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158章 奇葩处处有
    乔艳先前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可她哪里是忍气吞声的主儿?

    眼看着孔槐当先站在门口不让路。

    而且那眼神还挺凶的。

    小丫头脸子一沉,“你这人怎么回事呀,你是进来还是出去赶紧的呀,站在那里堵着个路做什么?”

    “陈墨言,你应该考的很好吧?”

    陈墨言看着孔槐一挑眉,轻轻一笑,“是呀,我觉得我考的挺好的,倒是你,瞧着脸色很难看的样子,怎么着,难道说,这头一天的高考,就考砸了?”她呵呵轻笑两声,无视孔槐黑锅底一样的脸,挑挑眉,“不过你也别灰心啊,毕竟这还有两天呢不是,说不定你明后两天能发挥超常,考出个好成绩来呢?”

    “我谢谢你了。”

    陈墨言耸耸肩,“不谢,我们走了啊,你赶紧吃,吃完快点回学校休息。”

    三女一块朝着外头走。

    两拨人擦身而过。

    陈墨言走到孔槐的身后,突然扭头,“孔槐,考不好真的关没系,还有两天呢,倒是你那个脸色,太难看了,拉的那么长,好像家里头出了什么白事儿或是谁欠你几百万钱似的,你就不怕影响身边那几个同学的好心情吗?”

    “毕竟吧,这上考场啥的,心情也是很重要的呢。”

    “你说是吧,孔槐同学?”

    她歪了下头,朝着孔槐平静的瞥去一眼,点点头,扭身走人。

    身后,孔槐气的脸色铁青,“陈墨言,你给我站住!”

    陈墨言才不理他呢。

    明天还要考试呢,她才不要和这个蠢家伙说话。

    没的影响心情!

    倒是孔槐身边的几个男孩子,其中一个赶紧拽住他,“行了啊,你和一个女孩子计较什么,明天还要高考呢,赶紧吃点东西回去,这个时侯你可不能惹事呀。”

    另一个也跟着劝,“不管什么事情考完再说啊。”心里头却是腹诽了两句,人家陈墨言也没有说错什么的呀,瞧瞧他这脸色,本来就是很难看,好像谁怎么着他了似的嘛。不过也就是心里头想想,这男生可没敢说出口。

    不然的话,孔槐没逮到陈墨言,再听他这么一说。

    肯定得和他干起来啊。

    回校的路上,刘素板了小脸,“什么人啊,真是的,拉着一张臭脸给谁看啊,讨厌鬼。”

    “可不是讨厌鬼嘛,而且笨死了,那个杨惜又不喜欢他,他还巴巴的往上凑……”

    两个女孩子自然是都清楚陈墨言和孔槐杨惜之间的事儿,这会儿看着孔槐直到现在还牵怒陈墨言,更是在见面之后怒目相向,不禁都气呼呼的讨伐起了孔槐,最后,更是连被开除的杨惜都跟着声讨,“还有那个杨惜,她还好意思怪咱们言言,要不是她自己想害人,怎么可能会落到这样的下场啊。”

    “可不是,她呀,只想着自己算计别人,人家避开了结果她自己倒霉了,她也有脸怪言言。”

    陈墨言走在前头,听着后面这两个丫头口无遮拦的话,忍不住回头瞪了她们两人一眼。

    “你们两个行了啊,都给我收敛着点。”

    她制止了两人,“以后不许背后说人是非。”

    “我们又没说别的,这些都是她自己做过的事情好不?”

    “对啊言言,难道她能做的,我们这些受害的人反倒是不能说了啊,没道理好不好?”

