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178章 问话,嚣张
    “陈,陈墨言?你个死丫头,你……言言啊,妈知道错了,妈以后好好疼你,你和他们说,把妈放回家去,啊?”陈妈妈初初看到是陈墨言,心头戾气一瞬间的涌起来,眼眉一挑就要跳起来,可下一刻,她整个人又如同泄了气的气球,拽着陈墨言的手苦苦哀求起来,“言言,你是来带妈回家的吧,言言……”

    “妈,我是来带你回家的,你先站好听我说话啊。”

    “好好好,只要让我回家,妈什么都听你的。”

    这几天来被关在这里头,虽然没有人问她话,也没有人虐待她什么的。

    可陈妈妈却觉得自己怕死了。

    几个晚上啊。

    要是让她再多待两天,说不定她要被吓成傻子了。

    这会儿看到陈墨言,如同溺水的人遇到了唯一的浮木。

    她死死拽着不肯放手,“你说你说,妈都听你的……”大不了以后,她好一点对待这个死丫头!

    反正也正如敏敏说的那样,她都要去读大学了啊。

    也不会在家里头住多少时间的。

    陈妈妈心里头打定了主意,不管陈墨言说什么,问什么,哪怕是这死丫头张嘴和她要钱呢。

    她也一定会答应的。

    只要能让她从这个鬼地方出去!

    她什么都答应她!

    只是下一刻,陈妈妈却是被陈墨言的话吓了一大跳。

    她整个人几乎没从地下跳起来。

    “你你,你刚才说啥,谁说你不是我亲生的?哪个小兔崽子在外头胡咧咧,满嘴喷粪,胡说八道!”

    陈妈妈一脸的义愤填膺。

    她看着陈墨言,眼里头堆满了小心冀冀的笑,“言言啊,以前是妈不好,妈猪油迷了心,总是觉得你不好,不过你放心吧,等妈出去以后就不会了,妈会好好的疼你,把你和敏敏一样的疼,妈以后再不傻了,不偏心了。”

    “真的啊,言言你要是不信妈发誓,啊?”

    陈墨言扫了她一眼,看着她这个样子忍不住蹙了下眉头。

    怎么瞧着陈妈妈一脸不知情的模样?

    按着她对陈妈妈的了解,这都到了这个地步,陈妈妈要是知道自己真不是她亲生的。

    应该会指着自己的鼻子大骂吧?

    哪怕她这会儿想和自己说软话,想让自己和派出所的人把她给放出去。

    她也应该不会有这样的心平气和吧?

    难道,陈妈妈不知情?

    她心头一个又一个的念头转过去,最后,她看着陈妈妈突然开口道,“妈,我之前在家的时侯遇到了舅舅,他带着人砸了咱们家,把我爸打的进了医院,这会儿还在医院里没出来呢,而且,他口口声声说我不是你亲生的,要我或者是我爸拿一千块钱给他,说是做为你养我这么大的酬谢和辛苦钱呢。”

    “妈你也知道我有那么一点钱的,你说这钱我要不要给他?”

    陈妈妈一听这话立马炸了,黑眉竖起来,“那个混小子,肯定他又没钱花了,想从你和你爸身上诈钱呢,我告诉你啊言言,他那是满嘴跑火车,胡说八道呢,你和敏敏都是我生出来的,怎么可能不是我女儿?”

    “你舅舅那个人啊,嘴里头就没有一句实话。”

    陈妈妈看着陈墨言把何小军满嘴的骂了一回,最后,她瞅着陈墨言,“言言,你相信妈,你真的是妈和你爸的女儿呀,快把妈弄出去吧,你不是认识那个派出所的人吗,还有那个军队上的人,你和他们去说,妈啥都没干,妈就是随口乱说了几句话,妈以后再也不敢了,言言我可是你亲妈啊,你也不想有个在派出所关着的妈吧?”

    “妈你放心吧,我这就去和他们说。”

    陈墨言确定自己是真的从陈妈妈嘴里头问不出话来,便转身走人。

    这里问不出来,还有何小军。

    还有何妈妈呢。

    她就不信何小军会禁的住吓!

    还有,这唯一的儿子被弄进了派出所。

    自己之前说的那几个罪名可都不轻,哪一个都够判它个几年的。

    何妈妈还能在家里头坐的住?

