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021章 一起过年喽
    一大早,乔艳就兴奋的不得了。

    穿好衣服,洗漱好,她一脸的期待,“言言咱们要去哪?我可是头一回在帝都过年啊,有没有哪里好玩的,你可要负责给我当向导。”语气里头是满满的期待,这可是帝都呀,放到以前,那可就是天子脚下!

    是皇城根儿!

    还有,再往前些年,自己哪里敢想能跑到帝都来过年?

    这一刻,乔艳无比的感激自己的父母:

    要不是爸妈的坚持。

    她也应该和自家村子里的那些同龄的女孩子们一样。

    过着和父母一样的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吧?

    等到了十八二十岁的时侯,结婚,生孩子。

    她家里头是县城的。

    应该没什么田地,可是,去工厂里头当工人?

    以前的时侯,乔艳自己都觉得这样的生活是让人羡慕的。

    比起那些在田里头干活的农村人相比。

    城里头的工人不是很好吗?

    可是,这个念头直到她上了大学,接触了外头的世界。

    特别是这次来帝都这一趟。

    对于乔艳心里头的想法冲击的很是厉害。

    那些工厂里头的工人虽然很好。

    可是,她还是想来这些大城市里头闯一闯。

    她想在这里生活!

    陈墨言很是干脆的点了头,“今天大年三十,你是想去哪?博物馆,动物园?植物世界,海洋天地?”

    然后,她就看到自己每说一个名字乔艳眼里头的光就亮一下。

    到最后她双眼都要成发光体了。

    直接扑到了她身上,“言言,我都想去。”

    “行,我尽量带你去啊。”

    陈墨言倒也没说什么,别说这个时侯不少的景点都不用门票。

    就是真的收费。

    这几个门票钱她还是拿的出来的。

    因为之前两个人都买了不少的东西,所以哪怕是大年三十呢,两个人也没啥好买的了,吃过早饭后两女头对着头凑在一起商量了下,得,直奔博物馆科技馆去了,公交车晃晃悠悠的,乔艳全程兴奋,一个劲儿的东问西问的,问到最后陈墨言都无语了,“你可别再问了啊,我也不知道这些的。”

    她虽然是在帝都待了两年多时间。

    可除了学校,再就是一心忙着她的店,还有就是跟着田子航去了几处活动。

    别的,她真的没怎么去过呀。

    乔艳嘿嘿的笑,“好吧,我不出声了。”

    博物馆离着学校是最近的一个地方。

    公交车晃悠了半个小时便到了。

    两个女孩子嬉嬉哈哈的在里头逛了大半天,直到下午二点多饿的前胸贴后背的才出来。

    乔艳走在陈墨言的身侧,“言言,这地方太好了,我下次还要来。”

    “我要饿死了,赶紧去找吃的。”

    往前走了没多远,路边随便进了家小餐馆。

    因为是大年三十的下午,几乎没几个吃饭的人。

    陈墨言两女简单的点了两个菜,草草的填了下肚子,然后便小跑着朝学校走。

    街道上偶尔有人也是行色匆匆。

    脚步生风的。

    乔艳看着看着,突然就情绪低落了起来,“言言,我有点想家了。”

    “好了,真想回去的话我初二送你回去啊。”

    乔艳和她不一样的。

    自己是没什么牵挂,可乔艳却是打小被父母捧在手心里头娇养着的。

    哪怕是这两年出来上大学呢。

    也是年年放假回家的。

    这可是头一个在外头过的春节。

    陈墨言安慰着她,谁知道乔艳一扭头哈哈笑着朝另一处跑了过去,“言言,你看这几个小孩子放的这个东西,好好玩哦,摔在地下带响的,啊……哈哈,真好玩……”

    有个小孩子淘气。

    朝着乔艳脚跟甩了一个过来。

    还好乔艳闪的快,啪的一声脆响,把她给吓了一跳。

    可下一刻她就乐呵了起来。

    陈墨言站在一侧瞧着,觉得这丫头,可真没心眼!