    看着她们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陈墨言抽了下嘴角。

    “行行,你们两个有道理,那你们接着说,我回宿舍了啊。”

    她抬脚真的向前走去。

    两女互看了一眼,吐了吐舌,嘻嘻一笑抬脚跟上,“言言等等我们。”

    第二天第三天接着两天的考试。

    第三天从考场走出来。

    陈墨言觉得自己好像是脱了好几层的皮。

    回到宿舍,她整个人几乎是瘫到了床上的,连抬下手臂的力气都没有了。

    装了大半个小时的活死人。

    宿舍外头有脚步声响起来,她累的连眼皮都懒得睁开了。

    门打开。

    乔艳看着还瘫在床上的陈墨言扑吃一笑,“你这个样子我会觉得你是因为考差了,然后伤心难过的躲在被子里头偷着哭呢。”她一边帮着陈墨言递了水过去,“别躺了,赶紧坐起来,我和刘素两个人都商量好了,明天我们陪你一天,咱们三个好好的庆祝你高考结束啊。”

    瞧着陈墨言这个样子。

    乔艳想想明年这个时侯的自己,她就觉得手心里头全是汗。

    连陈墨言这样心理素质强硬的人都累成了这样。

    那她……

    有点不敢想啊。

    陈墨言咕咚咚的又灌了半肚子的水,拿了手帕擦了下嘴角,她用力的喘了几口气,坐床上一跃而起,站在地下连伸了几个懒腰,最后饶是她向来平静稳重的心态也不禁嗷的一声尖叫,然后抱着乔艳就跳了起来。

    “我考完了,哈哈,高考结束了。”

    总算是考完了啊。

    她抱着乔艳转了好几个圈。

    把乔艳都转的懵了,“你没事吧,不会是考试把脑子给考傻了吧?”

    “你才把脑子考傻了呢,我好着呢,嗯,肯定是比你聪明的那种。”

    陈墨言伸手在她脑门上弹了一记,又捏了两下她的脸蛋,“我说乔艳同学,我怎么突然觉得,几天考试下来,我没好好的看你,然后,你竟然人又胖了?”

    “啊,有吗,真的胖了?”

    陈墨言看着她紧张的样子,一脸认真的点头,“真胖了。”

    乔艳嗷嗷叫,又是捏拳又是咬牙的,“肯定是你看错了,我才没有胖呢,我妈说了,我瘦着呢。”

    陈墨言慢悠悠的回她一个眼神儿。

    点点头。

    乔艳心头一乐,“是吧,肯定是你看错了,我……”

    “乔艳同学,送你一句话呀。”

    “啊,什么?”乔艳瞪大了眼,直觉的陈墨言这话,好像不是好话呀。

    陈墨言瞅了她一眼,慢腾腾开口,“有一句话叫做,你妈觉得你瘦了。”

    “陈墨言,我和你没完。”

    两个女孩子在宿舍里头你追我赶的,最后陈墨言被乔艳给逮到,挠了好一通的痒,门口刘素进来的时侯看到的就是笑的都直不起腰来的两个人,她不禁有些好奇,“你们两个听到什么笑话了吗,怎么乐成那样?”

    “刘素我问你,我这两天是胖了还是瘦了?”

    “啊,我好像没怎么注意……”刘素被乔艳问的有些懵圈,正想摇头说不知道,乔艳直接霸道的看着她,“那你现在看,好好的看看,和我说说,我是比前些天是瘦了还是胖了?”

    被乔艳逼着好好看她瘦还是胖的刘素有些无语。

    她扭头瞥了眼陈墨言,扬扬眉:

    这是怎么回了?

    陈墨言朝着她咧了下嘴,回她一个无辜的眼神儿。

    半响,刘素在乔艳的逼视下,小心冀冀的开了口,“好像,可能,也许,瘦了?”

    “什么叫好像可能大概也许啊,刘素你到底有没有认真看?”

    “看了,是胖了一点。”

    被乔艳这么一嚎,刘素想也没想的脱口而出,“你看你这衣服,我记得上次你穿这裤子有点松的,这会儿都撑起来了……”还没等刘素的话说完呢,乔艳直接坐在床边捂着脸干嚎起来,“不活了,我不要长胖,呜呜,我要减肥,我要从今天开始节食,我要……”

    “哎你节什么食减什么肥呀,你又不胖,你这身材不是刚好吗?”