    到时侯就是自己的机会!

    “哎哎,言言你把妈带出去啊……”

    “言言,你可别忘了妈呀,呜呜,你赶紧来带妈回家啊……”

    站在外头听了一会,陈墨言最终确定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陈妈妈好像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情!

    她蹙着眉头在院子里停了一会,心里头的想法却是并不如她表面上那样的平静。

    为什么陈妈妈会不知道?

    这事儿,是真,还是假的?

    最终,陈墨言一发狠,扭头朝着关押何小军的地方走过去。

    当然了,她的身后跟着寸步不离的周吕。

    这也是有周吕这个军队现役军人的身份。

    不然的话,这整个派出所的人谁会把陈墨言一个女孩子瞧在眼里头?

    哪怕她考了个全国第一。

    也不过就是多看两眼罢了。

    至于让派出所的人给她开后门啥的。

    呵呵,还是哪边凉快哪边待着去吧。

    如今有着周吕这么一尊不算神的小神在,陈墨言在派出所里头的一些要求还是挺容易的。

    更可况她要见的这两个人都和她有关。

    真的说起来,让她见面也不算违反纪律呀。

    一间禁闭室。

    被单独关起来的何小军瘫坐在地下。

    脸上倒是没什么伤:

    周吕之前下脚的时侯可是特别注意过的。

    打的就是你。

    让你哭让你疼。

    可是,却不会让人看到你身上有啥伤。

    要是连这点都做不到的话……

    周吕表示他可以收拾收拾东西,洗洗涮涮的直接回家了。

    “周吕大哥,我要进去问他几句话,你要一起吗?”

    “我在门口这里等你。”

    虽然知道何小军不可能再有力气伤害到陈墨言。

    周吕还是不放心。

    他看着陈墨言,“有啥事你就朝着我这边跑,喊出来。”

    “好,谢谢周吕大哥。”

    陈墨言弯了下眼,朝着周吕笑了笑,抬脚走了进去。

    对上何小军有些惊恐怨愤的双眼。

    陈墨言歪了下头,“怎么样,这个地方待着还舒服吗?”

    “陈,陈墨言,你你个……”

    “你要是再敢骂我,我就让人把你马上关起来,让你去大牢里头待着。”

    陈墨言的话吓的何小军全身一哆嗦。

    他顿时想起了自己的姐姐,这都被弄进去几天了还不出来。

    还能出来吗?

    这丫头连自己的亲妈都能弄进去。

    更何况他?

    想到这里,他对着陈墨言缩了下身子,眼底流露出几分的惊惧,“你又要做什么,我该说的都说了,别的你就是问我我也不知道啊,还有,你要怎么样才能不告我,我我不想做牢啊……”说到这里,他一个大男人竟然一屁股蹲坐在地下,双手抱着头呜呜的哭了起来。

    陈墨言扁了扁嘴,“怂!”

    “我就是不想做牢啊,我害怕不行吗,好外甥女,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啊。”

    “你和他们说说,把我放回家去,啊?”

    “言言啊,我是被我妈给糊弄了啊,都是她和我说的。”

    “是她。是她说你不是我女儿的女儿,不是我外甥女,我才一时生气冲动的去砸了你们家东西啊。”

    何小军抱着头,对着陈墨言呜呜哭诉,“言言啊,我可是你舅舅啊,咱们是一家人,你不能这样对我啊。”

    瞧着何小军这个模样,陈墨言忍不住呵呵笑了两声。

    果然不愧是,亲姐弟啊。

    瞧瞧这推卸责任的表情都是一模一样的。

    理直气壮!

    理所当然!

    她呵呵冷笑了两声,“想让我不告你也可以啊,不过你得和我说,你妈是怎么和你说的,她当真和你之前说的那样,我不是你姐姐亲生的,不是陈家的女儿?”

    “对对,我妈就是这样说的,她还咬牙切齿的说,早知道你是个灾星,是个搅家精当初就不该答应那个人收留你……真的只有这么一句了啊,再多的我也不知道了,真的啊。”他抱着陈墨言的腿,呜呜的哭,“言言啊,你好歹也叫了我这么些年的舅舅是不是,咱们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啊,你放过舅舅这一回吧?”

