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064章 我不是,我谁都不是
    他看着陈奶奶,还有脸上适时表现出震惊的孙慧,冷笑了两声,“串通好的是吧?以为你们这样说我就会认了?以为我没有证据,拿你们没办法,就只能认下这么一个玩意儿吗?行,你们就这样认定下去,但愿,你们以后也别再改口,就这么一定的认定下去!”然后,他扭头看向田素,“去,报警。”

    “让过来的警察快一点,就说,这里有人假冒我失踪多年的女儿,招摇撞骗!”

    田素噌的一下站起身,麻利利的点头,转身去打电话。

    院子里头的陈奶奶、孙慧包括陈墨言都是懵的。

    当然,和陈奶奶还有孙慧被田子航直接叫人去报警的作法吓到不同。

    陈墨言则是完全被陈奶奶这一番话给震惊到。

    眼珠子掉了一地呀。

    孙慧是田叔的女儿?

    不不,她觉得自己比田叔还要更不想承认这个事实。

    田叔那么好,他的女儿怎么可能会是这样的?

    不都说龙生龙凤生凤么?

    可继尔她又坐在那里苦笑了起来,虽然是这样,可不还有一句话叫做龙生九子,各有不同?

    这样想想,陈墨言嘴里头的涩意更浓。

    难道,孙慧真是田叔的女儿?

    然后她更是被田子航直接而果断的动作给吓到。

    “田叔,真的要警察来啊?”

    她不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私下解决。

    陈墨言主要是担心田子航:万一这件事情最后成功解决,而又被证实孙慧真的是田叔的女儿。

    以着田叔这些年来对自家妻女的自责和内疚。

    他怕是心里头更加不好过……

    陈墨言看着田子航,“要不,咱们再慢慢查,找出线索再谈这件事情?”

    “对对对,言丫头说的对,咱们都是一家人,叫什么警察啊。”出声的是陈奶奶,她一听说叫警察,可是真的给吓了一跳,魂儿都要给吓飞了,这可是帝都的警察呀,到时侯当真把她往里头一关的话,她可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了,想想之前在村子里头时镇上那小屋子,再想想这可是不知道多少万人的帝都。

    陈奶奶就双腿直打颤,“你,你要是不信的话就当当我……”

    她本来是想说当我没说的。

    孙慧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来,“你们这些乱七八遭的事情,为什么要牵扯到我呀,我,我明明还是一个大学生,我安安心心的学习,上课,不过就是顺手帮了你们一下,然后就被你们给缠上,现在又因为一块玉坠非说我是个陌生人的孩子,现在还要报警,你们,你们也太欺负人了吧?”

    “是,我不是孙家真正的孩子。”

    “我爸我妈说了,是把我捡回来的,我妈打小就和我说,这玉坠是我的护身符……”

    “可那又怎么样?我不是孙家的孩子,我宁愿自己没爹没妈,我也不想是你的孩子!”

    说到最后,孙慧几乎是扯了嗓子哭喊起来。

    她人站在那里,娇娇弱弱的,眼泪吧嗒吧嗒一颗颗的往地下掉。

    看的陈墨言心里头都有些不落忍了。

    哎,这演技,太好了啊。

    她坐在这里看的都不好意思不给钱看了呢。

    相较于陈墨言的平静,陈奶奶可心疼了,伸手拉了孙慧的手,“走,这里没人认你,不稀罕你奶奶稀罕你,你跟着奶奶回家去,以后陈家就是你的家,你就是奶奶的亲孙女儿!”她一边说一边念叨着,“某些个人啊,打小她就是狐狸精,专门勾着人的,你这个爹呀,肯定也是被她给勾了魂迷了心的,他不认你奶奶认!”

    孙慧被陈奶奶用力的拽着走。

    心里头直想骂人:

    你说你作作戏啥的就行了呗。

    还真的要把她给拽走?

    孰不知陈奶奶可不就是真的要把她给拽走嘛。

    刚才田子航的报警可是把她给吓到了。

    在她看来,不走?

