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人都得为自己负责,买单。

    这话说的,何其不是?

    自己不也是这样吗?

    田子航看着陈墨言犹带几分稚嫩的脸庞,最终,只是叹了口气。

    “行,你想要做什么,只要你想好了,叔帮你。”

    就这样一句话。

    属于陈墨言的第一个加工厂悄无声息的在半个月后开业。

    因为这件事情,陈墨言几乎是忙的脚不沾地。

    到最后,她索性把小蔡几个都调了过来。

    包括田子航在内。

    足足跟着她忙活了一个多星期。

    最后,连刘素都被她从学校里头弄过来做事。

    好不容易工厂正式运行。

    陈墨言看着手头上的一堆资料,忍不住有些头大,“田叔,您先回去啊,好好休息,我晚会回去的时侯给您带份饭——”田子航站在不远处看她一眼,两步过来,直接把她手里头的东西丢到了一边,“先回去吃饭,休息,明天你再过来,或者,把这些带回家去。”

    “劳逸结合,你自己说的。”

    陈墨言,“……”

    她自己的话,现在人家还回给她了。

    她还能说个啥?

    门口,刘素看的哈哈大笑,“这下,总算是有人能治你了吧?”她瞅着陈墨言,挤挤眼,“我突然觉得呀,怕是也只有田叔能治你了,就是那个姓顾的……”她摇摇头,啧啧两声,表示自己不看好。

    实际上包括她在内。

    谁不知道顾薄轩是唯陈墨言是从呀。

    说是把她的话当成圣旨也不过份的,怎么可能会反驳陈墨言?

    “还行,总算是有个人能治得住你。”

    陈墨言有些好笑的看向刘素,“你还是我朋友吗?”

    “如假包换。”

    陈墨言看着她笑嘻嘻的脸,忍不住伸手戳了一下,“滚,咱们绝交。”

    身后,传来刘素咯咯的笑声。

    三个人都累的够呛。

    直接在回家的半路上吃了点饭,然后回到家,各自洗漱了一番便去休息。

    陈墨言和刘素睡一起。

    刘素迷迷糊糊的,“言言,你家那个姓顾的怎么想的,这都一年了吧,难道就真的一封信都不能送出来?”

    “他的身份特殊,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就有危险——”

    “你得了吧,就帮着他吧。”

    刘素在床上翻了个身,附给她一个白眼,“对了,你那个师兄挺好笑的啊,怎么样,真的不考虑一下?”

    “我介绍给你?”

    “不要,他喜欢的是你,我能看的出来。”

    刘素摇摇头,一脸的坦然,“只是觉得他那性子挺好玩的,嬉笑怒骂的,但我才不要心里有别人的男人。”

    “对,我们素素有志气。”

    陈墨言把脸擦干净,也合衣躺在床上,“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呀,一抓一大把。”

    “不过素素,你在学校里头不少人追你吧,怎么样,有没有动心的?”

    “没有。”

    刘素摇摇头,又翻了个身,正面对着陈墨言,“我大学毕业后再考虑这些事情。”

    “嗯,也好。”

    陈墨言笑着点点头,“到时侯我帮你介绍个好的,又高又帅的,咱们带出去闪瞎一众人的眼。”

    “你当是灯泡呢,还闪瞎人眼。”

    两个女孩子听着这话都忍不住咯咯笑起来。

    不过也是真的忙累了。

    没一会,刘素便忍不住倦意,翻了两个身后沉沉睡了过去。

    陈墨言缓缓的睁开了眼。

    看着刘素一脸安静的睡颜,她心里头想了想,最后,还是有些丧气的放弃:

    她是真的想不起前世刘素和谁在一起。

    或者,是喜欢谁了。

    前一世,她和刘素简直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到最后能知道的也就是外头传言的那些,刘素,为了一个男人,跳楼了。

    其他的,她是真的一无所知啊。

    看着如今安安静静在自己身边睡着的刘素。

    陈墨言的心底忍不住的胡思乱想: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男人,怎么样的一份感情,才让刘素这样不轻易服输的人认输,甚至是绝望的要轻生、跳楼,以至于不给自己留半点生的余地?

    到最后,陈墨言也只能暗自在心里头决定:

    这一世,她一定得好好的看着刘素。

    绝不能让她再重蹈上一世的复辄!

    她要刘素好好的活着。

    欢快的,踏实的活着!

