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墨言看着前头何妈妈冲着陈墨言闹腾,忍不住呵呵笑了两声。

    这一刻的陈墨言没有出声。

    但是她却想起了陈家的这些人,想起了何妈妈,想起了昨天才被带去派出所的何小军。

    然后,她勾了下嘴角,眼底的嘲讽更多了。

    这,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吗?

    瞧瞧这陈家,何家的这些人。

    这些人的性子、作派。

    要不是自己还想着从何妈妈嘴里头知道真相。

    陈墨言觉得她现在就可以走了。

    省得看着这些一个个的闹腾她也跟着心烦。

    “哎哎,你怎么还打人啊,能不能好好说话?”

    要说陈大方的性子那是真的很软和,面泥捏的似的。

    不然的话这些年来也不会让陈妈妈闹成这样。

    可这会儿先被何小军带着人砸了自己的家,甚至还打伤了他的头……

    这些人一句不问他的伤怎么样。

    更别提道歉了。

    这会儿,竟然还再次闹腾了起来。

    他对于自己岳家的人也忍不住不耐烦了起来,“你要做什么,有话好好说,啊……”陈爸爸的话还没说完呢,何妈妈直接一头撞到了他的身上,嘴里头还不干不净的骂着,“我和你说个犊子啊,你把我儿子女儿还给我,我和你们陈家没完……”

    “你能不能讲点道理,你……”

    对上半点道理不讲,只顾着蛮横的自家岳母。

    陈大方那是节节败退。

    咣当。

    陈墨言直接把一旁的铁锹给砸到了地下。

    发出来的声音很大。

    吓的正在闹腾的何母,还有陈爸爸都是心头一跳。

    陈爸爸抬头看了眼站在那里眉眼幽冷的女儿,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全身不自在。

    倒是何母,狠狠的瞪了眼陈墨言,“你摔什么摔,别以为这是你们陈家我就没办法了,我可是一老婆子,我女儿儿子都被你们老陈家给害没了,你们老陈家可害得我们老何家的人好苦啊,老天爷,你怎么不打个雷劈下来,劈死这些丧尽天良的人啊?老天爷啊,我的命好苦……”吧啦吧啦的,何母是坐在地下捶地大哭。

    “你不是想知道何小军的消息吗,你要是再闹腾我可要走了啊,到时侯他出什么事情你哭都找不到地方哦。”

    陈墨言一脸平静的笑,看着何母,自己这个叫了多年姥姥的老人。

    心里头却是快速的盘算着:这事儿,她真的知情?

    或者说,这件事情根本就是她也有参与?

    耳旁响起何妈妈尖锐的声音,“你把我儿子弄哪去了,你快说,不然,我今天非打死你这个小野种不行。”

    “何小军他把我打伤了,还砸了我们的家,这会儿正在派出所呢,不过你也不用急,等到派出所的人调查清楚事实真相或者是他主动交待自己做的错事之后,派出所的人肯定会做出一个公正的决定,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

    陈墨言的语气很平静。

    平静的让才站起来的何妈妈心头更加慌了起来:

    这女儿被弄进了派出所。

    难道,儿子也真的进去了?

    她心里头没底,涌起了一股惧意,不过多年对陈墨言形成的颐指气使的性子,这会儿自然也就脱口而出,“是不是你又和警察同志胡咧咧说些啥了啊,你这孩子怎么老是这样,那警察同志可是忙的很,怎么能老是去麻烦人家?你听姥的,赶紧回去,和人家警察同志说这只是咱们两家的家事,哪好麻烦警察同志哩?”

    “言言啊,姥这些年待你可不薄……”

    是不薄。

    厚的她都无以为报了。

    陈墨言勾了下唇,似笑非笑的看了眼何妈妈,不过何妈妈这会儿正心急自家儿子呢,哪里看的出来陈墨言眼神什么的啊,她一心只想着怎么哄陈墨言把自家儿子放出来,不过任是她说的口都干了,嗓子眼儿里头直冒火,陈墨言却只是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她,一声不吭的。

    到最后何妈妈也不禁火了起来。

    她瞪大了眼,抬手指着陈墨言,“死丫头你到底去不去?你要是不去我就把你拽过去……”

    “想让我去也不是不行……”

    陈墨言的话听的何妈妈双眼一亮,心里头涌起一股子的得意:

    瞧瞧。

    这丫头不敢不听她的!

