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059章 呼之欲出(2
    陈奶奶下意识的蹲到了地下去捡。

    “慧慧你这是啥掉了,咦,玉坠子呀,怎么好好的断了?”

    她伸手捞起来。

    动作和表情都不自然的带了几分的讨好。

    “怎么又是这玩意儿,老是掉,真烦人。”

    和那个疯女人一样。

    疯疯颠颠的!

    孙慧看了眼地下的玉坠,并没有直接伸手去捡:

    她等着陈奶奶给她拾起来。

    递到她手里呢。

    本来,陈奶奶也是这样想,准备这样做的。

    她的手几乎都伸了出去。

    只是,眼角余光猛不丁的扫到玉坠的形状,她下意识的眼皮就是一跳!

    手唰的一下缩回来。

    她把玉坠放到了自己的眼前,再三的打量起来。

    “陈奶奶。”孙慧的语气有些重,声音里头就带了几分的不乐意。

    难道这老太太连她这枚玉坠都想要?

    也太贪心了吧。

    她就不怕自己给撑死!

    心里头腹诽着,她咪了咪眼,似笑非笑的看向陈奶奶,“这是我妈送给我的,陈奶奶觉得好看吗?”

    陈奶奶并没有出声理她。

    双眼盯着那块玉坠不离开。

    死死的盯着。

    那眼神,让她这个旁边站着的人瞧的渗的慌。

    而且,好像要把她那个玉坠给吃了似的。

    带着震惊、不可置信、疑惑。

    以及更多孙慧自己都说不出来的感觉。

    到最后,陈奶奶托着玉坠的手都飞快的抖了起来。

    抖的很厉害。

    连带着她的唇,全身……

    这样子的一幕让孙慧瞧的疑惑极了。

    同时,她也在心里头涌起一股很是奇怪的感觉。

    但是具体让她说吧,她又说不出什么来。

    孙慧只能咳了声嗓子,准备再出声问问陈奶奶,搞什么啊,那可是她的东西!

    虽然这是她一直都瞧不上的东西。

    可瞧不上的那也是她的呀。

    记得以前高中的时侯,有个朋友手上戴了个玉镯子。

    值好几百块钱呢。

    当时那个炫耀劲儿,可把她们班上的女生给眼红的。

    不知道是谁说了出去,说她也有一个玉坠的。

    当时自然是不少人来朝着她问。

    她都笑着推了过去。

    直到那个拥有玉镯子的女孩子,一脸居高临下的跑到她跟前儿。

    说看看她的玉坠儿是什么样子的。

    好不好看值不值钱。

    她还告诉孙慧,自己家是玉器店的,专门做这些生意。

    好坏她一眼就能分的出来。

    更是直言,她要是不拿出来的话就是瞧不起人啥的。

    孙慧心里头也有小心私呀。

    拿了出来,然后竟然遭来了那个女孩子的一通嘲讽。

    “这是假的,不值半个钱的。”

    “哈哈哈……”

    班上当时好多学生都在的。

    那些学生响亮的笑声让孙慧一辈子都忘不掉的。

    事后,她曾次不死心,最后还是跑进一家当铺找了个师傅问。

    得出的结果竟然真的是假的。

    别说几百块。

    十几都不值!

    这让孙慧给气的……

    要不是家里头那个疯女人一日三问的看重这个东西。

    孙慧早就丢了。

    现在,她看着自己并不看得的东西被陈奶奶眼巴巴的瞅着。

    觉得很是不舒服。

    提醒了陈奶奶两回,到最后她更是直接开口道,“陈奶奶,那玉坠是我的。”

    “啊啊,是你的,奶奶知道是你的,这个,你让我再好好看看,啊?”

    陈奶奶不顾孙慧说什么,她飞快的把玉坠递到眼皮子底下研究了起来。

    翻来复去的看。

    到最后,她的眼孔唰的一下紧缩:

    是那一个坠子!

    手紧紧的握着那枚坠子,陈奶奶的眼神说不出来的恐怖,

    “走,出去说话,奶奶有话问你。”

    也不管孙慧说什么,陈奶奶直接拽着孙慧走了出去。

    站在街道一边。

    孙慧用力的甩开陈奶奶的手,脸色很不好,“陈奶奶,您弄痛我的手了!”

