦,一会婶儿自己去吃点就好。”

    刘素妈妈看着陈墨言满满的不好意思,“你本来是去我们家帮素素带话的,没想到让你赶上了这样的事儿,好孩子,你刘叔的病就是这样的,就是耽搁了你大半天的时间,还得跟着跑前忙后的,婶儿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婶儿可别和我客气,我和刘素是最好的朋友呢。”

    “嗯,我们家丫头也经常念叨你的,当时婶儿还想着,哪个丫头比我们家素素还好,现在看着,你可是比我们家素素强多了。”之前在家里头她自己都惊的六神无主,还是这个丫头一脸镇定的指挥着把人往外抬,送医院什么的,更是三五两句话把自家婆婆说的哑口无言,气呼呼的走人,要是换成她家素素,哪里能做的这么好?

    “你是比我们家素素好。”

    陈墨言笑了笑没出声:这会儿说是这样说,可只要是真心疼自家孩子的,眼里呀,最好的还是自己家的娃!

    “妈,我晚上陪您在这里守着。”

    刘素拿着交过的药费单等走了过来,朝着陈墨言有些歉意的笑,“一会你得一个人回学校了。”

    “没关系,你在这里陪刘叔刘婶儿,我回去先给你请两天假,明天放学再来看你。”

    “好,那就真的谢谢你了。”

    陈墨言笑着看她一眼,“和我还客气?”

    又陪着刘素母女两人说了会子话,陈墨言便起身告辞,“有什么事情就去找护士,别怕麻烦她们,她们是有拿工资的。”虽然觉得自己这样的思想有点不好,可是陈墨言却是真心这样想的,在其位,就得谋其政不是?

    你现在是护士。

    干的就是这一行的活儿。

    要是还闲麻烦闲别人找你是打扰你。

    这样的护士是不对的呀。

    当然,她也是知道刘素不是那种没事就去为难护士的人才这样说的。

    “你不用送我了,我明天再过来。”

    刘素摇摇头,“我爸这个样子肯定是要住一段时间的,你马上就是高三了,学习为重,可不能因为这事儿分了心,我还指望着你再考个第一打那些人的脸呢,别耽搁了时间。”

    “你放心吧,第一肯定还是我的。”

    陈墨言笃定的话听的刘素笑了笑,只是那笑容却是一闪而过。

    “行了,我走了,你别送了,回去看着刘婶儿吧。”陈墨言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多盯着点刘妈妈。

    等到陈墨言和刘素告辞,转了个弯刘素再也看不到自己时。

    陈墨言转了个身,朝着护士长办公室走过去。

    十五分钟过后。

    护士长端着个托盘走进了病房,“你们谁是刘平安的家属?过来一个和我去拿躺椅。”

    “我们是,护士姐姐,什么躺椅呀,到哪去拿?”

    刘素一边起身一边满是疑惑的问。

    难道说,县医院晚上陪护的人还有躺椅可以休息吗?

    好像是猜到了她的心思,三十多岁的护士长笑了笑,“刚才走的那个女孩子是你们家亲戚吧,是她帮你们租的,有一张是租了半个月的钱呢,不过有一张只租了一天的钱,因为你们这样子的情况只能一个人陪护,今天晚上已经是破例的……”

    “谢谢您,明天我女儿就会回学校的,她还是高中生呢。”

    刘素妈妈说到女儿,语气里头满满的都是自豪,不过她说了之后立马也跟着问了起来,“你说这什么躺椅是租的,我能不能问下,是个怎么回事儿呀?”

    “就是刚才和你们站在这里的那个女孩子,她走的时侯问过后付的钱。”

    护士长笑了笑正想说什么,抬头看到病房门口走进来的人,她不禁一指,“喏,就是她了,你们有什么问题自己去问她吧,行了,现在你们来一个人过来,把躺椅拿一下,不过记得明天早上七点要收回来的,到晚上的时侯你们再拿收费单子去找护士拿回来就行。”这样也是避免白天放在病房里头被人为破坏什么的。

    “行,我去拿,素素你先和言言说会,妈马上就回来,啊?”

    刘素妈妈一边朝外头走一边扭头,“言言呀,你等婶子回来再说。”

    “行,刘婶儿您别急,慢点走,我等您回来的。”

    知道刘素妈妈是想问自己话,估计顺便道谢什么的,陈墨言也没在意,她把手里头的一个塑料袋递给刘素,“这是我在医院门口的小店买的一些生活用品,也就是毛巾牙刷啥的,你和刘婶儿将就着用。”她说完又把另一个袋子放到一边的桌子上,“这是一些水果,然后就是我买些包子,你和刘婶儿先凑合着吃,别晚上饿肚子。”

    她可是了解睡到半夜饿醒,然后再也睡不着的那种感觉。

    太折磨人啊。

    “言言,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感谢你。”

    刘素上前两步,用力的抱了下陈墨言,眼圈红红的,声音带着哽咽,“谢谢你。”

    虽然知道谢谢这两个字儿不足以表达她的情。

    更不代表什么。

    可是,她还是想说。

    “好了,要是真的觉得想要感谢我,以后记得多给我打饭,顺便帮我洗碗好了,天太冷,水太凉了。”

    陈墨言的话听的刘素忍不住白了她一眼,“现在也是我帮你打饭的好不好?”

    陈墨言嘿嘿一乐,对着刘素摆摆手,“回头你和刘婶儿说一声,我先走了啊。”

    “啊,你不是说要等我妈回来的?”