    等到两女回到学校已经是下午五点半。

    这天儿晚看着就要完全黑下来。

    乔艳冻的直缩身子,“言言,这天怎么那么冷呀,冻死我了,还有这风,妈呀,好冷……”

    “这里的风比咱们家那边要冷些,吹在人身上发干。”

    陈墨言这话一说出来,她就在心里头怔了下。

    家啊。

    原来,她还是在潜意识里把那地方当成家的。

    只是可惜,那真的,不是自己的家!

    “哎,言言,你宿舍的人不是都回去了吗,你看那里好像有一个人。”

    两个人眼看着就要走近宿舍了。

    乔艳眼尖的发现陈墨言的宿舍门口竟然站着一个人。

    好像,还是个男的?

    她吓了一跳,“不会是小偷啥的坏人吧?”

    陈墨言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不禁就笑了,“不是的,是来找我的。”一边说着话一边三步并作两步的走过去,“田叔,你怎么在这?是有什么事情吗?”

    “我怎么在这,要不是你在这,我怎么会来这?”

    田子航的脸有点黑,不过,他也看到了陈墨言身边的乔艳了,当然,以他的身份,不可能会对乔艳主动说什么,只是眼神从她的身上扫过去,然后,他看着陈墨言扬扬眉,“走吧,我和你们宿管老师说了,你这几天不回学校,去我那过节。”

    “啊,可是我,我还有朋友呢。”

    陈墨言的脸上闪过一抹迟疑,“要不,田叔,我等初四过去再给您拜年去?”

    她知道田子航是为自己好。

    他是担心自己一个人在学校里头没人陪着。

    这大过年的,孤孤单单的总不好。

    其实,陈墨言心里头也觉得田子航没什么亲人,她也绝对的相信田子航的为人。

    所以去他那过节什么的也没啥。

    可自己还有乔艳呢。

    她便有些不好意思,“田叔,我答应我朋友这几天带她玩的,您看……”

    “这是你朋友?”

    田子航拧了下眉,这才正眼看了下乔艳,而后开恩般的开口,“那就一起吧。”

    话罢,他直接便转身朝外走。

    走了两步又扭过头,“赶紧的呀,我还没吃饭,等着你去包饺子呢。”

    陈墨言,“……”她以为,她只是带一张嘴过去吃的。

    没想到是要过去做苦力……

    想想田子航的性子。

    让他自己动手包饺子?

    陈墨言眼底闪过一抹笑意,好吧,是她想多了。

    “言言,这人是谁啊,你们学校的教授吗,对你这么好?”

    乔艳的小脸上满满的全都是警惕。

    拽着陈墨言的手,她小声的嘟囔着,“别不是什么别有居心吧?”

    陈墨言扑吃一声笑起来。

    “好了,他是我一个叔叔,嗯,也是这个学校的名誉教授,不过你放心吧,我敢保证,他对我只是长辈和晚辈的关心,他是怕我一个人过年孤单,所以才找过来的,你那小脑袋瓜就别转那么多了……”

    陈墨言伸手戳了下乔艳,拉着她的手进宿舍。

    一边走还一边喊,“田叔你等我一下呀,我得拿点东西过去。”

    “行,我在学校门口等你们。”

    田子航头也不回的走人。

    宿舍里头,乔艳看着陈墨言,“真的去啊,我也跟着一块儿去?不方便吧?”

    “没啥不方便的,你就当陪我好了。”

    “而且,田叔那边的确是比学校这边方便一些,你也能好好的玩两天。”

    乔艳一肚子的话想要问。

    不过她也知道这是陈墨言自己的私事儿。

    自己再怎么关心她,有些话顶多就是说出来提醒她一下。

    再多的,她也不好说。

    更何况今天可是大年三十呢。

    “行,那我也拿几件衣服。”

    两个人塞满了一个袋子,轻松的提着朝校门口走。

    只是走到校门口不远,看到田子航,以及他身边的那个人时。

    别说乔慧,就是陈墨言自己都懵了一下。

    最后还是乔艳,她忍不住的一声惊呼,“陈墨言,你看看那个人,那个人好像有点眼熟……”

    “嗯,是有点眼熟,不过应该咱们不认识……”

    陈墨言一边说着话一边脚步有些浮的朝着前头走过去。

    心里头却是整个都空的。

    会是他吗?