    “啊,疼了吗,对不起对不起啊。”

    “奶奶不是故意的。”

    陈奶奶看着眼前的孙慧,女孩子眉眼清秀,十几二十不到的年龄。

    如花儿一样的娇嫩。

    站在那里,全身上下尽是属于年轻人的朝气。

    以及,散发着的那种属于帝都女孩子的矜持、傲气。

    尽管孙慧这些天没说出来。

    更是对陈奶奶算是百般的的忍耐。

    陈奶奶却是能清楚的从孙慧身上感觉到对自己等人的嫌弃!

    这是,一个打小从帝都长大,可以说是骨子里头全是帝都人的年轻女孩子!

    这个女孩子……

    当真,当真是当年那个要死不活的死丫头?

    当时她是真的瞧着那丫头好不了,这才一心想着减轻家里头负担的呀。

    难道说这丫头命大。

    又被救活了?

    可是这脖子上的玉坠儿,分明就是那个男人从自己手里头抢走的那一个!

    当时,那个年轻的男人当着自己的面儿给自家那个薄命没福气的孙女戴到了脖子上。

    他告诉自己,以后,这个活着的才是她的孙女儿!

    是她们陈家的骨肉。

    至于这一个死的……

    和她,还有她们陈家没有半点的关系……

    回忆到这里,陈奶奶突然全身打了个冷战。

    因为她再次想到了那个人一双阴戾冰冷,好像是从地狱里头爬出来的一双眼!

    那一刻,陈奶奶鬼使神差的松了手。

    玉坠子掉在地下。

    摔出这么一丝丝的裂痕……

    为了这个,她还挨了那个男人的一巴掌!

    这些事情陈奶奶几乎是想都不敢想的。

    可是眼前,看着这个玉坠子再次完完整整的重现在自己的面前。

    陈奶奶几乎是有点喘不过气来。

    她看着眉头紧皱,脸色很明显不悦极了的孙慧,突然开口道,“你这玉坠,是打小就戴着的吗,慧慧,你今年多大?”一边说一边有些紧张了起来,陈奶奶想到了自己刚才在心里头想到的那个可能性:

    难道说,这丫头真的是自己的亲孙女儿?

    当年那个要死的孩子。

    最终竟然命大的活了过来,并且被那对男女带到了帝都?

    她觉得自己不敢去想这件事情。

    迫切的,她盯着孙慧,恨不得剖开她的脑子,或者是自己钻进她的头里头。

    好好的看看她的想法心思。

    证实一下自己的这个念头。

    如果这丫头真的是当初那个孩子……

    那么,她可就是自己的亲孙女儿!

    她竟然有一个打小从帝都长大的亲孙女?

    陈奶奶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情值得庆贺,值得高兴啊。

    瞧瞧,这终归是她们老陈家的种儿!

    哪怕远在天边呢。

    到最后,也还是得回到她们老陈家。

    得认祖归宗!

    这才是老天爷厚爱她们老陈家呀。

    这一瞬间,陈奶奶感激的眼圈都红了,她看着孙慧抖着唇,就差直接说破自己的身份。

    可她又怕自己吓到了孙慧。

    “你问这个做什么?”

    站在她的对面,孙慧觉得心里头很不对劲儿。

    她紧紧的盯着陈奶奶,那眼神似是想从她的身上脸上看出点什么来。

    可最让孙慧自己觉得郁闷的是,她明明从陈奶奶全身上下都瞧着写满了三个字儿。

    不对劲儿!

    可具体到哪不对劲儿……

    陈奶奶不说,孙慧,她就是猜不出来!

    “你先告诉我,这玉坠是谁给你的,是不是你打小就带着的,还有,你爸妈是谁,她们长什么样儿?”

    陈奶奶一句快似一句,一句紧接着一句的问话让孙慧心里头的那根弦绷到了最紧处。

    到最后,她的脑海里头轰然一声响。

    身世!

    她的身世!

