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056章 偶遇林同
    陈奶奶一脸的警惕,“你要和我说啥子?”

    她不会讲帝都话,方言的语速有些快,听的田子航也是一知半解。

    不过好在他之前去过陈墨言那边几趟。

    而且,陈奶奶所居住的北方,本身的口音就偏普通话。

    再加上陈奶奶眼神里头的表情。

    也是让田子航连蒙带猜的逮了个正着。

    他看着陈奶奶,直接道,“你想让你们家老爷子治病,在帝都治病,是吧?”

    田子航这话说的很慢。

    几乎可以说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向外蹦。

    他怕陈奶奶听不懂。

    好在,陈奶奶听懂了,她眼一下子瞪的大大的,全是惊喜,“你肯帮俺?谢谢,谢谢你。”脸上瞬间就浮起满满的激动、感动,陈奶奶甚至对着田子航开始鞠躬,“你是个大好人,俺一眼就看出来了,好人呐——”

    被发了好人卡的田子航不动声色的抽了下嘴角。

    他侧开身子避开陈奶奶的礼,看着她再次开口道,“要我帮你不是不可以,只是你得——”

    接下来的话,陈爸爸在不远处哪怕是竖了耳朵都听不到了。

    几分钟后。

    他看到田子航一脸漠然的离去。

    眼神扫都没扫他一眼。

    陈大方飞快的走到自家娘身边,这才发现陈奶奶脸色发白,眼神带着复杂、茫然。

    他怔了下,“娘,娘,那个人和你说了些什么呀,是不是他不肯帮着找医院?娘,要不,要不咱们还是回去吧?”当初来这里的时侯他就不同意,可他拗不过陈奶奶呀,他不来,陈奶奶就要带着人自己来,再加上一心想着事不大的二房一家子,陈大方哪里能放心?

    他来的时侯还和何大丫吵了一架呢。

    何大丫不准他来!

    可是陈大方放心不下自己的爹娘啊。

    硬生生跟了过来。

    到了这一刻,陈大方忍不住再次打起了退堂鼓,“娘,爹的病是严重,但咱们去市里,不见得比这地方差的啊,到时侯咱们找个好医生,爹肯定能治好的——”心里头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那就是陈大方觉得,要是连市里头的医生都治不好的病,那肯定就是大病,是没治的了啊。

    把钱扔在这里也是白扔啊。

    还不如回去。

    好歹离着自己家近一点儿。

    最起码的,说话啥的都能听的懂吧?

    可陈奶奶却不听啊。

    想也不想的一巴掌甩到了陈大方的脸上,“还不是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自己的爹病了都没钱冶病,还要让我去到处求人,挨人家的骂,你们可真有出息!还有,当初要是你们稍稍好点对大丫头,她会现在这样对我和她爷爷吗,都是你们两个的错。你给我滚,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陈奶奶心烦意乱。

    正被田子航丢下的那几句话惊的一乍一乍的呢。

    这会儿陈大方这个大儿子自己撞上来。

    她不把气都发到他身上才是怪!

    房间里头。

    陈爷爷看着一脸铁青的陈奶奶走进来,叹了口气,“行了,你也别和他置气,这事儿谁能知道呢,咱们走吧,回家。”顿了下,他看着跟了他几十年的老伴,“我这身子是不行了,回家去,也好省些钱,以后你就一个人好好的——”

    “说什么话呢,咱们当初不是说好了,让那个死丫头给你治病。”

    陈奶奶的语气很不好看,“她欠咱们家这些年的吃食,咱们家把她养了这么些年,让她还一下怎么了?再说了,当初要不是我,能有现在的她?早饿死冻死了,这事儿你别管啊,她要是不同意,我就去她学校闹,可着劲儿的闹,我就看她敢不敢。”陈奶奶虽然是长这么大头一回出镇子,这一走还是不远几千里。

    她知道的也都是一些粗糙的乡下道理。

    可这些道理一样有用呀。

    这一刻她就完全发挥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自己怕啥呀。

    到时侯闹腾的那死丫头里外不是人,让她啥也不是!

