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054章 陈爸爸说,我把钱还你
    对于顾薄轩来言,陈墨言所担心的那些都不是事儿!

    更何况,陈家那些人顶多也就是个闹腾。

    还真的能做出点什么大事来不成?

    也就是恶心恶心人罢了。

    但是!

    如果你真的不把她们放在心上,把她们当成透明的。

    她们啊,还真的就不是什么事儿!

    院子里还有不少的东西没收拾,经过刚才陈奶奶等人的闹腾,陈墨言明显也没了心思去弄的,顾薄轩索性便牵了她的手在一侧的凳子上坐下来,想了想,他还是伸手抱了抱她,“我知道你是为我想,不过,我是男人,我不在的时侯也就罢了,现在我在呢,这些事情都是需要我这个男人去想去解决的,你呀,只管想着怎么开心怎么轻松怎么好,乖啊,不想了,累了一天吧,快去洗个澡,好好的睡一觉。”

    “明天我带你出去爬山去。”

    顾薄轩说着话,还伸手,轻轻在陈墨言的鼻子上捏了捏,“听话,乖?”

    陈墨言翻了个白眼,“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不过,他那语气还是让她听的心里头很温暖,很舒服就是,她看了眼顾薄轩,点点头,“那行,我先去看看她们三个去,你也别收拾了,明天一早起来再弄吧,早点休息。”

    “行,你快回屋去。”

    顾薄轩牵着陈墨言的手,把她送到屋门口。

    屋子里头,方小满早就打开了房门,“言言你,没事吧?”她虽然是这样问,可心里头却是觉得,言言肯定很难过呀,这可是订婚呀,多高兴的事儿呀,可看看那些人来了后都做了些啥?包括那个说是陈墨言爸爸的男人,上来都是指责言言,没有一个人问她在这里几年过的好坏,没有一个人问她是不是高兴。

    更没有人对她说一声祝贺。

    或者是,恭喜。

    要换成是她,怕是早就被气的要爆炸了吧。

    可言言却还能若无其事的……

    心里头叹了口气,方小满上前,用力的抱了下陈墨言,“不怕,你还有我们呢。”

    “是啊,言言,咱不理那些人,当她们不存在。”

    屋子里头,三女七嘴八舌的劝着,倒是把陈墨言给逗的笑了起来。

    “我真的没事,而且,这些事情我早就习惯了的。”

    她这话说出来刘素还好,可方小满和孙丽两女却是更加心疼她了。

    习惯了啊。

    那以前肯定就是经常,说不定是时时被陈家这些人指着鼻子责骂,怪怨的。

    那些人真可恶!

    “行了,你们都洗漱了是吧,我去洗洗脸换身衣裳,你们也可以想想明天要去哪玩。”

    等到陈墨言洗漱好,换了身衣裳回来。

    几女都躺到了床上成了一排。

    方小满笑嘻嘻的,“明天你家顾大哥可是在的,你就不嫌我们几个碍眼,觉得我们是灯泡?”

    “不对呀,你不早就是灯泡了吗?”

    陈墨言这话带着几分的嫌弃,听的方小满忍不住哇哇叫。

    到最后,还是陈墨言开口道,“明天咱们大家都去,田叔,还有我师傅,咱们几个,好不容易凑到一起呢。”也就是这一天的功夫,事后方小满和孙丽要回去上班,刘素则得回学校,她师傅和顾薄轩则是马上就要离开帝都的人了,想想这些,陈墨言心里头突然就涌起点伤感来:

    聚在一起时挺高兴的。

    可是这一想着分开……

    心里怎么就那么的不得劲儿呢。

    她这还年轻呢,以后要分别,离开的时侯多着呢。

    对面的孙丽看着她嘻嘻笑,“怎么,舍不得你们家顾先生?真舍不得的话你以后结婚就随军呗。”

    “暂时没这个想法。”

    顾薄轩的身份是能让她随军的。

    可是真的到了部队,她能做什么?

