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013章 学术交流会(亲们中秋快乐
    陈墨言绝对不会相信什么运气之类虚无飘渺的事儿。

    哪怕,她自己就是重生的。

    要是她当真有运气的话,这么几年来,她坐在家里头等着天下掉馅饼往她头上砸就行了啊。

    而且,要砸早就砸了好不好?

    还用等的到现在吗?

    她看着系主任,很是认真的又问了一句,“为什么会是我呀?这么好的事情,我相信咱们系里头应该不少人想着吧,主任您这样无缘无故的给了我,我胆小,怕被人在后头扎小人啊。”

    陈墨言半开玩笑半当真的话听的系主任忍不住黑了下脸。

    他看着陈墨言哼了两声,“你还胆小吗?瞧瞧你这一路办出来的事儿,还有这两年,别以为你一个人在外头瞎折腾,我们学校不闻不问的就是当真的不知道了。就你这折腾的劲儿,还胆小?”

    “陈墨言同学,做为一个学生,你得要诚实。”

    切,到底是谁不诚实啊?

    真是的。

    陈墨言心里头腹诽了两句,笑嘻嘻的开了口,“也好,即然主任您什么都不说,那这事儿我就当是天上掉下了个馅饼,真的就这么幸运的砸到了我头上,主任,这事儿需要我准备些什么吗,还有,会议在什么时间,我和谁联系?”虽然心里头觉得系主任不会凭白无故把这馅饼给自己,不过他当真不说的话。

    陈墨言也还就真的没办法。

    只是,这真的是一个挺好的锻炼自身的机会。

    不提之前那些东西是真还是假,光开阔眼界这事儿上就值得一去!

    而且,这可是砸到自己头上的馅饼啊。

    怎么能被别人捡了去?

    当真那样的话,岂不是辜负了老天爷对她的厚爱?

    “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说的,这事儿,是你的教授一力推荐的,就这么简单。”

    系主任看着陈墨言,摇摇头,“你还是个女娃呢,是个学生,遇到事情别想的太复杂。”

    “你要是有能力,学校怎么可能会埋没了你?”

    “以后啊,别把学校我们这些领导想的那么的复杂……”

    不痛不痒的训斥了陈墨言几句,系主任直接挥手赶人。

    陈墨言则恭敬的起身道谢,告辞。

    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办公室内。

    系主任立马抬手打了个电话,“帮我拨这个九九八的号……”电话很快转成外线,听到对面的声音,系主任一脸的堆笑,“田先生,我按照您说的办好了,只是,您看咱们之前谈的那件事情……”

    他顿了下,似是听到了对面说了些什么,脸上就全是笑了。

    “行行,那我这边安排好,然后立马给您电话。”

    田先生。

    田子航。

    如果陈墨言在这里,就凭着这么一个田先生,她就肯定能猜的到。

    可惜这会儿她早早走了。

    所以,不知道系主任在她出去后立马就打了电话。

    还是打给,田子航的。

    只是,半个月后。

    田子航作为帝都设计界的佼佼者,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

    被邀请到清华讲课。

    而且,还担任了清华的名誉教授!

    这让陈墨言有些许的疑惑:以着田子航的性格,不应该答应这事儿呀?

    不过,她的疑惑在见到田子航后得到了完整的答案。

    田子航很是明确的告诉她,陈墨言马上就要大三大四,各种实习论文都是事儿。

    他不放心!

    想来想去的,还是就近看着点的好。

    这话听的陈墨言心里头全是暖意,但却又觉得这份关心太重。

    她有点承受不起的那种。

    自己何德何能?