    留下来等着被警察带走啊,不走那才是傻子好不。

    可惜孙慧不是这样想的呀。

    暗自甩了两下没甩开,最后一用力,竟然把陈奶奶给推了出去。

    一屁股坐在地下。

    摔的眼前金星直冒,哎哟哎哟的揉着屁股直叫唤。

    孙慧装着被吓了一跳,“陈奶奶,陈奶奶你怎么样了?我扶您起来……”她上前,扶着哼哼唧唧的陈奶奶坐好,又一脸担忧的去查看陈奶奶身上,“没有哪里摔到吧,脚呢,这里疼不疼?”

    “好孩子,奶奶不疼,没事啊。”

    坐在不远处的陈墨言眼神轻轻的闪了闪。

    眸底,划过一抹若有所思:

    这感觉,怎么越看越觉得像亲祖孙的相处?

    还有,这个时侯她再一次想起了自己以前想到过的一个念头。

    是关于孙慧的。

    有一次是什么事情她忘了,她觉得,孙慧在某些方面和陈敏挺像的。

    所以她潜意识里直接把这个人拒而远之。

    想到这些,陈墨言的心口扑通扑通的乱跳了起来。

    难道说……

    脑海里头的那个念头电光石火般的闪过。

    乍闪就逝。

    快的陈墨言自己都有些不敢思议。

    同时,她也有些不敢去想,再去怀疑那个念头。

    口干舌燥中,她突然站直了身子,“田叔,我去门口看看警察来了没有。”

    “你,你这个小没良心的,好歹陈家养你那么多年,你现在看着陈家人倒霉你就高兴是吧?”

    路过陈奶奶的身边时。

    她抬手指着陈墨言骂,“黑心肝的玩意儿,你也只能一辈子当个野种了。”

    “野不野种的我不知道,不过,这位陈奶奶,还有你身边的这个自称是田叔女儿的女孩子,马上即将要被警察给带走却是事实哦。”陈墨言朝着旁边脸色铁青的田子航甜甜一笑,赶在他再次发飙前对着陈奶奶回忿过去,然后,她成功的看到陈奶奶的变脸,脸上笑意更深,“老太太你就放心吧,这里头可是大城市,比起柳林镇上的派出所拘留室什么的自然也高级文明多了,他们真的不会人身攻击,更不会打人饿着人什么的,真的。”

    陈墨言笑盈盈的说完,直接去了院门口。

    她的身后,陈奶奶却是整个人的脸色变的铁青,难看到了极点。

    打人?

    饿肚子?

    还有什么吗?

    就是连孙慧,握着陈奶奶手臂的手都因为用力而指节泛白。

    陈奶奶被她捏的疼,忍不住皱了眉头,“慧慧你做什么呢,捏的奶奶手都疼了。”

    “啊,陈奶奶对不起,我,我就是有点难受——”

    她咬着唇,微垂着头,脸庞上满是委屈。

    眼泪嘀嗒嘀嗒的落在地下。

    砸在陈奶奶的心上。

    好像说来也是奇怪,当初,陈奶奶是巴不得没有这个大孙女的。

    所以在她生下来后晕厥,看都没看就直接想要丢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意外的看到孙慧,然后陈奶奶在知道这个孩子是当初她丢的那一个。

    是她们陈家的骨肉之后。

    她就觉得满心眼的喜欢,喜欢这个孙女!

    或者,这就是她和孙慧的缘份吧?

    安慰了孙慧几句,陈奶奶站起身,看向田子航,“我之前说的都是真的,你不信可以去查,还有,要是我有半句假话,就让我,就让我天打五雷劈……”她一边一边小心的去看田子航,在发现自己都说了那么毒的誓言之后他脸上还是没有半点的动容,不禁心头一狠,一咬牙道,“我要是说了半个假话,就让我出车被车撞死。”

    “死无全尸!”

    “三哥你可别被这些人给骗了呀,她们这是拿发誓当吃饭呢。”

    田素很是不屑的翻了个白眼,看看陈奶奶,再看看站在她身边红着眼圈,低头不语的孙慧,最后,她的眼神落在站在门口,身姿挺的笔直,淡淡眉眼中透着坚定和毅然的陈墨言,心里头顿时就就舒服了起来。

    要是真的认侄女。

    她宁愿认这个陈墨言,也绝不想自己的侄女是孙慧这么个东西啊。

    “发誓啥的要是有用,还要警察做什么?”

