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157章 毒蛇一样的眼神
    90年左右的高考还是定在七月的。

    六月一过,别说整个高三年级,就是全校的师生都随着这全国范围内即将到来的高考潮而跟着紧张起来,整个高三年级更是多了些压抑,不少的学生那是恨不得头悬梁锥刺股的学啊,老师们则更是了,一个个的巴不得让自己的学生二十四小时不吃不睡的复习,温习,做题……

    相较于这些人的紧张,压抑和沉重。

    陈墨言却是要轻松的多。

    在她的感觉中,还有几天就要高考,这样的心理状态下,多数的学生只余下忐忑和紧张。

    真心能学进去点东西的没几个呀。

    高考靠的是平日里头的积累,三年高中的所学。

    怎么可能靠这几天?

    而且,这样的紧张情绪下,对于马上就要进考场的学生来说,真的很不利的。

    脑子里头的那根弦崩的太紧。

    万一崩了……

    想到自己记忆里头的那些因为考试失利或是发挥不好而放弃年轻生命的高考生,陈墨言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看着这些应该算是半大孩子的高中生心有凄凄,看着这些学生一个个的恨不得把自己整个人钻进书本里头,把那些课文知识点单词公式的吃进自己肚子里,她心里只觉得闷:

    哪怕再往后十几年。

    能考上一所好的大学也是每位家长所期盼的。

    而这些被自己家人赋予重望的学生压力却是无尽,她们只能闷头读,读读……

    是人,总有撑不住的时侯。

    更何况她他们还只是十几岁的孩子?

    陈墨言心里头有些闷,想着走出去缓一缓,喘口气什么的,只是路过一个女学生的时侯,她本来是朝前走的,可陈墨言走了两步猛不丁的又退了回来,她仔细的打量了对方两眼,“杜玲,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我看你脸色很差的样子……”顿了下,她又加了句,“你还是先休息一会,出去走走再来做题吧?”

    她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拉人。

    杜玲只是看了她一眼,神色木然,“我没事,这套试题我还没做完呢,我做完再说。”

    “可是你的脸色真的很难看,你……”

    “你烦不烦啊,我这里做题呢,你能不能不要打扰我?”

    杜玲一下子着急了起来,抬头冲着陈墨言发火,“你自己学习好我们都知道,但是我们没有你这样聪明,所以我们得更加的勤奋,你这个样子是在耽搁我们学习时间好不好?你很烦!”她说这些话的时侯一脸的怒意,双眼通红,看的陈墨言更加的担心,只是杜玲的情绪真的是很差,她皱了下眉头,扭头看了眼周围的几个学生。

    一个个不是麻木茫然就是紧张忐忑。

    偶尔也有因为她和杜玲的说话而觉得被打扰到,然后冲着她们投过来生气不满的眼神。

    杜玲已经在低头继续做题。

    陈墨言看着她那个样子,心里头叹了口气,知道再说也没用,她抬脚朝教室外头走,只是没走两步呢,就听到身后咕咚一声响,她一回头就看到杜玲整个人趴到了桌子上,开始她还以为是她觉得累了想休息下,可又一眼她就觉得不对了,赶紧走了回去,这一看可是吓了一跳,“班长,杜玲晕过去了。”

    半个小时后。

    陈墨言和班长从附近的诊所走回学校。

    快进教室的时侯,陈墨言看向一班的班长,“班长,这个样子下去不行的。”

    “怎么不行?”

    崔明看了眼陈墨言,停住了朝教室走过去的脚步,“同学们都在学习呀,一个个的都在忙着复习,你可别真的以为自己成绩比我们的好,到高考的时侯就万无一失了,说不定呀,咱们班哪个考场上发挥超常就比过你了呢,到时侯你落榜啥的可别哭鼻子啊。”

    “我不会考不上的。”

    顿了下,陈墨言轻飘飘的开口,“最起码会比班长你考的好。”

    崔明,“……”

    “对了,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怎么叫这个样子下去不行?”