    陈奶奶是看了这个玉坠才面色大变的。

    那个疯女人也是时不时的三句话不离‘这玉坠是她的身世证明’。

    还让她洗澡睡觉都不能摘下来!

    为了这个,她没少被那个疯女人给念叨!

    之前她以为自己是孙家的孩子,并没有多想什么。

    可是直到现在。

    她被赶出了孙家,被那个男人差点掐死。

    那一刻,她觉得自己是相信了孙爸爸话的:

    她,真的不是他的亲生女儿。

    不然的话,哪个当爹的会恨到想亲手杀了自己的骨肉?

    出来孙家这些时间,她不是没想过自己的身世。

    可是她觉得是一头雾水。

    自己不知道如何去找。

    更何况,她也怕,怕自己找出来的亲人一家境况更加的不如。

    到时侯说不定还得要自己去接济?

    本来就没什么感情。

    十几二十年从不在一起相处过。

    更是连对方的存在都不知道。

    如果真的就因为自己多嘴手贱的把她们找了出来,就一股恼的沾上了自己。

    孙慧觉得自己会受不了的。

    现在,看着陈奶奶这个样子,她忍不住心里头直直绷了起来。

    警钟大响。

    她双眼瞪的大大的,死死的盯着陈奶奶一脸的激动,颤抖,最后她一咬牙,直接把人拽到了一个角落处。

    看着陈奶奶,孙慧眼神冷漠,“说吧,你都知道些啥,都说出来。”

    “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陈奶奶正沉浸在她们陈家竟然出了这么两个不得了的孩子当中呢。

    更何况,这一个还是自己的亲孙女儿?

    耳侧就响起孙慧带着戾气的声音,她心头一跳,立马回到了现实。

    抬头看到孙慧有些阴冷的眼神。

    陈奶奶下意识的眼皮连跳了好几下。

    这个眼神,怎么和当初那个男人有那么几分的相像呢?

    嘴唇蠕动了两下,“那个,你刚才说啥,奶奶没听到——”

    “你不是我奶奶,我爷爷奶奶早就死了!”

    不知道是心虚还是怎么着的。

    之前陈奶奶也有好几次这样的自称。

    当时孙慧直接当没听到。

    可这会儿听了这话,孙慧却如同被毒蝎子蛰了似的跳起来。

    她恶狠狠的瞪着陈奶奶,“你是不是见过这玉坠子,你知道它是谁的对吧,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不然,不然我就立马去找陈墨言,去和她说,你在算计她,算计她的钱。”她冷笑着看向陈奶奶,一脸的阴霾,“别以为现在的陈墨言还是当初的陈墨言,她呀,早就不是你们这些人能随便控制的了。”

    陈奶奶并没有多想这些话。

    哪怕,孙慧的语气不好。

    她只是一脸的笑,“是是是,你说的是,不过,你问我啥来的?”

    孙慧觉得眼前这个老东西在装傻!

    不过她还是忍着性子,看着陈奶奶再次开了口,“我是问你,这个玉坠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啊,什么啥事儿,没啥事呀,我我就是觉得这玉坠子好看啊。”

    陈奶奶下意识的撒了个谎话。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然后,不顾孙慧再问,她伸手拽了孙慧朝着前头走,“慧慧呀,咱们出来时间不短了,快回去吧,我不放心你陈爷爷。他呀,这一辈子就没有离开过我,要是知道有你这么个……好心的姑娘一心一意的帮着我们,你陈爷爷哪怕是真的死了也会开心的啊。哎,天可怜见的……”

    她在前头念念叨叨的。

    后头孙慧听的却是脸色越来越黑,几乎想把陈奶奶给丢出去。

    她们陈家的事,和自己有关毛钱关系啊。

    好几次孙慧都想着把陈奶奶丢在半路。

    一来陈奶奶抓她抓的紧,没找到机会。

    二来,她心里头还对陈奶奶抱着几分期望呢,以着这人贪钱的性子,肯定不会就这样放过陈墨言的呀。

    等到时侯自己在后头看热闹。

    多好?

