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171章 病危,不醒
    顾妈妈的手脚冰凉,整个人被陈墨言使劲抱住。

    不然的话她怕是就要真的栽到地下了。

    “顾婶儿,顾婶儿您醒醒……”

    顾妈妈倒是真的被她这两声给喊醒了,她一个激棱站起了身子,扭头看了眼陈墨言,猛的挥开她的手,撒腿朝着前头跑,“大轩,大轩,儿子……”

    “顾婶儿您慢点,别跑,小心脚底下。”

    看着顾妈妈这个样子,想到刚才的一幕,陈墨言心里头也跟着猛的一跳。

    难道说,刚才被推过去抢救的是顾薄轩吗?

    她想到这里脸色一变,抬脚跟着走上前,“顾婶儿,里头被抢救的是,是顾大哥?”

    “是,是,大轩之前就住这个病房……”

    顾妈妈的声音都打着颤。

    眼泪一颗颗的往下掉,“要是他有个什么好歹的,我也不活了,没法活了啊。”

    大儿子小儿子。

    这两个孩子就是她的命啊。

    如今要是这一关熬不过去,她就是去掉了半条命啊。

    还能怎么活?

    “顾婶儿你别急,不会有事的,顾大哥是好人,他肯定不会有事的。”

    陈墨言搀住顾妈妈,用力的扶住。

    急救室的大门紧紧的关着。

    有灯幽幽。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想着里头的人是顾薄轩……

    帮了自己那么多。

    和自己书信来往。

    每次在她最狼狈的时刻出现,帮她。

    只要一想到里头急救的是顾薄轩,是她认识的那个顾薄轩。

    别说是顾妈妈这个当亲妈的。

    就是陈墨言自己,都觉得有些受不住!

    只是这一刻已经是四五点的时间,陈墨言想要找个人问问情况都找不到。

    就在她焦急的不得了,想着怎么找个人问下情况时。

    老这样等也不行啊。

    身后传来一道有些惊讶的声音,“顾伯母,你们怎么在这?”

    “周吕大哥,顾婶儿说刚才被推进去的是顾大哥,我们在这里等着呢。”看到出现的周吕,陈墨言心里头松了口气,她想了想,很是客气的对着周吕开口道,“周吕大哥,能不能请你帮我们找找医生问问,顾大哥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不对,你们从哪看到顾头儿被推进去的?我刚才从他病房出来的啊。”

    周吕看着两人是一脸的雾水。

    “你刚从顾大哥的病房出来?你看到他了?”

    “对啊,顾头儿还在晕睡着,我没看到伯母和你,就想着出来找找,没想到看到你们在这里……”他说到这里猛不丁的拍了下自己的头,一脸的懊悔,“我知道了,伯母你是看到原来的病房推出来的人吧,顾头儿换了病房了,我忘了和你们说……”

    本来他是想着自己给两个人带路的呀。

    没想到顾妈妈和陈墨言两个人都走的飞快。

    他在上楼的途中又遇到了两个人。

    这一说话就耽搁了。

    他还以为顾妈妈和陈墨言去哪了呢。

    没想到竟然是到了这里,还误会以为是顾头儿被推进去抢救……

    周吕一脸的内疚,“伯母,陈家妹子,对不起啊,这事儿是我的疏忽。”

    “没事没事,不是顾大哥,顾婶儿你听到了吗?我就说顾大哥一定会好好的。”

    “不是就好,不是就好。”

    顾妈妈觉得自己这个时侯才重新活过来似的。

    但人虽然是活过来了。

    可还是手软脚软的。

    站在那里整个人身子直摇晃。

    陈墨言赶紧扶住她,“婶儿别急,咱们这就去看顾大哥,他一定会没事的。”

    除了这几句空洞的话,陈墨言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而且,眼下顾妈妈最想听的,应该也就是这句话吧?

    她在心里头叹了口气,全身支撑着顾妈妈整个人的重量,两人在周吕的带领下走进顾薄轩的病房,看到床上双眼紧闭的顾薄轩,顾妈妈的一颗心才稍稍落了几分,只是下一刻看着顾薄轩削瘦的眉眼,一颗心不禁再次的高高提起来。

    这个儿子啊。

    怎么就那么的命不好呢?

