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169章 认错,求你
    “你,你什么意思,啊,你想要做什么?”

    旦凡是涉及到陈敏的事情,陈妈妈都是非常敏感的。

    这会儿她双眼紧盯着陈墨言,“你要做什么,啊,陈敏可是你亲妹妹,她……”

    “我知道她是我亲妹,您是我妈。”陈墨言忽视站在一侧的陈爸爸,对着陈妈妈笑了笑,“妈之前不是老和我说一家人嘛,我也想通了啊,只要我不能去上学,那以后咱们就做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你,我,我爸,陈敏,一家四口就待在这个家里头一辈子,日出而做日落而息的,想想是多么美好的事呀。”

    “一家四口哦,咱们永远不分开。”

    “妈你也想一想嘛,是不是很让人高兴的事儿?”

    “高兴你个屁!”

    陈妈妈看着陈墨言狠狠的爆了句粗口,“敏敏可是天上的文曲星转世,人家可是说了,那是要考大学,以后要有份好工作的,有个风光的前程,她才不会在这土坷垃里头埋头一辈子呢,我可告诉你呀,你不许咒她。”

    “不让我咒她也行,妈你就最好祈祷我的学校不会因为你那几句话而生变故。”

    陈墨言冷笑着看了眼陈妈妈,扭头对着陈爸爸直接开了口,“爸,我们学校要弄户口,现在你和我一块去公社里头一趟吧。爸记得带上户口本和你的身份证。”至于她的身份证还有大学录取通知书什么的,她都放在贴身的包里头不离身的背着呢。

    眼看着陈墨言转身就要走出去。

    陈爸爸赶紧喊住她,“言言,言言,今天是周末,人家不上班的……”

    陈墨言脚步一顿停了下来。

    可不是么。

    她刚才都被陈妈妈那话给气的糊涂了。

    这会儿一听陈爸爸的话,她便点了点头,“那就周一去吧。”

    “行,那你就在家里头歇两天,周一我和你一块去……”

    “去啥去,没事尽瞎折腾,人家念个书怎么没这些事儿呀,就你,事儿事儿的。”

    陈墨言扫了眼陈妈妈,“妈你说我事儿啊事儿的,那么妈你说说看,我读书的事情上,你都帮我做过什么?妈,只要你能说出一件事情来,一件事情上是你真的帮到了我,我以后就你说什么是什么,哪怕你不让我读书呢,我也都听你的!”

    “这还不容易吗,我……”

    不就是一件事情吗?

    陈妈妈想着以后陈墨言可就要对自己言听计从了。

    想想这个死丫头对自己言听计从的事情……

    陈妈妈就觉得未来的日子不要太高兴啊。

    不就是一件事情的事儿吗?

    她张了张嘴,就要脱口而出,可话到了嘴边,她竟然发现自己说不出半个字儿来。

    说什么啊。

    脑子里头空荡荡的,她看着陈墨言,竟然发现自己一件事情都说不出来。

    脑海里头的记忆那么多。

    翻翻捡捡的。

    怎么就没有一件事情是她这会儿能说出来的?

    最后,陈妈妈自己都急的喘起了粗气。

    陈墨言看着她呵呵笑了两声,“妈你是想不起来了吧,想不起来就不用想了。”她转身要进屋,走了两步又扭过了身子,“对了爸,我妈昨天说那些话的时侯,你也在家里头吧?”

    “我,那个,我在,可是言言,你妈她……”

    “爸你别和我说什么她也不是故意的,不是有心的这些话,我听腻了。”

    陈墨言打断陈爸爸的话,扬扬眉,“爸,你即然在家,你明知道那些话是假的,你也由着我妈去说?呵呵,你们可真的是我的好爸爸,好妈妈。”

    “言言,你妈她也是生气你没回来,那么大的事情你也不和家里头说一声……”

    “我说不说的,你们会在意吗?”