    是他?

    不是他?

    直到陈墨言和乔艳两女站到田子航的身边。

    看着田子航身边的人,陈墨言还是满满的不敢置信,“顾,顾大哥,你怎么,你怎么会在这?”

    之前的时侯,他不是说自己要去出任务。

    连回信的时间都没有吗?

    自己还有点遗憾呢,别说看到人了,就是过节连封报平安的信都收不到。

    好在乔艳过来,让她的心思稍稍转移了些。

    可是没想到,这回头看到活生生的人……

    陈墨言觉得自己被惊吓到了啊。

    “怎么,连我都不记得了吗?还是说,我长的丑,吓到了?”

    顾薄轩方正、棱角分明的脸上闪过一抹笑意。

    满足的笑。

    能看到她,看到小丫头脸上闪过的惊讶,吃惊。

    他真的觉得挺开心的。

    只是,唯一让他觉得不满的是,这丫头看着自己竟然好像只有震惊。

    没有开心惊喜高兴什么的?

    不过碍着田子航,以及陈墨言身侧的乔艳。

    顾薄轩一肚子的话硬生生咽下去,露出恰到好处的笑,“我本来是想让人去找你的,结果才转到这里就看到田叔……”他扭头朝着一脸黑色的田子航扬扬眉,露出一抹极是憨厚的笑,满口的大白牙,“我这才知道田叔竟然是来接你们过春节的,还好我总算是赶的急时……”

    一边说着话一边顺手接过陈墨言手里头的东西。

    然后他扭头,极是熟络的看向田子航,“田叔,咱们可以走了吗?”

    田子航+陈墨言+乔艳,“……”

    到最后,原本田子航的二人行变成三人行,最终,以着四人行出发。

    等到了田家时。

    陈墨言看着眼前的独立小院不禁有些诧异。

    “田叔,原来你住在这里呀?”

    “嗯,这是我仅余的一处院子了,别的也没什么了,就这么一个睡觉的地方罢了。”

    田子航看了眼陈墨言,笑了笑,打开门主动走了进去。

    外头看着是个小院。

    但走进来以后,陈墨言才发现这里头竟然是别有洞天。

    四合院!

    而且,还是一处三进的院子!

    这放在古代,可不是一般人家能住的啊。

    也就是这会儿,房子还好。

    再往后看看。

    等它个十几二十年的。

    这小院,可值老鼻子钱了啊。

    她双眼发光,“田叔,这院子你可别卖啊,一定不能卖,记下了吗?”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田子航总是孤身一个人的在全国各地的出没。

    但是,从他偶尔提及的那些话里头知道,她这位田叔呀,要么就是真的孤身一人,要么就是和家里头的人不和,没什么感情,所以才宁愿一个人在外头飘零着。依着陈墨言来看,哪怕就是有家人啥的,让他在外头一待这么多年,双方还能有什么感情呀?

    所以,她觉得这以后啊,可就是田叔的依靠!

    有这么一处院子。

    田叔的晚年怎么着也是一重保障呀。

    当然,有她在,只要有她一口饭吃,肯定不会饿着田叔就是。

    还有就是,陈墨言私心里头觉得,这院子挺好的,四合院呀,再往后多少年里,有价,无市!

    “卖什么卖,又不值几个钱,再说了,这是我最后的一点念想。”

    怎么可能会卖呢。

    卖掉了这里。

    他就真的是孤身一人,真的连半点回忆的地方都没了。

    陈墨言顿了下,抬脚朝屋子里头走,“田叔,我们先把东西放到哪?你之前不说要包饺子么,家里头有面,有菜这些吗?”她看着田子航心里头念叨着,千万别和她说,家里头啥都没有呀。

    不过,田子航要是真的这样说。

    她也没什么好意外的。

    毕竟,田子航给她的感觉可不是那种居家过日子的……

    男人!

    “啊,面粉有,不过,没有馅……”

    田子航皱了下眉头,一边小声嘀咕着什么一边抬脚朝厨房走去。

    陈墨言三人跟在他的后头。

    就看到田子航站在灶间黑着脸翻东西,“有肉,有碗筷,有酱油醋盐,怎么就是不见饺子馅?”