    刘素看着乔艳忍不住嘀咕了起来。

    真是的,要不要那么臭美?

    还是陈墨言一脸的镇定,拉了她的手向外走,“我请你去吃红烧肉,去吃芹菜炒肉,去吃肉丸子,反正她说要节食,就让她在这里等着咱们吧,回头给她带两个馒头好了。”一边说一边伸手开门要出去。

    还是刘素一脸的犹豫。

    “这样不好吧,乔艳你真的不和我们去吃啊,你……”

    “谁说我不去吃的啊,我要去吃,我要吃肉丸子,我要吃红烧肉,我要吃肉,我不要吃馒头!”

    乔艳一边说一边跺着脚,“肉,我要吃肉。”

    瞧着她那发狠的样子,看的刘素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回头,她对着陈墨言低语,“她刚不是还说要减肥的吗?”

    “你就当她刚才那话说的是别人。”

    乔艳+刘素,“……”

    吃过晚饭,三女都觉得陈墨言考完试了,好像她们三个人都完成了一件很是重要的事情似的,简单的商量过后,在乔艳的坚持下,几个女孩子直接奔着县城里头最为热闹的商业街转了过去。

    虽然现在的县城发展的还不如十几年后的繁华。

    可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其繁荣程度也比陈墨言初睁眼重生那会要好的多。

    夜市什么的这两年也慢慢的开展起来。

    看着路边上的小吃摊,乔艳后悔的不得了,“我刚才不该吃那么饱的呀,这么多的好东西,不行了,吃撑我也要吃,我要吃吃吃……”她撒着欢的往前蹦,看的陈墨言无语极了,伸手把她给拽回来,“这会儿才七点多,你刚吃了饭吃什么吃呀,这些小摊收回去的时间还早,咱们先转转,消化下晚会再吃。”

    “哦,那行,不过一会你不能忘啊,我要吃这个这个这个,还有那个那个……”

    “统统都要吃,要吃吃吃。”

    吃货精上身。

    陈墨言转过了眼神不理她:

    这丫的,她不认识!

    刘素则在一侧抿了唇笑,她也没想到看着很有几分精明劲儿的乔艳和言言那么的合拍,最开始的时侯她对着乔艳还有几分的拘束和放不开,人家可是城里头的人呢,不是都说城里的人瞧不起农村的人吗,她可不想用自己的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可没想到乔艳表面上看着是个精明会算计的,其实很好相处。

    随着时间下来,她更是发现了乔艳的一个特殊嗜好。

    爱吃。

    用陈墨言的话那就是吃货本性上身啊。

    看到好吃的,那简直就是几个人都拽不回来的那种。

    走不动路的好不好?

    这会儿她看着身侧的乔艳一边走一边双眼朝着两边的小吃摊上猛使劲儿。

    依依不舍的眼神瞅的刘素忍不住扑吃一乐。

    “好了,你别看了,一会咱们再从这里走回来,你想吃什么都可以。”

    “这可是你说的啊,不能说话不算。”

    乔艳总算是高兴了起来。

    勉强打起了精神,和陈墨言两人聊天,最后三个人走进了县城街中心的百货大楼。

    随便逛。

    从一楼逛到了二楼。

    三楼是服装。

    陈墨言本来没打算上去的,可乔艳拽着她就往上走,“都来了呢,去看看嘛,随便逛逛,咱们又不买。”她想了想又看向陈墨言,“你这再开学可就是大学生了,不管是去哪,反正绝对不可能是在咱们县或是市的,衣服什么的总得买两套吧?你身上的这些衣裳也可以穿,但你得有两套能穿的出去的。”

    “别担心钱,要是没有的话我先借你。”

    “别多心,我可不是给你的,是要还的,到以后你有了钱双倍三倍的还我啊。”

    陈墨言看着她撇了下嘴,“你倒是打的好算盘呢。”不过虽然是这样说,她却是心头暖暖的。

    好朋友时时为她着想。

    作为当事人的陈墨言,怎么可能不开心?