    ……

    医院里头。

    孙慧最终还是忍不住联系了崔明。

    崔明看着一身是伤的孙慧也被吓了一跳,“慧慧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一身都是伤?还有你家里头的人呢,对了,你哥哥前两天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来找你,当时他的语气挺急的,但是我工作上刚好有事就没过来,你这是怎么受的伤,严重吗?”

    “崔明哥哥,呜呜,我脸受伤了,我毁容了,我要成丑八怪了。”

    孙慧捂着脸哭的一踏糊涂。

    事实上她的脸只是额头那里擦伤,医生说了,只要好好的保护,不碰水什么的,会没事的。

    可是孙慧自己一个人在医院里头煎熬了两天。

    乍一看到崔明,忍不住心情郁闷,抱着他大哭了起来。

    “好了好了,别哭了,你先和我说说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你怎么一个人在这?”

    崔明觉得很奇怪。

    以着孙纯那小子对这个妹妹的看重,孙慧这都受伤进医院了。

    他不应该就在呀。

    “我哥,我哥他不在的——”

    “那你家里头人呢?”

    “我爸,我爸因为我妈受伤,生我的气,带着我妈出差,她们不要我了,呜呜,还有我哥,都不要我了,崔明哥哥,我只有你一个了,你要是也不要我,我就不活了,呜呜——”

    “你别哭,你先别哭啊。”

    被孙慧哭的一个头两个大,崔明最后没办法,直接道,“你现在脸受伤,不能老是哭的啊,不然真的要毁容,治不好了的啊。”被崔明这么一说,孙慧哪里还敢哭啊,几乎是噶然而止,她睁着含泪的眸子,可怜兮兮的看向崔明,“崔明哥哥,你不会不要我的,是不是?”

    “我即然答应了你订婚,就绝不会反悔的。”

    崔明看着孙慧,眼神平静,“倒是你,这是怎么回事,还要在医院里头住多久?”

    “车祸,其他的我也不知道——”

    “不过医生说了,不是很严重,应该半个月左右就能出院的——”

    孙慧一脸期待的看着崔明,“崔明哥哥,你这段时间就在医院里头陪我好不好?”

    “我,我一个人很害怕。”

    晚上这里头灯幽幽的,时不时有走动声。

    偶尔还有人的哭喊。

    孙慧觉得自己住了这几天还没疯已经是很难得。

    “可是我还要上班,没时间啊。”崔明看着孙慧可怜兮兮,一身是伤的样子也是有些心疼,不过不是那种对心动之人受伤的心疼,而是对一个小妹妹般的心疼,他坐在那里拧着眉头想了想,“要不,我帮你去找找你哥,好不好?我让他来陪你,等我忙完这几天,我有空了就来看你,你看好不好?”

    “不好不好,我不要我哥,我就要你陪我。”

    孙慧垮下一张脸,拽着崔明的手不放,“崔明哥哥,你陪我嘛,陪我,我好害怕——”

    “可是我还有工作要忙——”这份工作是他好不容易才找到的,而且,这次的项目是他头一回挑大梁,要是做的好,以后说不定他过了实习期就能留在这里上班,要是他这次做不好,老板还怎么用他,留他?他看着孙慧,满脸的为难,“慧慧,我真的忙不过来……”

    “那,那你晚上过来,好不好?”

    孙慧看着崔明,眼泪在眼眶里头打着转。

    要哭不哭的。

    最后,崔明只能是叹着气点头,“行,那你白天好好的在医院里头休息,我晚上过来看你,还有,我会看看能不能找的到你哥,让他过来陪你的。”听到这话的孙慧本想直接就摇头,想说她不要孙纯来,想说孙纯根本就不是她哥哥,他们一家三口去过自己的好日子,他才不会想起自己来呢,可话到了嘴边,她却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她点点头,“那你和哥哥说,他要是有空就过来,没空,没空就算了。”

    “行。”

    又略坐了半个小时。

    崔明就在孙慧依依不舍的眼神中告辞离去。

    他也是只请了半天的假。

    再不走,下午上班要迟到了。

    看着空空的病房,孙慧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之前的时侯她忍不住,和护士再三的哀求过后,她给家里头打了个电话。

    可是一直一直没有人接。

    想着上次爸爸对着她咬牙切齿说的那些话。

    最后更是半点没有犹豫的把她给赶出去……

    事后,她这都消失好几天了啊。

    家里头没有一个人找她。

    还有那个傻子——

    她在家的时侯,口口声声的说什么最爱最疼的是她。

    可是现在呢?