    再有,孙慧心里头下意识的多了个念头:

    陈奶奶好像是真的认识这枚玉坠子?

    刚才瞧着她的样子,分明就是见过的啊。

    可是到了后来,她又否认起来……

    为什么?

    孙慧觉得,不管如何,自己得从陈奶奶嘴里头套出点话来呀。

    医院门口。

    陈奶奶看着孙慧脸上的笑容堆成了一朵花儿,“慧慧呀,你真的不进去看看你陈爷爷了吗?你陈爷爷前两天还在念叨着你,说要让我们好好的感谢感谢你呢,你说这,要是让他知道你来了却没把你给留下来,不知道他要怎么怪我们呢,要不,你就站在门口站一下,让你陈爷爷好好的瞧一眼,就一眼?”

    “陈奶奶,我还有事先走了啊。”

    碍于自己的目的,孙慧敷衍般的加上一句,“等我回头有空了再来看陈爷爷。”

    心里头却是把陈奶奶给骂个狗血淋头:

    你们陈家的人,要死要活的那都是你们陈家的事。

    她去看的什么啊看。

    一个不小心还把她给染上病菌了怎么办?

    她才不要去医院呢。

    眼看着孙慧急匆匆的走人,都走老远了,陈奶奶还在后头挥手呢。

    “丫头,有空来看看爷爷奶奶呀,我们会想你的。”

    这亲热的话听的脚步急促的孙慧腿一软。

    差点被地下一块半凸起来的砖给绊住。

    站稳了身子,她站在地下深吸了口气,牙疼!

    陈奶奶这是几个意思呀。

    什么爷爷奶奶的,听的那话肉麻的……

    不过,之前没有玉坠这一出时,好像她也是这样称呼的?

    应该是自己多心了吧?

    这样一想,孙慧心里头的那股子不安再三的被她强行压下去。

    不会的。

    自己可是打小长在帝都的。

    哥哥他们也都说了,爸妈爷爷奶奶可都是老帝都人。

    自己绝不会和千里之外的一个破乡下村子的人有半点关系的。

    绝不会!

    医院里头。

    陈爸爸站在病房门口翘首以待。

    “娘你去哪了,这都大半天了,我还以为你迷路了呢。”

    陈爸爸站在病房门口,看着一脸欢天喜意的陈奶奶,心里头不满极了,“俺爹都这样了,娘你还想着别的事情,你这一出去大半天做啥子去了,难道你是去找言丫头了?”在陈爸爸眼里头,他觉得陈奶奶这一出去大半天的功夫,能找谁呀,不可能会在旅馆待这么久的。

    还有这脸上的欢喜……

    陈爸爸觉得自己好像是猜对了。

    他跟着陈奶奶一块走进病房,“娘,你是去找言丫头了吧,那丫头是不是答应帮着爹治病了?她有没有说自己也过来看看?”陈大方说这话的时侯可是一脸的理所当然,为什么不来啊,这可是当了她十多二十年的爷爷呀。

    如今老人都病成了这样。

    她虽然不是亲孙女,但也叫一声爷爷的。

    有钱了,怎么可能会不管,不过来瞧上一瞧?

    “晦气,你提那个死丫头做什么,别提她呀,让我没有好心情。”陈奶奶自己端起小桌上的茶水缸子,咕咚咕咚的灌了大半缸子的白开水,然后抬起手抹了下嘴巴,还咂巴了两下嘴,这才抬眼看向陈大方,“老大,有吃的吗,快去拿过来点,你娘我可是要饿死了。”

    一路上回来她只顾着高兴和激动。

    竟然连吃饭这件大事儿都给忘了!

    怎么就犯傻了呢。

    你说那丫头可是自己的亲孙女呀,让她孝敬自己一顿饭怎么了?

    嗯,下次。

    下次她一定得让慧慧丫头好好的带她去吃顿好吃的。

    很好吃很好吃的那种!