    顾妈妈在这里心生哀怨,心疼的不得了,站在她身边的陈墨言同样不好受。

    从来,顾薄轩都是在她最狼狈的时侯如同天神般的出现。

    帮她解决掉所有的问题。

    他身姿挺拔,眉眼浓黑立体,整个人身上有一种让人踏实安心的气息。

    可是现在这个人却一身是管子的躺在床上。

    一动不动。

    抿了抿唇,她便帮着顾妈妈倒了杯水,“顾婶儿您别难过,先缓缓,顾大哥是个孝顺的人,他看到你这样难过肯定也难过的,他现在只是累了,咱们让他好好的休息,休息好了他肯定就会醒过来的,真的,顾大哥从不会让咱们失望的。”

    “嗯嗯,对,顾头儿从来不让我们失望的。”

    “他一定会醒过来的。”

    周吕跟在两人的后头,重得的点头附和。

    凌晨五点。

    周吕被顾妈妈和陈墨言两个人给赶走,虽然周吕也想待在这里,可是他想了想便又改变了主意,“我先回去一趟,等到早上的时侯我给你们送早饭过来,顺便再去问问医生我们头的情况,伯母你别担心了啊,我觉得我们头肯定能醒的。”

    嘴上这样说着,可周吕的心里却是有些沉甸甸的。

    这都晕迷小半个月了啊。

    医生可是说了,要是再不醒过来做手术的话。

    人怕是很难再醒过来的。

    哪怕是出现奇迹醒了过来,可他们头这一辈子怕是也只能在床上渡过了。

    而且还是多病多灾的那种情况。

    这让他们这些人怎么可能接受?

    周吕一边心里头犯苦,一边把疑惑的眼神落到了陈墨言的身上:

    之前回去的路上,顾妈妈一直说着要去找什么人。

    当时他还想着是什么人,甚至自己在脑海里头想着,不会是什么装神弄鬼的人啥的吧?

    毕竟他也是农村出身。

    乡下有些人走头无路时,自然而然的就想抓住一切的机会。

    所谓关心则乱就是这样的。

    只是等到陈墨言出现时,周吕差点没惊的把自己的嘴巴掉下去。

    这怎么一小丫头呀?

    他甚至在脑海里头神补,难道,这是头的童养媳啥的?

    当然也就是想想。

    这会儿功夫他可不想问出口来。

    送走了周吕,陈墨言和顾妈妈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顾妈妈看着陈墨言叹了口气,“是婶子拖累你了,婶子和你说声对不起……”虽然她这会儿觉得挺对不起人家孩子,可顾妈妈却是心里头门清儿,哪怕事情再重来一遍,她的选择还是会这样的。

    心里头的内疚算啥呀。

    在她心里头,儿子才是最重要的!

    哪怕只有一丝的希望,她也绝不会放弃的。

    “顾婶儿别这样说,我很高兴来这一趟,真的。”

    陈墨言扭头看了眼坐在病床边的顾妈妈,笑了笑,“如果您不和我说,我也不知道顾大哥生病,我还以为他是在出任务,现在,我能来这一趟,真的很好。”

    虽然她不能确定顾薄轩是不是就是她以后要共度一生的人。

    她甚至都不能确定顾薄轩是不是她心里头那个唯一的人。

    更甚,这次,顾薄轩真的能撑过来吗?

