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156章 高考高考
    陈墨言差点喷她一脸。

    瞪圆了双眼,“乔艳,你很行啊,这话你也能说的出来?来来,和我说说,背着我又看了多少本的言情小说?”一边说陈墨言还一边起身,朝着乔艳的床边坐过去,“枕头底下,床单下头,你给我让让,我得好好的搜搜才行。”她说这话可不是凭空说的,眼看着就高二了,没想到放了个寒假回来,乔艳竟然爱上了看闲书。

    而且,还是那种催人泪下,极度煽情的言情小说。

    陈墨言偶尔扫过两眼。

    是以前世记忆中大火的某瑶阿姨为多。

    这也难怪乔艳能随口说的出来这种话,她看着乔艳,蹙眉,“你这段时间看这些书可是看的有点多呀,你也马上就要高三,高二小考才过去,没考好吧?这再过两个月就是其中考,你难道还真的想继续后退吗?”

    要是只是当闲书随意的看一看陈墨言也不说什么了。

    可是这丫头倒好。

    挑灯夜战!

    宿舍现在是十一点统一熄灯。

    她倒好,把灯啥的用东西围起来,偷偷的躲在宿舍里头看。

    陈墨言在一侧瞧着都觉得胆颤心惊的。

    生怕她把油灯给打翻,弄出一起火灾啥的。

    还好一直平安。

    但这丫头每天早上起来眼圈都是黑的啊。

    用在这些小说上的心思那简直了,恨不得连上个洗手间都得带着翻两页。

    就比如说这一刻吧。

    她刚才说不午睡,原因自然就是要用这段时间看小说。

    陈墨言看着她,直到把乔艳的眼看的不自然的移开,“好了言言,我知道错啦,你别再说了,我和你保证,看完这一批再也不看了,真的,哦,对了,我还有几十页就看完这一本啦,她们之间的感情好感人呢,啊啊,言言你不能拿走啊,呜呜,我还没看呢……”

    “说吧,哪一本还有几十页没看完,我给你留下来。”

    陈墨言的手里头拿了约有五六本的言情小说,冲着乔艳抖了下手。

    明显的是不准备再留情了。

    乔艳的小脸垮下来,“言言,留三两嘛,啊,两本……好嘛,这一本,看完这一本我就真的不看了。”

    眼看着陈墨言的态度坚决,怕是不会给自己留下来了。

    她忍不住要哭了,选了本最喜欢,最想看的留下来,她抱着陈墨言的手呜呜哭。

    “言言你太可恶了,呜呜,这些可都是我花钱租来的啊,都是有期限的呢。”

    她要是不看就这样的还回去不是白花钱了?

    陈墨言冲着她哼哼两声,“这么说来,你是为了不浪费钱才这样通宵看书,导至学习成绩都下滑的?”

    “……我错了。”乔艳的小脑袋低下去,再低下去,眼珠子咕噜噜转着,时不时的朝着陈墨言手边的书上使劲儿,可惜啊,好想看啊,可是被言言给逮到了,呜呜,她的小说,她的男女主,统统都飞了。

    “行了,你这次小考要是没有下滑,我把这几本书买下来送你啊。”

    “真的?哈哈,言言你太好了。”

    陈墨言有些嫌弃的躲开她的手,哼哼两声,“假的,我说着玩的。”

    “我才不信呢,我就知道言言你对我最好了,哈哈,言言你是我的最爱。”

    陈墨言赶紧打断她,“得,别学你小说里头的词儿,我听着肉麻。”

    乔艳忍不住趴在她身上哈哈笑。

    下午去上课前。

    乔艳唤住陈墨言,“你放学后是不是要去医院呀,等着我,一起去啊。”

    知道她和刘素的关系也挺好的。

    陈墨言便也就点了头,“行,咱们下课后一起去。”

    下午有四节课。

    时间很快就过去,陈墨言在最后一节自习课上把白天所学的知识点都温习了一遍,老师发下来的两套试题也做了一多半,留下的一半她想着从医院回来在宿舍做,等到离着下课还有十分钟时,她和班长请假。

    本来吧,陈墨言觉得这请两节晚自习的假也就是说一声的事儿。

    可没想到班长直接就拒绝了她。

    陈墨言皱了下眉头,“班长,不过是两节晚自习,又不是白天有老师上课,为什么还要去找班主任?”

