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024章 孙慧出车祸
    陈墨言看着一脸难堪的崔明,觉得挺搞笑的。

    自己和他,有什么关系吗?

    除了之前同在一个班上待了大半年。

    说了那么几句话。

    且都是和正事有关的。

    然后就是来自同一个地方的高中生。

    哪怕是他这两年来时不时的来看一下自己。

    但是,除了这些,自己和他有半点实质性的关系吗?

    哦,对了,哪怕自己真的和他关系很好。

    甚至,就是他的女朋友。

    他身边的人不见了,就能直接跑过来找自己要人。

    她说没看到。

    他就张嘴指责自己冷血,觉得她没有同情心?

    这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她看着崔明,眼底闪过一抹冷意,“我没看到你嘴里头说的什么人,我也不认识她,行了,你可以回去了……”顿了下,陈墨言看着崔明难看的脸色,直接又加上了一句,“还有,以后你别再来找我了。”

    “陈墨言,你……”

    “没什么你啊我的,咱们两个本来就不熟,以后就当是不认识。”

    “记住了,有事没事儿,都别来找我!”

    她可不想伺候这么一个动不动就胡乱指责别人的人!

    对面,崔明眼底闪过一抹的怒意,不过,他却硬是忍着冲动没有掉头走人,“陈墨言,我和孙慧吵架了,她说是来找你的,我跟在她的后头过来就不见了人,她那个性子有些娇,向来是认准了的事儿一定会做的,所以,她说来找你肯定就是来了的,要是你看到了她,能不能,能不能和我说一声?”

    “你有我宿舍里头的电话的,你给打过去好不好?”

    陈墨言拧了下眉头,“你们两个吵架关我什么事?以后,这样的事情我不想再发生。”不过,最后她还是对着崔明点了点头,“要是我看到她了就和你说,当然,你也别抱太大的希望,因为我进了宿舍不会再出来的。”

    “言言走了,和他说那么多做什么?”

    方小满瞪了眼崔明,没什么好脸子,“真是的,也就是我们言言好性子,换成我你试试。”

    “可不是,就知道欺负咱们言言,言言别管他们的那些破事儿。”

    孙丽和方小满两个人都对眼前这个崔明的印像差到了极点。

    真是太可恶了啊。

    明明他之前是对言言有好感的。

    一心一意的想着追求她们家言言。

    到了后来,竟然带着一个女生一块过来……

    他这是什么意思呀。

    炫耀?

    显摆?

    现在更好了,他们吵架不见了,来和言言要人?

    简直是欺负人嘛。

    “好了好了,别说了,咱们进去了。”

    陈墨言有些好笑的安抚着身边要炸起来的两只,朝着崔明淡淡的点了下头。

    转身朝着校园内走去。

    身后,崔明看着她的背影,眼底闪过一抹痛楚。

    猛不丁的,他一下子扯了嗓子高声喊了起来,“陈墨言,我一直那样的喜欢你,你难道心里一点都不知道吗,你到底还要我怎么做才会看到我对你的好?”这话里头带着浓浓的压抑,太多的痛苦。

    甚至,如果仔细听来的话。

    还有那么几许很淡的指责,或得是,抱怨。

    我对你那么的好。

    你为什么就看不到这些呢。

    我对你那么的好,我为你做了那么多的事情。

    你怎么就不能对我好一点,眼里能稍稍多看我一眼?

    这是崔明对陈墨言的抱怨。

    听着这些,陈墨言忍不住扯了下嘴角,眼底流露出一丝嘲讽。

    她扭头,与崔明隔着一个校门。

    “我记得我最早的时侯就和你说过,我有对像的,是这样吧?”

    “是,可是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说的肯定是敷衍我的。”

    在崔明的眼里头,陈墨言还那么小啊。

    而且整个高中的时侯他都没看到过她和哪个男同学走的近!

