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025章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女儿呢
    田子航没在家。

    四合院的大门紧紧的关着,铁将军把门。

    陈墨言顿了下,看了眼手里头的食材,最终把口袋里的钥匙取了出来。

    不然,这些菜怎么弄呀。

    总不能丢了吧?

    她打开门前还小心的看了眼四周,生怕有什么人跟踪似的。

    继尔陈墨言想到了自己的行为。

    好像和作贼似的?

    她就抽了下嘴角,伸手把院门打开,走进去之后还是很快的关上了院门。

    并且,在里面上了门栓。

    说实话,这种四合院吧,她喜欢是喜欢。

    可要是让她一个人在这里头住。

    呵呵,她会住不了两天就被吓跑滴。

    好在田子航只是住在了最前头的第一进。

    这会儿天还亮着。

    不然陈墨言估计打死也不会进来的。

    把食材放到了厨房里,她正想着弄点水收拾一下锅灶,竟然听到正屋里头有动静。

    咣当一声。

    好像什么东西砸到地下的声响。

    陈墨言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谁,谁在里面?”

    难道,田叔几天没进来。

    这屋子进了小偷了?

    她站在窗子底下,双眼四处的转悠着,想找个防手的家活什儿啥的。

    万一真的是坏人,她也好有点防身之力呀。

    最后,陈墨言把窗户根底下的半块砖拿到了手里头。

    高高举着,她一步步接进房门,“谁在里头,有没有人,不出来的话我可是要报警了。”

    咳咳……

    又是连着好几声的咳嗽,然后又是哗啦一声。

    好像,又是有什么东西掉落到了地下?

    难道这个贼是来偷田叔资料的?

    想到田子航的身份和工作,陈墨言觉得这也没什么难以理解的。

    说不定田叔参加了哪个比赛啥的。

    对方想要让田叔得不到名次,所以就找了个小偷来毁了田叔的作品?

    想到这些,陈墨言全身都紧张了起来。

    双眼警惕的盯着房门口,“你现在出来,赶紧离开,我可以当没这回事儿,给我出来……”

    “咳咳,言……言丫头,是我……”

    这声音?

    咳的好像连苦胆都要吐出来。

    顿了一下,陈墨言立马脸色就变了,手里的砖丢出去,她抬脚进了屋子。

    “田叔,你怎么病的这么严重?”

    躺在床上的田子航勉强睁开眼看了她一下,摆摆手,“我没事,就是全身没力气,你怎么来了?”

    陈墨言已经站到了他的床边。

    地下有几本书,还有一个茶杯。

    茶杯摔在地下碎成了好几瓣,还有一团水渍。

    应该是她刚才听到声响……

    陈墨言顾不得收拾地下,先去拿了另一个水杯,“田叔你是想喝水吧,你等着,我去给你倒。”

    只是提了下暖水壶。

    陈墨言可就再次苦笑了起来,“田叔,这水壶里头的水都是冰的,你到底几天没烧水了?”

    “我也不知道,之前出去了几天,早上回来本想着睡一觉的,没想到头疼起来……”

    “这水不能喝了,你等着我现在就去烧一壶。”

    不等田子航出声拦她,陈墨言转身走了出去。

    好在厨房里头还有柴火。

    陈墨言手脚麻利的洗好锅子,放了小半锅的水。

    火升起来,烧开。

    然后她想着田子航应该是渴的厉害,拿水瓢装了半瓢的水,然后就着碗来回的倒腾着。

    直到凉的不热。

    她才端了进去,看着躺在床上脸色难看的田子航,陈墨言眉头皱了下,“田叔你能自己坐起来吗,我先扶你喝点水,然后你和我说家里头都有什么药,我帮你去拿。”看着田子航这样虚弱的样子,想着他之前肯定是难受到了极点,甚至有可能自己连去拿药的力气都没有了。

    就如同前世的自己。

    如果,那一刻有人帮下自己……

    她的结果应该不会是这样吧?