    陈奶奶是抱住了自己不好过,别人,特别是那死丫头也别想好过的念头。

    坐在床上只喘粗气的陈爷爷深深的叹了口气。

    不出声了。

    一是没力气,二来,觉得他说了老伴也听不进去。

    陈爷爷再次沉沉的睡过去。

    这些天路上的奔波,让陈爷爷的病情更加的恶化。

    昨天到现在,陈爷爷几乎都是在睡梦中度过。

    偶尔清醒那么一下。

    也都是呼吃呼吃直喘粗气。

    陈奶奶看着看着,突然就泪流满面了起来。

    耳侧,响起田子航那一字一字的话——

    你想救你老伴是吧?

    想救他的话,那就把你瞒着的关于言丫头的身世一字字的说出来。

    我只给你一天时间。

    一天……

    难道真的要说出来吗?

    可是,她都发过毒誓的啊,不能说不能说——

    这一晚上,陈奶奶都在辗转反侧中度过。

    ……

    陈墨言并不知道田子航去找陈奶奶的事情。

    当天送走了顾薄轩,心情有些低落的一路走回家。

    她还以为自己得在门口看到陈家那些人呢。

    竟然没有人?

    田叔也没在。

    留了张纸条说是出去办事了。

    陈墨言想了想,自己也懒得在家里头待着,便跑去了服装厂。

    坐在属于她自己的办公室里头。

    陈墨言头一回觉得,嗯,其实这不包分配的政策,也挺好的啊。

    不然的话,她一边工作一边忙这些事情。

    哪里那么多的时间呀。

    抬头看了眼窗外的天空,吸了一口气,有些清凉的舒爽。

    嗯,秋高,气爽。

    门口有人敲门。

    是小蔡。

    她苦瓜着一张脸,“小老板,您总算是出现了,我可要忙死了,您要是再不找人的话,估计您快要见不到我了。”一边抱怨着一边把手里的一堆资料递给了她,苦瓜着一张脸,“这是您需要处理和签字的,还有一些您说的我能处理的,我都给解决了,小老板,您啥时侯再招一个人啊?”

    自打她家小老板弄了这个啥服装厂。

    虽然里头的工人不多。

    可是,她这个本来就忙的人,都快要被分成好几份了。

    脚不沾地的啊。

    就昨天,你说小老板订婚,她好歹能休息一天了吧。

    可硬是被一个电话叫了回来处理订单!

    这一刻她看着陈墨言脸垮下来,“小老板,这样下去我要成老太婆了,您看看我这眼袋。”

    “哪里有那么夸张?”

    陈墨言看看她,有些好笑的伸手推开她的脸,“行了,你先坐下,我看完这些和你说这事儿。”

    “好的,您先看。”

    虽然说被老板看重的感觉挺好的。

    而且,陈墨言让她过来帮忙的时侯还说了会往上涨工资的。

    钱多了肯定是好事儿。

    可是她真的是撑不住了啊。

    前天她妈可是指着她的黑眼圈把她着实的一顿骂!

    甚至还把她老是嫁不出去这事儿给归到了工作上,让她辞职……

    这事儿小蔡可忍不了。

    没办法,想来想去的,她只能和陈墨言开口,调整一下工作。

    不过说起来也是她自己撑不住。

    二十分钟后。

    陈墨言把手头上的一些资料和订单合同都看完,签好字放到一边,她抬头看向小蔡,“撑不住了?”

    “真的撑不住了,我妈说我要是再这样拼命下去,她会白发人送黑发人的——”

    陈墨言嘴角抽了下,“我是这样残忍的老板吗?”

    “不是不是,您绝对不是。”

    “行了,那我问问你,你是打算待在工厂这边,还是准备回店里?”

    “啊,还有的选吗?”

