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069章 叫一声爸
    “娘——”

    陈爸爸一个大男人,隔着铁窗和陈奶奶见面,哭的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

    “哭啥哭,我问你,有没有去找那个死丫头把我弄出去?”

    陈奶奶看着陈爸爸板着一张脸,“那丫头向来就是个嘴硬的,你好好的去求她,赖着她……”

    还没等陈奶奶说话呢。

    陈爸爸却是猛不丁的一声低喝,“娘你别说了,我,我是不会去找她的。”

    “你说啥,你不去找她,那谁把娘接出去?”

    “要不是那个死丫头,娘会这样吗?”

    “她要是不把我弄出去,你就和她说,我和她没完。”

    陈大方却是已经不想再听这些,他冷眼看着陈奶奶,沉默了半响,突然开口道,“孙慧是不是我和大丫的女儿?娘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了?还有,你和孙慧跑到人家田家去做什么,想要当人家田家的孩子,觉得陈家给她丢人了,看不起是吧,行,那你和她就在这里住着吧。”

    “娘,我走了。”

    “哦,对了,老二他们一家早就走了,他连爸最后一眼都没看到。”陈大方看着陈奶奶变色的脸,心头沉甸甸的,也不知道自己再说什么好,转身要走的时侯,还是有些犹豫,“孙慧她,还好吧?”

    “我哪知道呀,那丫头一进来就被人和我分开了,不过她是咱们陈家的人是真的,啥,你问我当初不是说没了吗,我怎么知道呀,我就是看着人没了气才丢的嘛,谁知道她命大,不但没被野狗啥的叼了去,竟然还被人带到了帝都来?这丫头呀肯定是个有福的,我说儿子啊,你一会找人问问,去看看去,啊?”

    陈大方听到这里总算是反应了过来。

    感情,他妈是觉得孙慧是个有福气的,命好。

    所以才跟孙慧亲近几分?

    深深的看了眼陈奶奶,陈爸爸苦笑了下,“妈你自己保重,我回去了。”

    见不见孙慧?

    陈大方自然是想见的。

    可惜,他说了之后,人家孙慧直接说了,不认识他!

    到最后他也没能见到孙慧。

    孤零零抱着陈爷爷的骨灰盒上了火车。

    据说,陈爸爸回去之后和陈妈妈大吵了一架。

    据说,陈爸爸回去后生了一场大病。

    不过这些,都是陈墨言后来听说的。

    因为她现在正在发愁别外的一件事情。

    帝都。

    田家四合院。

    陈墨言趴在院中葡萄架下的桌子上,闭着眼小憩。

    不远处田子航看了她一眼,“别在这里睡,要是累了的话就回屋去休息。”

    “田叔你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

    陈墨言支起半个身子,手托着半边脸庞朝着田子航看了过去。

    “我在外头办完事就赶紧回来了,你怎么又在外头趴着?”田子航一边说一边走了过来,坐在陈墨言的对面,凝重的脸色看着她,“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呀,怎么我觉得你脸色好像有点不对?”

    “我能有什么事情啊,整天可是都在您眼皮子底下呢。”

    听着她这话,田子航有些失笑,“怎么,觉得我老了,嫌我碍事儿?”

    “您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的好不?”

    陈墨言翻了个白眼,想了想,她还是小心冀冀、试探般的开了口,“田叔,当初的时侯,您为什么要离开啊,我妈身边还有谁啊?对了,我妈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啊,你总得给我讲讲吧?”其实,她是想问问田子航,有没有她妈的照片什么的,有的话拿出来让她看看呀。

    好歹的她得确定下,孙慧妈妈是不是她的妈妈呀。

    要是她妈的话。

    孙慧爸爸这个人又是怎么回事儿?

    还有孙慧妈妈,明显瞧着是脑子有问题的。

    是在当初生她的时侯伤到的吗?

    还有就是,这些天她没敢和田子航说,其实陈墨言心里头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孙慧爸爸是不是她爸妈的熟人?

    还是说,只是单纯的遇到了脑子有些问题的她妈。

    然后一见钟情?