    “这是班主任今天早上才说的呀,你有什么意见可以去问一下班主任。”

    班长看着陈墨言笑了笑,倒是一脸的好脾气,“所以,不是我不准你的假,是咱们班主任说,马上就要高考,时间就是成绩,不管是谁要请假,都得去找他。”他看着陈墨言,一脸真诚的建议,“我觉得咱们现在的时间真的挺紧的,你要是没什么大事的话还是别去请假了啊,多做几道题什么的,说不准考试就能用上呢。”

    “谢谢,我去找老师。”

    陈墨言深深的看了眼班长,转身走人:虽然班长刚才眼神语气什么的都很是真诚,而且甚至还劝她没事尽量的别请假,哪怕是不准她假的理由也是那么的充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陈墨言就是觉得这个班长好像是故意的。

    故意不给她假。

    故意在针对她。

    一边朝着教室外头走,一边在心里头暗自揣测着。

    难道,还是因为杨惜的事情?

    她摇摇头,真心不想再去想关于杨惜的任何事情!

    在她的身后。

    陈墨言才走出教室,孔槐便朝着她的背影投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然后,他眼底闪过一抹古怪的笑,抬脚走到了班长的身前,“她刚才找你做什么?你和她都说了什么?”

    “哦,她要请假,不过,我让她去找班主任了。”

    班长扫了一眼孔槐,想了想叮嘱他,“马上就要高考了,你收收心,别到时侯真的考不上。”刚开始的时侯孔槐的学习成绩还是挺好的,虽然国内一流的名校不敢想,但考个一般的大学什么的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可是架不住他的成绩一年比一年的下滑呀。

    到现在,这眼看着距离高考没几天了,杨惜又出了这样一档子事儿。

    直接被学校给开除!

    他们班上哪怕是瞎子呢,都清楚孔槐对杨惜的好和在意。

    本来学习成绩就不好,再加上这事儿的重创。

    要是这段时间孔槐再不用心点,认真点。

    估计考大学什么的他基本就不用想了。

    作为班长,他和孔槐又没什么隔阂心结的,便想多劝他两句。

    谁知道孔槐直接看了他两眼,语气满满的敷衍,“哦,我知道了,谢谢班长你呀。”

    班长皱眉看了他一眼,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交浅言深?

    没这个必要!

    校门口。

    和班主任请过假的陈墨言身边站着乔艳,两女不时的说笑着朝前走。

    傍晚的夕阳把两女的身影拉的细长。

    偶尔有风声刮过。

    风里头是她们银铃似的笑声……

    身后的一个角落。

    被学校开除有一段时间的杨惜一脸阴冷的转出了身子。

    她看着两女走远的身影,眼神阴戾极了。

    不远处,孔槐的身影蓦的出现。

    他看着站在自己前面朝思暮想的身影,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

    “惜惜,杨惜,真的是你啊。”

    他一脸兴奋的朝着她跑过去,站在她的眼前,他眼珠子不敢转一下。

    生怕自己一眨眼,眼前的人就不见,消失。

    杨惜看着他,眼神里没有半点的暖意,“我听说你到处在找我,你找我做什么?”

    “我我……杨惜,我只是想看看你好不好,你,你回家后没事吧?”

    面对着杨惜带着几分恨意的眼神,孔槐心疼的不得了。

    恨不得把一切的事情都扛到自己的身上。

    只为了让眼前这个女孩子高兴,开心。

    “我好不好?你说我好不好,我好不好你真的想知道吗?”

    杨惜的声音尖锐,话里话外全都是刺。

    可是孔槐却只是因为她的痛楚而心疼,他对着她重重的点头,“杨惜,我是真的想知道你过的好不好,我想知道你怎么样了,我……”

    “你真的想知道我好不好,我高不高兴的话,你自己被开除一回不就知道了吗?”

    杨惜看着他,眼神冰冷,“我一个被学校开除的学生,你觉得我能好到哪里去?你说我回到家后能有什么好?孔槐你知道你对我那么好,我为什么那么那么的讨厌你吗,因为你笨死了,不,你不但笨,你还蠢!”