    再说了,部队里头的规矩多,她怕她哪里一个不注意,再折腾出点什么事情来。

    还有人多是非多的。

    她还是觉得自己不适合随军的……

    “你要是不去随军,那可是有的熬喽。”方小满的语气里头带着几分的兴灾乐祸,想着外头那位顾先生的年龄,可是老大不小了的啊,这一直等着陈墨言,好不容易两个人结婚了,却还是聚少离多……

    “你不跟着去,一点都不担心他吗?”

    陈墨言瞪了她一眼,“那是以后的事情好不好,再说了,他要是敢对不起我,我就离婚。”

    这话陈墨言说的可是斩钉截铁的。

    当然,也是她的真心话。

    她都活了两世了,要是还再被男人给骗了,那么,只能说明是她眼神有问题。

    真的是这样的话……

    陈墨言觉得,她再也不会怪任何人了!

    几女悄悄话说到深夜。

    最后不知道是谁先睡了过去的。

    一片酣睡中。

    陈墨言悄悄的翻了个身。

    因为三个女孩子都想着和她挤一张床,最后陈墨言便直接决定。

    横着睡。

    她一翻身,刚好看到刘素恬静的眉眼。

    笑了笑,陈墨言的心头却是不由自主涌起刚才孙丽的话:

    以后,真的不随军,真的要两地吗?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真的考虑好这些事情的。

    而且答案从来只有一个:不随军。

    可这会儿,被孙丽她们几个一打趣,一取笑的。

    陈墨言心里头突然觉得有些没底儿了起来。

    不过翻了两个身,她自己也跟着笑了起来,才订婚啊,结婚还早呢。

    她想那么多做什么?

    早上八点半。

    陈墨言伸了个懒腰,从床上爬了起来。

    然后扭头看到另外的三只横七竖八的睡姿,忍不住扑吃一笑。

    站起来,陈墨言隔着窗户看到院外顾薄轩正和她师傅在下棋,这让她眼中闪过一抹诧异。

    顾大哥竟然还会下棋啊。

    她轻轻的打开房门,拎着毛巾脸盆去洗脸刷牙。

    收拾好,回头站在顾薄轩和冯老教授的跟前,然后就看到,顾薄轩和冯老教授竟然杀的不相上下。

    看到陈墨言过来,冯老教授一脸的笑,“过来瞧瞧,小顾的棋艺比起你来可是好多了啊,哈哈,年轻人会下棋的可不多啦,小顾的棋艺好,不错。”听的陈墨言忍不住撇了撇嘴,就这一会儿功夫,她师傅已经连着说了三四个‘好’字,‘不错’了,明明昨天她师傅还对顾薄轩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呢。

    她有些诧异的看了眼顾薄轩。

    然后,顾薄轩朝着她挑挑眉,眼底闪过一抹的笑意。

    那一扬眉的样子,看的陈墨言忍不住都跟着笑了起来。

    眉眼弯弯的。

    能看到她这样子的笑,顾薄轩觉得自己之前所有的一切都值得!

    早饭是陈墨言和刘素一块去买的。

    包子、油条、豆浆、小米粥。

    冯老教授和田子航两人吃过早饭便回了书房,两个人也不知道躲进书房说啥去了,院子外头,刘素几女围着顾薄轩七嘴八舌的问着,问的多是部队上的一些事情,在她们眼里头,部队上的事情可是新鲜神秘的,能逮到这么一个人可着劲儿的问,顾薄轩也没什么不耐烦的,有问必答。

    当然了,不能说的。

    一些涉及到军事机密的,肯定是不会说。

    早上九点半。

    顾薄轩被田子航给叫进了书房说话。

    陈墨言看看冯老教授,再看看紧闭的书房,眼底闪过一抹担忧。

    旁边的冯老教授伸手在她脑袋上敲了下,“想什么呢,担心你田叔会为难他?”

    陈墨言摇摇头,咧嘴笑了笑没出声:

    她不是担心田子航会为难顾薄轩,她是担心田子航为了维护她,想让顾薄轩出手处理陈家那些人!

    虽然知道她们接受了彼此。

    那就不该把各自的事情分的太清,是得要互相帮忙才行。

    可是陈墨言私心里头还是不想让顾薄轩对上陈家人。

    毕竟,这是她自己的私事!