    她瞪着陈墨言,“那你还不赶紧去?杵在那里和个木头桩子似的,还等着我用车拉你去啊。”

    “不用拉,我就是想问姥你几个问题,等我问完了,你回答我了,咱们马上就走。”

    何妈妈心里头着急自家儿子,立马点头,“行行,你赶紧说,赶紧问。”

    “我知道的一定会说的。”

    真是的,有什么好问的呀,有事儿不能一边走一边问吗?

    不过她急,陈墨言可不急呀。

    她看着何妈妈直接问道,“我记得你以前骂我,包括刚才骂我的时侯总是说我野种,杂种,你能不能说一下,我有爹有妈的,为什么会是野种,杂种呢?”

    陈墨言的话听的何妈妈脸色唰的大变。

    心头剧震。

    勉强让自己的神色看起来正常,她抬头朝着陈墨言咧嘴笑了笑,“哪来那么多的为什么啊,不过,不过就是气头上的话,我我随口骂的,咱们农村的人气起来可不就是随口胡咧咧吗,言言呀,姥知道你是个好的,现在又马上要去上学大了,以后是有好前途,风光的人,和姥这些农村乡下人不一样,你你别和姥一般计较,啊?”

    她看着陈墨言,眼神闪烁。

    脸上是强自堆起来的笑。

    她自以为自己表现的很是平静,和寻常没什么两样儿。

    可别说陈墨言了,就是落在旁边陈爸爸这个旁观者的人眼里,他都是忍不住心头咯噔一声。

    他岳母这个表情太生硬了啊。

    就这么一下子,陈大方之前才勉强说服自己,不相信何小军的话,他相信陈墨言就是他的大女儿。

    甚至还回头去劝陈墨言,说她就是这个家的人。

    现在,瞧着自家岳母的表情。

    突然的,陈爸爸心里头直接涌起了好几分的不确定。

    何小军的话真的是假的吗?

    他嘴唇蠕动了两下,声音有些急促,“可是娘,小军他,他说是你和他说的,言言不是我和大丫的女儿,也不是这个家的,他还说言言要是不把大丫放出来,那她就是忘恩负义,小军他他还要言言拿出一千块钱的的抚营费,娘,小军这话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他说的那些是真的吗?”

    “假的,肯定是假的。”

    何妈妈这回真的有些慌张了起来。

    她看着陈墨言父女两人,一拍大腿,“那个小混蛋啊,我就知道他在外头会闯祸,那嘴上啊就没个把门的,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的他就不过过脑子,言言,大方啊,他那真是胡说的,我在这里给你们陪个不是,啊?”

    “你也知道的,他打小就是个混不绺的性子。”

    “那个嘴里头十句话更是九句没有个真的,他那话啊,可千万信不得的。”

    “是吗?”

    “对对对,是真的,他真的就是胡说八道的……”

    何妈妈对着陈墨言那是一个劲儿的点头。

    小鸡啄米一样的。

    陈墨言看着她半响,突然就笑了,“那也行,即然这样,那我就让何小军在里头好好的清醒清醒,想想自己说的那些话是真还是假的,然后再考虑要不要他出来吧。”说完这些话她扭头看了眼站在不远处的陈爸爸,“我的户口办好了是吧,我明天一早就去学校报到……”

    “怎么把户口也给带走了啊,这是要去哪,你可不能就这样走了啊。”

    陈墨言听到这话扭头盯了眼何妈妈,“我学校要开学了,而且新生报到是要户口的,怎么不能走了?”