    亲生父母都不知道的孤女一个呀。

    田子航却这样不遗余力的帮她,护着她,把她当成真正的子女晚辈来对待……

    她咬着唇,脸上的纠结看的田子航忍不住笑了起来。

    伸出大手在她的头发上用力揉了两下。

    “其实,我打第一眼看到你时就想起了我女儿……”

    轻轻顿了下,他把这个话题给错开,“你和她很像,让我总是忍不住想多照顾你两分……”

    “那您的女儿……”

    陈墨言的话却是换来田子航笑了笑,直接把话忿开了去,“我这段时间和两个裁缝接触了下,还有两个会车衣服的,虽然手艺不是很好,但也算是车衣服里头的好手……”其实按着陈墨言之前所说的,她要找的裁缝肯定是世家出身,手艺精良,而且是老一辈传下来的那种才能更好。

    可是一个店里头不能全都是这些呀。

    总要有人打下手,有人做别的……

    他担心陈墨言想不到这些,忍不住给她解释了几句,然后才道,“你放心吧,我让人介绍的这几个人都是做实事的,你在用人之前再见见,要是觉得不行咱们再另外找。”

    “田叔想的周到,谢谢您。”

    虽然心里头清楚了田子航是觉得自己和他女儿长的有几分像才照顾自己的。

    但是,陈墨言却并没有觉得有半点的不妥。

    相反的她心里头有的只是感激。

    感激老天爷让自己这一辈子遇到田子航这个长辈。

    感激,田子航对她的关心,照顾!

    不过她却也没有再问关于田子航女儿的事情:

    刚才自己问了,他把话题给两次转开。

    分明就是不想说嘛。

    那,她就不问。

    即然答应了系主任自己要参与这次的交流会,陈墨言自然是全力以赴的。

    隔天没有课,她便主动和一位老教授联系。

    然后再出来的时侯便抱了一堆的资料回了宿舍。

    方小满和孙丽两个人看着她这一大摞的资料,忍不住头都跟着疼了起来。

    “陈墨言,你真不愧是咱们历史系的才女!”

    这么多的资料呀。

    要是换成她们两个去看去背的,估计头都要爆炸了。

    陈墨言看着她们两个,眼底闪过一抹笑意:

    之前在回宿舍的路上时,她心里头还有些许的犹豫呢。

    生怕方小满和孙丽两个人因为这件事情会对她有意见。

    要知道她被系主任派过来的这活计儿,虽然她觉得有些头疼,但却也真的是一个好差事。

    眼界、人脉什么的说不定就能开拓出来了。

    她不担心别的学生说什么,或是用什么异样的眼神看她。

    就是担心自家宿舍里头的这两只。

    方小满和孙丽两个是她刚入大学就接触、认识的。

    三个人朝夕相处了二年多时间。

    说是亲如姐妹那是假的。

    甚至这两个在陈墨言心里那也是没有小花乔艳刘素她们三个重要的。

    但是,也是有感情的!

    最起码的,比起那些有的没有的人,这两只在她心里重要多了呀。

    要是她们两个也和系里头别的那些学生们一样起了小心思。

    对着自己犯酸什么的。

    她虽然理解,可是,以后,她们三个人却也不会再有什么相处。

    好在,这两个一如往常嬉笑的样子让她瞬间放了心。

    “哎,对了,陈墨言,我听说你跟的那个教授可是咱们学校最严的啊,你可有点心理准备。”

    陈墨言听了方小满这话拧了下眉头,“能严到哪里去?”

    “他曾经把一个女学生训的不敢再上他的课……”

    “……”

    陈墨言有些好笑的看着一脸夸张的两女,摇摇头,“太夸张了,我刚才过去找他,挺温和的啊。”

    “那你就等着吧。”

    陈墨言笑了笑没出声。

    三女在食堂吃过午饭,然后回到宿舍睡了一觉。

    下午开始。

    陈墨言就开始了紧张而又繁忙的各项准备工作中:

    女装店的事儿。

    自身的课程。

    以及这次交流会的事儿。

    前面一项陈墨言是心里头早就有了打算,学业上的事情虽然紧张,但她从来没怎么担心过。

    倒是最后的这一项。

    原本她只是以为凭着自己的资历,大二生的身份,估计真的就是跟着教授走个过场罢了。

    但她却是没想到,和她一块跟着那个老教授过去的男生是真的走个过场。

    可她却不是。

    一堆的资料交给她,老教授只有一个要求:翻译!