    听着他这话,门口的陈墨言三个人齐齐无语。

    饺子馅是这样买回来,找出来的吗?

    陈墨言深吸了口气,“田叔,你都和我说说你买了些啥?”

    肉什么的都有。

    应该能顺利的吃一顿饺子吧?

    “你自己看,都在这里了……大白菜,萝卜,还有肉,排骨,面粉……”

    田子航一边划拉着一边给陈墨言解释,“我之前和买东西的人说过的,要买大年三十吃饺子的,没想到还是买漏了……”他叹了口气,有些失望,“要不你看看,咱们现在去买成么?”

    陈墨言有些无语,“田叔,饺子馅不是买的,是自己调的。”

    “啊,调的,怎么调?”

    他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逗的乔艳扑吃一笑,“田叔,饺子馅没有人会买的,都是买了东西,然后自己剁肉,剁菜,自己调好,擀面皮包的……还有,田叔,你之前从来没有自己煮过饭,你也没有见过家人包饺子吗?”

    最后一句话乔艳说的太快。

    陈墨言就是想拦都没拦住,她只好轻咳一声,果断的转开话题,“田叔你想吃什么馅的饺子?我看你这里白萝卜,还有大白菜,你爱吃什么馅的,我好把菜弄碎包饺子。”

    “都想吃,行吗?”

    田子航看着陈墨言,鬼使神差的,“能包两样吗?我,都想尝尝。”

    以往的时侯他不是没有吃过饺子。

    过年的时侯也会吃。

    但是,多数都是在外头或是食堂。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眼前陈墨言在那里忙活着的小小身影。

    他莫名的就觉得眼睛酸。

    心里头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陈墨言听着他的话抬了下头,随即她就看到田子航有些不自然的移开的双眼,陈墨言心里头也有些不好受,她果断的点头,“行,那咱们就包两样的,不过萝卜的得要烧开水煮一下,乔艳,你来生火烧水,我来切大白菜……”只是陈墨言的话还没说完呢,旁边站着的顾薄轩直接开口,“我来。”

    陈墨言看了他一眼,“你确定真的会切大白菜吗?”

    “我会着的东西还多着呢,你呀,等着看吧。”

    陈墨言眉眼弯弯的笑,“那我活面好了。”

    “活面太累,你在一旁歇着,我弄好了这边就来……”

    陈墨言却是白他一眼,“这都几点了,我还等着你慢慢来,咱们大年三十别吃饭了。”

    顾薄轩趁着田子航不注意,有些哀怨的眼神投向陈墨言。

    这事儿,不怪他吧?

    陈墨言白了他一眼,“那你来活面,我切白菜。”

    活面是个费体力的活儿。

    即然顾薄轩说他会,陈墨言就果断的把这事儿交给了他。

    倒是旁边站着的田子航,看着几个人忙活个不停的身影,不知不觉的,心里头舒了口气。

    他想,这是他十多年来,唯一的一个过的有活气儿的年节吧?

    活面的。切白菜的。煮萝卜的。

    面团活的干干净净。

    盆净手净面光光。

    白菜切丝儿,细细的。

    萝卜煮的烂烂的,剁碎,压水。

    几个人配合着干活,都是手脚麻利的人,竟然不到一个小时就把饺子馅给调了出来。

    搭着切成小碎丁的肉块儿。

    花生油。

    放在两个大盆里头。

    田子航看着眼前这一切好像变戏法似的,他觉得不可思议。

    “饺子馅竟然这么麻烦?”

    早知道这样的麻烦,他之前应该让人帮他把馅调好再走的啊。

    然后再看到擀面皮儿。

    田子航彻底的不出声了:

    他要是早知道包个饺子这么多的步骤,肯定不会说让陈墨言来包饺子!

    大不了他们就去外头吃嘛。

    多麻烦?