    直到高三。

    然后就是大学。

    哪怕现在大家都要大三了。

    她的身边,真心没两个男生出现的啊。

    陈墨言看着他摇摇头,“我说的是真的,而且,我就是当真没有处对像,没有男朋友,我也绝对不会找你的,真的。别说一点了,我半点都不会喜欢你,咱们两个,没有一根头发丝的可能。”

    “这下,你该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崔明踉跄后退。

    脸色惨白,“陈墨言,你,你说话就不能婉转一点吗?”

    为什么要这么直接的伤害他?

    他一心喜欢她。

    有错吗?

    “哎,你这人,到底是不是男人啊,怎么翻过来复过去的都是你的道理?”

    方小满撇了下嘴,忍不住气呼呼的瞪向了崔明,“之前说什么言言敷衍你,没有认真的和你说,现在,言言很正式的拒绝了你,你又嫌人家说话直,觉得我们家言言伤了你的心,我说崔明,天下的道理是你们家的吗,你怎么说怎么算?还有,你当真是个男人吗?男人哪里有你这样的呀。”

    最后,她一锤定音,“你可真给天底下的男人丢脸!”

    “你……”崔明被方小满这一番话气的,脸都黑了。

    “什么你我的,自己回去好好想想吧,愧我以前瞧着你还挺好的,切。”

    陈墨言加孙丽,“……”

    眼看着崔明还要再开口,陈墨言赶紧提醒他,“你不是来找人的吗,还是赶紧去找吧,别真的出了事儿。”

    崔明一听这话脸色又是一变。

    可不是吗?

    要是这会儿孙慧出了点什么事儿。

    孙家的人肯定不会放过她!

    “你,你要是看到她了记得给我一个电话。”

    崔明丢下这么一句有气无力的话。

    萧索着背影离去。

    方小满冲着他的背影撇嘴,“真是……气死我了。”

    陈墨言伸手戳戳她的脸庞,“好了,我们的方大小姐别气了,刚才骂人时那么的威风,这会儿要气也该是挨骂的吧,你自己生的哪门子的敢?行了,咱们回宿舍吧。”

    三女回到宿舍洗漱,换了衣服,一股恼的钻进了被窝。

    至于崔明过来找人以及发生冲突的事情。

    陈墨言直接就抛到了脑后。

    她却是没想到,三天后,传来了孙慧出车祸的消息。

    也是无意中在食堂听到的。

    说是一个大学生出了车祸,好像是叫什么孙慧的。

    出了食堂。

    孙丽和方小满两人看着陈墨言的眼神都有些小心冀冀。

    到最后,方小满更是憋不住,直接问了出来,“言言你说,刚才她们说的那个孙慧是不是崔明那天要找的那个?”

    “不知道,不过,这事儿可是和咱们没关系。”

    陈墨言的话让两个人松了口气。

    看着她们两的样子,陈墨言忍不住挑了下眉,“同名同姓的多了去,说不定这就是一个和她同名的,再说了,就是万一真的是她,她是和崔明吵架,然后两个人闹别扭才跑开的,和咱们有什么关系?”

    不是陈墨言冷血什么的。

    这就是事实不是?

    被她这么一说,两个女孩子也顿时就不再多想了。

    把这事儿抛开继续说笑,上课。

    唯独陈墨言,却是眸中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芒:

    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一种很是奇怪的感觉,这个出车祸的人,肯定是她们认识的那个孙慧。

    又过了两天,等到崔明一脸憔悴的出现在陈墨言跟前时。

    她心里有一种果然是这样的古怪感。

    站在校门口,陈墨言并没有动,“如果我记得没错,之前的时侯我早和你说过,以后,咱们两个就当不认识,你也不要再来找我的……要是早知道找我的人是你,我不会出来的,崔明。”

    “陈墨言,孙慧出车祸了。”

    崔明站在陈墨方的对面,眼神有些说不出来的迷茫。

    似乎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和陈墨言说点什么似的。

    “我当时也不是故意的,我和她吵了架,她就跑开了,她气我来找我,又说要要和我在一起处,处对像,可是,可是我没答应,还和她说,和她说我喜欢的是你……”