    小蔡之前只是单纯的以为自己把这边的事情给推了就好。

    没想到陈墨言开口让她自己做选择——

    她咬了下唇没出声:

    不好选啊。

    心里头她是偏向于回店里头的。

    可是,她要是这样直接说了,小老板会不会以为她是推卸责任。

    以为她只会捡好做的工作啥的?

    陈墨言看着她的样子笑了笑,解释道,“我知道工厂这边的事情暂时是繁琐了些,可是咱们这也是才开始,以后肯定会慢慢上正规的,所以说,辛苦也只是前期的,以后工厂也不会就这么一点……当然,店的话我也不是只开这两间,以后会陆续开分店……你自己好好想想,想要做什么……”

    她看着小蔡,眼神温和,充满了鼓励。

    这也是小蔡一开始就跟着她。

    本身又是个有能力的。

    不然的话陈墨言才不给她这个机会呢。

    约摸过了五分钟。

    小蔡开了口,“我回店里头。”她看着陈墨言选择了实话实说,“我知道工厂这边后期的潜力很大,而且我也不是怕辛苦,我只是觉得,我自己的能力,前期这些打打杂跑跑腿啥的还能行,可是有些事情我真的弄不来。”顿了下,小蔡一脸真诚的建议道,“小老板,您要么自己坐镇,要么,还是请个专业的来吧。”

    陈墨言笑起来,“好,那你再辛苦几天,我找到合适的人你就回去。”

    “行,不过,赵西她那里——”她这段时间多往工厂这边跑了,那两边的店里不少事情都是赵西在打理,虽然她们两个人的感情也还不错,但自己这样一回去,不是顶了赵西的事情就是她回去闲着,她觉得有些不安。

    “没事,你继续做你自己之前的事情,我会和赵西谈的。”

    “那好,小老板您忙,我出去了。”

    等到小蔡走后,陈墨言坐在椅子上想了半天,才开始做事。

    中午本来是出去吃饭的。

    可路过一家人才管理所,外头的广告栏贴着的是一场大型招聘会。

    这让陈墨言的脚步轻轻一顿,转了个方向走了进去。

    里头人不多。

    几张桌子前围着廖廖稀少的几个人。

    其中一张桌子上的中年男人正在口若悬河的讲着话。

    陈墨言的走进来并没有引起谁的关注。

    站在一旁听了几句她便笑了起来。

    都是一些励志的话。

    画大饼充饥?

    不过这个中年男人的所为效果无疑却是很好的:

    相较其他的另几个桌子,他的面前放了不少的简历,还围着十几个的人。

    只看了一眼陈墨言便晓得,这些多数都是些今年应届的大学毕业生!

    每个人的脸上多的都是无奈,是对未来的迷茫和怅然。

    想想这也对怪他她们。

    本来,之前的大学生都是包分配的。

    农村人讲自家孩子好好学习,考大学的话就是上了大学,就是铁饭碗了啊。

    是属于国家的人了。

    可是现在,这乍一改,不包分配了?

    不少毕业生和家长们发懵的同时,心底甚至还开始有那么一丝的怀疑起来。

    不给分配工作的话,她他们还读大学做什么呀。

    完全没用呀。

    陈墨言甚至可以保证,别看这里头站着几十个人。

    但多数心里头还是这样想的。

    他们甚至对自己的前路都是迷茫的,是觉得没能希望的。

    在里头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能吸引她的,陈墨言就想着走出去,转身找出口的时侯,她眨了两下眼,再看过去,然后就笑了,竟然看到了一个熟人?

    林同。

    陈墨言本来是没想过去打招呼的。

    不过林同好像已经发现了她,一怔之后已经朝着她走过来。

    “陈墨言,你怎么在这?是来找工作吗?”

    林同的脸上带着几分倦意,不过还是笑的很是爽朗。

    又有几分见到同校学妹的欢喜。

    “我就是来看看,到是林学长怎么会在这?”