    不过,坐在小板凳上,手忙脚乱的包着饺子,看着一个个圆滚滚的饺子在自己的手里头出现,田子航觉得心里头暖暖的,继尔又沉甸甸的,扭头的当,他抬头用力的看了下屋顶,直到自己眼底那股子酸涩过去后他才扭过头,朝着身边的顾薄轩似笑非笑的哼了一句,“你这面皮和饺子都弄的挺好的,话说你在部队,不会是当了几年的伙夫吧?”他看着顾薄轩的黑脸,斜眼,“我们家言丫头可不能嫁一个伙夫。”

    “田叔,我不是伙夫,我们部队是有纪律的,我的身份不能说。”

    他真的不是伙夫!

    “哦,不是伙夫就行。”

    顾薄轩的心才堪堪落地,还没放稳呢,就听到田子航慢悠悠的声音响起来,“不过我瞧着你这刀工熟练,做事手脚麻利的,应该是在灶上待过不短时间吧,不是伙夫也差不多吧?”

    怎么他这样子就像伙夫了?

    怎么就和伙夫杠上了呢。

    顾薄轩虽然知道身旁的田子航是故意的,但他却不能还嘴呀。

    陈墨言把他当成了长辈。

    那,就是他顾薄轩的长辈!

    倒是旁边的陈墨言看着有些心疼,果断的转移话题,“田叔,你之前不是说没包过饺子么,我怎么瞧着,这包的比我和乔艳包的还要好看啊,嘻嘻,田叔,你可真是个天才。”

    田子航瞅了她一眼。

    似笑非笑的没出声。

    倒是陈墨言自己先红了脸,“田叔!”

    “叔啥叔,这还没怎么样呢就护着,等到了以后,怕是都不记得我这么个人了。”

    田子航看着身侧的顾薄轩明明没出声。

    但是两个小年轻却是时不时的眉来眼去的,他就觉得不舒服!

    有种自家女儿被个坏男人给拐跑了的感觉?

    他哼哼两声,索性站起身,“老了,坐了这么一会就有点腰疼了,你们自己包吧,我去一旁歇会去。”

    “那田叔你去歇着,这里有我们就好。”

    “是啊田叔,马上就好了的。”

    三个人包饺子的动作都不慢,不过三十分钟左右就包好了三盖帘的饺子。

    顾薄轩直接去生火,“你们两个也去歇着,我来煮就好了。”

    “你先去烧水,我和乔艳把这里收拾下。”

    等到乔艳她们两个人把面板啥的清理好,顾薄轩也烧开了水。

    刚好下锅,煮饺子。

    端着热气腾腾的饺子,田子航的眼里有雾气浮动。

    直到这一刻,他才恍然自己为什么坚持在那里等了大半个下午。

    等着陈墨言来过年。

    一开始的时侯,他是觉得陈墨言一个人宿舍。

    平时啥的也就算了。

    大过年的,多个人热闹下总是好的嘛。

    可是直到这一刻,吃着陈墨言几个包好的饺子,耳侧是三个人说笑的声音。

    饺子的热气中。

    他仿佛看到了一张熟悉而久违的眉眼。

    那双眼里对着他温和的笑,仿佛是在说,你总算是有人陪了,我也就放心了……

    放心?

    放什么心?

    田子航猛不丁的一摇头,一个饺子咬了一半,掉到了地下。

    眼前除了陈墨言四个,哪里有什么别的人?

    “田叔?”

    “田叔你怎么了?”

    “哦,没事,硌到嘴了。”

    田子航咯登一声,差点硌到牙,他把嘴里头的东西吐出来。

    竟然是一枚一角的硬币?

    他有些不解,“这是怎么回事儿?”怎么这饺子里头还有钱?

    “恭喜田叔哦,你可是第一个吃到钱的,这来年呀,肯定发财。”

    “是啊田叔,来年大吉大利,事事如意。”

    就是顾薄轩也生硬的说了几句恭喜的吉详话。

    田子航看着几个人脸上的笑,忍不住也跟着笑了起来,“你们几个啊,行了,赶紧吃。”

    然后,你就看吧。

    接下来的三个人陆续都吐出了好几枚的硬币。

    笑闹声,嬉笑声中。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午夜十二点。

    顾薄轩在田子航的吩咐下去放炮竹。

    砰砰,噼哩啪啦的声响中。

    大年初一悄然而至。

    因为不用像以前家里头那样早早起来去拜年什么的。

    包括顾薄轩在内。

    几个熬了大半夜的人都一觉睡到了早上七点。

    还是顾薄轩最先爬起来。

    简单的洗漱了一番。

    他直接去了厨房,生火烧水,下饺子。

    陈墨言几个起来的时侯,饺子已经开始下锅。

    田子航看着两女,一脸的笑容,“早,你们两个赶紧去洗脸刷牙,热水那小子都给你们弄好了,洗完脸咱们吃饭。”一边说一边扭头进了厨房,“顾小子,饺子怎么还没好呀,你不是做伙夫的吗,怎么连个饺子都煮不好?”