    这个念头在陈墨言的脑海里一闪而过,陈墨言几乎是很快的就转开了去:

    之前,甚至是才重生那些时侯。

    她会时不时的想着这个问题,甚至是纠结,为什么那会就没人出现?

    要是有人出现,自己是不是就不用这样惨的结果了?

    可是最近她却是慢慢的不再这样想了。

    要不是有前世的那些经历。

    她怎么会有现在?

    没有比较,她怎么知道珍惜自己所拥有的现在?

    田子航费力的挣了两下才坐起来。

    靠在床头上。

    脸上全是冷汗,“我没事的,就是有点感冒,熬两天就好了。”

    “是啊,熬两天说不定还死了呢。”

    陈墨言气死了。

    哪里有这样不爱惜自己身体的?

    什么人嘛。

    语气有些不善,可手却还是乖乖的小心的把水端到了田子航的嘴边,“田叔你小心点喝,别呛到。”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

    喝了半碗水,润了下火辣辣的嗓子。

    田子航多少有了点人气。

    他看着陈墨言挤出一抹笑,“你怎么来了?外头天黑了吧,快回去,你一个女孩子晚上回去不安全。”

    “回什么回,我今晚不回了,就在这里看着您。”

    陈墨言瞪了眼田子航,扁了下嘴,“田叔,您这是把我当成外人了吧?”

    “怎么会呢,你在田叔心里头呀,和我女儿是一样的。”

    “那您都病成了这样,还把我往外头赶?”

    陈墨言瞪着他,腮帮子鼓起来,气呼呼的,“还是说,在田叔你眼里,我就是这样的一个白眼狼?”

    “您都生病了,病成了这样,我还不管不顾的甩手走人?”

    “要真是这样的话,田叔,我可真的是怀疑你老人家看人的眼神喽。”

    知道她是打定了主意要留下来。

    田子航即觉得温暖,又觉得感动,不过他还是故作生气的看向陈墨言,

    “我老人家?我这还没四十岁呢吧,我在你眼里真的就那么老吗?”

    陈墨言看了他一眼,果断摇头,“不,您一点都不老,真的,田叔今年十八,一枝花。”

    “放心吧田叔,你这病好了之后出去,肯定有好多小姑娘小姐姐跟着你,吵着嚷着要嫁你的。”

    “胡说八道,连田叔我都敢取笑了是吧?”

    田子航听着这话嘴角抽了又抽。

    这丫头,越来越嘴贫了!

    不过,这也正说明她在自己面前越来越自在,轻松。

    把他当成了自己人,亲近的人不是?

    这样一想的时侯,田子航心里头还是很高兴的。

    “田叔,家里头有退烧药吗,你应该在发烧。”

    刚才无意间碰了下田子航的手臂。

    很烫。

    陈墨言把水碗放到一侧,手在田子航的额头上滑过去。

    滚烫。

    她拧眉,“你这是睡了多久了,连自己发高烧都不知道吗?”

    要是她不过来。

    是不是田叔就准备这样一直的睡下去?

    烧退了还好。

    要是退不了,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这一刻,她看着田子航通红的脸,有些干咧的唇。

    突然很庆幸起自己心血来潮的过来这边了。

    “药都在那边柜子的第三个格子,对,那个小药箱,我记得应该是有的,你拿过来我看看。”

    “我去找。”

    前世的她因为心脏不好,又因熬夜,劳累。

    颇有种久病成医的感觉。

    对于这种普通的感冒发烧,她还是有些把握的。

    只是可惜,在小药箱里头找了半天,半颗退烧药都没有。

    倒是让陈墨言发现了一枚体温计。

    她想也不想的递过去,“田叔,量体温。”抬头看着田子航拧着眉头,一脸的抗拒,陈墨言想到了些什么,不禁扑吃一笑,“不会吧,田叔你不会是和小孩子一样,连量体量都不抗拒吧?这个又不疼,有啥好怕的?”

    “田叔,你要是不自己动手那我可就帮你了啊。”

    田子航黑着脸看她一眼。

    默默的伸出手,接了过去,“我就是有点不舒服,没发烧的……”

    “没发烧你身上那么烫?”