    崔明看着陈墨言笑了笑,把话题转了过来,不过他也是个聪明的,看了眼陈墨言,“你是担心杜玲吗,她就是精神太紧张了,医生不也说了嘛,让她好好休息下,明天就会没事的。”他有些奇怪的看了眼一直皱着眉头的陈墨言,“你在担心什么?”

    “我担心杜玲的事情还会再发生。”

    崔明慢半拍的才反应过来,他一下子就笑了,“你啊,想多了,杜玲平时身体就弱,前些天还生病请了好几天的假呢,这几天她熬夜做题,再加上心里头紧张才会晕过去的,医生都说了,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明天她好了就能正常上课,不会耽搁她高考的。”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陈墨言拧着眉头看他,“我是想咱们班的同学一个个精神都太紧张了,你是班长,得让他们放松一下。”

    “你想的太多了吧?”崔明看着她,眼里头明显是好笑,“以前那些高三生可都是这样过来的,马上就要高考,哪个不是恨不得不吃不喝的看书做题背东西?也就是你有这样的闲心了吧?”他对着陈墨言笑着摇摇头,摆了摆手,“行了,耽搁这么长时间,我还有两套试题没做完呢,你还是也进来看看吧,能记一题是一题的。”

    能记一题是一题的。

    这就是如今马上要临考的高三学生心里头的统一想法!

    她不能说服崔明。

    更不可能说的通整个高三一班,甚至是整个高三年级。

    第二天杜玲白着一张脸出现在教室。

    看到陈墨言的时侯她咬了下唇,有些拘束的朝着她道谢,“昨天的事儿,谢谢你,我其实也不是故意朝着你发火的,就是那会儿心里很愤怒……你没生气吧?”她在知道自己因为晕倒而被陈墨言和班长送到医护室之后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生了什么大病呢,听了护士和医生的话,她才知道是因为自己熬夜什么的造成的。

    尽管医生在她早上坚持回来时再三的叮嘱她,要好好休息,不能再这样拼命了。

    可杜玲却还是脚步坚定的出现在教室里。

    马上就要高考了。

    她是恨不得把自己掰开揉成两半三半的学习。

    哪里有什么时间去休息?

    不过,人家陈墨言也是好意,所以,她道了谢之后再次的道歉,“是我不对,我不该凶你的。”

    “没事,我并没有放在心上的。只是,”

    她看了眼杜玲,略一迟疑还是加上了一句,“医生应该和你说了吧,你不能这么拼命,会让你太紧张,身子会撑不住的。”生怕杜玲不理解她的话,陈墨言想了想便变了个方式开口道,“今天是初四吧,再过两天,初七就是咱们高考的第一天,三天时间,要是你身子不舒服什么的,你觉得你会发挥的好吗?”

    “我……”

    “我不是诅咒你什么的,只是,你自己好好想想,别太拼了。”

    别的也没什么多说的。

    陈墨言朝着她笑了笑,抬脚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倒是被她的一番话说的怔住的杜玲,坐在椅子上难得没有急着做题,反而是坐在那里发呆了半响。

    两天时间转眼就过。

    七月初七,高考第一天。

    陈墨言是直接从学校里头赶去考场的:

    回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儿呢。

    为了让自己三天的考试时间保持一个好心情,陈墨言选择不回去。

    刘素也好,还有乔艳,都一大早的陪在她身边,守着她。

    “哎言言,你东西都准备好了吧,别忘了笔什么的。”

    乔艳弄的比自己高考还要紧张,对着陈墨言手忙脚乱的,看的刘素忍不住取笑她,“又不是你自己高考,瞧你那紧张的样儿,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今天要去考试呢,没出息。”

    “你也别说我,两年后的今天我看你的。”

    “肯定比你强啊。”