    田素撇撇嘴,眼角余光看到不远处门口的几个身影,她眼一亮,“陈墨言,让他们进来,快点啊,警察警察,快把她们两个人给带走,就是她们,冒充我们家的人,跑到我们家里头敲诈我三哥,还信誓旦旦的发誓呢,可真真是可笑,要是有誓有用,还要你们这些警察做什么,你说我说的对吧,警察同志?”

    其中一个明显是认识田素的。

    对着她一瞪眼,“严肃点,我们这是在出任务。”然后对方扭头看了眼脸色紫青红白轮翻转换的陈奶奶两人,最后落在站在一侧沉默不语的田子航身上,“田先生,这件事情是?”

    “哦,就是她们两个,跑到我面前说是我女儿,说有我妻子当初的线索,还非要让我写这么一个字据,并且给他们一众的好处和钱才答应说出真相,还有就是,这个女孩子和这个老太太是认识的,我严重怀疑她们是早就策划好的,这是一起敲诈勒索案,还请你们把人带回去好好的严查,落实她们是不是真的有我妻女的消息。”

    “那行,田先生人我们带走了,你等我们消息就行。”

    田子航亲自把几个人送出大门口。

    陈奶奶被两个警察押着,几乎要晕过去,“我说的都是真的,是真的呀,她真是你女儿……”扯了几嗓子没有人理她,陈奶奶几次话到了嘴边还是没敢把实情说出来,再说,她也不傻,这个时侯要是再说,不是明摆着告诉人家,自己就是在胡说八道,想要骗钱吗?

    眼看着就要被押走。

    陈奶奶眼前一阵阵的发黑,“言言,言丫头,我可是你奶奶呀,陈墨言你个死丫头,你可是吃了我们陈家十几年白饭的,我告诉你,你这样看着我被抓走不管这是不孝,你这样是要被天打雷劈的。”

    陈奶奶的语气带着愤怒,气愤。

    陈墨言却是朝着她轻轻勾了勾唇,悠悠的开了口,“这位,陈奶奶,别说了你之前发过的誓哦。”

    她发过的誓?

    陈奶奶就觉得自己后背上一冷,差点腿软的瘫到地下:

    她刚才说的是,要是她撒谎,那就是天打五雷轰,再就是出门被车撞死……

    现在这死丫头竟用这话来堵她。

    分明就是想诅咒她!

    她狠狠的瞪着陈墨言,“你个黑心肝的,没良心,没天理啊,你竟然诅咒你奶奶我,警察同志,她也是坏人,她手里头钱可多了,看着自己的爷爷重病不管,宁愿让他去死也不出钱帮忙,警察同志,你们一定要把她也给抓起来啊,你们可得好好的教训教训她,最好关她个十年八年的!”

    陈奶奶的话里头满满的全都是恨意。

    听的几个警察是一头的雾水。

    其中那个认识田素的人更是看向田子航兄妹两个,“田先生,这事儿……?”

    “她是我的一个学生,和这件事情没关系。”

    田子航很是淡定的开了口,“我现在只是报警她们私闯民宅,敲诈勒索。”

    “行,那我们知道了,田先生再见。”

    几个警察虽然知道这件事情另有玄机,很可能也牵扯到陈墨言。

    可是人家田先生护着啊。

    再说了,人家可是好好的站在那里,没做什么坏事啥的。

    为什么要抓人家?

    至于陈奶奶刚才喊的那些话,可就是更加搞笑了。

    自己赚的钱,怎么花还不能做主了吗?