    要是孙慧妈妈真的是她妈妈。

    那么,孙纯应该不是她亲生的……

    可孙慧爸爸对妻子很好……

    她用力的揉着眉心,这些问题滚雪球似的,在她的脑海里头越滚越大。

    最后让她头都痛了起来。

    “你妈她呀,是一个很温柔很温婉的人,而且长的很漂亮,对了,我这里有照片的……”

    “咦,我的照片呢?”

    田子航伸手去翻钱包,找他身上和妻子唯一的一张合照。

    巴掌大的钱包都翻了个遍。

    结果就是没有!

    “去哪了,我的照片去哪了……”

    田子航的脸都白了,手脚发抖,用力的抖着钱包。

    “去哪了,早上出门的时侯还有的啊,怎么就不见了?”

    “照片呢,照片在哪,出来啊。”

    到最后,田子航几乎是吼着喊起来。

    “别急别急,慢慢找,田叔你别急,我来看看。”

    陈墨言的声音好像有奇异的安稳力,田子航慢慢的坐下去。

    只是整个人还是着急的不得了。

    他的照片呢?

    钱包被陈墨言拿在手里头,翻来复去的看了两遍。

    最后,她的眼神落在某一处。

    没有出声,她把钱包的另一侧开线的地方拿到了田子航的跟前。

    另一侧整个都开了线。

    因为那一端装的只是照片,估计是不知道什么时侯漏掉了……

    田子航整张脸变的惨白惨白的。

    他看着陈墨言,呵呵苦笑了两声,最后,整个人如同被抽去了所有的生气。

    “没了,都没了……”

    “肯定是子佳觉得我这几天没有继续找她,所以她生气了……”

    “肯定是这样的。”

    “子佳,我只是高兴,看到咱们的女儿了啊,你别生气好不好?”

    “子佳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找回来的。”

    找回来三个字彻底的刺激了田子航。

    他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对,去找回来,我去找回来,子佳你等着,我这就去找你回来……”

    他噌噌的向外走。

    陈墨言也不拦着他,主要是这会儿拦也拦不住。

    便索性跟在他的后头,“田叔你别走那么快,你先好好想想你今天都去了哪,仔细的想想,然后咱们再一处处的去找,这样找的机会大一些。”她一边说一边扭头把院门上了锁,回头走到了拧着眉头的田子航身边,“田叔你别急,就是一张照片,要是有人捡到肯定会还给咱们的,你好好想想——”

    “我我之前给学生上课来的——然后去了趟你师傅的小院,不过他不在,我就直接回来了——”

    田子航站在那里仔细的想着自己今天都去了哪。

    力争不漏掉任何一个地方。

    “对了,我还去了趟百货商场,本来是想着给你买些衣服什么的,可是我选了半天没选到好的,就想着回头有空了带你一块去……”他一边说一边担心的拧紧了眉头,“难道是在那个时侯掉的吗,要是真的掉在百货商场了,可就难找了,不行,我得赶紧去找,言言你先回家啊,爸找到了就回来。”

    “我和您一块去。”

    就他这个状态。

    陈墨言哪里敢放他一个人出去?

    刚才急成了那个样子。

    要是真的到最后找不到,不得急的六神无主,当街大哭啊?

    “那那好吧,咱们一起去。”

    上了公交车,田子航票都没买呢,直接就奔着人家售票员过去了,“这位同志,你有没有在车上捡到一张照片啊,对,就是一男一女,我和我妻子的合照,有点旧,你要是看到的话和我说一声行吗?”

    “对不起,这是我爸,我妈不在了,他把照片给丢了……”

    售票员本来还有些不舒服:

    怎么一上车就盯着她找照片啊。

    不过被陈墨言这么一解释,售票员顿时也就心软了,她扭头问了句司机,然后摇摇头,看着田子航瞬间难看失望失落的脸,售票员又有些不忍心,“你确定你是坐的这辆车子吗,你放心吧,等回头下班了我帮你打听下这趟车,看看别的车上有没有捡到……”

    “行行行,那太感激您了,这是我们家的电话,谢谢呀。”

    “谢谢姐姐。”

    陈墨言负责甜甜的笑,顺便适时的卖个可爱萌。

    心里头都觉得自己蠢死了。

    可没办法,她亲爹这会儿不给力呀。

    清华大学门口。

    门卫自然是认识田子航的,他带着陈墨言就这么走了进去。

    “您在哪上的课?还是大教室?”