    想到自己上大学也的确是要买很多东西,她便也点了点头,“行,那咱们就去三楼看看。不过这里好像是九咪半关门,咱们得赶紧的去。”这会儿都要八点半了,她们再慢腾腾的人家就要关门了呢。

    三楼服装区。

    男女装、老年人的、孩童区。

    也可以说是应有尽有了。

    她们三个女孩子自然是直奔女装区,选了些风格简单大方青春些的牌子,几个女孩子走马观花般的看着,一拉溜的走下来,乔艳倒是瞧中了几套不错的衣裳,不过她问了下价格,上百呀,这让她有些咂舌,连摸都没好意思多摸一下的还给了售货员:一件衣裳抵的上她一年的学费了。

    还只是一件上衣。

    她们家虽然不缺这一百几百的钱。

    可也不能这样祸祸呀。

    两排店眼看着就要走完,乔艳看向陈墨言,“怎么样,有没有合适的?”

    “没什么喜欢的,再看看前头的。”

    是一家以着黑白灰为基础调的女装店。

    陈墨言一进门就把眼神定格在一套裙子上:短袖,裙子刚好过膝,是那种淡淡的蓝色调,上衣中间带着收腰,挂在那里很是养眼,陈墨言的眼神落在那件衣服上,刘素和乔艳两人也跟着看了过去,看着陈墨言站在那里没动,乔艳上前两步指了那套衣裳,“这衣服有她穿的码吗,我们可不可以试一下?”

    “她穿中码应该可以了的,不过我们的衣服是不能试的,要是买的话我帮你拿个码过来?”

    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孩子。

    一头时下极是流行的大波浪长发,眉眼涂着浓妆。

    这会儿正靠在柜台那里磕瓜子。

    看到几个女孩子进来也没撩一下眼皮,对着乔艳的话更是没什么表情。

    陈墨言皱了下眉头,伸手把乔艳拉到自己的身边,笑了笑正想出声,她眼角余光看到不远处的一道帘子后头的身影,随着帘子往一旁看,是露出来的一件衣服的袖子,眼珠转了下,陈墨言朝着那个女孩子笑了笑,“你们这里头的衣裳不准试,谁也不给试,是这样的吧?”

    “是啊,我们这里走的可是高端路线,衣服谁也不给试的。”

    女孩子伸手撩了下大波浪长发,有些不屑的看了陈墨言三女一眼,“我们这里的衣服挺贵的,要是谁随便来一个人就说要试,都试来试去的话,这衣服还怎么卖啊,小妹妹你们说是不是?”随着她的红唇上下蠕动,她凃着艳丽红色的指甲一闪,指向另一头,“喏,几个小妹妹要是想买衣服的话去那边,那头的两排衣服都挺便宜的。”

    她上下的打量三个女孩子一眼。

    吃的一声呵笑,“也挺符合你们身份的,去那边买吧。”

    陈墨言的眸中闪过一抹的冷意。

    她说的那两排衣裳她们在进来的时侯刚好路过,是属于那种反季之后又打折。

    几乎就是完全的大甩卖的那种。

    这也罢了。

    打折就打折,她们也不会买什么很贵的衣裳。

    只是那边几乎是摆地摊一样放着的,全都是些大奶级的那种。

    要不就是花花绿绿,土的不能再土的款式。

    这是把她们当成了乡下土包子?

    陈墨言呵呵两声笑,然后,她的眼神就落到了不远处的那道帘子上。

    帘子一晃。

    一个很是漂亮的女孩子拿着条连衣裙走出来,“这个号倒是刚好合适,不过你这里头的衣服也太贵了吧,一条裙子一百多,比起别的衣服可是贵多了啊。”

    “这位小姐,咱们这里是最好的衣服,你拿的这件裙子可是我们商场才进来的,听说帝都那边都是刚流行的款呢,你刚才也瞧见了,穿在你身上可是贼漂亮了,我们家的这衣裳呀,也就你这样的女孩子能衬的起来,不过小姐要是真心想买,我给你请示一下,打个折扣啥的好不好?”

