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部队上。

    顾薄轩是在一个月后出任务回来,才看到的这封信。

    开始的时侯他是很高兴的。

    匆忙的把任务交接,手下的兵解散,他抱着信就回了自己的宿舍。

    整个人倒在床上,他已经是迫不及待的拆开了信。

    甚至还喜滋滋的想,言言肯定是想他了吧?

    他也很想她的。

    很想很想!

    要不是出任务的时侯他强行按捺着自己的思绪,怕是早就出事了。

    如今回归。

    心里头的那股子思念迫不及待的涌上来。

    再看到这一封信。

    思念如同涨潮的水,汹涌而澎湃。

    他用力的捏着信,双眼灼灼发亮,言言,等着我,他一定会让她们早日团聚的。

    为了这个而努力!

    拆开信,一脸笑意的顾薄轩一目十行的看下去。

    然后,信看到一半。

    整个人傻了。

    懵圈。

    他都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眼花啥的,看错了?

    嗯,再看一遍。

    结果自然是一样的……

    然后,他就苦笑了起来:

    未来娶妻路上,他怕是又要多一重,不,多几重的困难了啊。

    不过,苦笑之余他更多的却也是吃惊和欢喜。

    吃惊是因为这件事情的本身。

    欢喜自然就是陈墨言了。

    真的让她找到了亲身父亲啊。

    而且,还是早就认识,视她如亲生女儿的田叔。

    更重要的是,当初,她不是被丢弃的那一个!

    且,直到现在,田叔还在执意的寻找着她,她们……

    现在这样的结果,言言应该很高兴。

    他自然也是高兴的。

    可是高兴之余,他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呀。

    以后,有个事事以女儿为重,把女儿当成眼珠子般护着的岳父。

    真心不容易啊。

    即然知道了这件事情,顾薄轩自然是不可能不过去一趟的。

    不过和领导请假的时侯却被拒绝。

    因为他们马上就要出任务。

    顾薄轩,“……”

    最后,他只能草草的给陈墨言回了一封信,说明等自己这次任务回来,就会有半个月的假期,到时侯再过去看她,最后又是满满的歉意什么的,陈墨言是在七天后收到的信,看着信上头通篇的字,她翻了个白眼,然后一脸平静的把信放到了床头柜的小格子里头。

    回过头,她继续如常的做起了自己的事情。

    工厂那边有林同。

    两个店,赵西和小蔡两人能帮着她顶去大半的事情。

    余下的很小一部分她慢慢来就是。

    所以,坐在院子里头的陈墨言觉得,她一下子成了最闲的那一个?

    躺在椅子里,她闭着眼,却是想着自己连续几次去孙慧家的情况。

    都是锁着门的。

    她甚至问了孙慧家旁边的邻居,都说他们家已经好些天没有人回来了。

    楼下的几个老太太也说,这段时间都没见到她们家的人。

    孙慧在里头关着呢。

    孙纯?

    还有孙慧爸爸,是他听到了什么,带着孙慧妈妈走了吗?

    想到这,陈墨言霍的一下坐直了身子。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孙慧爸爸是心虚?

    这么说来,孙妈妈……

    她咬了咬唇,扭头看向了书房方向。

    自打田子航丢了照片,这段时间他整个人都是魂不守舍的。

    要不是陈墨言,估计换第二个人他都不会理一声!

    这几天更是听了陈墨言的话,直接把自己关到了书房里头画画。

    说是要把陈墨言母亲的长相画出来。

    其间,陈墨言好几次都想偷着进去看看,看看田子航画出来的那个人是不是孙慧妈妈?

    可惜几次都被田子航给赶了出来。

    而且桌子上地上啥的,也没见有画像啊。

    偷着进去几次也没翻到。

    陈墨言最后只能放弃,等着田子航自己画好,拿出来给她看。

    可这等待的时间,心好像被猫儿抓了。

    痒痒的啊。

    本来等了几天的陈墨言准备再等等的。

    可这一刻想到孙慧爸爸有可能有问题……

    要是他真的带着人跑了?

