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墨言回到家的晚上就和田子航说了这事儿。

    对于陈墨言用人上的事情,田子航基本不会管,只是这次,他想了想问道,

    “你准备让谁去面试?”

    “我还是你?”

    “还有,如果让对方知道你就是老板,到时侯他会不会觉得不好受?”

    田子航并不觉得是自己想的多。

    人心如此。

    这么些年来,他经历了不少,看的也不少。

    都说是人之初,性本善。

    可人心叵测,看的多想的多,心思自然而然也就多了。

    如果两个人都是平等的。

    那自然什么都不有。

    你好我好大家好。

    可原本两个相同的人,你一下子变成了老板,而我却是给你打工的那一个?

    这样子的心理承受能力。

    田子航觉得要是心思多或是意志力弱的,说不定就会承受不了。

    到时侯招的就不是帮手,帮的不是人。

    而是结仇怨。

    陈墨言本来还想着自己先不露面的,不过被田子航这么一说,她也就改了主意。

    再说,这事儿也没啥好瞒的。

    不少人都知道呢。

    事后让林同从别人嘴里知道这些,更不好。

    所以,仅仅隔了一天,当林同打过来电话的时侯,陈墨言听他说随时可以过去,便直接就约了下午两点半见面,挂了电话,陈墨言便去煮了两个人的午饭,简单的收拾了,田子航看着准备出门的陈墨言,“一个人能行吗?要不,我和你过去看看?”

    “还是别了。”

    陈墨言笑嘻嘻的,“等我真的什么事情搞不定时,田叔您再出马。”

    “您可是老将,咱们得放到最后的。”

    她调皮的笑。

    田子航却是摇摇头,满脸的宠溺,“调皮,赶紧走吧,路上小心。”他的眼神再次落在陈墨言手里头的飞鸽牌自行车上,“这玩意儿,你真的会骑?别摔了啊——”

    “放心吧,我还能双手松开车把骑呢,我……骑的很好的。”

    她想说以前她经常骑的。

    话滚到了嘴边,猛不丁的反应过来:这不是她的前世!

    下午两点十分。

    陈墨言骑着自行车出现在她的小型服装加工厂。

    说是小型,里头充其量也就那么二十多个人。

    地方自然也不大。

    一个独立的大院子,里头一溜十间平房。

    这可是陈墨言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找大的。

    她把自行车停好,和守门的老大爷说了一声,便走了进去。

    在院子里头转了一圈。

    两点二十的时侯,陈墨言再次返回到了院门口。

    不远处,林同正站在那里东张西望。

    看到陈墨言他眼一亮,“陈学妹,你也在这里啊,你是在这里上班的吗?”他一边说一边再三的打量眼前的地方,倒没什么失望不失望的,只是看着好像很随意的一个地方啊,这里真的有事做?

    他的疑惑都被陈墨言看在眼里。

    不过她没说。

    只是笑了笑,“林学长你先和我进来吧,我有话和你说。”

    “哦,好。”

    林同点了点头,就这么傻傻的跟着陈墨言走了进去。

    事后很多年,他都曾不自觉的想起这一天。

    甚至在想,要是他没有跟着陈墨言进去。

    或者,进去之后没有选择留下来。

    那他的人生怕将又是一种境地。

    但不可否认的是,绝不会比留在这里更好!

    陈墨言给自己专门留出来办公谈事情的房间里头。

    她看着林同笑了笑,“林学长请坐。”

    “啊,好,不过,陈学妹,这里还真的有人在做事,可是我不会缝纫机啊。”

    刚才进来的时侯陈墨言有意无意的带着他转了几个圈。

    每个房间的门都是开着的。

    自然能看到里面热水朝天的做事。

    此刻坐在这里,林同看着陈墨言觉得自己更是一头懵圈了。

    难道陈学妹想介绍他来这里踩缝纫机?

    林同抽了下嘴角,很是郑重的点点头,“陈学妹,我真的不会这些的,呵呵,那个,我看我还是走吧。”

    这可是女人干的活呀。

    他不是瞧不起女人啥的,真的不是。

    陈墨言翻了个白眼,直接把一个工商注册法人代表证递给了他,“林学长看看这个?”