    书房里头。

    田子航的眉头拢起来,“陈家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果然是这个。

    顾薄轩其实在田子航喊他过来的那一瞬间便猜到。

    有很磊的可能会说这件事情。

    现在,果然。

    他露出一个恍然的表情,坐在椅子上想了想,“田叔你想怎么办?”

    田子航瞪他一眼,“我问你呢,别耍滑头。”

    顾薄轩嘿嘿笑了两声,想了想,他看向田子航,“要是把他们弄回去的话容易,只是怕他们会不罢休。”

    “那一家子的性子我调查过,都是胡搅蛮缠的主儿。”

    田子航的身子往后头的椅子上靠了靠,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几下,“这样把他们弄回去的话,怕是后患无穷。而且,你有没有想到别的?”

    “别的?”

    顾薄轩略一顿,瞬间便想到了一个可能,“田叔,你是想从陈老太太身上问出点什么来?”

    “言言的性子向来是报喜不报忧的,所有的事情她都一个人闷在心里头,但她不说不代表心里头不在意。所以,我觉得,即然这次陈老太太主动送上门了,咱们就可以好好的利用一下,看看能不能从她嘴里再问出点什么来,要是能真的找到那丫头的爸妈,也算是一桩好事了。”

    “我能理解父母找不到孩子的痛苦……”

    “可是万一,她的父母要是真的不想要她,真的就是把她给丢了呢?”

    这也是顾薄轩一直盘恒在心里头的一个结。

    他看着田子航,眉眼里头一闪而过的凝重,“正如田叔您所说,言言是有什么事情向来不爱说的,她总是觉得自己能承受,能解决的就自己解决,而且,她重情,说她心里头不想找出自己的身世,不想弄清楚她自己的身世那是假的,可是万一呢?”

    对面,田子航被他的这个万一给问的怔了下。

    是啊,万一呢?

    世间有百态。

    而人,更是一人一颗心,不知道多少个的想法。

    他一腔心思想着找回自己的妻子孩子。

    可并不见得天下所有人都和他的想法一样呀。

    张了张嘴,他看向顾薄轩,然后,觉得自己头一回被顾薄轩给问的词穷。

    不过田子航也瞬间回过了味儿。

    直接对着顾薄轩哼笑了两声,“我管你怎么想,这事儿我反正就交给你处理、安排。”顿了下,他似笑非笑的看着顾薄轩,挑挑眉,“还是说,你以为言丫头就是这么轻易让你娶走的?”

    顾薄轩,“……”没主意就说没主意嘛,恼羞成怒把皮球往自己身上推就直说呗。

    还用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可惜,他还偏偏得吃下这一套……

    田子航有些得意的看着走出去的顾薄轩,心里头有些好奇。

    这小子,会用什么法子来解决?

    陈墨言早就在外头等的着急,看到顾薄轩走出来,她便不顾刘素几个取笑的眼神,转身迎了过去。

    “田叔找你,是不是和你说陈家那些人的事儿?”

    “是,田叔怕我嫌弃你,给你撑腰呢。”

    顾薄轩的话说的陈墨言笑了下,不过随即她就斜斜一眼睇了过去,

    “还有呢,你这话我相信,但是我觉得田叔肯定不会只说这些的。”

    “他把陈家这些人的安排交给你了吧?”

    顾薄轩有些无奈的看了眼陈墨言,忍不住伸手拧了下她的鼻尖,

    “你能不能不要这样聪明呢?”

    “你这个样子,会显的我很笨的,未婚妻。”

    陈墨言抬手拍了下他的手背,警告般的瞪他一眼,“老实点,我师傅他们都在那边呢。”然后她才在顾薄轩一脸是笑的神色中继续问道,“行了,说点正事,田叔和你怎么说的,你又想怎么做?”