    陈大方拿了两个白面馒头,让陈奶奶就着水喝下去,不过陈奶奶只吃了一个就丢了,“这都吃的是什么呀,噎死我了,对了,老大你中午吃的啥,怎么就不知道给你娘我留一点?这你爹还没死呢,一个个的都不把我瞧在眼里头了,都是一群没良心的东西。”

    陈爸爸一脸的无可奈何,“娘,俺中午吃的是杂面馒头。比这个还省五分钱呢。”

    “吃这个干啥,我可告诉你呀大方,咱们老陈家祖坟冒青烟,烧高香了啊。”

    “哈哈哈。”

    “娘您这说的什么话,俺爹还在病床上躺着呢。”

    陈大方有些不乐意。

    难道他娘嫌弃他爹,巴不得他爹赶紧死了?

    “你知道个啥,那个大方我告诉你呀,我找到……”话在这里卡住,陈奶奶盯着陈大方满脸的疑惑,问号眼,一下子把余下的话给硬生生的吞了下去,她冲着陈大方有些嫌弃的撇了下嘴,“你知道个啥呀,我可告诉你呀,咱们老陈家现在可是发了,就是不靠那个死丫头,咱们也能在帝都待着了。”

    “真的啊,哈哈,绝不会错的。”

    老太太这一路上就愈发的留心。

    眼珠不错的打量着孙慧。

    这一瞧吧,她可是越看越觉得乐响。

    这丫头,肯定就是她们老陈家的种啊,瞧瞧那眉眼,那鼻子。

    长的多俊俏多好的一个姑娘?

    也只有她们老陈家这样的人家才能生的出来!

    这会儿陈奶奶早把自己之前骂陈妈妈生不出带把的,生的全都是瘪三赔钱货啥的话给忘了个干干净净。

    想着孙慧,那是越瞧越觉得好啊。

    哪儿哪都好。

    不愧是她们老陈家的种!

    陈爸爸瞅着自家亲娘,看着她眼里头的欢喜,听着她这话。

    忍不住瞪大了眼,“娘,娘你没事吧?”

    别不是出去撞到了啥吧。

    这话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

    陈奶奶使劲儿的打了他一下,“行了,你知道个啥,把我和你爹的衣裳都洗了去,还有,再去打两壶开水,赶紧的去,别老杵在我这里碍眼。”把陈大方赶出病房,陈奶奶以着不属于她这个年龄的矫健身姿扑过去把病房的门顺便给关了,然后,她直接扒到了陈爷爷的耳朵边上,“老头,老头你醒醒,我和你说个事儿呀。”

    “老家伙你醒醒——”

    陈爷爷唔了一声,被她吵的终于费力的睁开了眼。

    看着自己的老婆子,他嘴唇动了两下。

    “哦哦,你是问我想和你说啥是吧?”

    虽然陈爷爷没有发出声音来。

    但陈奶奶还是根据两人相处多年的时间一下子猜到了陈爷爷的话。

    她咧了咧嘴,笑的眉开眼笑的。

    “好事,大喜事呀,我告诉你,我找到咱们孙女了。”

    “咱们大孙女啊。”

    “真正的,大孙女!”

    要说她头一句话没头没脑的陈爷爷听不懂。

    这一连着三句,陈爷爷身边陈奶奶的枕边人,两人同床这么多年。

    他怎么可能一点都不知道陈奶奶的做事?

    眼一下子就挤出了一抹的亮光。

    “谁,谁——”

    “孙慧,哈哈,孙慧呀,就是那个孙家的丫头。”

    “你也见过的吧,长的多久呀,那小模样简直就是咱们陈家人刻出来的嘛。”

    其实,孙慧和陈家这些人还真的没什么相像的。

    但是陈奶奶这会儿认孙女心切呀。

    直接对着陈爷爷就念叨了起来,“你说这事儿巧不巧,咱们这一到帝都,这还没出火车站呢就遇到了那丫头,她这又是好心的帮咱们又是啥的,没想到这到头来,她竟然是咱们陈家的人啊,哈哈,可见是这老天爷开眼。”

    “证,证据——”

    陈爷爷听着这话也是觉得不可思议。

    怎么就那么的巧呢?

    不过,他还是比陈奶奶更加的理智。

    问证据。

    “有啥证据啊,你看看她那张脸,她那个人可不就是证据?”