    “要不是因为你,我怎么可能会落得这样一个结果?”

    “都怪你。”

    此刻的杨惜脸色狰狞,甚至连眼神都是冰冷的。

    是孔槐之前所不曾看到过的一种阴冷。

    “要不是因为你几次三番和陈墨言做对,我怎么可能会被她牵连,我怎么可能惹出那么多的是非,到最后更是被她陷害,落了个被开除的结果?”她说到这里整个人都有些疯狂似的,对着也槐又哭又笑,“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你自己自作主张,你看不上眼她,你要和她做对,你凭什么要我承受这样的结果啊。”

    “为什么被开除的不是你?”

    “孔槐,我讨厌死你了。”

    孔槐被她的一番发泄般的话说的整个人都是怔的。

    他眼神里头满满的全都是震惊,是错扼。

    “惜惜,我,我是为了你啊,我看不习惯她对你那个样子……”

    “她对我怎么了,她对我再不好,也比我家人好吧?”她狠狠的看了眼孔槐,突然撩起自己的衣袖,把两个手臂递到孔槐的跟前,恨声道,“你不是想知道我回家后好不好,你不是想知道我被开除后我家里头的人对我好不好吗,行,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不好,我一点都不好,我家人对我也很不好,她们打我,骂我,嘲笑我。”

    “这是我爸打的。”

    她收回手臂,把衣袖拉下去遮住手臂上的青紫,一指自己额头上的一块青紫,冷笑着,“这是我妈打的,她抽的,当时我的脸可严重了呢,都变形了,我还以为自己要毁容呢,不过还好,没事儿。”

    “惜惜,你爸妈他她们怎么可以这样对你?”

    孔槐的双眼都红了起来,他看着杨惜,脸上的青筋突突直跳。

    蓦的,他伸手拽起了杨惜,“你跟我走。”

    杨惜没防备,被他一下子拉出去好几步,但随后她就用力一甩把孔槐的手给摔了出去。

    “你要带我去哪,你要做什么?”

    “我去问问你妈你爸他们去,我问问她们,你还是不是她们的女儿,她们怎么可以这样对你?”

    孔槐回过头,看着杨惜的双眼都是红的。

    通红。

    里头全是愤怒,是心疼。

    “你是她们的女儿啊,她们怎么能这样对你?”

    “走,我带着你去找他们,去问问他们。”

    孔槐是真的心疼杨惜。

    也是一心一意的想对着她好。

    可惜,杨惜根本就不领这个情呀。

    她冷笑着再次甩开孔槐的手,眼神里头装满了鄙夷,“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去管我的事儿,还去质问我的爸妈,你是觉得她们打我打的还不够狠,想让她们把我给打死吗?孔槐,我恨你!”

    对着孔槐,她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字的从牙缝里挤出来。

    “孔槐,这一切都怪你,我恨死你了。”

    然后,她一刻不停的扭过身子跑走。

    被留在原地的孔槐看着她跑远的背影,最后成为一个黑点,最后彻底的消失不见,他的脸上蓦的涌起痛楚,难过以及伤心绝望,他站在地下不知道发呆了多久,也不知道想了些什么,最后,他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子竟然蹲在地下双手捂着脸,呜呜的哭了起来。

    夜色一点点的降下来。

    春峭料寒。

    还没有完全进入春天的夜晚,风势一点点的刮起来。

    呼呼的响。

    风中,有属于一个男孩子对于自己青春懵懂情感的伤情,以及太多的复杂心绪。

    ……

    这些事情陈墨言自然是都不知道的。

    她和乔艳两人到了病房,就看到刘素的爸爸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看到她们两个人出现,早就从自己妻女口中知道事情经过的刘素爸爸对着陈墨言那是一百一千个的感谢,刘素妈妈也是拉着陈墨言的手赞不绝口,到最后听的陈墨言都觉得不好意思了起来,还是刘素忍着笑拉开了她妈妈的手,“妈你就别说了,言言她呀,脸皮薄,你再说下去怕是她要吓到,再也不敢去咱们家了。”