    那一副满脸堆笑,腼着个脸讨好的样子。

    和刚才一脸不屑满是鄙夷瞅着陈墨言三人的样子。

    简直就是判若两人啊。

    刘素家是农村的还好,乔艳哪里忍得下?

    小脸一绷,“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她不是试衣服的吗,为什么她能试我们就不能试了?你这是瞧不起人,我要去投诉你看不起乡下老百姓,瞧不起广大劳动人民。”

    “哎你怎么说话呢,我什么时侯瞧不起你们了,我可是好心给你们建议的。”

    那个售货员听了刘素的话一着急,忍不住扭头去分辩,手里头的连衣裙就没有拿好掉到了地下。

    好巧不巧的,地下有一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沾到了衣裙上。

    嫩粉色的连衣裙上顿时拳头大的一团污。

    她脸一变,接着她眼神一闪,唰的一下落到了陈墨言三女身上,“你们怎么能这样,这衣服我都说了你们买不起的,不让你们试是为着你们好啊,你们怎么能把衣服丢到地下呢,你们三个都不许走,我要和我们经理说。”说着话她直接扯高了嗓子,“经理经理,这里有人闹事儿……”

    “你,你怎么能这样?我们什么时侯闹事了,还有,那衣服又不是我们弄脏的。”

    刘素气的脸都红了。

    乔艳更是瞪大了双眼,“好啊,你自己做了错事还倒打一耙,就没见过你这样的坏女人。”

    “你们怎么能这样说呢,我都说了我是为你们好,我们这边的衣服偏贵一些,你们竟然因为我不让你们试衣服而生气,故意把衣服丢到地下,现在还怪我,你们是哪家的孩子呀,简直是太没教养了。”女售货员说的是理直气壮的,撒谎眼也不眨一下的,“瞧着你们应该是学生的模样吧,不好好学习,真是不给你们学校和大人不长脸。”

    陈墨言在心里头叹了口气。

    果然是奇葩处处有。

    她伸手拉住乔艳和刘素两个女孩子,制止两女,“你说这衣服是我们弄掉的?”

    “可不是你们吗,你看看,这衣服让我们怎么卖?”

    女售货员一本正经的,“这可是我们商场只有一件的衣裳啊,经理,经理你来了,这衣裳是这三个女孩子弄到地下的,我怎么说都说不通,你看看怎么处理吧。哦,对了,这位小姐是证人,她可是亲眼看到她们丢衣服的呢。”她背对着陈墨言三个女孩子,对着刚才那个试衣服的女孩子投去一抹期冀的眼神,“经理,本来这裙子是这位顾客要买的,现在成了这个样子,我觉得为了补偿她,咱们得给她打个折什么的,你说呢?”

    经理看了售货员一眼。

    却是把头一扭,看向站在另一侧的试衣裙的那个年轻女子,“这位小姐,刚才的话你也都听到了,她说的是事实吗,你放心,要是她说的是真的,这衣服脏了,我们也不可能再卖给你,不过为了补偿你的损失,我们会另外给你打个折扣的,当然,你要是坚持要买这件衣裳,我会先从别的地方调一件过来的。”

    “如果她说的不是事实,你也可以和我说,我会处置她的。”

    经理这一番话说完,在场包括陈墨言三女,售货员以及商场经理在内的五个人。

    五双眼,或平静或紧张,或期冀的眼神纷纷投在她的身上。

    女孩子看了几眼,微微一笑开了口。

    ------题外话------

    我都那么早了,我们还没留言么,没有吗没有吗没有吗。嘻嘻,大家周末愉快。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