    “我和田叔的意思是,先帮老爷子找个医院检查下,看看病情如何再说。”

    陈墨言张了张嘴,想要说不。

    可这个不字在嘴里头转了两圈,最后她还是咽了下去。

    倒是顾薄轩,看着她的表情解释道,“其实,我和田叔都觉得,陈家好歹让你长大,要是老爷子的病情能换回这份恩情,那么也很划算了,再说,他们不是奔着你来给老爷子治病的吗,要是咱们什么都不做的话,估计那些陈家人不会罢休的——”

    “这些道理我都明白,可我就是有点不甘心。”

    陈墨言看着顾薄轩,声音有些闷,“她们虽然给了我长大的机会,并且让我长到十几岁,可是她们——”说到这里,她的声音噶然而止,面对着顾薄轩,陈墨言有几分不知道怎么解释的感觉:

    难道她要和她说,上一辈子,自己被陈敏给害惨了?

    还有,以前的时侯,直至陈爷爷陈奶奶去世,她都没有回家奔丧事。

    陈爸爸带着还没有大学毕业的陈敏回去的。

    当时他走的时侯是怎么说的?

    说自己生意才起步,正需要人手呢。

    她这个老板哪里能走开?

    又说反正家里头有那么多人,她去了也起不了什么用,多一个人折腾罢了。

    还不如多赚点钱,过好自己的日子云云。

    当时陈敏还开玩笑的说,姐姐你一定要努力赚钱呀,我可指望着你呢。

    她还是感动,觉得妹妹这么信任自己,她怎么能不努力?

    现在想想,呵呵,她简直就是个傻子吧?

    说不定陈爸爸不带她回去奔丧。

    所有的理由都是借口,究其原因,怕是陈爷爷陈奶奶知道她不是陈家的人。

    不稀罕,也不想她去吧?

    陈爸爸知道吗?

    还有陈敏,她知道吗?

    想到陈敏有可能早早知道自己的身世,却偏偏装着一副无辜可爱的样子出现在自己面前。

    和她扮演姐妹情深。

    最后更是直接把她的前半生完全接手……

    陈墨言心里头的戾气就一波一波的往外头窜。

    沸水一般的想要炸开。

    可是她不能说。

    憋足了的气被她使劲儿的咽下去。

    无处可讲,无人可讲。

    突然的,陈墨言有些索然无味了起来。

    看着顾薄轩,她笑了笑,“可以去检查,不过,先晾她们几天吧。”

    “这事儿你就别管了。”

    顾薄轩拧了下眉头,深深的看了她两眼,“你想怎么做都可以,不过,不能自己生气,不然,气坏了身子我可是会心疼的。”刚才那一瞬间,他竟然从陈墨言身上感觉到一种萧索至极的神色,这让他吃惊的同时,更加的心惊了,也就是这样,让他立马在心里头做了一个决定:

    在没有真正的实据之前。

    没有证实言言并不是被她爸妈给存心丢弃之前。

    他也好,田叔也好,都不能和言言说半个关于她父母的事情。

    不然到最后弄巧成拙。

    小丫头得多伤心?

    到最后,顾薄轩果断的结束两个人的谈话。

    因为有着冯老教授在。

    到最后,一行人也没有去爬山什么的,去了趟故宫,博物馆。

    一天时间转眼过去。

    晚上六点半。

    一伙人在外头随便吃了点东西回家,远远的看到站在四合院门口的陈家人。

    陈爸爸的眉头紧紧的拧着。

    看着陈墨言的眼神很是复杂,等一行人来到跟前,他紧张的出声,

    “言言,我,我有话要和你说。”

    陈墨言的脚步顿下,“那你说吧,就在这里,不然就别说。”

    陈爸爸被噎的脸通红,最后,吭吭吃吃的开口道,“我,我把你留下的钱给你,你,你给你爷爷找个医院,好好的看病,你放心,等你爷爷病好了我们马上就走,真的——”

    旁边陈奶奶听着这话一下子瞪大了眼,“钱,啥钱,你手里头还有钱吗,你个不孝的,你竟然看着你爸都要病死了,还私藏着钱,你这个逆子!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陈奶奶对着陈爸爸一通的狠喷,最后更是直接动了手,“钱呢,你还不赶紧拿出来?”至于拿出来给谁,陈奶奶可没说。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