    “舅舅就是个混人,是个混蛋。”

    “你可是咱们方圆十里八村的大学生啊,还是咱们的文曲星。”

    “言言啊,你就饶了舅舅这一回啊?”

    他抱着陈墨言的腿,一个大男人是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

    扯了两下腿没有挣脱开。

    最后陈墨言直接一用力,用了个巧劲儿把何小军给踢了出去。

    看也不看何小军有没有摔啥的。

    陈墨言铁青着脸走了出去。

    门口处。

    全程把两人对话听入耳中的周吕拧了下眉头。

    看了眼陈墨言,“现在,要去哪?”

    陈墨言扭头看了他一眼,转身朝着外头走,“哪也不去,回家。”

    现在应该着急的不是她呀。

    何小军过来这里找碴。

    何妈妈肯定是知道的吧。

    视为命根子的儿子老不回家,她肯定坐不住。

    到时侯,可就是她求自己了呢。

    身后,

    陈爸爸一路默默无语的跟着。

    走到派出所。

    走出派出所。

    走进陈家村。

    走进,陈家。

    他看着陈墨言站在院子里,几次嗫嗫之后上前两步,“那个,言言呀,刚才你妈的话你也听到了,你就是我们的女儿,是你妈她生的,真的,何小军他就是故意胡说八道呢,他肯定是觉得你没给他钱,所以他故意气你来的,肯定是这样的,言言你可不能信了他的话啊。”

    这个女儿虽然他也不知道怎么面对。

    甚至,很多时侯都想着,要是她不在家里头,就没那么多麻烦了。

    但是这可是自己的女儿啊。

    怎么能随便别人说两句不是就不是了呢?

    而且,他瞧着陈墨言的样子,竟然还真的相信了?

    他有点着急,同时,心里头也不知不觉的涌起几分慌张感。

    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在无形中失去。

    陈爸爸这会儿好不容易瞅着空,站到了陈墨言的跟前,“言言啊,你可是大学生,不能别人说几句话就相信啊,你妈十月怀了你,生下你可都是有记录的……”

    记录……

    陈墨言眼中飞快的闪过一抹亮光。

    不过,她快的没让陈爸爸发现那光芒就消逝。

    “我是在哪个医院,不是,是谁接生的?”

    陈墨言话说到一半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她出生的那个时侯,哪里有什么孩子去医院呀。

    可不都是找个接生的女人。

    在自己家里头接生?

    也就是这两年,她们村和附近的几个村,女人生孩子的时侯会被送到镇上的医院。

    当然了,也有仍然是在家里头接生的。

    但是陈墨言想了想她们村上,没有接生婆呀。

    难道她出生的时侯是请的外头村上的人?

    对面,陈爸爸默默的看了眼陈墨言,心里头叹了口气,果然这孩子还是不肯信自己的话。

    摇摇头,他看向陈墨言道,“当初你出生的时侯我没在家,是你姥姥给你妈接的生,是她亲自给你剪的脐带什么的,当时你奶奶也在呢,你知道她那个性子,怎么可能会由着外人把自家的孩子给换走,或者是抱了别人的孩子来养?所以说,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儿。”

    他那个亲娘啊。

    瞧着是个女娃已经是一百一千个的不乐意了。

    要是这个女娃还是别人家的。

    按着她那性子,还不得当场和何家母女两人打起来?

    所以,他又坚定的摇了摇头,似是安慰陈墨言,又似是说给自己听,“何小军说的话肯定是假的,言言啊,咱们可能不被他随便几句话就给骗了啊。你就是我和你妈的女儿,亲生女儿。”最后四个字他略略加重。

    然后还很是认真的点了下头。

    “就是这样的。”

    陈墨言听了他的话不禁抬高了眉,一脸带笑的朝着陈爸爸看了过去。

    她的眼神平静。

    平静的看不出半点的情绪。

    平静的,陈爸爸自己都不敢再看那个眼神。

    一脸尴尬讪然的率先移开自己的眼。

    陈墨言朝着他笑了笑,“行,我不会光听他的话,不过这事儿他即然已经说了出来,我肯定要查一下的,不然以后谁要是真的信了他的话,再骂我野种,没爹没妈甚至把我往陈家外头赶啥的,我岂不是冤死了?”