    两女这一逗嘴,倒是把气氛给活络了起来。

    乔艳也不那么紧张了。

    坐在床边上看着陈墨言收拾东西,“时间还早呢,你别着急,你还是赶紧吃点东西的好……”

    “对对,考试需要休力,言言你先吃饭,要收拾什么我帮你。”

    看着她们两个围着自己忙前跑后的,陈墨言倒是笑了,

    “我都收拾好了,就是,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有点紧张了起来。”

    她这话一出口,没想到却是逗的乔艳和刘素两个女孩子都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敢情你也会紧张啊,哈哈,我还以为你不紧张,做什么事情都一副平静呢,啧啧,没想到你也有今天。”乔艳摇头晃脑的,最后还颇是意味深长的瞥了眼刘素,那眼神的意思是:看吧,我紧张怎么了,言言自己都在紧张呢。

    陈墨言坐在一侧吃早饭。

    是之前刘素跑出去买的包子豆浆油条。

    一边吃一边看着她们两个逗嘴,听着她们各自取笑的话,她不禁轻轻的勾了下唇。

    没有家人送行又如何?

    她有朋友呀。

    直到进入考场前。

    刘素和乔艳左右两边看着陈墨言,“好好的考啊,正常发挥就行。”

    对于刘素来言,那真的就是百分百的相信陈墨言。

    她说能考上,那肯定就能考上呀。

    相信陈墨言到了什么地步呢。

    嗯,她就是说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的,估计刘素会抬头看一下天空,直接忽视头顶上的太阳,默然无声的点头,就是到了这种地步,这一刻看着陈墨言进考场,她一脸的平静:只要不发生意外,比如说晕倒生病啥的。

    她家言言肯定会考的很好呀。

    倒是乔艳,暗地里翻了个白眼,她帮着陈墨言理了理头发,又把她的书包往一旁掂了掂,最后还是不放心的问,“准考证拿了吧?可千万别忘了,马上就要进场了呢……”

    “拿了,是我亲自放进笔盒里的呢,你都问了十遍了。”

    “有这么多回吗,我怎么不记得了啊?”

    刘素冲着她咧咧嘴,“要不怎么我说你比自己高考还要紧张?”

    乔艳,“……”小丫头,两年后再说!

    直到陈墨言走进考场。

    乔艳和刘素两女站在地下直到望不到她的身影才互相看了一眼,转身。

    没走几步,乔艳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等到明年这个时侯,她也要经历这些了啊。

    “你觉得言言会考多少分儿?”

    对于她们两个来说,陈墨言能考上大学那是肯定的。

    言言学习那么好。

    怎么可能会考不上大学呢。

    她们现在心里头想的就是能考多少分,能上哪个大学。

    “我觉得言言一定还能考个第一的。”

    刘素想到了陈墨言小升初、初升高都是第一,这会儿高考再来一个第一的话……

    她忍不住高兴的拍了下手,“咱们言言就是古代的那种啥来的,状元,不对不对,三啥来的,我忘了。”

    “三元及第。”

    “对对对,就是这一个,三次考试都是第一名。”

    听着刘素直接通俗现代化的解释,乔艳有些无语的抽了下嘴角。

    不过,要是言言真的再次考个第一。

    这个说法还是挺贴切的呀。

    当天最后一门考完。

    陈墨言走出考场还没站稳呢。

    不远处一直盯着考场这边的乔艳和刘素两人看到她出来,飞快的从人群里头挤过来,“言言,言言,这里,我们在这里。”刘素跑过去,把一直捧在手里头的瓷缸递到了陈墨言的跟前,“里头热坏了吧,赶紧喝点水,别喝的太多,一会咱们先去吃点东西。”

    “对对,你先随便喝一点润润嗓子。”