    中文的译成英文!

    英文的,尽自己最大的力量译成中文。

    陈墨言中午拿资料回来的时侯也曾问过,为什么会让她来译呀。

    这么大的交流会。

    应该有专门的翻译吧。

    谁知道老教授很是平静的看着她,“有翻译和你翻译这些东西有关系吗?”

    就这样平静淡定的一句话。

    让陈墨言是瞬间无语。

    最后,她只能乖乖的抱着资料回宿舍,开始了她为期三天的熬夜生活。

    转眼就是交流会的前一天。

    让陈墨言有些诧异的是,这次的交流会竟然开在了她们历史系的小礼堂!

    之前她还以为要去哪里呢。

    这会儿听到教授让人传过来的话,知道不用出学校。

    嗯,很好。

    老教授姓王,已经有六十多岁。

    带完陈墨言她们这一届之后人家已经不再带课。

    甚至,连她们这一届都是校方好说歹说的把人给留下来的。

    早上九点。

    陈墨言依约早早来到教授的办公室门口等侯。

    在她到后不到五分钟,另一位参与这次会议的男同学也在另一侧的楼梯口出现。

    看到门口的陈墨言,那个男孩子微微一笑,“陈墨言学妹,咱们又见面了。”

    李晋勇看着站在办公室门口的陈墨言,眼神里闪过一抹亮光。

    他听不少的人说过,这个小学妹可算是他们历史系的风云人物!

    稳坐学霸宝座就不说了。

    明明为人处事低调的很,可是,却偏偏被选为系花!

    听说,还是个孤儿……

    按理说这样的身份她应该生活日子过的不好。

    甚至百拮据才对。

    但在她这里却是根本不存在这些。

    在李晋勇他们这些外人眼里头,陈墨言的生活可是比起一般学生要好过的多!

    这也让人们对陈墨言又多了几分的遐想……

    好在,她身上从来不曾见过有不符合学生身份的东西。

    或者是名牌什么的。

    不然的话,怕是大家私底下猜想或是流传的会更多!

    李晋勇也没想到自己这马上临毕业实行,竟然能和这位众人眼里头有几分不合群的学妹一块合作。

    他站在陈墨言的跟前,一脸的笑,“学妹的基础知识扎实,牢靠,连冯教授都称赞你呢。”

    “是吗,我也觉得我学习挺好的。”

    陈墨言笑着看了眼李晋勇,把眼神转了过去:

    这个人几次和自己见面,表现的都是一副很真挚,很诚恳的样子。

    可他那眼神却是有点发飘。

    时不时的转上几圈。

    如同暗自打量或是审视她一样。

    这让陈墨言很是有些不舒服。

    此刻,她微微笑着对李晋勇点点头,便转开了眼。

    老是瞧着李晋勇那一副自以为是的表情,她会想出手把他的脸给拍开的。

    好在,冯教授很快就出现了。

    看了两人一眼,他率先打开办公室的门,“你们两个跟我进来。”

    “冯教授,这是我整理出来的资料。”

    冯教授只是看了一眼,便点了点头,“行,你先拿着,等我把东西放下咱们就去小礼堂那边。”

    九点二十。

    冯教授带着陈墨言和李晋勇两个人提前十分钟出现在小礼堂。

    小礼堂的摆设被布置成了小会议室的样子。

    陈墨言等人进来的时侯还有人在进出。

    有不少的人都认识冯教授。

    纷纷对着他行礼打招呼,问侯。

    一路走过去,陈墨言和李晋勇被冯教授带到了一张桌前,“你们两个坐在我旁边,陈墨言那些资料你先拿好,一会多留心听着点。至于你李晋勇,”冯教授的眼神从陈墨言身上移开,落到了李晋勇的身上,眉头微不可见的一皱,如果说陈墨言是他不想带,却被学校硬塞过来,最后他看了她的简历和成绩之后勉为其难带在身边,准备先考察一下再说的话,那么,眼前这个李晋勇却是他很不喜欢的!