    陈奶奶撇了下嘴,对着陈爷爷直接道,“谁要是敢和我说那丫头不是咱们陈家的,我一准挠死她的脸!”

    “你……别胡说……”

    陈爷爷那意思是没证据,这事儿也是能乱说的?

    心里头也有些失望:要是孙家这丫头真的是自己孙女,该多好?

    瞧着那丫头娇娇弱弱,善良可爱,通情达理的。

    可比起这个强硬的不行的陈墨言要好多了。

    不过也难怪,这个本来就不是他们陈家的种!

    “没胡说,没有,证据,我有证据的。”

    陈奶奶的声音里头透了几分的得意,“她脖子上挂着一块玉呢,我今天看到了,就是那个玉,我以前不是还和你说,差点就拿去当了嘛,但是被那个男人发现拿走了,我这些年来想想这事儿都觉得不甘心,不过这回好了,那玉坠子可是就挂在那个慧丫头的脖子呢上,就是她,错不了!”

    “看,看清了?”

    “看清了,看的可清了,慧丫头她就是咱们的孙女。”

    陈奶奶越说越兴奋。

    到最后,她几乎跳起来,“不行,我还是明天去找她,把她认回来好了。”

    “这可是咱们陈家的骨肉呀,怎么能漂在外头呢。”

    要是让外人听到陈奶奶这话准得笑掉大牙:

    当初你把人丢都丢了。

    不带半点犹豫的。

    这会儿竟然纠结起陈家骨肉流落在外?

    可真真的是可笑!

    “不,不能认!”

    陈爷爷似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他伸手握住陈奶奶的手,一脸的紧定,“不能认。”

    “老头子你说啥呢,为什么不能认?”

    陈奶奶瞪大了眼,“这可是咱们的孙女,是咱们陈家的人。”

    “我一定要让她认祖归宗!”

    她一脸的认真、凝重,“只有这样,陈家的列祖列宗才会更另的原谅我。”

    还有,孙家那个丫头一看就是不缺钱的呀。

    一个小丫头身上装着那么多的钱。

    等到以后自己成了她的亲奶奶,她还能不孝顺自己点?

    她也不要多。

    每个月给她个一百两百的就好了。

    田子航的四合院。

    门口站着一位穿了深棕色长款风衣的中年男人。

    头上戴着一顶鸭舌帽。

    帽儿檐压的低低的。

    只能让人看到他的半个下巴……

    田子航从远处走过来,就看到站在门口和个特务似的某个人。

    他抽了下嘴角,走上前,“你怎么来这里了,不是和你说没事别来这里吗?”

    瞧瞧他这上下一身的打扮。

    再把言言给吓到了怎么办?

    他这样一想,赶紧瞪向对方,“过去那边说话。”

    风衣男翻了个白眼,“田子航,你这是想要过河拆桥吗?我可告诉你呀,你这桥还没走几步呢,你确证你想拆?”风衣男的声音沙哑,低沉,带着几分金属在地下摩擦的刺耳感。

    田子航直接当没听到。

    他走在前头,推门走进附近的一家小餐馆。

    身后,风衣男神色自若的跟着走进去。

    “想吃什么自己点。”

    风衣男也不客气,直接叫了几个最爱最贵的菜。

    然后,他把帽檐往上推了推,露出一双犀利的眉眼,“别心疼,我这次回来是真的给你带回了一些有用东西的,不过你先别问,让我吃饱啊,我可是好久没好好的吃一顿了,妈呀,你说我为了你这事儿我磨破了多少双鞋子?费了多少的口水啊,我当初怎么就被你给忽悠了去?”

    “少费话,赶紧吃,吃完说。”

    田子航知道对方的脾气,也懒得问对方啥。

    直接让他吃个够、饱。

    至于他刚才说的带回来的一些真正的东西……

    田子航的心头虽然仍然有期待,有期冀。

    但是他自己知道,没有几年前的那种急切、迫切和激动的痛不欲生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身边多了个言丫头!