    陈墨言坐在椅子上脸色来回的变幻着,最后,她咬了下唇,有所决定。

    吃过午饭。

    眼看着田子航又要如常的往书房里头跑。

    陈墨言赶紧唤住他,“爸你先别走,我有话要和你说。”

    “啊,什么事情,是遇到什么难事了吗?还是缺钱了?爸上次给你的卡用完了是吗?你等下,我好像还有两张的……”他一边说一边准备往身上去掏钱包,结果习惯性的找了两下,才想起钱包因为掉了照片被他给牵怒,丢了,那些卡什么的他也就没随身带着了。

    手顿了下,他摇摇头。

    这些习惯还真的是……

    “你等着,爸这就去给你拿……”

    “爸,我和你说的不是这件事情,我没遇到困难,我也不缺钱,我有正事和你说。”

    陈墨言看着田子航一脸的迷茫,不禁抬头看了下天空。

    她这个爸,有时侯也是一根筋到底的啊。

    就比如这一刻。

    他的心思估计全都放在他的画上头上了。

    并且他认为画的不好的不画,没灵感的时侯不画,反正就是各种的挑……

    真的就是陈墨言。

    换个人这样在他眼前晃,耽搁他所认为的正事。

    你看他翻不翻脸?

    这会儿他满脑子都是画,好不容易转了几圈,反应了过来。

    哦,自家宝贝女儿说要和他说正事。

    田子航按着陈墨言的话坐下来,一脸认真的看向她,“你说吧,是不是在外头受欺负了?爸给你撑腰。”

    嗯,有爸的孩子真好!

    陈墨言深吸了口气,心里头满满的都是感动,“爸,这些都不是,您坐好,听我说。”

    “啊,好,你说。”

    田子航真的坐好,如同小孩子上课听讲那样。

    脚并排,手放在两个膝盖上。

    看的陈墨言忍不住想笑,可转而,她又觉得满满的心酸。

    田子航并没有做过一天的父亲。

    他只是知道他有那么个孩子,男女都不清楚。

    之前一心一意的寻找着这个孩子。

    如今找到。

    别人家的父亲都是从孩子软软一团,一点点的适应。

    可是她们家呢?

    田子航几乎是瞬间就有了一个二十岁的女儿!

    别说田子航,就是她,有时侯想想都觉得做梦一样啊。

    田子航一心一意的想着对自己好。

    可他并没有和孩子相处过,不知道,不清楚,手脚无措啥的再是正常不过。

    此刻,看着他一身的紧张,陈墨言眼圈发酸,咬了下唇,她帮着田子航倒了杯茶,“爸你喝杯茶,刚才吃的好像有点油腻了。”

    “哦哦,好,我喝,爸喝。”

    田子航接过茶,二话不说就往嘴里头倒。

    看的陈墨言直接扭过了头。

    幸好,她试了水温才端过去的。

    “爸,我想查一下孙慧的爸爸,你能不能帮我找田素姑姑过来一趟?”

    这下田子航反应了过来。

    他一脸的疑惑,“查他做什么?不提那个孙慧现在还在里头关着,就是她出来了,也和咱们没关系呀。”他看着陈墨言,劝着,“爸知道你心软,对陈家嘴上说的再狠,心里头总有那么两分不一样,孙慧是陈家的孩子,要管也是陈家人管,和咱们和你没关系,言言,你可不能心软啊。”

    她爸以为她查孙慧爸爸是为了孙慧……

    心头一动,她就点头默认了这事,“爸,你说的对,我就是想看看孙慧爸爸是什么人嘛,而且我又不出面,让田素姑姑去找那个奎子叔叔,让他帮我查查嘛,爸,好不好,要不你把电话给我,我自己去找田素姑姑去了啊。”

    最终,陈墨言还是担心这件事情对田子航再次造成伤害。

    还有就是,要是她的猜测不成立。

    孙慧只是机缘巧合下被孙慧爸爸收拾,孙慧妈妈也不是她的妈妈……

    田叔得多伤心失望?