    “这是……咦,这上面怎么有陈学妹你的名字?”

    一目十行的看完。

    林同有点傻,半天没反应过来,“林学妹,这,这厂子是你的?”

    “其实,正如你刚才所看的,它现在还不是厂子。”陈墨言笑了笑,并没打算隐瞒自己目前的情形,“充其量只能是一个小家庭作坊式的存在,而且接的单子几乎全都是我自己的两家店,但是我有信心把它发展下去,成灰以后大家眼里都羡慕的那种存在。”

    “林学长,我请你过来不是让你踩缝纫机什么的,而是,想让你帮我来管理。”

    “我我,我管理?管理啥?”

    林同被陈墨言这话砸的,这次是真的懵圈了。

    话都有些不会说了。

    陈墨言扑吃一笑,“暂时咱们这里有二十个人,所有的人事,还有订单合同接洽,以及考勤计件这些所有的,林学长觉得自己能胜任吗?”她看着林同皱紧的眉头,应该是在考虑,便又加上一句,“当然,现在是人少,有些事情你一个人只能兼着,等到以后真的发展起来,我肯定会给你再招人的。”

    笑了笑,她开口,“你要是累出点什么来,朱兰学姐还不得和我拼命啊?”

    林同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学妹开玩笑了,兰兰她其实很温柔的。”

    陈墨言看了眼林同,没出声。

    林同也知道自己这话没啥说服力:

    人家陈墨言又不是没见过朱兰,不知道朱兰的性子。

    在心里头纠结了下,便把这件事情抛开,他挠挠头,“那个,学妹,你说你有两家店?那这里头的服装,都是往那边卖的吗,还有,都是你自己设计的?”说到设计两个字,林同眼里头还是不自然的多了几分亮光。

    瞧在陈墨言的心里头,忍不住笑了一下。

    还是那个喜欢设计的林同啊。

    她点了点头,肯定了林同的问题,然后又道,“我这里是真的才起步,但是我是很想,也有心想要做好的,所以才想着请林学长过来,当然,最开始是要忙和辛苦一些的,不过我工的工资也不会少。”她看了眼林同分明想听,却又有几分不好意思的模样,呵呵一笑,“如果学长能过来的话,那我先暂时给你一个月开一百。”

    “多,多少?”

    林同一下子瞪大了眼,几乎有点怀疑自己没听清陈墨言说的话。

    等看到陈墨言再次点头,又说了一遍之后。

    他忍不住又重复,“我没听错吧,陈学妹,这一百块是一年?”这样的话也实在是太少了啊。

    “一个月一百。而且,这还是三个月的试用期,转正后,我会酌情考虑涨工资。”

    陈墨言看着林同震惊的表情,有些好笑,不过她还是接着道,“三个月后转正,会适当的加一些工资,而且,以后厂子正规起来后,还会陆续有提成,有奖金有全勤,年底会有年终奖……”

    “这这,这也太多了吧?”林同忍不住嘟囔了两句,“这样的掏钱法,能赚钱吗?”难道他这个学妹家里头钱太多,人家开厂子做生意是赚钱,她是来散钱,花钱的?

    “这些制度会在不久后一一制定出来,而且,我也会和大家签合同。”

    “林学长,你要不要好好的考虑下?”

    到最后,林同自己怎么走回去的都不知道了。

    一路蒙着啊。

    他那个朋友今天刚好歇班,看着他这个样子有些诧异,“你这是怎么了,受什么打击了?”

    “你别和我说话,让我自己静一静。”

    林同拉过被子把自己整个埋了进去。

    好半天他才霍的坐起来,把他另一边的朋友吓了一跳,“我说你这一惊一乍的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去面试了吗,怎么着,那女孩子给你的地方不靠谱?还是人家给你表白了,兄弟你被吓成这个样子了?”说到最后都忍不住带了几分的取笑和打趣。

    “别胡说,你知道我去的什么地方吗?”

    林同把自己今天的遭遇差不多讲了一遍,隐去了工资的数字,最后,他看着自己的朋友咂舌,“我是真的没想到,这位小学妹竟然这样的厉害啊,本来以为她学习一霸已经是很让人打击了,可是现在看来,人家那简直就是全能啊,瞧瞧这人比人,我得跳楼去啊,没法活了。”

    “你看真了吗,别不是蒙你的吧?”