    很明显的,风衣男也发现了他的淡定,不禁挑了下眉,“怎么,想开了?要是真的想开的话,我觉得我这话不说也罢——”

    “吃饱了吗?吃饱了就说,我听着呢。”

    只要是关于她们的消息。

    他怎么可能不听?

    看了眼田子航,风衣男点点头,低头开始吃饭。

    风卷残云。

    狼吞虎咽。

    二十分钟过后。

    风衣男伸手抹了下嘴巴,冲着田子航一乐。

    露出一口大白牙,“这次,耐性不错呀,竟然等我吃完都没吭一声。”

    要知道前面的那好些回。

    只要他出现。

    对面的这个男人可是恨不得拿把钳子撬开他的嘴!

    这次竟然能忍住,不问……

    风衣男咪了一下眼,似笑非笑的看向田子航,“时间果然是治愈的良药啊。”

    他还以为眼前这个男人得坚持一辈子。

    看看,这才转眼十几年功夫。

    就耗尽了耐心吧?

    不过,十几年也的确时间不短了。

    足够了。

    笑了笑,他把这个心思压到心底,伸手从口袋里头掏出一封信,“都在这上头写着呢,你自己看看。”风衣男把信推到田子航的跟前,扬扬眉,“赶紧看,哪里不懂的问我,出了这个门儿,你要是再想找我,不容易哦。”

    “你就不能有点正形儿?”

    田子航的眼神落在对方风衣男翘起的二郎腿,以及时不时抖着脚尖的小腿上。

    最后,他抬手拿起信。

    唰的一下撕开……

    只有半张纸上写着字,很简短的几行。

    一目十行的看完。

    田子航忍不住皱了下眉头,“柳林镇?这有点熟悉呀……”

    “怎么,你觉得熟悉?”

    风衣男在田子航看信时整个身子靠在了椅子上。

    两腿架在另一侧的椅子上。

    抖啊抖的。

    直到这一刻,听了田子航的话之后他一下子直起了身子。

    双眼灼灼的看着田子航,“你好好想想,仔细想,你们之前是不是真的去过这个地方?有没有熟人啥的?”他看着田子航,眼神发光发亮,语气则是带着几分说不出来的诱惑,“田子航,你好好的想想,仔细的想想,说不定你这一下子能真的想起点什么来,你要找的人说不定就真的在这附近呢。”

    “她家有亲戚在这里?”

    “她有朋友住在这?”

    “还是她和你说过这里和她有什么关系?”

    对于风衣男一连串明显带着诱哄的话,田子航忍不住跟着翻了个白眼,“你得了啊,这些都没有,你刚才说的那些统统都没有,所以,你也不用再问了。”

    “可是那你刚才明明说熟悉的啊——”

    风衣男有些不死心。

    这可是他接的第一个案子啊。

    直到现在这么些年了,他都要老了好不好。

    这案子竟然就要死在他手里头?

    这样说出去的话,他这个私人侦探的名头多没保证啊。

    “我刚才说的熟悉,那是因为这个地方是我一个学生的老家。”田子航看着对面的风衣男,笑了笑,只是那笑容里头闪着太多的涩意、落寞,看在对方风衣男眼里头让他也不禁跟着面容正经了几分,“哎,我还以为这次能真的找到些有用的东西呢,再加上你刚才说熟悉,没想到竟然是这样——”

    “不过,你觉得你要找的人真的会出现在这里吗?”

    “你确定,她在这个地方没有朋友,或者是什么关系好的人?”

    田子航听着他的话,忍不住又拧了下眉头。

    到最后,他还是摇摇头,“真没有……”

    “不过,你这信上说,她真的出现在这个地方了,是真的吗?”

    风衣男一挑眉,眼里头尽是自信,“这可是我过千辛万苦才查出来的一条线索呀,而且,我可是花费了不少的真金白银,为了这条线索我可是赔了大半的身家呀,我说田子航,这次你不给我报销我就不干了啊。”

    田子航呵呵两声,“你说不干了这话好像没有一百也有五十遍?”

    风衣男,“……”

    到最后,他直接拍了桌子,“不行,我最近引到了一桩事情,缺钱,你得给我出一点。”

    “要多少?”