    “你,你好歹走之前把你妈和你舅舅接出来啊。”

    陈墨言看着一脸不安,却又强撑镇定的何妈妈,突然就笑了起来,“这事儿呀,我刚才不是说了嘛,让他在里头好好反醒反醒,那么大个人了,连真话假话都不会说,这么大的事情是能随便说出口的吗?”

    “我可是当真了呢。”

    “害得我还以为自己真不是这个家的女儿,伤心难过了好半天呢。”

    不远处的陈爸爸听着这话忍不住看了眼陈墨言。

    自己这个女儿有难过吗?

    他怎么没发现?

    “有什么事情等我下次学校放假再说吧。”

    “那,那你要多久?”

    “哦,也不会太久,应该半年左右吧,这半年时间也不算长,很快就过去了的……”

    何妈妈一听陈墨言这话,差点没跳起来。

    那意思是,自己小儿子要里头关半年?

    她抬手指着陈墨言就要骂人,陈墨言挑高了眉,“怎么,半年时间你也觉得短呀,那行,可以再多几个月的……”那架式,只要何妈妈真敢多嘴说出点什么不中听的话,陈墨言绝对敢让何小军在里头多待半年一年的架式吓到了何妈妈,她的气势一下子散开,如同个泄气的皮球,“言言呀,姥求你了,你把你舅舅放出来,啊?”

    “你小舅妈可是有了身子的,她要是听说这事儿准得吓到……”

    “可以放,不过,还是我刚才那话,你好好想想,当初我出生的时侯,是不是出了啥事儿?”

    总之一句话。

    陈墨言是绝对不相信何妈妈刚才的这些话!

    “没有,真没有……”

    陈墨言也懒得和她多说什么,转身朝着屋子里头走。

    何妈妈倒是想跟上去继续缠着她。

    谁知道陈墨言咣当一声把房门给关上了。

    差点撞到她鼻子。

    这把何妈妈给气的,又站在院子里头指天划地的骂了回陈大方。

    就差没把老陈家的祖宗都给轮番问侯一遍。

    然后才气呼呼的转身走了出去。

    周吕看着坐在屋门口的陈墨言,“你不是说要问她的吗,这样还怎么问?”

    陈墨言看了他一眼,竟然还有心情笑了下。

    “放心吧,她呀,会回来的。”

    周吕有些狐疑的看了眼陈墨言,心里头有几分不信。

    这都这样了啊。

    等于撕破脸了好不好?

    那老太太还会回来?

    陈墨言猜出他的想法,笑着点头,“等着吧,不超过两个小时,她肯定会回来的。”

    这天儿可都是三点多了。

    眼看着离天黑没几个小时。

    自己刚才和何妈妈说明天一早就走的。

    而且,何妈妈视何小军为命根子,眼珠子般的存在。

    怎么舍得让他在派出所那种地方过夜?

    如果只是一个何大丫这个女儿。

    何妈妈肯定不会这样焦心。

    她有的是时间和她们陈家耗着,不从陈家手里头弄出点钱来绝不会罢休。

    可这事儿如果沾上她宝贝儿子的话……

    陈墨言笑了笑,摇头,以着自己对何妈妈看重何小军这个儿子的看重。

    她肯定会在天黑前回来的!

    周吕扫了眼陈墨言没出声,不过,他表示怀疑。

    站在院子时丰着感觉的陈爸爸也把她们这些话听在耳中的。

    他也不禁在心里头一顿,有些怀疑的看了眼陈墨言。

    岳母真的会回来吗?

    三个人,三种心情。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眼看着就要到六点,夏季的夜色来的晚,但这都六点了,再多说着就是七点天就要完全黑下来,这会儿瞧着门口还没有人影,陈爸爸倒是心里头先松了口气,他看了陈墨言,那意思是你不用等了,你姥肯定是不会来的了。

    这也变相的证明,岳母心里头在这件事情上没有鬼的。

    不是吗?

    陈墨言笑了笑正想出声,门口的身影让她的嘴角勾了一下。

    背对着门口的陈爸爸还没有反应过来。

    “你想吃什么爸去帮你做,明天一早就要去学校吗?也行,赶紧把报道这件事情给办好,就是你妈的事情,哎,你好好想想吧,好歹的她也是你妈,敏敏也是你的亲妹妹,她们……”

    “可不是嘛,言言,你总不能看着你妈和舅舅坐牢吧?”