    陈墨言这个时侯可没准备给他留面子。

    不然的话可不是害他?

    五分钟过后。

    陈墨言一看体温计,顿时就冲着田子航呵呵两声笑,“田叔,这就是你的没发烧?”

    三十九度八!

    再让体温这么欢快的奔下去。

    马上就是四十度!

    人的身体长时间高烧不退,达到四十度。

    后果是什么?

    她满满的都是后怕,也不说什么出去买药的话了,直接站起身子,“田叔,你得去医院。”

    “马上,立马,现在就得去。”

    “我不要去医院,就是普通的感冒发烧,没啥的……”

    “田叔你真的不去,真不去?”

    “哎哎,你别哭了,别哭啊,我……行行,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他的床前,刚才红着眼圈,扁着嘴,眼泪就那么坠在那里要掉不掉的陈墨言立马扑吃一笑。

    “田叔你的衣服在哪,我去给你拿,然后咱们去医院。”

    看着她忙来忙去的瘦小身影。

    田子航竟然觉得,他之前对医院那么多年的抵触。

    好像,没那么严重了?

    两个人在附近的公交站台上了车,二十分钟后进了医院。

    挂号。量体温。

    最后,医生果断的开口,“掉两天针吧。”

    田子航下意识的就要反对:

    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感冒发烧罢了。

    怎么就严重到打吊针,挂水住院的情形?

    只是还没轮的到他出声呢,陈墨言果断的点头应下。

    同时,那双水汪汪好像会说话的眼抬起来,就那么幽幽的瞟着他。

    看着他。

    看的田子航滚到嘴边的话不知道怎么的就咽了下去。

    这还不算,同时,他还鬼使神差的在陈墨言的双眼注视下点了头,应了好!

    事后,田子航再想反悔,这针都打到手上去了。

    陈墨言则忙前跑后的看着他。

    一会问他要不要喝水,一会问他饿不饿的。

    这样的情况下,他还能说啥?

    算了,打几天针就打几天针吧。

    他这样一想,便也就神色坦然的坐在椅子上,慢慢的等时间。

    对面的椅子上。

    陈墨言可是一直盯着他呢。

    看到他神色里头的松动,不禁在心里头比了个胜利的姿势。

    之前,她可是一直担心田子航不顾一切的要回家呢。

    要真是那样。

    自己还不知道要费多少心思去劝他留下来……

    还好。

    田子航的住处离着这里只有二十多分钟的路。

    所以,他们一开始就没准备住在医院的。

    两瓶水挂完。

    又开了些退烧的药,陈墨言直接从医院找来水喂着田子航吃下去。

    这说起来也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临走的时侯陈墨言不放心,又拿了体温计重测了一遍。

    嗯,三十七度八。

    虽然还是高。

    但却已经在逐步的往下退。

    而且,这退烧药才吃下去,挂水的药效果然发挥的快。

    可也没那么快就全部起作用。

    所以,陈墨言还是比较放心的。

    田子航看着她松了口气的样子,笑着摇摇头,“我都和你说了,我就是普通的感冒发烧,没什么大事的,瞧你这丫头紧张的,连带着我这个病人都跟着你紧张了起来。”

    “田叔你也好意思说那是普通的感冒发烧,要是我今天不去,你准备在房间里睡一晚上?”

    三十九度八。

    估计到了明早人都烧的晕了过去。

    还能不能清醒过来都是个问题!

    陈墨言的话听的田子航讪讪的笑,他瞪了眼陈墨言,“牙尖嘴利,就不知道给你田叔我留点面子?”

    “面子?那是什么玩意儿,能吃吗?”

    田子航,“……不能吃。”

    陈墨言看着田子航窘迫的样子,忍不住哈哈笑起来。

    两个人走出医院。

    陈墨言便看向田子航,“田叔你这会儿饿吗,要是不饿的话我回头去给你煮个小米碗喝。”

    至于她买的那些食才还有肉食什么的。

    怕是田子航统统都不能吃滴。

    刚才,医生可是说了,这几天,他要忌口,忌口!