    她想着,还是有结果了再和他说罢。

    “行行行,你等着,我这就去让田素过来。不过,你可别和她走的太近呀,你姑姑那性子,你可不能和她学。”田子航提到自家亲妹妹,眉头也忍不住拧了一下,他再三的叮嘱了几句,让陈墨言坚决不能学田素,这才放心的进去书房打电话,看着他走进去的身影,陈墨言的嘴角扯了扯,眼底眉梢全都是笑意。

    什么事情都有人帮着你操心,会担心你跟着人学坏。

    会忍不住的叮嘱你。

    会觉得,自己的孩子是天下最好的!

    有个爸爸。

    就是这样子的滋味吗?

    田素是在快五点的时侯气喘嘘嘘跑进来的。

    一进来看到陈墨言对着她招手,“赶紧的,给我倒杯水啊,渴死了。”

    “你跑那么快作什么,难道后头有鬼在追你不成?”

    虽然两个人成了真的亲姑侄。

    但是田素没个长辈的样子,陈墨言也不是那种纵着她的人。

    所以,两人之前是怎么相处到现在还是这样。

    没变。

    陈墨言虽然翻着白眼,但还是给她倒了杯水递过去,看着田素接过去一仰头咕咚咕咚的喝,她只能摇摇头,然后某人把空茶杯往她面前一递,扬扬眉,那意思,再来,陈墨言只好默默的拿起水壶,充当起个倒茶水的。

    三杯水过后。

    田素咂了下嘴,坐下来,“渴死我了,哎哟,总算是舒服了。”

    “你不会是一路跑着来的吧?”

    “那倒不是,只不过是今天点背,在外头遇见个疯子,一路狂追,我可是好不容易才甩开他。”

    回到办公室还没喘口气呢。

    这不就接到她家亲三哥的电话圣旨么?

    她敢不来吗?

    坐在椅子上,田素没啥形象的抖着腿,“三哥说你找我有事,说说吧,啥事?”

    “你那形象,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个流氓。”

    田素撇嘴看她一眼,“有我这么好看的流氓吗?再说了,我可是你姑姑,我是流氓,那你是啥啊,流氓她侄女?还有,流氓这话可难听,别瞎给我盖帽子啊。”田素身子索性整个都趴到了桌子上,有气无力的,“晚上煮点好吃的啊,我这一天没吃好了,遇到个疯子真是晦气死了。”

    “姑姑,能问一下,你遇到的疯子是男还是女吗?”

    “肯定是男的啊。那就是一个神经病!”

    田素脸上满满的气愤,咬牙切齿的看着陈墨言,不过随即她就反应了过来,“坏丫头你又套我话是吧?行了,你也不用套,那真的就是个疯子,不过我说,你找我来就是听我说的吗,没事我可是要走了啊。”

    “那边老头子这几天心情不好,我还想着回去看看呢。”

    陈墨言听她这念叨的话,眸光闪了下,“姑姑,我记得你不是认识那个警察吗,我想请你帮我找找他,和他说一下,查一下孙慧的爸爸这个人。”

    “查他做什么?”

    田素一下子坐直了身子,和田子航如了一辄的表情,凝重。

    她看着陈墨言,拧起了眉头,“你可别傻啊,不管孙慧怎么样,她和你都是没有半点关系的,现在那个老太太说她是陈家的孩子,那就是陈家的事情,你现在是田家的,还是离着这些人远着点的好。”

    这话虽然是为着陈墨言好。

    但是,她话里话外的那份摘清和对陈家人的不屑和疏远却是让陈墨言心里头微堵。

    她也是陈家长大的!