    林同他们那一届是分了工作的呀。

    当然,工作好坏的可就没的挑了,很多人都被直接分回了原户口所在地。

    哪怕林同他们这些清华毕业的。

    也不过就是稍好那么一些。

    所以说,此刻陈墨言看到林同,还是有那么几分惊讶的。

    林同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那啥,我是来找工作的。”他也不等陈墨言发问,直接道,“我把之前的工作辞了,就想着来这里闯闯,碰碰运气,你呢,这都毕业那么久了,你又有冯教授在,应该找到好工作了吧,是进了博物馆还是哪?”

    “我哪里也没去,也是没找到合适的呢。”

    林同听了这话微微张了张嘴,“不会吧,你怎么——”不过接下来的话他没好意思问出来。

    交浅言深。

    陈墨言笑盈盈的站在那,突然想到了什么,问他,“你想找什么样的工作?”

    “我也不知道,学校里头的时侯觉得老天爷第一我第二,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这会儿想想可真是好笑……”

    林同说这话有些讪笑,不过下一刻他就收了话头,对着陈墨言摆了摆手,“我朋友在那边叫我了,咱们以后再联系啊。”说着话就朝着那边用力的挥了下手,喊了句‘马上来’就想走,陈墨言却是唤住了他,“林学长,我这里有一份工作,不知道你有没兴趣去看看?”

    “啊,你?”

    林同的神色里头充满了置疑和不信。

    陈墨言却是笑了笑,“有纸笔吗,我给你个地址,你要是感兴趣的话就过去看看。当然,去之前先打个电话,免得扑空。”说着话她朝着林同伸出了手,林同还没反应过来呢,倒是他后头走过来的朋友推了他一下,“怎么,还怔着做什么,人家女孩子给你联系方式呢。”

    在林同朋友的眼里头是觉得这是陈墨言想找机会和林同结识呢。

    陈墨言笑了笑,“林学长,我是认真的,你要是不想就算了。”

    “我去我去,给你,不过学妹,是做什么的啊?”

    “你自己过去看看吧。”

    陈墨言在脑子里头转了一圈,发现她工厂那边暂时还真的没合适的职业给林同。

    倒不是没有。

    她是担心他做不过来!

    干脆就先让他过去试试,觉得合适的再去做。

    反正她那里现在缺要做事的人。

    当然,也有可能人家不去,或者一瞧她那里的环境就打退堂鼓了呢?

    把地址给林同写好,又留了联系电话,三个人一并走出去。

    站在街道口,陈墨言准备和他们两个人告辞。

    林同的朋友推了推他,挤眉弄眼的,“不去送送?”

    林同一脸的尴尬,“那啥,陈学妹,他比较爱开玩笑,你别在意啊。”

    “没事,我也好久没见到朱兰学姐了,她还好吗?”

    “她在家呢,说有空了就过来看我。”

    “行,那林学长帮我给学姐带个好啊。”

    陈墨言笑了笑,对着两人挥挥手,利落的转身走人。

    身后,林同的朋友伸手捶他肩一下,“你小子,行啊,这家里头一个,外头又跑过来一个,其乐融融?”

    “行了,你可别乱说啊,小心朱兰和你没完。”

    林同的朋友听了这话抽了下嘴角。

    那个河东狮!

    两人一边往租住的地方走,一边说话。

    林同的朋友看着手里头的字条,还是有些疑惑,“你说你们只是普通同学,那你说她给你介绍工作图的什么啊,真的不是看上你了?”一边说一边上下打量着林同,乐,“话说你小子,长的也没我好吧,怎么这女孩子一个个的都只瞧到了你,看不见我似的?”

    “别开这种玩笑,我有对像的,而且我们订婚了。”

    林同很是正色的看了眼自家朋友,警告他,“不然翻脸了啊。”

    “好好好,不说了,不过,这里你去还是不去?”

    林同被他这一问也有些犹豫了起来。

    去还是不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