    可是这一刻,陈墨言却是清楚,她,是真的庆幸顾妈妈找上她,带她来这里。

    “你先去睡一会吧,大轩这里有我看着呢。”

    顾妈妈朝着陈墨言开了口,让她去休息,“你们年轻人要好好休息,醒了再好好和大轩说话。”顿了下,顾妈妈笑了笑,“大轩说不定明天一早就能睁开眼,他呀,看到你到来肯定很开心的,所以,你呀,现在先好好歇着,明天一早陪他精谉的说话啊。”

    “顾婶儿我不困,你这一路上累了吧,就靠在那边的床上歇会吧。”

    这个病房是两个人的病房。

    另外的一张床却是空着的。

    陈墨言站起了身子,“顾大哥这里我守着,您放心吧,只要他一醒我就和您说。”

    顾妈妈本来还想着推辞。

    可转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竟然便站起了身子,“行,那我就在这边咪一下啊,你有啥事就喊我,等我醒了再换你歇着。”等到陈墨言把她扶到一旁的病床上躺好,顾妈妈闭上眼之余不禁在心里头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家里的老头子怎么样了?

    她也没想到,儿子的事情出来后,她这个女人没有倒下。

    竟然是家里头的老头子受不住。

    病倒了。

    这次她回去就是看顾爸爸的。

    也不知道家里头那个臭小子能不能照顾的好自家老头子?

    心里头乱的很。

    一会掂记着这个,一会挂念那个的。

    家里家外的一堆乱麻。

    顾妈妈本来以为自己不会睡着的,结果她躺在床上,头一沾枕竟然睡着了!

    对面。

    陈墨言坐在顾薄轩的身旁,双眼不错眼珠的盯着她。

    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半响后,她也只能是深深的叹了口气:

    顾妈妈把她找过来的心思她多少明白几分。

    估计是想看看她能不能让顾薄轩醒过来,是想让她多和顾薄轩说说话啥的。

    说不定就真的能让他醒过来呢?

    可是陈墨言看着这个样子的顾薄轩,心里头除了难过之外,也有更多的是无力。

    “顾大哥,你一定会醒过来的吧?”

    “你要是不醒过来,顾婶儿会很难过,还有顾叔叔,他都生病了呢,你要是不能醒过来,这个家怕是就要散了啊,你那么孝顺,一定会舍不得他们这样伤心难过,更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吧?”

    “顾大哥,你之前和我说,你还有好多的事情要做,你说你舍不得离开部队,你说你最喜欢待在部队里头的啊,你这些心愿都还没有完成呢,怎么就这样的轻易放弃呢?”

    “顾大哥,你快点醒过来啊。”

    陈墨言坐在病床边上,想起一句念叨一句的诉说着。

    多数都是她和顾薄轩两个人在信里头说的话。

    这会儿都被陈墨言有一句没一句的说了出来。

    只是可惜,不管她怎么说,另一个当事人却只是静静的躺在那里。

    一动,不动。

    天,一点点的亮了起来。

    顾妈妈几乎是在周吕进来病房的瞬间一个咕噜站了起来。

    “大轩……”

    “顾婶儿,顾大哥还在睡呢,您别急。”

    睡,难道儿子醒了?

    顾妈妈的眼神一亮,接着扭头看到床上的儿子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她心头的那缕光一下子就浇灭了,在心里头叹了口气,她脸上却是露出一抹平和的笑,“我本来想着咪一会就换你去歇着的,没想到就睡着了,还有你这孩子,怎么也不叫我?”

    “我不累,顾婶儿快去洗把脸,咱们吃早饭。”

    周吕也赶紧开口附和,“是啊伯母,您可一定要好好的,不然的话等我们头醒过来,看到您病了瘦了的,不知道要有多伤心呢。”

    “你们两个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要是她儿子真的伤心,不舍得自己这当妈的劳累难过。

    怎么还一睡那么多天呢?

    要是自己生病或是啥的能换来儿子醒过来,换来他的安好。

    就是要她这个当妈的命都行啊。

    可惜……

    所以,顾妈妈现在很清楚,她得好好的保重身体。

    她还得照顾儿子!

    “顾婶儿,我和你一块去洗脸吧,我扶您。”

    两个人洗好脸,周吕已经很是勤快的打了两个人份的早饭,看到两人进来,他咧嘴一笑,“医院的食堂只有小米粥和馍了,我又要了碟小菜,不知道伯母和陈家妹子吃不吃的习惯?”