    “五百,不,一千……”

    “我还以为你说要一万呢,没想到这次良心发现?”

    田子航哼笑两声,把自己包里才取出来的五百块钱拿出来,“只有五百,多了没有。”

    “真没有?”

    “真没有。”

    风衣男垮了脸,一脸的好商量,“要不,你再好好的想想,说不定就又有了呢?”

    “还有你那包里头,真没有了吗,要不,我帮你再检查检查?”

    田子航扭头看他一眼,起身,“这事儿你多费点心,没事别往我家里头去。”

    “哎哎,为什么不能去你家里头呀,你是不是藏了个女人?”

    “你要是再胡说八道,我就去和你们家老爷子说,你回来了——”

    “我靠田子航你狠!”

    风衣男如同被狗咬了,一下子急了眼。

    不过,下一刻他看着对着他挥手走人的田子航,忍不住咪了下眼。

    这家伙,有问题啊?

    ……

    直到走进四合院。

    田子航还在脑海里头来回的转着那三个字儿。

    柳林镇。

    怎么竟然是言丫头的老家呢。

    想想自己这女儿妻子找来找去的,到最后竟然落到了柳林镇上。

    而言丫头呢,明明是在柳林镇出生的。

    却不知道自己的爹娘是谁。

    他越想越觉得这事儿挺巧的。

    难道,正如言丫头所说的那样,这事儿,它就是是老天爷的安排。

    特意把言丫头送过来给他当女儿?

    田子航的心里头有些暖意,只是下一刻,他又想到了什么,略有遗憾。

    如果,言丫头真的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这该有多好?

    只是想着想着,田子航的心头猛的一跳。

    言言,会不会真的就是自己的孩子?

    不过光想想,田子航的心里头就忍不住的狂跳了起来。

    口干舌燥。

    会是这样的吗?

    能是这样的吗?

    老天爷可怜自己,可怜言言。

    所以,在他她们不知道的时侯,就用另外的一种方式让他们相遇,相认?

    田子航的心头跳的飞快。

    越想越觉得当真有这个可能啊。

    唰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他在空荡荡的院子里头抄着手转了好几圈。

    最后都不能平复自己的心情。

    又连着转了好几圈。

    田子航似是猛的下了什么决定,想也不想的转身朝着院子外头走。

    院门口。

    陈墨言刚好推门走进来。

    看到田子航这个样子,她忍不住吓了一跳,“田叔你这是怎么了,脸色有点不对呀。”

    但瞧着好像又不是以往那种伤心难过?

    “言言,你回来了,哈哈,言丫头你快过来,让田叔好好的看看你。”

    “来来,田叔这两年都没认真的看过你长的什么样呢。”

    要说当真没看过那是假的。

    可没有盯着看,更没有仔细的瞧过陈墨言的脸庞长相那却是真的。

    田子航向来觉得自己喜欢陈墨言,那是因为这个孩子本身的能力,以及人品和个性。

    并不是因为她长的如何。

    哪怕她长的就是一个丑八怪。

    只要入了自己的眼,田子航觉得自己肯定也会待她如子侄的!

    可是直到这一刻。

    他想着自己刚才心头的那个念头。

    越来越迫切,急切。

    看着陈墨言的眼神带着火热,灼烈,“言言,你快过来,让叔好好的看看你,看看你到底长的啥样。”一边说着这话他一边直接朝着陈墨言脸上认真的瞧了过去,那火热带着亮光的眼神恍的陈墨言差点跳起来,她后退了两步,瞪大了眼,“田叔,你到底怎么了,受什么刺激了吗?”

    难道说,是她不在的这段时间,陈奶奶她们又跑过来了。

    把田叔给气到狠?

    以至于这会儿对着自己精神都有些错乱了吗?

    田子航才不理她呢,越看越觉得熟悉,到最后,他不由自主的喃喃自语,“言言,我觉得你应该就是我女儿。肯定是的,瞧瞧这长相,咱们长的一样啊……”

    陈墨言听了这话都蒙圈了。

    这是,真的被刺激到,傻了?

    ------题外话------

    明天应该会出来?哈哈。我闪一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