    “陈墨言,你没看到她一身是血躺在地下的那个惨样儿。”

    “我真没想过这样的。”

    崔明捂着脸,眼泪从指缝里大颗大颗的掉落下来。

    如果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他宁可不和她吵架呀。

    他会慢慢和她说……

    “我没想要她出车祸的……陈墨言你知道吗,要是那一天我语气和缓一点,好好的和她说……”

    “你不想这样,她也不想这样,没有人想这样的。”

    看着这个样子的崔明,陈墨言还是忍不住的开了口,“你觉得孙慧这次车祸的事情是你的错,或者,包括孙慧家里头的那些人,还有你和她的那些同学,都在指责你是这件事情的凶手,罪魁祸手,你心里头要承受不了了。”

    “陈墨言,我,我当她是妹妹,真没想这样的……”

    两年多的时间啊。

    虽然他是真的不喜欢孙慧。

    可是她就那样固执的跟在自己的身后。

    他一停脚,或者是扭下头,就会看到她一脸甜甜的笑。

    娇声的喊着他崔明哥哥……

    他又不是木头。

    怎么可能会真的一点感触都没有?

    现在,就因为自己的一番话,活生生的一个人就那样躺在了病床上。

    三天了。

    一动不动的晕迷着。

    医生说,要是她今天能醒过来那还好。

    不然的话怕是这一辈子只能成为一个植物人……

    这样子的后果,崔明觉得自己真的承受不起!

    这三天来,孙家的人个个对他冷若冰霜。

    孙慧的哥哥更是几次对着他出手。

    崔明心里头觉得自己冤死了,孙慧是她自己乱跑,出的车祸。

    怎么一个个的都怪到自己头上来了?

    可另一方面,他自己的心里头也在怪责着自己。

    这事儿,他才是起因!

    他找不到一个人说这些话,鬼使神差的,竟然再次出现到了陈墨言的学校门口。

    崔明拿开手,脸上满满的都是憔悴,是痛楚和茫然。

    “陈墨言,这事儿不怪我的,对不对?”

    车轱辘般的话翻过来复过去的说着。

    一连的几遍诉说。

    到这个时侯,陈墨言哪里还不晓得崔明来她这里头的心思?

    她看着崔明心里头叹了口气,“是,这事儿严格说起来,真的不怪你,可是,崔明,你有没有想过这件事情为什么会发生?你应该要好好的反思一下的。”别说什么只是把孙慧当成了妹妹,他崔明的妹妹可是在千里之外呢,没在这帝都!这两年多时间呀,孙慧喜欢崔明,很喜欢的那种。

    这事儿,连方小满和她们这些外人都瞧的清清楚楚。

    她就不相信崔明会不清楚!

    知道了却不和她说个清楚,不明明白白的告诉她。

    嘴里说着什么喜欢自己。

    把孙慧当妹妹。

    可身体呢,心里头?

    估计还是给了孙慧不少的误会吧?

    更何况,孙慧可是帝都的户口。

    这眼看着就要大三,大四实习,崔明应该多少了解了些毕业过后的艰难。

    他心里头就当真一点别的想法都没有?

    这样想想,崔明当真就和他刚才说的那样无辜?

    陈墨言呵呵笑了两声,摇摇头,“其实,你现在纠结这些没什么意义的,最重要的是,能让孙慧尽快的好起来,这样的话,这件事情会最小化的结束,而你,也不会有多大的影响。”

    “回去医院吧。”

    “孙家人这会儿肯定很生气的,你怎么说也是这件事情的因,多照顾着点孙慧。”

    “毕竟,她好,你才好。”