    等到把骂骂咧咧的陈奶奶带上车,彻底的驶离了田家四合院。

    陈墨言回头,就看到一脸笑意的田子航。

    傍晚,最后一抹晚霞的余光下。

    田子航整个人如同披了层银纱,但他眉眼的浅笑却让她觉得莫名的温暖、踏实和安心。

    她张了张嘴,“田叔,我……”

    “你过来,咱们两个好好谈谈。”

    陈墨言觉得自己的腿有千斤重。

    不过是几步路的距离。

    可她却觉得自己走了好久,好久……

    僵着身子坐下来,她抬头看了眼田子航,又猛的低下了头。

    陈墨言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有点不敢去看田子航!

    倒是田素,因为她不曾了解整个事情的全部,这会儿瞧着陈墨言这个样子,不禁伸手在她手臂上拧了一下,挑高了眉,“我说你这是几个意思呀,瞧瞧你那表情,好像我三哥欠你多少钱似的,你什么意思呀,你这是怪我和三哥把你那个奶奶送到派出所去吗?不是吧,你还真的怪我们啊?”

    “哎哎哎,你别哭啊……”

    “三哥三哥,你看她……我我,我可没怎么着她呀。”

    自家三哥可是很宝贝这个丫头的。

    三哥万一因为她哭了而牵怒自己,再把她赶出去啥的。

    多没面子?

    “你是没怎么着她,可是,你有一句话却是说对了……”

    “啊,哪句话?”

    田子航看着陈墨言坐在那里低着头,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一颗颗的好像烙铁一样烙在他的心上。

    烫的他整颗心生疼生疼。

    “三哥,哎,三哥你怎么,你怎么也,也……”哭了?

    田素看看这个,扭头再看看那个。

    整个人是一头的雾水,懵。

    耳侧,响起田子航幽幽的声音,“你没怎么着她,但是,我却是欠了她的,咱们田家欠了她的,这一欠,就是二十年!”他越说越心痛,扭头看着坐在那里低垂着头,一声不吭默默垂泪的小姑娘,想像着她这十几年来自己一个人在陈家那些痛苦而煎熬的日子,田子航痛苦的喘不过气来。

    一颗心好像被只大手给紧紧的纂住。

    滞息。

    “言言,是我不好,是我欠了你的,欠了你们的……”

    田子航的话听的田素倒抽了口气。

    她伸手捂了嘴,后退了好几步,双眼瞪的溜圆,看向坐在那里一声不吭的陈墨言。

    “她,她她真是……”

    “三哥,她她真是当初那个孩子?”

    “是咱们田家的?是我侄女?”

    田素倒不是和刚才憎恶孙慧那样觉得陈墨言很讨厌。

    这会儿的震惊只是纯属她的本能反应。

    她抬手指着陈墨言,一脸的不可思议,“三哥,你找了这么多年的孩子,她竟然早就来到你身边了?这这,这不是电视吧?还有,三哥,刚才那个老太太可没说这事儿呀,你别不是自己想的吧?”她双眼乌溜溜的转着,脸上仍然是浓浓的震惊,“这可是大事,三哥,你可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啊。”

    “要不,咱们还是等奎哥那边有了消息再说?”

    虽然田素这两年觉得陈墨言挺好的。

    对她的印象也有极大的改观。

    可这和接受她当个普通的朋友或者是自家三哥把她当成子侄的晚辈来呵护不同呀。

    现在,三哥可是说这丫头是她们田家的孩子。

    是三哥的亲生骨肉!

    这可是要认祖归宗,要进祖谱的啊。

    能是小事吗?

    “我不会认错的,这种事情,我也绝不会开玩笑。”田子航朝着自家妹妹笑了笑,他能理解她的心思,可是,田子航却更相信自己的直觉,虽然这件事情里头还有太多的雾水和疑惑没有解开,但是,他却坚信一件事情,陈奶奶当初,应该是知道两个孩子被换过的!

    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当初陈墨言做为外人的孩子留在了陈家。

    他看着田素,最后,眼神落在陈墨言的身上,

    “言言,她就是我的……”

    女儿二字还不曾出口,陈墨言霍的站起了身子。

    泪流满面的对着两人喊,“我不是,我什么都不是,我谁都不是。”然后她朝着门外跑了出去。

    ------题外话------

    有二更。我闪了。下章出结果吧。呵呵。别骂我。这事纠结过去就一路顺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