    老教授的眼光多毒啊。

    正如同之前陈墨言所想的那样,李晋勇每次过来他这里都是毕恭毕敬的。

    可是,冯老教授看到的却是他骨子里头的东西——

    谄媚。巴结。讨好。

    以及那极强的目的心!

    老教授带了那么多的学生,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李晋勇接近自己的目的?

    不过,他的成绩是不错。

    而且家世也和学校某位领导能扯的上那么一两分的关系。

    正因为这样,这次校方把马上临近毕业的李晋勇塞到他这里来,让他带着参加这次的交流会。

    见识一下或者是开阔下眼界什么的。

    老教授在最终的考虑之后,最终还是选择了同意。

    倒不是为了别的。

    不是李晋勇,他的身边也没有什么好人选!

    反正,不过就是一次交流会罢了。

    到是陈墨言。

    冯老教授再一次的看了眼陈墨言,看着她眉眼淡定,平静的样子。

    眼中不禁闪过一抹的期许。

    或者,这个女娃子能给自己一个不一样的感觉?

    “冯老教授您好。”

    “孙局长好。”

    “李局……”

    陆陆续续的人到来。

    然后,坐在冯老教授旁边的陈墨言便发现了一个极是怪异的事情:

    不管是被冯老教授称为局还是称呼为什么的。

    在面对着冯老教授的时侯,都会在脸上多多少少添上几分的恭敬!

    看来,她们这位冯老教授的身份不一般呀。

    不过想想也是。

    要是真的只是一个普通老教授。

    怎么可能会派过来主持这种沾国际边的交流会议?

    到了这会儿,看着桌面上摆出来的一叠照片,陈墨言也意识到了自己之前的一个错误:

    在系主任办公室那里,她初初看到这些照片时还很激动的说这些东西不是真的。

    系主任当时只是看着她笑了笑没出声。

    她那会儿以为是系主任不知道怎么和自己辩解。

    到了这会儿才晓得,人家系主任那眼神,那心思,估计是把自己当傻子瞧呢。

    她摇摇头,收回了心思正想仔细看看眼前的这些资料。

    耳旁就听到小礼堂门口一阵很是流利的英语口音响起来,她抬眼朝着门口看过去。

    三个N国人出现在那里,正被人引领着朝小礼堂内走进来。

    当先的一位是男子,三十出头,身材高大,足足有一米八几的个子。

    身边左右跟着的是两个他们国家的女孩子。

    看着很年轻的样子。

    大波浪金色长发,属于西方国家独有的面庞。

    陈墨言这个有着往后十几年记忆的人倒还没觉得什么,坐在她旁边的那些人却是一个个都心思浮动起来。

    这可是真的外国人呀。

    不少人都表示:头回见!

    陈墨言看了眼身旁的冯老教授,立马就乐了:

    估计是嫌弃人家外国两个女孩子穿的礼服,然后,老教授看着四周一个个朝着那两女孩子投过去的异样眼神,脸都黑了!不过,想想这会儿中国才刚改革开放没多久,特别是冯老教授这些老一批学者们的眼里,穿着这样子的暴露,那不但是有伤风化,还是对学术的不尊重!

    不过,好在冯老教授虽然黑了脸,但却没有当场爆发出来。

    随着冯老教授用力的干咳两下。

    在场与会的不少男士都把眼神收了回来:

    他们可是有身份,有地位的。

    再怎么好奇,怎么想看西洋镜般的想多看两眼外国的那两个女孩子。

    也得顾忌自己的身份和影响呀。

    一个个正襟危坐,道貌岸然!

    陈墨言腹诽了两句,眼角余光一转,就看到李晋勇的眼神好像粘到了那两个女孩子的身上。

    她挑了下眉,轻咳两下,“李晋勇,李晋勇。”不过身旁的人没回应,她皱了下眉头,一个手肘冲着李晋勇的手臂上杵了过去,看到李晋勇吃痛的皱眉,陈墨言眼也不眨的推锅,“李晋勇,冯教授叫你呢。”

    ------题外话------

    有二更。估府会在晚上。我闪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