    “不用了,咱们在外头看看哪个小饭馆,随便对付两口就好了。”

    这天都那么晚了。

    瞅着应该都要有九点了吧?

    再回去煮饭忙活。

    得多累?

    他看着陈墨言,“我记得前头有一家是粥庄,咱们刚好进去喝一碗。就是你,喝粥习惯吗?”

    “我可以的。”

    陈墨言知道田子航是心疼自己。

    不想让她在医院里头跟着操劳了半天,回家再和厨房里头的锅碗瓢盆作奋斗。

    最后,陈墨言便依了田子航的心思。

    两个人在半路拐进了一家小胡同。

    里头没走两步,竟然是一家打开门做生意的粥店。

    “走吧,别看这里头的地方小,可这粥的味道挺好的。”

    田子航应该是这里头的常客。

    他抬脚,熟门熟路的领着陈墨言走直进去。

    两人直接在一张靠窗的桌子前坐下。

    陈墨言四处打量了下,这屋子不大,但是布置的很是用心思。

    而且走的是简单,自然和纯朴的路线。

    墙壁的两侧竟然挂着一些麦穗、玉米、高梁这类的五谷之物!

    陈墨言收回视线。

    对面田子航已经在和店员说话。

    他很是熟练的点了一个青菜,一碗鸡丝粥,然后看向陈墨言,“这里的粥味道很好,你看看爱喝哪一种?”

    陈墨言只瞅了一眼,“我也要一碗鸡丝粥。”

    “你可以试试这里的虾粥,还有蟹黄粥,都是他这里的招牌来的……”

    “是啊,这位小妹妹,管你喝了这顿还想着下顿。”

    门口说话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女人。

    看着应该是和田子航很熟的。

    进来之后先和田子航点头打了招呼,这才笑着和陈墨言点了点头,“你不用管他的,他每次来这里呀,只喝这一种粥,别的都不碰的。”

    “我也只想喝这一种粥呀。”

    陈墨言眉眼弯弯的笑,“其实,我吃虾过敏,又不喜欢瘦肉粥的味道,所以,只能和田叔一样了。”

    “咦,你也吃虾过敏吗?”

    三十多岁的老板娘笑呵呵的看看田子航,再望望陈墨言,一脸的笑,“老田,你这是打哪来找来的一个小丫头,不知道的呀,还以为是你女儿呢。”不过,她是知道田子航身上一些事情的,所以,这话也不过就是个玩笑。

    田子航也并不以为意。

    只是笑了笑,“是我的一个侄女,没想到口味也和我相似。”

    他看了眼陈墨言,心里暗自道了句缘份。

    对面,陈墨言也没想到会是这样。

    “田叔,你也吃虾过敏啊。”

    “可不是,你这位田叔呀,有一回他以为没事,吃了虾,结果半夜发作,差点要了他的命呢。”

    陈墨言咂了下舌,“我倒是没那么严重,就是吃过两回,全身发痒,发红……”

    这也是前世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

    所以这一辈子她在之前又特意试过一回之后便果断的把虾给排除。

    哪怕,被方小满她们几个拉着去过几回海鲜馆。

    她也从不沾虾。

    方小满和孙丽还曾问过她,她当时笑着说吃不习惯那个味儿。

    事实上,是她不能吃。

    全身发红。痒。

    现在,听了老板娘的话,知道田子航也是这样的毛病后。

    陈墨言的心里头倒是真的涌起一种古怪感。

    自己和田叔,好巧啊。

    对面,田子航也看着陈墨言低低一笑,“没想到你也……不过,说起来,你也真的和我女儿挺像的,她要是还活在这个世上,怕是,也该和你这般的大了吧?可惜……”他摇摇头,眼底闪过一抹的黯然后,闭上了双眼。

    也把自己一腔的悲哀给收敛、掩去。

    陈墨言的心突然一痛。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