    “呵呵,这可不行,以后呀,你就把我和你叔当成自己家人,放假就和素素回来。”

    刘妈妈可不是才从自家女儿嘴里头知道陈墨言的事儿。

    早从两人初中的时侯她就没少听刘素念叨,当时只是觉得好奇,偶尔也会问几句啥的,可是现在,转眼陈墨言这就是她们家的救命恩人了啊,要不是她那天刚好在,自己再被婆婆一拦一挡的,能不能这样及时的把自家男人送到医院还说不准呢,而且就是能送,她觉得自己肯定也不会那么顺利呀。

    直到现在她还在觉得那天陈墨言的作法太果断了啊。

    这还是个孩子呢。

    你说怎么能比自己这个大人还要冷静啊。

    她想来想去的,最后只能把这一切都归于陈家两口子对这个孩子太不好。

    然后孩子只能是自食其力呗。

    所以就练就了一副早熟的性格啥的。

    这会儿看着陈墨言,心里头就涌起满满的疼惜,“这次你叔的事情多亏了言言,等你叔出了院的啊,到时侯你和素素家去,婶儿再和你叔好好的谢谢你,还有这个乔艳同学是吧,你也去,一块去家里头玩儿。”

    刘素妈妈看着乔艳笑,“你是城里头的,我们家是乡下,到时侯可别嫌弃才成。”

    “婶儿你说什么呢,我家也很普通的,说不定呀还不如你们呢。”

    乔艳很会说话,眉眼弯弯的,“我们这些城里的人吃啥都要买,没钱可都是要饿肚子的,可是乡下就不同了呀,菜啥的都能自己种,我妈可是和我念叨了好些回,还不如在乡下呢。”说到这里她嘻嘻一笑,朝着刘素妈艰伸了下舌头,“等过段时间叔叔出院了,我们就和素素回去,婶你可别嫌我们吵啊。”

    “不嫌不嫌,呵呵,都是好孩子。”

    病房里头的笑声不断。

    时间转眼就到了晚上八点半。

    刘素的爸爸先开了口,“行了,时间也不早了,外头天冷又黑的,赶紧让孩子回学校吧。”他扭头看向刘素,“你也回去吧,我这里有你妈在呢,你回去学校好好上学,别担心爸这里,爸不会有事的。”

    哪怕是为了儿子女儿,还有自己的婆娘呢。

    他也一定会尽最大的力让自己没事的。

    “是啊素素,你赶紧和言言还有艳子回学校吧,之前护士不是说了么,今晚只能留一个人的……”

    也就是看到陈墨言两人过来。

    不然的话刘素妈妈早在傍晚那会儿就要把刘素赶回学校了。

    这会儿看着刘素,她直接撵人,“行了,你有空就来看你爸好了,赶紧回学校,好好学习。”

    也是因为自己的爸爸清醒了过来。

    她下午也问过医生,知道是真的没事了,刘素才放心的离去。

    不然谁撵她也不会走呀。

    临走的时侯,她是一脸的不放心,“妈你这几天辛苦点,我周末的时侯就来换你,明天放学我也会过来的……”

    刘素妈妈一脸的笑,“行了行了,再不走你同学要笑你了。”

    三个女孩子走出病房门,刘素妈妈才转过身,朝着自家男人笑了笑,“女儿长大了呢。”

    “可不是,你当初还担心她交错了朋友,我就说这孩子不错。”

    刘素妈妈脸上有点不自在,瞪了眼自家男人,“我那不是害怕女儿被骗吗,谁像你一样,大男人。”

    “好好好,你细心,我粗心……”

    病房里头传来两口子呵呵的笑声。

    半个小时后。

    三女终于走进了校园。

    陈墨言和乔艳一个宿舍,刘素有些羡慕的看着她们两个,“你们两个一个宿舍,我一个人,讨厌。”

    乔艳得意的笑,“有本事你也来我们宿舍呀,咱们三个一起住。”

    “我倒是想,可是没地方换。”

    陈墨言赶紧拦下她们两个人,“行了,赶紧回去,天不早了,歇会该睡了。”

    一夜无话。

    转眼就是三个月过去。

    高考,到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