    “这几年来哪一件事情不是我自己一个人撑下来的?我在学校里头被人欺负,你们管过吗?我饿的肚子疼,人都要晕过去了,你们知道吗?不知道吧,在我最困难辛苦的时侯你们不管我,我以前做事你们也从来没有问过,现在我考上了大学,我为什么要和你们说?哦,当然,如果你们帮我准备学费的话,我和你们说就是。”

    “我还会和你们道歉哦,是我的错,我性子有些任性,不把你们这对爸妈放在眼里。”

    “这样行吗?你和我妈可以帮我出学费了吗?”

    “言言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陈爸爸一脸的痛心疾首。

    好像陈墨言做了多么天大的错事一样。

    陈墨言直接无视他,看向陈妈妈,“你自己惹下的事情自己担着,我已经联系过记者,如果你不主动改口,说你之前说的那些话都是错的,是一时生气冲动说出来的话,那么,你就等着我和记者说吧。”

    “你,你要和记者说些啥?”

    “我呀,我和记者说的可就有些多了,比如你不怎么喜欢我,为了不和我爸离婚,喝药却推到我身上,还有陈敏,小小年纪和人在玉米田里头鬼混啥的,这些可不都是能说的吗?妈你不用替我着急,我可以说的话可多了呢,真的,我一定会在这两天时间里好好想想,到时侯和过来的记者说个痛快的。”

    “你,你敢。”

    “我敢不敢的,可不都在妈妈你的行动上吗?”

    陈墨言朝着陈妈妈笑了笑,甚至还挥了下手,“妈,你好好想想哦,对了,你只有一天时间呀。”

    “明天一天。”

    她看着陈妈妈,眼眸笑盈盈的。

    只是这笑容落在陈妈妈的眼里却好像成了扎她心头的刀,刺她身上的针。

    她一声怒喝,“什么一天两天的,我告诉你,那些话就是我说的,可是我就是想要说的,才不是说的什么冲动的话,你更不用想着我去和那些记者再说什么,哼,我就是要那样说。”一边说一边陈妈妈还冷哼了两声。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她瞧着这个大女儿可不就是越来越不自在,越来越心烦?

    巴不得她一辈子不出现在自己跟前呀。

    这会儿想到陈墨言因为自己的话而生气,或者有可能要念不成书。

    陈妈妈心里头可高兴了呢。

    “有本事你自己去和那些记者说,反正我不去。”

    陈墨言歪了下头,“行,那我就去和记者说说陈敏的事情去。”

    她妈不就是想着让她念不成书吗?

    她成绩摆在这里。

    哪怕最终因为这些谣言上不了清华,别的大学总会有收她的。

    可是陈敏却不一定了呀。

    她会让她这一辈子再也进不了学校!

    “你敢!”

    陈墨言直接扫了眼陈妈妈,扭身进了屋子。

    身后,留下陈妈妈气的干跺脚。

    好半响她才扭头,有些怀疑的看向陈爸爸,“老陈,你说,这丫头刚才的话不会是真的吧?”

    “我怎么知道,她说的是不是真话,你过两天不就知道了吗?”

    陈爸爸扫了眼陈妈妈,声音没啥好气儿,“我前天和你说啥来的,让你别说别说,可你不听,非得往外捣鼓那些话,现在怎么样,不知道怎么收场了吧,你啊,还是好好想想这事儿怎么办吧。对了,”他一扭头也跟着陈妈妈进了东边的屋子,“要是陈敏的事情真的被爆出来,你就等着你那个好女儿和你闹腾吧。”

    陈敏这性子可是怎么气人怎么来的啊。

    再加上大女儿的煽风点火。

    这个家,热闹喽。

    陈妈妈吓的瞪大了眼,“那些记者的话真的那么管用?能让一个人不能读书?”

    “我那天和你说过多少遍了,你不听不听,这会儿着急了?”

    “晚了!”

    陈妈妈听了这话才算是真的着急起来,“那怎么办?难道咱们只能由着那死丫头和记者胡乱说,然后害的敏敏不能念书?这事儿可不行!”她的敏敏以后可是要考大学,要吃国家粮的啊,怎么能不念书呢。

    “不行。”

    “绝对不行的。”

    陈妈妈扒着陈爸爸的袖子,“老陈呀,你可得想想办法啊。”

    “我能有啥办法?”