    “可是……”

    “怎么查是我的事,但是我会把事实摆在你们面前的。”

    陈墨言直接把自己的决定说了出来,然后,也不看陈爸爸难看的脸色,开口道,“哦,对了,我的户口呢,我之前让周吕大哥去问的时侯说你弄好了,现在可以给我了吗?”

    “啊,好了,可是,可是你妈,你妈她……”

    “爸你是想着拿户口的事情和我交换吗?”

    “啊啊,我,我没有……”

    陈墨言轻轻的一笑,“可是,我看着爸你一脸的表情全都是写着,要是想拿户口,就得把我妈给放出来呢,不然的话,我就拿不到这个户口,不能如期去学校里头报道……要是我理解的没错,爸你是这个意思吧?”

    “不是的,言言,爸,爸只是想问问你,你妈她啥时能出来。”

    陈爸爸满身的不自在。

    他对着这个女儿,觉得好像面对着一座高山。

    压的他气都喘不过来的那种感觉。

    但想到自家婆娘还没有被放出来,他只能强自镇定着,不让自己更加狼狈。

    这可是自己的女儿呀。

    自己这个当爸的怎么能这样害怕她呢。

    陈爸爸只顾着紧张,以及想着怎么说服陈墨言不信何小军的话,或者让她怎么样才能答应把何大丫放出来,却是直接疏忽,或者是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一件事:那就是自打何小军说出那句陈墨言可能不是陈家女儿的话来之后,陈墨言就没有再叫过陈大方一声爸爸!

    可是这一会儿,她不但叫了,还连叫两声。

    陈爸爸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甚至他都没注意到这件事情。

    可周吕却是隐隐猜到了陈墨言的心思啊,他看着陈爸爸还在那里碎碎念。

    字字句句都是什么陈妈妈是有口无心,是一时冲动。

    让陈墨言别放在心上等等的话。

    不禁在心里头暗自摇了摇头:

    这个样子的男人,这一大家子的人,怎么可能生的出他家小嫂子这么聪明的?

    肯定不是亲的!

    “放心吧,等我把事情弄清楚,她会出来的。”

    至于什么时侯?

    陈墨言觉得到时侯再说呗。

    果然如同陈墨言所想的那样,她们还没在家里头吃完午饭呢,外头院子里响起一道尖锐的声音,“大方,陈大方你给我滚出来,你把我女儿给弄到了派出所不说,现在又想对我儿子做什么?陈大方你把我儿子交出来。”

    陈大方听了外头的话,抬头看了眼陈墨言。

    对面,陈墨言正在吃饭。

    也没什么好吃的,不过是一人一碗面条,陈墨言弄了些肉沫啥的当卤,洒在了面条上头。

    类似于后头大卖的炸酱面的那种。

    周吕是吃的津津有味。

    连着吃了三大碗。

    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都给吞了,“小嫂子,你这手艺可比我们部队上的伙食好多了啊,外头饭馆子里的大师傅也就这样了吧?哎哟妈呀,以后我们头可有福了。”他一边说一边是赞不绝口,至于身边不远处陈爸爸投来的疑惑,以及满头雾水的眼神?周吕表示他才不理会别人呢。

    欺负他家小嫂子的。

    不好好对他家小嫂子的。

    嗯,都是坏人!

    正想着呢,这外头好像又来了个坏人?

    他撂下自己的碗筷,袖子一撸就要出去:打坏人啥的,他在行啊。

    陈墨言却是笑着开了口,“爸,外头不是在喊吗,人家找的可是你,走吧,出去看看。”

    听着这话,看着陈墨言平静疏远的眼神。

    他想也不想的站起身,哎了一声朝着外头走出去。

    走了两步他才反应过来,自己怎么听了她的话下意识的就真的走了出来?

    陈爸爸摇摇头,站到了院子里,一声‘娘’还没叫出口呢,何妈妈张牙舞爪的朝着他扑过来,“陈大方你个黑心肝的,你是要害我们何家家破人亡吗,我女儿一个人还不够,现在你又要害我儿子?我问你,你把我儿子弄哪去了,要是你不把我儿子还给我,我今天就死在你们老陈家,我化成鬼也不放过你,放过你们姓陈的。”

    ------题外话------

    明天真相大白。这件事情会过去,然后去报道。我闪喽。陪娃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