    林同的朋友姓潘,是林同在读书时无意间结识的一个朋友。

    这会儿他听着也皱了下眉头,“她可是今年才毕业的,怎么可能有你说的这样厉害?”

    更何况,林同的嘴里头,这个女孩子的家庭还是很普通的那种?

    “她说还有两家店,都给了我地址——”

    “那还等啥,走,我刚好有空,陪你过去看看。”

    等到两人按着地址出去转了一圈。

    再次回到家。

    两个人都面面相觑了半天。

    最后还是林同的朋友开口,“那你是想去,还是不想去?”

    “我不知道。”

    店他们也看了。

    上头挂着营业执照呢。

    那就是陈墨言。

    而且,墨言品牌,很明显的事儿。

    可是林同还是觉得自己有些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

    在床上又瘫了半个小时。

    林同啪的拍了下床板,“我去。”他看着自己的朋友,一横心,“大不了就白干一个月!”

    “这话说的也是。”

    当天晚上就接到林同的电话。

    还是说同意过去的。

    陈墨言有些意外,她还以为林同得考虑个两天三天的呢。

    不过即然他这样干脆,她自然也没啥好说的,当听到林同说可以第二天就上班时。

    陈墨言和他约好了第二天早上八点半见。

    回过头,走到院子里。

    田子航已经笑着朝她看过来,“你那个学长同意过来了?恭喜啊。”

    “嗯,我觉得他一定能行的。”

    陈墨言点点头,眼里头全是笑意。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七点陈墨言就出了门。

    所以,她并不知道她走后,陈奶奶几乎是砸一般的敲开了四合院的门。

    看到田子航,陈奶奶一脸的惊惶,“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老伴,救救他……”

    陈奶奶想了一晚上。

    一夜没睡。

    翻来复去的睡不着。

    快天亮的时侯咪了那么一会,还梦到以前的那些旧事——

    她给吓醒了。

    可是一个翻身,身边的陈爷爷手脚发抖,嘴唇抖的说不出半个字来。

    两个眼珠子都要掉了。

    把个陈奶奶给吓的,想也不想的从床上爬起来就往外跑。

    这个时侯她啥也不想了。

    什么保密不保密的。

    她只要自家老头子好好的活着!

    看到田子航出来,她伸手拽住了他的衣角,“求求你了,你救人——”

    田子航没有半点的情绪波动。

    淡淡的抽回自己的衣袖,“你想好了吗,我前天和你说的话,想好了的话就和我说。”

    陈奶奶听不清他的话。

    可却是知道他话里头的意思:他问的肯定是那个死丫对的身世。

    咬了下唇,她眼珠子转了两下。

    对面,田子航轻轻一笑,“别想着说什么假话蒙我,我可不是那个小丫头,你说出来的话我自然会去查,会好好的想,要是有什么漏洞,别说救人了,我让你们一家人都再也回不到那个陈家村!”

    田子航的语气很轻。

    为了配合陈奶奶,让她听的懂。

    他的语速也很慢。

    可就是这样的慢和轻,还有那不带半点烟火气儿似的眼神。

    让她全身激棱棱的打了个寒颤。

    “我我……”她正想张嘴说点啥,身后一阵的脚步声响起来。

    是陈大方焦急的声音,“娘,娘,爹他要不行了,人家店里把咱们撵了出来……”

    早上的时侯陈奶奶急冲冲的跑出去。

    陈家的人大乱。

    自然是惊动了人家小旅馆的人。

    看到陈爷爷这个样子,不觉得晦气才怪呢。

    这开门做生意的。

    谁不担心人会没在自己房间里头呀。

    当即连之前的房钱都没要,连带着押金也退还给她们。

    把人给哄了出来。

    陈奶奶回头,就看到被陈大方背着的陈爷爷,手脚一下子就软了,她跌跌跄跄的往门口买了几步,又猛的冲到田子航的跟前,“你救他,你救他啊,只要你救他,你想知道啥我都说,我都说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