    “嗯,是啊,对了,我还去了趟图书馆。”

    陈墨言一边跟着他走一边听着他念叨,大教室近在眼前。

    里头有学生正在上课!

    田子航想也不想的就要往里头闯。

    被陈墨言给眼急手快的拽住,“田叔你等会,等下课啊。”

    “啊,可是我,现在不能进去吗?”

    “不行。”陈墨言摇摇头,拽着田子航的手不让他往里头冲,“这会儿别的教授在上课呢,你不能破坏课堂纪律啊,不然的话多不好?”

    “可是那得等多久啊。”

    陈墨言看了眼虚掩的教室室,想了想,“应该用不了多久吧?”

    “要不,咱们先去图书馆看看?”

    “也行,那就去图书馆吧。”

    在图书馆转了一圈,又找了管理图书的老师问过。

    结果自然是让人失望的。

    再回到大教室,课已经结束。

    有不少的同学朝着外头走,三五成群的。

    这一切熟悉的让陈墨言觉得自己好像还是个学生……

    讲台处转了两圈,问过那个想要离去的教授,知道对方什么也没看到。

    田子航有些不死心的又跑去打扫教室卫生的阿姨那里。

    当对方肯定的说,自己离去后就打扫了教室,没有看到照片之类的东西时。

    田子航的脸色已经是有些难看了。

    不在学校!

    走出校门的田子航眼神都空了。

    “没有,没有啊,我把子佳丢了,言言,我又把你妈妈给丢了……”

    “言言,她一定会怪我的……”

    “我竟然连她的照片都保不住——”

    他的情绪几近崩溃。

    “别急,田叔你别急,只是一张照片。”

    “只是照片不见了。”

    陈墨言看着这个样子的田子航,心痛的很。

    觉得自己的心好像也跟着空了一块似的。

    这么多年来,他到底是怎么过来的啊?

    “田叔你先别急,咱们再去找——”

    “对对,咱们再去找。”

    只是两个人按着早上田子航走过的行程走了一遍又一遍。

    足足折腾了大半天。

    最后的结果还是没有。

    蹲在百货商场的大门前,田子航双手捂脸,呜呜的哭。

    如同一个孩子。

    他身上的那种绝望、伤心和难过看的陈墨言眼圈跟着红了起来。

    “不就是一张照片嘛,没了咱们再继续找,到最后把照片和人一块找回来就是了。”

    陈墨言蹲在田子航的身侧,握着他的手,语气平静而坚定,“这么多年您都撑过来了,现在还找到了我,您不是一个人了啊,有我和您一块做伴,咱们一块找,您还有什么好怕的?”

    “言言,我,我怕你妈她会怪我啊。”

    不由自主的,田子航抱着陈墨言痛哭出声。

    这么多年下来,睡不着的时侯,想念的时侯,痛苦的时侯,伤心的时侯。

    他都是看着那张照片过来的。

    现在,老天爷也要连那唯一的念想都给他收走吗?

    其实,田子航心里头还有一种恐惧:

    他找到了言言。

    是不是子佳觉得能放心了,所以,连照片也在他的人生中退场?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子佳她……

    田子航不敢去想。

    “言言,你妈她不在了,她不在了啊。”

    “她肯定是看到你了,所以觉得能放心了,她就要走了。”

    “永远的离开我,离开咱们了……”

    田子航的情绪几近崩溃。

    语无伦次。

    但陈墨言却是听的心酸不已:

    田叔,这是怕了吧?

    她伸手,用力的握紧田子航的手,眉眼灼灼,“爸,爸你放心,我是你和妈的女儿,我有感觉,妈妈她一定在哪个地方活的好好的,她呀,只是迷路了,找不到回家的路,她正等着咱们去找到她,就像爸你找到我一样去找她回来,接她回家呢,爸,你要是就这样倒下去,失望灰心了,谁去把妈妈找回来,谁去接妈妈回家?”

    “对对,我不能,我得接你妈回家……”

    “不是,言言,你刚刚,你刚才叫我什么?你你是在叫我爸吗?”

    田子航的眼神小心冀冀的,满含着期冀、期待、不敢置信。

    看的陈墨言心头一抽一抽的痛。

    她重重的点头,“对,我叫您爸,爸,爸爸,以后我会天天叫,叫到您听烦我!”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