    陈爸爸的脸色一下子生动起来。

    “娘,娘你怎么真回来了?”

    “我要你管啊,没用的东西,你给我起开。”

    何妈妈伸手推了把陈爸爸,黑着的脸站到陈墨言跟前时一下了换成了笑脸,“言言,姥回家想了又想的,真没啥……”她这话还没说完呢,陈墨言直接打断她的话,“你没想起来就算了,周吕大哥,你现在去派出所跑一趟,就和那些警察同志说,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哪怕是判个五年十年的,那也是他们自己的命。”

    “好勒,我这就去。”

    周吕挑了下眉,作势起身。

    何妈妈一下子急了,伸手要去拽住。

    只是以着她的身手怎么可能会碰的到周吕?

    眼看着周吕一步步朝着院门口外走出去。

    何妈妈的眼都红了,“小伙子,这是我们和老陈家的事情,你一个外人瞎掺合什么啊,你给我回来……”

    “哦,你儿子女儿对我们部队上的人不敬,我们追究他们的责任是正常的。”

    周吕扭头看了眼何妈妈,朝着她咧了下嘴,露出一口白牙,“当然,要是我家小嫂子说不追究,那这事儿也就算了的。”周吕看着何妈妈一副自己很好商量,万事都听陈墨言的架式,气的何妈妈心里头的火噌噌的往上窜。

    恨不得直接把陈墨言给拽过来好好的打上一顿。

    嘴唇掀了好几下。

    几次滚到嘴边的话她都想把那件事情说出来……

    说了出来。

    自己的儿子是不是能就出来了?

    可是她当初答应过陈奶奶……

    想到陈奶奶,何妈妈猛不丁的抬手拍了自己一巴掌。

    她是脑子进水了啊。

    当初的事情她不过就是个知情者!

    可陈奶奶这个当人亲妈,亲婆婆,亲奶奶的才是当事人好不好?

    这样一想,她立马脸色也跟着好看了不少。

    深吸了口气,直接道,“你要是真想知道当事的事情,那你还是直接去问你奶奶吧,我只知道你是她从外头抱来的,但具体是怎么个回事儿我还真的不知道。”即然已经开了个头,后面的事情肯定就好说了,她简单几句话把自己的责任推出去,朝着一脸震惊,眼里全是不敢置信的陈爸爸抬头看了一眼,“你也不用那样的眼神瞅着我,这是当初你娘亲口和我说的,说这娃是抱来的,我当时问她我亲外孙女去了哪她不肯说,为这还和她打了一架呢。”

    “我娘,我娘她当真知情,真的是这样的?”

    何妈妈翻了个白眼,“我哄你做什么,哎哟,我知道的都说了,你赶紧把我儿子放出来啊。”

    陈墨言没理她,直接把眼神落到了气的全身发抖的陈爸爸身上。

    她笑了笑,抬脚朝外头走。

    陈爸爸直到她快要走出院门才反应过来,“言言,你要去哪?”

    话问出来,他自己的脸一下子也僵了。

    这个时侯还能去哪?

    陈家院子门口。

    陈奶奶一脸怒气的从远处走过来,“我听说何家的那老东西又来了?在哪呢,我非撕了她的嘴……”

    “娘,你给我闭嘴。”

    陈爸爸铁青着一张脸,双眼通红,要吃人般的盯着陈奶奶,“我女儿呢,当初你把我女儿弄到哪去了?”

    陈奶奶正一腔怒气,想着怎么和何家的人打一架呢。

    耳听到自家儿子这怒到极致的话,她下意识的一抖,然后直觉的不好。

    撒腿就想跑,“娘家里头还有事,我我先回去了……”

    “妈,我女儿呢,言言是谁,你今天不把这事儿说个清楚咱们谁都别想走。”

    陈爸爸看着他妈的眼神全是怒意。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