    不过她自己心里头也清楚,这就是两个阶层和不同环境造成的。

    再说,陈家那些人,真的也是自己不争气。

    心里头叹了口气,她对着田素摇摇头,扭头看了眼紧闭的书房门,知道田子航一时半会的不会出来,她凑到田素耳边低语,“我怀疑,孙慧妈妈是我妈,亲妈。”

    “你说什么,你说……”

    接下来的话没喊出来。

    田素被陈墨言伸手把嘴给捂住了。

    同时还瞪了她一眼,“你小点声,这事儿我爸不知道。”

    “你怎么不告诉他?”

    田素也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看着陈墨言满脸的不解。

    这件事情多重要啊。

    她三哥可是找自己的媳妇找了好些年。

    现在女儿找到了。

    媳妇呢?

    要是陈墨言的怀疑是对的,那这事儿不就全家团聚了吗?

    咦咦,不对,孙慧妈妈孙慧爸爸……

    她的脸色又是一变,“我那个三嫂,就是你妈,改嫁了?这怎么能行啊,我三哥找她那么久,一心一意的想着她,她怎么能这样?不行,对了,我记得你知道她们家的是吧,你告诉我地方,我得去找她去。”

    她一边说一边愤怒的拍了下桌子。

    一脸的愤愤。

    怎么能这样呢?

    自己三哥心里眼里全都是她啊。

    她怎么能改嫁给别人?

    还有,自家三哥哪一点配不上她啊,她竟然不选她哥?

    “你小声点,这事儿我就是怕田叔,咳,那个,我爸听了觉得心里头不舒服,不得劲儿。而且,我又怕我的想法是错的。”陈墨言看着田素叹了口气道,“前几天他把照片给丢了,这段时间一直伤心难过的啊,要不是我,估计他得把自己饿死在书房了,这事儿我哪敢就这样随口和他说?”

    “这倒也是,不管是不是的,这结果,都不好。”

    田素冷静了下来,眼斜睇陈墨言,“那还等什么,走,姑陪你去。”她撸了撸自己的袖子,一脸的霸道,“要是真的,咱们过去就是了解情况的,还怕她们做什么?”田素这会儿看着平静,但却是一肚子的不得劲儿。

    她为自己的三哥心疼!

    三哥找了那么久呀,她倒好,和别的男人生活这么多年?

    “要是能找的到人就好了,我也不用想让你和那个警察朋友说了。”

    “什么意思?”

    陈墨言叹了口气,“人不见了,全家,我这段时间去过好几回了,邻居什么的都说没见过他们一家。”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他们心虚,跑了?”

    “我就知道那是个没良心的。”

    “姑姑,你没见过孙慧妈妈,她,哎,怎么说呢,这里不对劲儿。”

    陈墨言几个词都觉得说出来不好,干脆用手比了下自己的头,“我和她接触过几回,她这里有问题,而且,记不住几个人,好几次连回家的路都记不住……”

    田素,“……”

    最后,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索性直接点头,“行,我这就去找奎子,让他好好查查这个人。”

    “不用那么急,这都要五点半了,我去煮晚饭。”

    陈墨言起身去煮晚饭,不过她转身的时侯又不放心的叮嘱着田素,“这事儿不能和别人说啊,我爸也不行。”

    “行行,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头吧,绝对不说。”

    田素做发誓状。

    虽然面上表现出的一百二十个的不耐烦,不过,对于自家才出炉的新鲜亲侄女。

    有问题找她这个当姑姑的。

    给侄女解决问题呀。

    这感觉,嗯,还挺美妙滴。

    晚饭是炒了三个青,两荤一素,一锅玉米糊糊。

    三个人吃完饭,田素看着她亲哥只和她打了个招呼,又扭头钻进了书房。

    心塞。

    倒是陈墨言已经习惯了,“他说要用最好的状态,最有灵感的一刻画出来……”

    说这话的时侯陈墨言有点忧心重重。

    她觉得吧,找到了自己这个女儿,余下的自家亲妈在田子航的心里头成了一个魔。

    死结。

    别再,走火入魔吧?

    第二天。

    田素带着陈墨言一块去的警察局。

    ------题外话------

    有二更。闪喽。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