    “田叔,我不是伙夫。”

    “哦哦,差不多了,行,饺子好了没有?”

    陈墨言和乔艳两女在外头听着这话,忍不住都扑吃笑了起来。

    眼珠转了转,乔艳凑到陈墨言的耳侧,“话说,我怎么觉得你这个田叔看顾薄轩不顺眼?”

    自打昨晚头一回看到两人站在那。

    她就觉得两人有点不对劲儿呀。

    这进了田家,瞧的可就更清楚了,田子航,真的就是看顾薄轩不顺眼啊。

    陈墨言有些无语的看了眼乔艳,“田叔觉得顾薄轩哄的我……”

    哄的她怎么着。

    余下的话陈墨言没说,乔艳却是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

    抬头看着陈墨言一脸的无语状。

    她想着昨晚那两个人的针对,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

    “你们两个笑什么呢,还不赶紧进来吃饭?”

    “哦哦,来了。”

    乔艳扒在陈墨言的耳侧,“言言,你这个田叔对你可真好啊,要是他再年轻那么些岁,我说不定真的以为他也是看上了你哦……”她朝着陈墨言吐了下舌头,“不过言言,这是你的幸运,遇到这么好的人,所以,以前的那些事情你别再想了,都过去了,你现在和他们根本就不是一类的人了,咱们以后都好好的。”

    “那些不好的,坏的,都不再去想了。知道吗?”

    “行了,我早就看开,也不去想了,你还劝我呢,前几天是谁对着我使劲儿骂的?”

    陈墨言这话说的乔艳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

    灶间。

    餐桌上装好了几碗饺子。

    田子航把筷子递过来,看着两女,“赶紧趁着热乎的吃,吃完后我带你们出去转转。”

    “谢谢田叔。”

    一听说去玩,乔艳觉得自己全身充满了力气呀。

    能瞬间满血复活的那种。

    更何况,她这会儿可是全身的劲儿还没向外使呢。

    一人一碗饺子。

    倒是顾薄轩也只是吃了一碗。

    这让陈墨言多看了他一眼,这人,饭量不是向来很大的吗。

    一碗能吃饱吗?

    田子航在一侧瞅个正着,忍不住一声轻哼,“你看他做什么,他要是饿着那是他自己的事儿,可不是我不让他吃。”同时,又瞪了眼陈墨言,果然是女生外向!

    陈墨言被逮个正着,脸有些红。

    “田叔!”

    声音里头多了抹女孩子娇娇软软的气息。

    田子航哪里还有什么生气的?

    恨不得把陈墨言捧在手心里头宠着!

    不过,不舍得对陈墨言怎样,可不是舍不得顾薄轩,眼一瞪就过去了,“你还坐在那里做什么,没吃饱的话就赶紧去吃,吃饱了的话还不快点把这些碗筷都收拾了?还等着我和言言来收吗?”

    “田叔,我是看你还没吃完呢。”

    田子航这一低头,忍不住干咳了两声:

    刚才只顾着瞪顾薄轩了。

    可不是他碗里还有小半碗的饺子呢?

    等到大家都吃完。

    顾薄轩收拾碗筷,陈墨言倒是想帮忙来的,却被田子航给推了出去,“你们两个去加身衣裳去,外头冷,等顾小子收拾好这里咱们就出去,或者你们两个商量下想去哪里玩,这过年外头可热闹了的。”等到两女被推出去,灶间里头只余下顾薄轩和田子航时,顾薄轩忍不住苦笑了下,“田叔,我对言言是认真的。”

    “要不是看着你认真,你以为你能站到这里来?”