    “不用了,我想想那个场面都觉得头疼。”

    陈墨言的话听的刘素哪怕是心情差呢,看着她那有些夸张的样子也不禁扑吃一笑,“什么话,我妈又不是老虎。”陈墨言再次对着她扬了扬手,转身走了出去。

    等到陈墨言走后,刘妈妈才一人有些吃力的拖着两张躺椅走进来。

    刘素赶紧去帮她,“妈你怎么不一张一张的拿啊,这样会把你给累到的,你让我去也行呀。”

    “累什么累,不就是两张椅子嘛,妈掰玉米割麦子啥没做过,还搬不动它们?”

    刘素妈妈一边把椅子拖进病房,一边抬眼看了下,然后她就狠狠瞪向了刘素。

    “妈你那是什么眼神啊,看的我心里头都发毛了好不好。”

    “好什么好,我让你把你同学留下的,人呢?”

    她还以为是什么事儿呢。

    原来是这个。

    刘素笑着看了她妈一眼,“妈,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不过言言她真的不是那样的人,而且妈你放心吧,我以后会还她的。”虽然她和陈墨言并没有多说什么,但不代表刘素心里头不记这份情儿。

    她看着刘妈妈一脸的认真,“妈,我和她是好朋友,这些事情我都记着,以后有的是时间的。”

    “哎,你长大了,妈妈和你爸也就放心了。”

    刘素妈妈看着自家女儿半响,怔怔的说出这么一句话。

    女儿长大了。

    可她这当妈的心里头怎么就觉得那么不是味儿呢?

    “对了妈,这是言言刚才拿过来的包子,还热乎着呢,您赶紧吃一个,不然晚上我爸醒过来您再饿着肚子照顾人会撑不住的。”刘素把陈墨言提过来的东西拿给刘妈妈看,顺便把包子塞到她手里,“妈,吃吧,言言可是说了,不能浪费的。”

    “不行,素素,你明天还是拿十块钱过去给她。”

    一个还在上学的女孩子呢。

    手里头能有多少钱?

    给她们买这买那的,还交了钱租躺椅。

    刘素妈妈是个老实厚道的人,心里头过意不去之后,这会儿冷静下来就开始担心起陈墨言的花销来。

    万一孩子手里的钱都花没了可如何是好?

    “妈,你相信我,这钱暂时不用给她的,等爸出院了,咱们再缓缓或者我想办法还她。”

    刘素虽然不知道陈墨言手里头的钱有多少。

    但多少知道她和冯老爷子有过合作的刘素却是明白,最起码现在的陈墨言不缺这十块钱。

    可相反的,她妈手里头要是有这十块钱,就能在医院里头撑个十天半月的。

    哪怕是会在心里头觉得对不起好朋友。

    刘素还是打消了她妈妈要拿钱给陈墨言的想法。

    刘素的爸爸手术后还在晕睡着。

    用医生的话估计得明天早上清醒过来。

    刘素母女两人等到了十点的时侯便撑开两张躺椅,躺在上面休息。

    还好这个病房虽然是多人间的,但暂时却只住了刘素爸爸一个人。

    不然能不能放的下两张躺椅还真的说不定。

    母女两人这一晚睡的都不怎么踏实,天还没亮呢刘素妈妈就睁开了眼,看了眼旁边的女儿,刘素紧紧的闭着双眼睡的香甜,她笑了笑,心情有些沉重的扭头去看病床上的自家男人,这一眼,她整个人都怔在了那里。

    嘴微张,双眼睁的溜圆。

    “刘,老刘……”

    刘素的爸爸朝着她挤出一抹虚弱的笑,“吓坏了吧,难为你了。”

    “老刘……”

    刘素的妈妈趴在自家男人的身上呜呜的放声大哭。

    撑了半天一晚上。

    熬了这么长的时间。

    哪怕是医生说没有生命危险呢,可瞧着人都吐血了啊。

    刘素的妈妈在没看到自家男人清醒过来之前怎么可能会放心?

    可她不能哭。

    在女儿面前得撑着,她得照顾好自家男人。

    如今看着刘素爸爸终于醒了过来,刘素的妈妈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

    刘素被自家妈妈的哭声惊醒。

    她猛的坐了起来,“爸,妈你怎么了,我爸他怎么了,啊,爸你醒了……”她坐在躺椅上,脸上还带着似醒不醒的懵懂,以及刚才听到哭声后瞬间的心惊,又有看到自家爸爸清醒过来之后的惊喜,双眼顿时也跟红了起来。

    “爸,你总算是醒了。”

    “好孩子,辛苦你和你妈妈了。”

    刘素捂着嘴,“只要爸爸没事,咱们一家好好的,再苦都不怕。”

    “好孩子。”

    哭了大半响,发泄了一回,想到自己女儿还瞧着呢,刘素的妈妈有些不自在的站起来,“你一定饿了吧,我昨晚问过医生了,说你可以喝点稀饭,你等着,让素素陪你,我出去给你先买点去。”一边朝外走刘素的妈妈一边在心里头暗自想着,回头看看能不能在这里弄个小炉子啥的熬点小米粥?

    嗯,找个空还是去问问护士啥的吧。

    学校里头。

    陈墨言把刘素家的事情抛开,一门心思的上课,中午第四节自习课结束后,正要去食堂吃午饭的陈墨言被一个女孩子叫住,“你是陈墨言吧,校门口有人找你,是个男的,长的挺帅的,行了,我也就是传个话,先走了啊。”对方朝着她笑了笑走人,陈墨言有些疑惑的走到校门口。

    隔着校门,看到那个站在那里身姿如松的男人,她的心头猛的一跳。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