    最后这句话陈墨言说的是意味深长。

    也不知道崔明听出了别的没有。

    不过,这不在陈墨言的关心之内。

    回到宿舍的陈墨言已经把这件事情完全的给抛到了脑后。

    大三了啊。

    很多的事情好像一下子都涌了出来似的。

    再加上外头的两个店要照看。

    陈墨言都觉得自己要忙成陀螺的驱势。

    偏偏在这个时侯,冯老教授又把她给叫了过去,直接丢了一批的资料给她,“这些都是我最近闲着无聊收集来的,你好好的看看,顺便给我做出一个集册,然后再写个五千字的心得体会,认真点呀,我会记到期中考试分中去的。”

    陈墨言听了这话想把手里头的一叠纸给丢出去。

    人家考试记学分。

    什么她要用这样的方式记学分呀。

    自家这位师傅的性格可是古怪极了,万一自己弄的东西入不了他的眼。

    不是给自己扣扣扣?

    她深吸了口气,一脸讨好的笑,“师傅,弟子脑子最近有点迟钝,您看,要不您给弟子指点两句,给个大概的方向?”各花入各眼,各人有各人的心思和想法,她弄出来的东西万一不合自家老师的心意呢?

    她倒不是怕被打回去重写。

    怕扣学分呀。

    冯老教授哭笑不得的瞪她一眼,“赶紧的去,别贫嘴呀。”

    “好勒,不过师傅,您到时侯可得手下留情呀,真的扣多了学会,我会哭的。”

    “快走。”

    眼看着陈墨言笑嘻嘻的抱着东西走人。

    冯老教授忍不住自己笑着摇了摇头,没想到这老了老了,收了个孩子当徒弟。

    要知道他的大徒弟可都要奔五了!

    再看这个十几岁的小徒弟,他也只能是暗叹缘份罢了。

    陈墨言熬了两个通宵。

    第三天红着眼圈把一篇论文交到了冯老教授的手里头。

    “师傅,我真的尽力了啊,您要是觉得不满意我再去改,要是扣我学分,我真的会哭的。”

    “像什么样子,好好说话。”冯老教授瞪了她一眼,不过没什么威严就是,而且,他的眼神在她两个黑眼圈上停了下,随即便放下手里头的东西嫌弃般的朝外撵人,“行了,瞧瞧你那个样子,还是个女孩子吗,不知道要劳逸结合?赶紧的回去睡,下次别让我再看到你那两个黑眼圈。”

    好像他老头子有多难说话似的。

    陈墨言道了声谢,嘻嘻笑着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她哪里不知道冯老教授是想让她赶紧去休息?

    不过,她的确是好想好想睡一觉呀。

    回到宿舍直接就趴到了床上。

    这一觉睡的。

    直到下午两点多陈墨言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

    屋子里头没有人。

    她掀开被子走出去,洗了把脸,换了身衣裳出来,就觉得肚子饿的咕噜噜叫。

    也不知道方小满和孙丽去做什么了。

    她想了想,拿了钱出去找吃的。

    饿。

    解决了饿肚子的事情,陈墨言站在街道上想了下,下午是没课的,她熬了几个通宵,这会儿也没什么心思再去看书啥的,还是去店里头看看吧,反正左右也有一星期多没去了,也幸好是她之前选的人都是宁缺勿烂的那种。

    不然哪里能有她现在这样的放心和安心?

    而且,她前段时间把小蔡提了起来,专管两个店的日常琐事。

    这样下来她就等于是隐在幕后。

    除非什么大决策,或者是设计上或发新款的事情。

    不然都是小蔡去打理了。

    经过两个多月的观察,她觉得小蔡做的还挺好的。

    最起码,公平。

    而且她也有这个能力,能把两个店的事情给处理好。

    先去的童装店。

    小蔡并没有,店里头好几拨的客人。

    陈墨言在门口站了会儿便悄然离去。

    眼看着已经是四点。

    陈墨言便打消了去女装店的心思,转道去了田子航家。

    这都两周了没看到人。

    原本上周有一节他的设计课呢。

    可陈墨言听说他竟然和学校请了假……

    陈墨言还挺有些担心的。

    在路上买了些菜,她直奔田子航的四合院。

    ------题外话------

    有二更。我闪。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