    昨天下午在学校门口他就把人给撵走了好不好?

    心里头腹诽着,他是越看顾薄轩越不得劲儿呀,“你说说,言丫头才多大,你又多大了?你分明就是欺骗她!”想到这里田子航就忍不住生气,一个女孩子最黄金的年龄也就那么几年吧,言丫头这才马上大三,大四实习,毕业后的几年正是该她大展伸手的时侯。

    以着她的聪颖、天赋。

    这丫头绝对能在帝都里头闯出一份属于自己的天地来呀。

    可是这个小混蛋却早早把小丫头给哄了去。

    害得他现在就是费尽了口舌都说不通。

    想到这,他忍下想要踹顾薄轩一脚的冲动,“我告诉你呀,你现在虽然让言言同意和你处对像,但是你可给我老实着,不然的话我可要你好看。还有,结婚的事儿你不能催她,得她自己心甘情愿的答应你或是点头才行。”

    “要是你敢催他,我绝对让你在部队混不下去。”

    田子航字字句句都是为着陈墨言好。

    这份情。

    顾薄轩自然是一百一千个的领。

    他对着田子航重重的点头,“田叔您说的话我都记在心里头了,我绝对会正大光明的让言言嫁给我的。而且,我会遵重她的意见,哪怕她想毕业之后再忙活几年,我也一定不会有二话的。”虽然心里头恨不得马上把小丫头给娶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的过自己的小日子。

    可是!

    谁让他瞧上了一个比自己小那么多的小丫头?

    而且,人家还有这么强硬的一个后台?

    他一脸的郑重,“以后,我会一切以她的意见为准,要是您发现我哪点违反了,或者您发现我让她受委屈了,您大可以和我算账,不管怎么做都行。”

    “有你这话还算是个男人。”

    田子航定定的看着顾薄轩半响,才轻轻的点了下头。

    他转身走了出去。

    倒是站在后头擦手的顾薄轩抹了下额头上的薄汗。

    怎么和在岳父面前发誓一样的紧张?

    苦笑了下,他摇摇头,赶紧抬脚跟着田子航走了出去。

    院子里,陈墨言和乔艳两女穿着厚羽绒服,系着大围巾正等着他呢。

    看到他走出来,乔艳嘻嘻一笑,“顾大哥你要不要也去加件衣裳啊,外头可冷了呢。”

    顾薄轩笑着看她一眼,摇摇头,“不用,我向来都是这样穿的。”虽然帝都是比较冷,但他也不是没来过这里,而且,执行任务的时侯,有些地方比这还要冷呢,他们一卧就是大半个月,都习惯了,相比较起来,帝都的这点子冷倒不算什么了。

    “加什么衣裳呀,这才多冷,行了,你们两丫头想好了没有,咱们去哪?”

    “还是田叔你带路吧,我和乔艳也不熟悉这里呀。”

    “那咱们就先去最热闹的街上走一圈,然后随便吃点东西,下午去逛商场。”

    小女孩儿应该都爱逛商场,买东西的吧?

    虽然田子航知道陈墨言不是一般的女孩子。

    可在他的眼里头,陈墨言和乔艳也没什么区别,都是十几岁的小女孩儿。

    不正应该喜欢热闹,喜欢买东西吗?

    田子航的提议得到了几个人的一致通过。

    最后,田子航带路。

    直奔帝都中心最热闹的几条街。

    乔艳以前自己见识到了帝都这种大城市的繁华,可直到几个人走过那几条街。

    看着两旁琳琅满目的店铺,街道,人山人海。

    她才忍不住瞪大了嘴,“陈墨言,这里头的人真的好多啊。”

    “嗯,这几处几乎是帝都的中心街道了。”

    陈墨言紧紧的握着她的手,“人太多,你别公开我的手,被挤开了就惨了。”

    刚说着话呢,身后一阵的猛挤。

    陈墨言被撞了个咧咀,身子往前一扑,眼看着朝地下摔过去。

    “小心。”低沉的声音,结实而温暖的怀抱,陈墨言的脸一下子红了,挣了两下,“你,你放开我!”

    ------题外话------

    一大章。今天不分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