    陈爸爸甩开她的手,冷笑了两声,“你没听她说吗,让你和那些记者承认自己说的都是假话。”

    “我不去,我才不要丢这个人。”

    要是陈墨言听到这话她不禁会笑起来了。

    丢人啊。

    原来她妈也知道还有丢人这么一个词儿?

    陈妈妈一晚上辗转反侧,睡不着。

    早上醒过来的时侯两个眼圈都是黑的,肿的不得了。

    那样子和熊猫眼有的一拼。

    吃早饭的时侯对上陈墨言冷淡的眼神,陈妈妈脸色一僵。

    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这个死丫头!

    饭后,陈妈妈起身要出去,陈墨言幽幽一句,“妈,你只有今天一天时间哦。”

    “言言啊,你看这事儿,咱们都是一家人是不,有事,好好商量?”

    “我从来都不是你眼里头的家人,你的家人是陈敏,是我爸,至于我?”

    陈墨言呵呵笑了两声,眼神里头极尽讥讽,“还是算了吧。”

    “我怕您把我当成家人,我会折寿。”

    “言言,妈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我不就是想着发泄几句嘛,我也没说啥啊。是吧?”

    “妈,你这话麻烦一会和记者说,好吗?”

    陈墨言看着这一刻的陈妈妈,心里头真的有些遗憾现在还没有录音笔什么的。

    要是有的话,她把陈妈妈这些话都录下来。

    还用她去特意和记者再说一遍吗?

    自己直接把那些录音丢出去就好了呀。

    至此,陈墨言倒是有些怀念起十几二十年过后的高科技来。

    陈妈妈在家里头如坐针毡。

    一会一往外翘头。

    生怕真的来几个记者啥的让她推翻前几天自己说过的话。

    可是这不来记者吧?

    她又担心明天,那个死丫头真的找了记者,真的要说敏敏的事儿?

    坐卧不安的吃过午饭。

    陈妈妈终于有些坐不住了,双眼竖起来,“陈墨言,你是故意吓唬我,这样很好玩是吧?”

    “咦,原来妈你猜到了啊?”她挑了眉朝着陈妈妈轻轻一笑,随即就摇了摇头,“我还以为你不会想到呢。不过妈即然猜了出来,也好,我就和你们说一声吧,几个记者会明天过来,到时侯,妈你想说什么,怎么说这个话,我觉得妈你可以趁着今天下午好好的考虑考虑,哦,你要是不知道怎么说,不如多问问陈敏?”

    陈敏早早被陈妈妈留到了家里头。

    这会儿才把饭吃完。

    听到陈墨言的话就黑了脸,“你怎么能这样呀,愧你还是我姐呢,动不动就针对我,你自己和妈妈的事情能别把我牵扯上吗?”她看着陈墨言脸上浅浅的笑,心里头恨死了她,讨厌鬼!

    陈墨言翻了个白眼,“因为妈最疼的是你呀,打蛇打七寸,你没听说过这话吗?”

    “陈墨言,你个死丫头,你你……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敏敏?”

    “看我明天心情喽。”

    陈妈妈+陈敏,“……”

    看着她的背影,陈妈妈气的心肝肺都疼。

    整个人都要炸开了的那种。

    陈敏啪的一下甩了筷子,“妈,你自己看着办吧。”她起身朝着外头走,不过走了两步又扭回了头,眼神冷冷的看了眼陈妈妈,“要是我不能上学了,我就去死,反正我不要在这个鬼地方待一辈子。”

    每天下地干活。

    累死累活的就为了那么一年两季的收成。

    粮食出来还得交公粮,还得往外卖……

    留在手里头的钱没几个。

    甚至,自己一家都不能吃饱饭。

    这样的日子她过够了!

    “要是不能让我读书,不能让我考大学,我就不活了。”

    “妈你自己看着办好了。”

    陈敏气呼呼的走了出去。

    站在院子里头,陈敏是怎么想怎么生气,然后,她头一扭走回了西边的屋子。

    “陈墨言,你到底发什么疯呢,妈做的事情你凭什么算到我头上?”