    所有的人都是骗她的。

    就是连那个傻子都是在骗她的。

    这一切都是假的!

    是假的!

    感受着身边空荡荡的病房,孙慧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最后,她收了泪,眼底闪过一抹的厉色。

    把她赶出来是吧?

    以后,她一定会让那个男人后悔的。

    到时侯,她要让他跪在自己的脚边求她回那个家去!

    用力的咬了下唇,她把心里头的想法都抛开,只留下了最后,对她目前来说最重要的一个。

    现在,她要把崔明哥哥抓住。

    别的人她都可以失去,她只要崔明哥哥一个!

    孙纯是崔明第三天后才联系上的。

    当听到孙慧出了车祸,入院时。

    孙纯的脸色发白,话都没听完扭头朝着医院跑了过去。

    崔明只好在后头喊了一嗓子,告诉他孙慧的地址。

    孙纯是一路跑到医院。

    “慧慧,慧慧——”

    孙慧正喝水呢,虽然水杯就在她身边的床头柜,可她毕竟是腿受了伤,一起身,应该是碰到了伤处,疼的倒抽了口气,然后手里头的水杯也掉到了地下,门口的孙纯听的脸都白了,一头闯了进来,“慧慧你怎么样,没事吧?”看到病床上全身是伤,一脸惨白的孙慧,孙纯手脚发软,“慧慧,还好找到你了,你是想吓死哥哥吗?”

    “哥哥,我,我——哇——”

    看到孙纯,孙慧的眼底闪过一抹惊扼,然后她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抱着他的手臂哭的气都喘不过来。

    “哥哥,我好疼,哥哥,我,我当时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哥哥,呜呜,还好我活着……”

    孙纯听着这话,恨不得把那个司机给大卸八块。

    “乖啊,慧慧乖,哥哥在呢,哥哥看着你,以后再也不让你受伤了。”

    “哥哥你,你走吧,我,我不是咱们家的孩子,爸,爸都和我说了的。”孙慧说这些话的时侯心里头恨死了,她恨孙爸爸,即然瞒了她这么久,为什么不继续瞒下去?最起码让她和崔明结婚了再说也行啊,可是现在,他竟然就这样把自己赶出家门!她一个父母不详的女孩子,谁敢娶?

    她也恨那个脑子时尔不清楚的孙妈妈。

    嘴里明明说着爱自己,说疼她。

    自己都消失那么久了啊。

    她竟然都不找自己!

    更恨孙纯。

    她们都是一样的人啊,为什么他是孙家的孩子,自己却是个收养的?

    可再多的恨,在这一刻都被孙慧给强行压到心底深处。

    她对着孙纯一脸的可怜兮兮,“哥,我不再是你妹妹了,你快走吧,爸知道你过来要生气的,我,我以后会自己照顾好自己的,真的,我,我一个人能行的——”一边说着能行,一边却是拽着孙纯的手不放。

    眼泪嘀嘀嗒嗒雨一样的落下来。

    瞧着这个样子的孙慧。

    孙纯心里头刀剜一样的疼,他伸手把孙慧抱到了怀里,“傻,你不是我的妹妹是谁的妹妹,这么多年的哥哥是白叫的吗,爸不认你,哥认你也一样。”手有些笨拙的帮着孙慧擦眼泪,动作粗鲁而生硬,“你放心吧,哥绝不会把你丢下不管的,还有妈那里,她是最疼你的,肯定不会由着爸这样对你的。”

    “你等着,等妈和爸回来,老是看不到你,妈肯定会找你的。”

    到时侯呀,他们家那个老爸只有妥协的份儿。

    “可是,可是哥哥,我,我怕爸看到我不高兴——”

    “爸是真的不要我了,呜呜——”

    孙纯看着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孙慧,心里头的火噌噌的往上窜。

    “你放心,哥永远都站在你这边,等爸回来,他要是不让你回家去,那我也不回家。”

    他看着孙慧抬起的脸上尽是泪痕,一往老是笑的大眼通红,含满了泪花,孙纯心里头更疼了,想也不想的就开口道,“爸要是真的执意不让你回去,那我就带着你住在外头,咱们两个一起住。”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