    陈墨言笑着点点头,接过水咕咚咚的喝了大半。

    她倒是真的觉得渴了。

    还想接着把大半瓷缸的水给喝完呢,乔艳伸手夺了过去,“别喝那么多,肚子里都装满水了怎么吃东西?”一边说一边拽了陈墨言,“走吧,咱们先回去,你也好活动下手脚,洗个澡洗个脸的。”

    “嗯,先回宿舍再说。”

    陈墨言的声音有点哑,看着两女点了点头后深深的吸了几口气:

    里头太热了啊。

    人多,又闷。

    也幸好她平日里锻炼的多,这段时间又一直注重劳逸结合。

    不然的话能不能这样正常的走出考场还真的不一定。

    “哎言言,我们刚才在这里听说有个考生中间晕倒了,被抬出来的呢。”

    三女一加走一边唠嗑。

    乔艳看着陈墨言的脸色有些红,语气里头有些担心,“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里头太热了,我出来缓缓就好。”

    她们高中的学校离着考场只有半个小时的路,本来乔艳是想着找一辆三轮车什么的带着她们回学校的,可是却被陈墨言给否了,“走一会,让我喘几口气的啊,里头太闷了。”虽然有风扇,可是只有一个窗子,那么大一个教室里头坐着好几十个学生,要是身体差的,三天下来真的挺难坚持的。

    走到一半的时侯,刘素看到了一家药店。

    她看了下走在前头的陈墨言和乔艳,小跑着进了药店。

    等到她再出来,看到两女朝着她投来的疑惑眼神,她笑了笑把一瓶风油精放到了陈墨言的手心里头。

    “擦一下看看会不会好点。”

    陈墨言眼底全是笑意,“好。”

    回到宿舍已经是下午六点。

    陈墨言拿了东西去洗澡,洗脸洗头发,整个人收拾了一通,再出来时已经是神清气爽。

    “我把东西收一下咱们就去吃东西。”

    乔艳点头,“得吃点好的,你得补充体力和营养。”

    刘素也跟着附和。

    她们三个并肩朝着校门外走去。

    偶尔听到有人议论高考的事儿,然后陈墨言几女就听到了一件事儿:

    她们学校不知道是哪个班的,竟然也晕倒了被人送出的考场!

    几女脸上都流露出几分的惋惜:眼看着撑过这三天说不定就是另外的一番风景,可在临了临了竟然没熬过去,不是可惜是什么?两女看着陈墨言,“你说会是哪个班的呀,不会是你们一班的学生吧?”

    “不知道,这个说不准啊。”

    陈墨言想了想高三几个班那会的气氛,其实不止是一班,几个班的学生都几乎是在拼命。

    往死里头的复习,做题。

    不少人都是一宿一宿的熬,凌晨两三点睡,早上天还没亮呢就又爬了起来。

    这样的情影下直接进入考场。

    真的对考生很不利。

    可是她人单力薄,说出来也不会有人听的。

    她看着两女道,“这样的情影你们也看到了,明年、后年你们高考的时侯一定要注意劳逸结合,平时的学习积累真的是太重要了,最后那几天虽然也重要,但是不能这样玩命的拼,身体垮了可真的就是太不值了。”

    “你放心吧,我们会注意这些事儿的。”

    也正是因为经历了陈墨言的高考。

    亲眼看着她是怎么过的高考最后这段时间,也曾亲眼看到因为身体原因而撑不住,最后被抬出考场的学生痛哭流涕,满脸后悔自责,痛不欲生的情景,致导乔艳和刘素两女在平日学习愈发的上心,到了她们各自高考的时侯,虽然也是紧张,忐忑,但比起她们同班甚至是同一级的学生,那状态简直是好的不能再好!

    这是后话且不提。

    吃过晚饭,三女在学校附近随便走了走便准备回学校。

    才出小饭馆,三女迎头撞上正要进来的孔槐和另几个高三一班的男学生。

    孔槐的眼神阴戾、冰冷。

    如同毒蛇一样,死死盯到了陈墨言的身上。

    ------题外话------

    有二更。闪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