    “哦,就因为她疼你啊。”

    陈敏听到这话气的想哭,她也的确是眼圈都红了。

    “陈墨言你能不能讲点道理啊?她是咱们的妈妈,她做什么事情爸都阻止不了,难道你觉得我能管的住吗,还是说你觉得妈做的这些事情,这些话都是我唆使她做的,是我让她针对你的?”

    “你要真是这样想的话我现在就告诉你,真不是我。”

    “你相信我,真不是我让妈这样做的啊。”

    她看着陈墨言,一脸的真诚,“前天的事情爸也在家的,我从头到尾就没出过声啊,不信你去问爸。”

    “陈敏,你是在怀疑我的智商吗?”

    陈敏听着这话一头雾水,“你什么意思?”

    “我有那么蠢吗,你会当着那些记者,当着爸的面儿说什么吗?”

    她看着陈敏,呵呵笑了两声,“在外人的眼里,你可是个好女儿,好孩子呢,所有的蠢事儿破事都是妈自己闹腾出来的,是她做的,和你没关系,你是想劝都劝不住,对吧?”

    “我……是真的啊,我想劝来着……”

    抬头对上陈墨言似笑非笑的眸子,陈敏的眼神闪烁着移开。

    “我知道我是说真的,明天,你最好祈祷妈会按着我说的做,不然,咱们就都别上这个学好了。”

    陈墨言的话让陈敏一下子急了起来。

    她看着陈敏,眼里头全是急切,“你好不容易考上的大学啊,还是去帝都,清华啊,就这样说不上就不上了,你舍得吗?陈墨言,你别意气用事啊,我我向你保证,妈明天肯定会改变口风的,她她不会再说你坏话的。”

    “真的,你相信我。”

    陈墨言摇摇头,看着她不出声。

    “你还想要做什么?”

    “哦,没啥,就是觉得你刚才说的那些不够,我还要她的道歉。”

    “道歉?”陈敏的脸整个垮了起来,“陈墨言,她是咱们的妈,是长辈,她……”

    “她是我妈,是大人,是长辈就可以随便往我身上泼脏水吗?”

    “她是我妈,是长辈,就可以随便到处的踩我,诬陷我,然后让你踩在我的名声往上爬?”

    “陈敏,容我告诉你一声,她的确是妈,可是,她却是你的亲妈!”

    不是我的。

    哪怕她真的是陈妈妈亲生的,但陈妈妈在她这里所做的那些事儿。

    全都是后的。

    她有一个真后妈,假亲妈!

    陈敏气呼呼的看了她一眼,咬着牙,“你说这话是真的?”

    对于这个问题,陈墨言只是挑起眉看了她一眼。

    没回答。

    陈敏咣当一声甩门走了出去。

    陈墨言觉得自己得说话算数啊。

    所以,等到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没多久,一直紧盯着院子门口的陈妈妈就发现,好几个人真的来了!

    一个个的扛着摄像机啥的出现。

    看着这些人,陈妈妈觉得眼前一黑,想也不想的就要晕过去。

    陈墨言才不肯如她的意呢。

    一步站在她的跟前,“妈妈你要是这个时侯晕过去,我就把咱们以前的账一笔笔的都算到陈敏头上!”

    “你……好,我,我……我说!”

    她伸手甩开陈敏的手,站在那些记者跟前,“你们不用问了,我那天说的话都是假的,我就是不喜欢这个女儿,我生她的气,我气她不回家,手里头有钱也不给我……所以我说了假话,现在你们都如愿了吧,你们都给我走,快点走!”气怒之下的陈妈妈想也不想的拿着扫把开始撵人!

    几个记者狼狈的被赶出去。

    站在陈家院子外头,面面相觑:陈家母女这一场戏,可真是精彩啊。

    只是,谁真,谁,假?

    陈墨言却是已经没有了空闲去理这些记者怎么想。

    因为她除了要忙上大学的事情,顾薄轩的妈妈竟然一脸是泪的出现在她面前。

    “你就是墨言吧,好孩子,婶子求你了,你救救我家大轩吧。”

    对着陈墨言,顾妈妈拉着她的手就要往下下跪。

    ------题外话------

    颜颜有错别字有点多,有么有么有么?哈哈,我回头看看呀。五笔打字都是一下过,以后我注意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