    他的眼神再次落到了陈墨言的身上。

    昨天在陈家,整个就是一锅乱。

    周吕也是觉得满头雾水的,对于陈墨言也没怎么注意。

    等到后来上了车子,更都是晚上了。

    直到这会儿周吕才好好的打量了眼陈墨言,真的很小,估摸着也就是十七八岁?

    而且,他听着顾妈妈和陈墨言两人路上偶尔的说话。

    眼前这个在他眼里觉得是孩子的陈墨言,竟然还是才高考过的大学生?

    就是不知道她考的怎么样,上的哪所大学呀。

    不过不管是哪一所大学。

    在周吕的心里头,会学习,脑袋瓜子灵敏,能考上大学的人。

    那都是高人!

    是聪明人!

    就是不知道这丫头和头怎么个关系啊。

    周吕的心里头好像爬了千百只的蚂蚁,痒痒的啊。

    有心要问吧。

    时机不对,地点不对,地方,不对!

    最后周吕只能把这好奇的心思压到心底深处,以后再问!

    “周同志,谢谢你啊。”

    顾妈妈对于周吕很是感激,这些天来他帮着自己忙前跑后的。

    甚至还开车送自己回家。

    要是自己哪里能做的到这些?

    她的客气倒是把周吕说的不好意思了起来,脸红红的,“伯母您别客气,我们头平时对我们很好,就像是我们的大哥一样,现在他出事,也是因为……”话在这里顿了下,他把话题直接跳过去,双眼很是认真的看向陈墨言和顾妈妈两人,“头是好人,他肯定能醒的。”

    顾妈妈苦笑了下,点点头。

    一个个的都说儿子是好人,说他肯定会醒的。

    她也坚信这样。

    坚信儿子一定会醒的。

    可是这一天天的过去,大轩的情况却是没有半点的好转。

    什么时侯能醒?

    眼底涩意一闪而过,陈墨言紧紧的握住她的手,“顾婶儿,咱们先吃东西。”

    “嗯,吃吧。”

    她是没什么心思吃东西的。

    可她却不能让人家小姑娘不吃饭呀。

    而且,她不吃东西就会没有力气,哪来的精神头照顾儿子?

    早饭草草的吃过。

    周吕看着躺在床上人瘦了好几圈,几乎要看不出原本样子的顾薄轩,心里头也有些不好受,再想到之前他问医生时,那个医生和他说的话,他不禁心头更加难受了起来。

    张了张嘴,他好几次想和顾妈妈说些什么。

    却在最后关头把话咽了下去。

    周吕出去的当,陈墨言跟在他的后头走了出来。

    “周同志,是不是医生说什么话了?你和我说实话好不好?”

    周吕回头看了眼陈墨言,“我有那么明显吗?”

    陈墨言看了他一眼,默默的点了点头没出声。

    “好吧,我之前去找过医生,医生说,如果顾头这两天不能醒过来,就是他以后再醒过来,也不适合动手术了……”他看着陈墨言,换了个说法,“也就是说,如果头这两天内不能醒过来,就是他以后醒了,这辈子怕是也只能在床上度过了,而且他体内还有没取出来的子弹,能撑多久,不可知……”

    陈墨言的手紧紧的纂到了一起。

    深吸了口气,她看向周吕,“你能带我去见见他的主治医生吗?”

    “行,不过,那个医生有点严肃,你别怕……”

    陈墨言看了他一眼,点头,“好。”

    顾薄轩的主治医生姓何。

    看到陈墨言这个自称是顾薄轩家属的人这么年轻,虽然有些诧异可还是很尽责的把问题和她说了一句,基本和周吕说的是一样的,最后,他更是看着陈墨言直接道,“要是病人这两天不能醒过来,我建议你们可以有个心理准备了。”

    有个啥准备?

    陈墨言心头一转便明白了对方话里头的意思:

    最坏的准备!

    她心里好像有一只手拽着,猛的抽痛了一下。

    深吸了口气,她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冷静,理智,“我们转院,去帝都……”

    ------题外话------

    人在外头,真的在外头,明天晚上才能回家。我尽量早更呀这两天,十点半前还有一更。我先闪。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